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重生之九尾落  >>  目录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作者:九尾落  分类: 东方玄幻 | 九尾妖狐 | 都市修仙 | 洪荒大陆 | 混沌之初 | 萌新大佬 | 练功升级 | 学校生活 | 九尾落 | 重生之九尾落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战局之上,难分胜负。

这局棋,下的很臭,到了最后,竟是和棋之势。两方主帅尚存,却都没有一员攻击的大将,又如何才能将对方斩杀呢?白子阵营多出来的那枚棋子,乃是“士”,同样无法踏过楚河汉界。

两方主帅若是达成一致,这盘棋,便是和棋。

对于这个结果,华翊柳已然有所准备,虽然她不愿意接受,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目光落在凌婕身上,她不知道凌婕到底在纠结什么,就一直那么傻傻的站在那里,六神无主。

实则,凌婕又如何是在纠结呢?已成平局,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她亦没有能力去改变。

凌婕只是在思考,魏玖的那番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的心思,过于缜密,棋局之外如此,棋局当中同样如此。没有人可以自诩看懂他的意图,哪怕再聪明也不行,除了凌婕。

并非凌婕的智慧有多么过人,而只是因为两人的关系罢了。她是他的主帅,同样的,也是他所爱之人。最后关头,魏玖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爱意,那绝不是臣子该有的眼神。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那样的目光,但不知为何,却感觉十分的熟悉,就仿若昔日也曾有过一般。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答案吗!”忽然,凌婕缓缓的将脑袋抬了起来,失神的呢喃道,“剑锋所向,皆归尘土...原来这盘棋,竟是这个意思,原来如此!”

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般,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光华,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魏玖消失的方向。

“虽然我不记得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一定在我心底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凌婕坚定的呢喃道,“等我,很快,我就会斩断这里的一切因果...这既是你布的局,接下来的路,就由我替你走完!“

说着,不再犹豫,她的手掌微微一荡,权杖直指华翊柳所在的方向。

“结束了...为了他,我必须取胜。哪怕是,违背了这些天道法则,我亦万死不辞!”凌婕的话说的很轻,但却十分的坚定。

脚步微微扬起,在华翊柳和乾流苏异样的眼神当中,她竟然从黑子阵营的王座上走了下来。更加诡异的是,离开王座之后,他便一步步的向着楚河汉界当中走去。

华翊柳和乾流苏两人对视一眼,内心闪过一丝沉重,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她们感觉十分茫然。

主帅能够走下王座?能够以权杖为剑?能够越过楚河汉界吗?按照她们的理解,自然不行。但事实摆在眼前,凌婕真的踏过了楚河汉界,那熊熊的烈火和冰冷的河水都没能将她阻止。

华翊柳向着一旁打了个颜色,乾流苏会意,坚定的点了点头。

当下也是不再犹豫,脚步一探,就准备和凌婕一样,脱离原本属于她的行动范畴。只是遗憾的是,一股奇妙的力量缠绕在她周围,毫无疑问,直接将她的行动路径封死。

尝试失败,她不是凌婕,所以她和华翊柳,终是无法走下王座。

一步一步,向着华翊柳方向走去,虽然不快,却走得十分坚定。

白皙的阳光划破天际,散落在华翊柳和乾流苏的眼底,刺的两人有些睁不开眼。恍惚之间,她们便看到凌婕的权杖,俨然变成了一柄锋利的宝剑。

剑锋所向,皆归尘土,这边是这场棋局的玄机所在。

别看凌婕步伐坚定,但其实,她也是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着。

冲破规则,又谈何容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和重新制定规则的难度差不多。她身上所承受的压力,是外人体会不到的,倾世的容颜之下,每一寸肌肉都在抖动着,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宛若是扭曲了一般。

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她自己也说不清,若非是心底的那一线执念,只怕她早就已经放弃了。

血脉逆流,五脏六腑都充斥着混乱的力量,淤血残留在喉咙处,她却不能明显的咳出红色。她的脚底,烈焰和寒冰交织在一起,灼热和冷彻杂糅,让她更是十分的痛苦。

这种痛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承受的。但她,为了最后的胜利,为了完成魏玖的遗志,愣是一句话也没说。

眨眼之间,凌婕便来到白子阵营深处,宛若利剑一般的权杖,直指华翊柳。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可以,摆脱王座的控制!”华翊柳有些不甘心的反问道。

“摆脱?你觉得很难吗?不,其实你错了!”凌婕轻轻一笑,沉声说道,“王座之所以能够限制行动,是因为我们的心底,背负了太多...阵营的胜负、种族的存亡、王室的荣耀,这些才是真正限制我们的因素...其实,最根本的规则,源自于我们的心!”

“心?什么意思!”华翊柳追问起来,语气十分好奇。

彼时的她们,面对面的站着,就宛如不是仇敌,看起来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这是两大阵营的主帅,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昔日的他们,必然不可能料到,会这样的打量着对方。

“之所以无法摆脱王座的控制,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充满了枷锁!”凌婕淡淡的解释道,“但如果有一种信仰,支持你冲破这些枷锁,哪怕是会承受极为惨重的代价,你也一样可以做到!”

凌婕的话,说的十分诚恳,并没有丝毫的藏私,而这也的确是她走下王座的理由。

“信仰...执念...是因为那个人吗?他是谁?”华翊柳娇躯一震,双目微微眯起,有些疑惑的问道。

毫无疑问,她所问的,自然是魏玖,不知何时,她的心底也印上了一道朦胧的身影。她不知道魏玖是谁,但恍惚之间可以感觉到,似乎和她之间有着一层莫名的联系。

“那个人...我不知道...但的确是因为他,才让我有了如此执念!”凌婕冷冷的呵斥道,“他是我的信仰,你有何资格提及他!”

话音落下,凌婕猛然出手,权杖在手上划过一道银弧,而后直接向着华翊柳方向刺去。而她的眼底,寒芒涌现,她可不是魏玖,对于白子阵营的主帅,可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噗的一声,剑锋刺入,直接洞穿了华翊柳的肩膀。

凌婕的动作很快,这么近的距离,哪怕乾流苏有所防备,也没能来得及制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场棋局当中,就算身死,却也根本不会涌现丝毫的鲜血,同样不存在丝毫的痛苦。

华翊柳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其中有着几分不甘,但更多的却是解脱。

结束了,这场持续时间不长,却极为惊心动魄的战局,就此结束。而最后的最后,虽是两败俱伤,但毫无疑问,名义上的赢家,依旧是白子阵营的凌婕。

只是这场棋局,却容不得她多想,一声炸响,华翊柳的身躯凭空消失开来。一旁的乾流苏同样慢慢的消散开来,白子主帅死去,毫无疑问,身为白子阵营的一员,她无论如何都独活不了。

凌婕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赢了。但究竟能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还得等一步才能确认。

就在这个时候,天摇地动,楚河汉界的火焰和寒流迅速的席卷整个战场。那构建棋盘的线条,慢慢的龟裂开来,就宛若要将整片空间撕裂一般,看上去十分恐怖。

眨眼的功夫,那些死去的躯体,均是彻底的消失。战场上的景象,也变了样子,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残垣断壁一般。

“恭喜你!白子阵营的最高统领,这场棋局,你获得了胜利!”天际,一道空灵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十分缥缈,“你是最后的胜者,也是命定的王者...那些你所失去的,记忆、实力、身份,将会回归到你的身上!”

话音落下,一道光华袭过,直接涌入凌婕的脑海当中。瞬时,那些被她遗忘的一切,都是直接恢复过来。

“他们,也会回来吗?”凌婕焦急的问道。

恢复了记忆,也就代表,她记起了魏玖、乾流苏他们。她本来就是爱情当中的傻瓜,于她而言,那些在乎之人的安危,远比自己重要,所以不自觉的就关心起他们来。

“放心吧,他们已经脱离战斗,离开了星耀仙山!”那道缥缈的声音继续说道,“比赛虽然失败,但同样的,损失的修为、记忆和生命力,都会好不克扣的还原给他们!”

“这么说,他们已经比赛失败了?可还有机会,让他们回到赛场之上?”凌婕有些痛苦的问道。

说到底,她之所以参加比赛,也就是因为魏玖。但最后,魏玖提前淘汰,而她却活了下来,这其中的意外,未免有些让她始料不及。

“很遗憾,胜负已成,无法更改!”那缥缈的声音,略带抱歉的说道。

凌婕沉默起来,这个结局,在她的意料之中,诛仙台的规则,又岂是说改就能改的?接下来的路,只能她一个人走下去,那些魏玖未曾得到的荣誉,她会替他一一拿到手,一个也丢不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重生之九尾落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