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术起源  >>  目录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信仰之争

第五百九十九章 信仰之争

作者:永夜骑士  分类: 奇幻 | 剑与魔法 | 永夜骑士 | 奥术起源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术起源 第五百九十九章 信仰之争

“我是奉真神的神谕而来,信徒,你准备违抗神令吗?”圣乔治抬起头,望着两名教廷骑士道。

只见其左脸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疤痕,就连嘴唇都少了一块,露出了里面的牙根,在正常右脸映衬下,显的尤为骇人。

但是比起他的目光,这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面孔又算不上什么了。

圣乔治的目光放射着道道圣洁光芒,被笼罩在其中的两名教廷骑士,感觉无数圣洁的音乐在他们的耳畔响起,一个宏伟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身影出现在了对方身后。

两名教廷骑士不由自主的跪伏在了圣乔治的面前。

“很好,我的孩子们,你们都是最虔诚的信徒。”圣乔治不喜不悲,轻描淡写的赞扬了一句,越过了两名教廷骑士站在了神谕大厅的大门面前。

布满了玄奥基础符文的大门,感受到了圣乔治的到来,释放出柔和的光芒,将他的身形照的无所遁形,好像要将他的真实内心想法也映照出来。

“真神之眼?!”圣乔治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表情,但绝对与尊敬无关,甚至带着几分不屑和冷意,“不过是装神弄鬼的玩意,低端能量的运用,可无法称之为神力,开!”

圣乔治低喝一声,周身一股更圣洁的光芒涌动,冲向了神谕大厅厚重大门。

神谕大厅厚重大门,就像是受到了一股有形巨力的轰击,发出了一声巨响,轰然打开。

正在书案面前处理教务的德尔特教皇,明显被吓了一跳。

不过这位身居高位多年的老人,做出的反应是握住了身边的权杖,坐直了身子。

相比起上一次见面,德尔特教皇显的更苍老,头发更稀疏,脸上的老人斑更浓郁,由于皮肤松弛,面颊都开始往下耷拉,让他显得有几分虚胖。

仅仅是过去两年,在他身上展现出来的却是二十年。

这是冠军骑士和掌控术士们步入衰老期后,固有特色,在他们身上停滞的时间,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部找回来。

“圣乔治,你想做什么?”德尔特教皇眉目中闪过了一丝不悦,再好脾气的人,被人贸然闯进来,也会动怒,更别说身居高位多年的教皇,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这么恶劣的事情发生。

“自然是面见你,我亲爱的教皇阁下,若是我不来见你,只怕是到你死,你都不会再主动召见我。”圣乔治虽然自始至终用的尊敬词语,但是在他的言语中,却丝毫感受不到尊敬之意。

“保护陛下!”

“圣乔治主教,你想要做什么?竟然胆敢擅闯神谕大厅。”

“来人,将这个胆敢擅闯陛下房间的狂徒给我拿下。”

还没等到德尔特教皇回话,一队教廷骑士闻讯而来,一个个又惊又怒。

即便是德尔特教皇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对于他们来说,依旧是一种失职。

“都下去吧,我相信圣乔治主教不会做出出格事情。”德尔特教皇摆摆手,将那些教廷骑士赶了出来。

“陛下……”为首的那名教廷骑士忍不住叫了一句。

“退下!”德尔特教皇的声调高了好几分贝,里面的怒意更明显了。

“遵命!”教廷骑士有些不情愿的摆摆手,带着自己的属下退了出去,只是却没有走远,都守在了神谕大厅外面,一旦里面出现任何异动,他们将会第一时间冲进来,将圣乔治当场拿下。

神谕大厅的大门在一股无形大力的推动下,再一次关闭。

德尔特教皇沉默了数秒中,主动开口道:“我知道我最近所做的决定,对你有所亏欠,但是我所有的决定没有半点私欲,都是为了教廷的未来着想,教皇不仅仅是教廷的掌权者,同样还是教廷的脸面……”

“好一个教廷的脸面。”圣乔治哈哈大笑着打断了德尔特教皇的辩解,猛然扯开了自己的苦修士服,露出了自己身上更骇人的灼烧疤痕,“你们想要顾全教廷的脸面,在这之前,却不想想我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你亲口承诺我,等到黑火药研究出来后,你支持我接手教皇之位,现在黑火药我帮你们制出来了,就因为所谓的脸面,你们想要抹杀我所有的功绩,烈焰灼烧的疼痛,远远比不上你们在我心中扎的刀更痛。”

黑火药这种爆炸物品的研究,从来都属于高危行业。

很显然圣以太教廷为这种研究付出了惨重代价,相信这并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一个开始。

“主教为教廷所做出的付出,没有人能够抹杀,你现在只是不适合走到台前而已,所以我建议增设大主教一席,由你统管圣以太之剑和一部分教廷骑士团……”

“够了!够了!我已经受够了你们的虚伪。”圣乔治再次不耐烦的打断了德尔特教皇的话头,冷笑着道,“你以为我今天到这里来,是像一只落魄野狗一样乞讨一根骨头吃的吗?我现在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我并不后悔先前所做的,所经历的一切,因为死亡让我有机会聆听真神的神谕,真正的神谕。”

“真正的神谕?”德尔特教皇不仅没有露出任何的兴奋和欢愉,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了,“只怕你聆听到的并不是什么神谕,而是你个人的一种臆想!不要将自己的主观意识强加到真神的身上,这是一种亵渎,若是你再敢发表类似言论,我将会将你永远关进入苦修室,反思自己的罪过。”

“哈哈,身为教廷的教皇,曾经颁布过粮道神谕的人,竟然怀疑真正的神谕存在?”圣乔治狂笑的声音更大了,“你说我聆听到的神谕是个人臆测,你又如何证明你颁布的神谕不是假借真神之名,行使属于真神的权力?”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便是被圣乔治硬闯进自己居所,依旧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德尔特教皇这一次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愤怒情绪,猛然站起身,重重一顿自己手中的权杖,怒声呵斥道,“圣乔治主教阁下,你究竟是信仰出现了动摇?开始质疑真理之神的真实存在性?还是在质疑我的权威性?准备撼动教廷的统治根基?”

在德尔特教皇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一股渊沉似海的气息在他身上涌动。

尤其是他手中的权杖,散发出了乳白色圣洁光芒,将他的整个身形笼罩。

时光在他身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回流。

仅仅用了十几秒钟,德尔特教皇便从一个行将土木的老人,重新变回了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仅仅是盯着圣乔治,便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若是德尔特教皇在普通教廷信徒面前展现这一手,只怕是所有人都会跪伏在地,高呼神迹。

能够让一个人返老还童,除了真神,谁还有这项能力。

但是这一手,在圣乔治面前明显不好用。

更准确说,圣乔治似乎早已经知道德尔特教皇拥有这一手,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只有目光在扫过德尔特教皇手中权杖的时候,里面流露出了一丝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贪婪。

神谕权杖。

真理之神赐予他在世间最虔诚信徒的礼物。

据说这柄权杖得到了真理之神的赐福,上面拥有珍贵的真神之力,能够做到很多神乎其神的事情,让一个人返老还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这种返老还童八成是临时的,否则的话,德尔特教皇早就用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永久统治教廷下去,何必筹划教廷的权利更迭。

难不成他还真的活够了,准备回归真神的怀抱不成?

反正圣乔治不相信,尤其是在差点死过一次后。

他宁可挣扎着,从爆炸和火海中爬出来,忍受着皮肤大面积灼伤、溃烂的疼痛,苟延残喘的活着,也不愿意蒙受真神的召唤,除了心中不甘和眷恋之外,还因为他有一瞬间的信仰动摇,怀疑自己死后,是不是能够真的受到真理之神的眷顾,被真神使者,接引导神国,亲目目睹真神容颜,亲耳聆听真神的教诲。

毕竟这种事情仅仅存在于口传相颂,并没有人真正的证实过。

这种动摇,仅仅持续到他真正聆听到真神之音,感受到真神的力量。

那一瞬间,除了欣喜若狂外,还有这无尽的自责,自责自己竟然动摇了自己所相信的一切。

只可惜那种交流实在太过短暂,之后圣乔治尝试了所有办法都没有办法再次聆听到真神之音,哪怕是将自己再次置身在死亡边缘。

要不是真神赐予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中翻滚,他或许也会像德尔特教皇所说的那样,质疑自己当初在死亡边缘,出现了幻听幻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受到真神赐予力量的独特,圣乔治不仅不再质疑这一点,反而更加坚定自己听到的、自己感受到的一切,更加期盼与真神的再一次的交流。

若是自己能够持掌神谕权杖,将会有可能获得真理之神的完整神谕。

因为神谕权杖还有另一个功能,那就是持掌它的人,更容易聆听到真理之神教诲,甚至能主动与真理之神沟通。

“回答我的问题。”德尔特教皇再次顿了一下神谕权杖,神情中流露出来的愤怒更浓郁了。

圣乔治种种异常表现,让他心底浮起了一丝不安。

作为统治核心的红衣主教,一旦出现了信仰动摇,对于圣以太教廷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甚至能够对他们的统治和格局,产生剧烈影响和震荡。

统治了圣以太教廷整整一个世纪的德尔特教皇非常清楚,信仰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源自外部。

外部的压力和敌人,只会让他们变的更团结、更强大。

信仰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来自他们的内部。

一旦信仰出现了动摇,他们将会否定过去所信奉的一切,很多人甚至走向另一个极端。

这样的人,德尔特教皇并没有少见,这些人是圣以太之剑的另一个主要处理对象。

只是以前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低层信徒中间,能够造成的影响和冲击相当有限。

德尔特教皇经历过最严重的情况,当属圣以太之剑前任团长达内尔出现的信仰动摇。

因为他的信仰动摇,导致他亲手带出来的那几批圣以太之剑团员,都没有办法给予信任,偏偏他们是圣以太之剑的中坚力量。

最近几十年,女巫密会变的异常活跃,甚至在一些地方反压圣以太之剑一头,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但是达内尔的信仰动摇,只是针对于与女巫密会秘密战争的正义性,进而质疑圣以太教廷现在的行事作风,针对的是教廷自身,与信仰侍奉真理之神无关。

圣乔治表现出来的信仰动摇,则是有直接否定真理之神的迹象,进而否定圣以太教廷存在的必要性。

这种信仰动摇造成的危害,可远在达内尔的之上,尤其是在这种权利更迭的关键时期。

圣乔治在教廷的影响力可不低,要不然也不能成为下任教皇的有力竞争者不是?

若是对方真的是这种情况的话,为了教廷的长治久安,哪怕是心中对圣乔治有所亏欠,也必须采用严酷手段了。

“怀疑真理之神?”圣乔治冷笑着摇摇头道,“不,我并不怀疑真理之神,我是在怀疑你,尊敬的陛下,我怀疑你是否真的聆听到真神之音,是否真的相信真神的存在,在你的身上,我只看到了一个借助神灵之名,行使人权的人,并没有真正将真神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若是论到渎神,陛下可远在我之上,因为你已经亵渎了整整百年。”

“混账!”德尔特教皇心中的震怒已经要喷薄而出,“你怎么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历任教皇,都是最接近真神的人,所有的神谕都源自于真神,每一道神谕都是为了教廷的长治久安,为了教廷的发展壮大,这是不容抹杀的事实,不容任何人质疑。”

“为了教廷的长治久安?为了教廷的发展壮大?这就是你理解中的真神旨意?”圣乔治脸上的嘲讽意味更浓郁了,“归根到底,你也不过是一个俗人,无法理解真神那种伟大存在的真正想法,难怪得不到真神真正的眷顾,是时候拨乱归正,尊敬的陛下,看在你侍奉了真神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只要你按照咱们最开始的协议,将神谕权杖转交到我的手中,我允许你寿终正寝……”

“怎么?你还想着从我的手中强行抢夺不成?”德尔特教皇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返老还童赋予他的不仅是强壮身躯,同时还有强硬度,声调无比冷硬的道,“圣乔治,几天不见,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单凭你刚刚的话,你这辈子就别想坐上教皇之位,我还没有死呢!”

“我能不能坐上教皇之位,并不是你说了算,从来都不是,而是要看真神的旨意。”圣乔治同样也是胜券在握。

“来人,将这个亵渎者给我抓起来。”德尔特教皇高声命令道。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给圣乔治留面子。

那些在门外静候着,只需要德尔特教皇一声令下,便会一拥而进的教廷骑士,迟迟都没有出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术起源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