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替天行盗  >>  目录 >> 第四百零八章【绝情】(下)

第四百零八章【绝情】(下)

作者:石章鱼  分类: 历史 | 架空历史 | 石章鱼 | 替天行盗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替天行盗 第四百零八章【绝情】(下)

宋昌金吞噬者的身份让风九青感到震惊,不过在宋昌金试图吞噬她力量的时候,风九青又感到惊喜,任何事都存在利弊的两面性,风九青之所以目前陷入困境是因为她吞噬了方克文和安藤井下的异能,这两种异能恰恰和她体内的异能相冲突,风九青想要恢复正常状态,一是要尽快克制住这两种异能为自己所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设法将异能从体内尽快清除出去。

以风九青的能耐她早晚都能恢复正常,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可现在恰恰在生死关头,她又偏偏处于困境之中,稍有不慎全盘皆输,宋昌金的出现却恰恰给她提供了第二种机会。

当宋昌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风九青缓缓伸出雪白的右手,轻轻扼住了宋昌金的脖子,宋昌金满面惶恐,可是现在他已经无法逃脱了。

风九青道:“你太贪婪,如果你只想杀死我,我现在已经死了。”

“救我……”宋昌金艰难道,这句话显然是冲着罗猎所说。

风九青却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右手一动,只听到喀嚓一声脆响,宋昌金的颈椎被她捏碎,甚至连声息都未发出,就已经死去。

那柄悬浮于宋昌金脑后的飞刀在空中划了道弧线飞回罗猎的手中,罗猎的目光垂落下去,虽然宋昌金做了不少的坏事,可是看到他死在自己的面前,仍然心中有些不忍。风九青之所以干脆利落地干掉宋昌金,一是因为她冷酷的性格使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罗猎一方会有变数,当宋昌金的死亡已经成为事实,她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罗猎道:“看来你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风九青淡淡笑道:“还不是多亏了你。”她走过去,双手扬起,堵住通道的巨石一个个移动起来,很快在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通道,罗猎刚才费了好大的力气都没有完成的事情,在风九青这里就变得举重若轻,轻描淡写。

罗猎道:“这条通道应该通往南关教堂,咱们走吧。”

风九青道:“都走了,只怕你仍然说不清。”她伸手拍了拍罗猎的肩膀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然后向来时的通路走去。

罗猎皱了皱眉头,转身再看风九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风九青当然不是要舍己救人,她如今已经恢复了正常,以她的能力安然无恙地冲出重围根本不在话下,之所以选择沿原路杀出,其出发点却是要还罗猎一个人情。

因为风九青的行为,罗猎并没有成为家乐之死的嫌疑人,罗氏木器厂事件之后,罗猎决定马上离开了奉天。

这次的满洲之行,罗猎原本抱着给自己和家人放假的想法,可真正当他来到满洲之后,麻烦却接踵而至,他发现一些故人突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风轻语、方克文、安藤井下几人的死更像是飞蛾扑火,他们应当是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几日可活,所以才联手对付风九青,试图扳回一局,然而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宋昌金的这辈子都用在了投机之上,他也差一点就把握住了机会,可在最后仍然功亏一篑。罗猎记得风九青说过一句话,其实他们这些人本不该属于这个时代,他们的彷徨和挣扎,都将随着生命的逝去而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叶青虹写完了两封信,看到罗猎一直在她的身边守着,温婉笑道:“你不去陪女儿,守着我做什么?”

罗猎笑道:“她睡了。”

叶青虹将两封信封了口:“纯一在欧洲上学,小桃红母女人在香江,他们的生活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罗猎点了点头,表情显得颇为凝重。安藤井下和方克文这一生最大的牵挂也就是他们的家人了。

叶青虹知道他心中怎么想,柔声道:“其实在他们家人看来,他们早就已经死了,奉天的事情他们永远不知道才好,我想方克文和安藤井下泉下有知,也希望这样。”

罗猎道:“我们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照看他们的家人,帮助他们的子女长大……”

叶青虹牵住他的手,她看出罗猎的心中充满着莫大的遗憾,罗猎一直都想挽救安藤井下他们的,可是有些事并不是他能够挽回的,叶青虹本想询问关于风九青的事情,可是话到唇边,却又改变了主意,有些事既然已经注定,又何苦给他增加困扰。

叶青虹道:“对了,张大哥和嫂子说等你回来咱们就去苍白山过年。”

罗猎道:“好啊!准备一下这两天就走。”

叶青虹笑道:“小彩虹不知有多么期待呢。”

罗猎一早去了南满图书馆,福伯还是像往常一样清扫着路面的积雪,看到罗猎回来点了点头,算是跟他打了招呼。

罗猎道:“师父,天这么冷您还起那么早啊?”他伸手去拿福伯手中的笤帚,福伯也没跟他客气,将笤帚给了他,向罗猎道:“扫完赶紧进来,我给你烧水泡茶去。”

罗猎足足扫了二十分钟方才将路面的积雪扫干净,来到福伯的办公室,福伯往水盆里倒些热水道:“洗把手,别冻着了。”

罗猎笑道:“我皮糙肉厚的,冻不着。”嘴里那么说,还是将一双手烫了烫。

福伯道:“我们盗门中人最看重得就是这双手,手要是废了,谋生吃饭的工具就没了。”他将毛巾递给罗猎,罗猎擦干了双手,来到茶座旁坐下。

福伯道:“奉天出了不少的事情啊。”

罗猎道:“几件事都赶到一起了,我也怕麻烦,这不,赶紧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福伯道:“听说郑万仁找索命门的人对付你。”

罗猎并未将这件事宣扬出去,可福伯仍然知道了,他笑了笑道:“都过去了,师父不用担心。”

福伯点了点头道:“你小子真是厉害。”

罗猎道:“师父,我今儿来是向您告辞的。”

“哦?”

罗猎将自己准备去苍白山过年的事情说了,福伯听完将脸色一沉道:“怎么?你们就打算把我一个孤老头撂在这里不成?”

罗猎道:“不是,真不是这个意思,您老要是能放下这边的事情,不如跟我们一起去苍白山过年,不知您乐不乐意?”

福伯大声道:“乐意,当然乐意,我都答应小彩虹了,今年还要给她压岁钱呢。”

罗猎笑道:“那当然最好不过。”

福伯眉开眼笑道:“家有一老,胜似一宝,我老人家别的不敢说,这手厨艺你们可比不上,今年的大饭我来负责。”

黄浦这段时间始终冬雨绵绵,陈昊东的心情就像这黄浦的天气,始终没有放晴的机会,他本以为罗猎的离开可以让自己得到喘息之机,可是福伯收罗猎为徒的消息让陈昊东乱了方寸,这让他看清了两个事实,一是福伯这位本门德高望重的长老是绝不会支持自己上位,二是罗猎始终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报复。

陈昊东并不认为罗猎拜师纯属偶然,在他看来罗猎应当是蓄谋已久。虽然郑万仁向他打了包票,可陈昊东仍然心神不定,在他听说索命门骆长兴和其手下的四大高手全都死在奉天的消息之后,陈昊东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陈昊东今天约了一个重要的人见面,再过去很难想像他会和穆天落坐在一起,毕竟是一山不容二虎。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陈昊东意识到有必要和这位法租界的华董,目前黄浦最有权势的华人谈谈。

每个人都会有年少轻狂的阶段,每个人在一定的阶段也会对周围产生敬畏感,和罗猎的这场矛盾让陈昊东变得成熟了许多。

白云飞走入这间茶楼,他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陈昊东,白云飞将礼帽摘掉,又将文明棍递给常福,低声道:“下面等着我。”他撩起长衫缓步走上楼梯,白云飞的步幅不紧不慢,他的表情充满了镇定,他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绝非偶然,黄浦每天都会死人,江湖帮派更是新人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一行的更新换代远超任何行当。

白云飞在接手穆三寿的产业之时还认为自己是个年轻人,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他的心态居然老了。人的衰老果然不是从外表先开始的,白云飞环视这间茶楼,这是穆三寿生前最常来的一家,也是他喜欢坐在窗前看浦江风景的地方。

陈昊东选择在这里和自己见面,就证明很有诚意,应当对自己做了一番调查。

陈昊东在二楼的楼梯口处站着,脸上带着谦和的微笑,一个人只有在经受挫折之后,才会在短时间内褪去傲气,白云飞认为陈昊东还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可是这不错两个字也只能是相对而言,陈昊东比他的多半同龄人都要出色,可还无法做到出类拔萃,白云飞很自然地拿陈昊东和罗猎相比。

喜欢穿西装的陈昊东今天居然也换上了长衫,肯能是为了适应茶楼的氛围,他微笑向白云飞抱拳道:“穆先生,您真是守时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替天行盗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68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