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将门凤华  >>  目录 >> 第九十九章 牧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第九十九章 牧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将门凤华 第九十九章 牧童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闵惟秀摇了摇头,“小白蛇耗费了自己百年的功力,终于将小牧童从阎王手中抢回来了。于是他们继续洞房,结果小白蛇一激动,将小牧童缠绕得闭了气。”

胖头鱼双目圆睁,看了一眼石二郎,又看了看闵惟秀,不舍的问道:“要耗费一百年功力吗?可是我总共才修炼了五百年,好不容易才变成了人形……而且我没有毒的!然后呢,小牧童怎么样了?”

闵惟秀瞧着胖头鱼单纯的样子,简直不忍心再骗她,可是人妖殊途,关键是石二郎并不喜欢她。

“小白蛇又耗费了百年功力,将他救醒了过来。接下来的一年,小白蛇同小牧童过着欢欢喜喜的日子。可是有一日,小牧童突然就晕死了过去。小白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去问她的阿娘,阿娘说,人同妖在一起久了,抵挡不住妖气侵袭,多半是会早夭的。”

“小白蛇大哭,又耗费了两百年的功力,救活了小牧童。”

胖头鱼脸都白了,掰着白胖胖的手指头,数来又数去,“现在已经去了几百年功力了,我的五百年还够用不?”

闵惟秀心中叹了口气,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单纯的人,不,妖。这种傻孩子,还是赶紧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啊,不然的话,迟早要变成鱼锅子。

“小牧童醒来之后,惊喜的发现小白蛇有了身孕,可是等到生产的那一日,小牧童被吓了一大跳。只见那小白蛇生出了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的半妖……”

胖头鱼哇的一声,退后了好几步,“人同妖生的孩子,会这样吗?”

闵惟秀点了点头,“你想想看啊,你爹娘是鱼,你也是鱼;他爹娘是人,他也是人。如果爹是人,娘是鱼,那生出来的是什么,人鱼啊!如果头是人,身子是鱼,那他还没有修炼的时候,住在岸上尾巴渴,住在水里,他没有腮,要淹死。”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头是鱼,身子是人。哦,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左半边是鱼,右半边是人。”

胖头鱼歪着脑袋想了半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简直太可怕了!”

闵惟秀点了点头,“就是这么可怕啊!故事还没有讲完,你还要接着听吗?”

胖头鱼又惊又怕的点了点头。

“小牧童想着,这到底是自己的孩子,怎么都要救活他,于是他就去寻了一个得道高僧,想要问问有什么办法。高僧说,这孩子中了蛇毒,你只要寻一条蛇,煮成羹汤给他喝下去,他就变成人啦!”

“小白蛇对此毫不知情,她见生出了这样的孩子,以为小牧童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于是决定和盘托出。她寻了一天,约了小牧童去当年他救她的那个河边,又变成了小白蛇,企图让小牧童记起当年的往事。”

“小牧童屁颠屁颠的就去了,结果一去到河边,大喜过望,一把抓起小白蛇,回去炖了一锅蛇羹,嘿,娘子,快出来啊,我们的儿子有救啦!”

石二郎同姜砚之已经在风中凌乱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一旁的胖头鱼看了石二郎一眼,往闵惟秀身边缩了缩,“闵娘子,男人都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吗?他们竟然连妖怪都吃!”

闵惟秀摸了摸她的脑袋,看了看她有些干瘪的嘴唇,点了点头,“就是这么可怕!”

胖头鱼缩了缩,慌忙的摆手,“我不要以身相许了,我要回家去寻我阿娘了。”

她说完拔腿就跑,跑了一半又退了回来,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揪了一下,扔给了石二郎,结结巴巴的说道:“石二哥,救命之恩,我不能不报。你日后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将这鳞片扔进你我相遇的地方,我就会来了。”

她说着,又顿了顿,眼中泛着泪花,“你可千万要认出我来,不要把我炖了吃啊!”

石二郎胡乱的点了点头,我滴个娘啊,这辈子都不想再吃鱼了好吗?

胖头鱼说完,又从自己的手背上扯了一片小一些的鳞片,递给了闵惟秀,“闵娘子,这个给你,你若是去寻我,我也会来的。”

闵惟秀笑了笑,从头上拔下了一根玉簪子,插在了小鱼的大脑上,“这个很好看,适合小鱼。”

胖头鱼欣喜的摸了摸脑袋,点了点头,飞快的跑得不见踪影了。

石二郎见着她远去的背影,捡起地上的鱼鳞,松了口气,对着闵惟秀拱了拱手,“大恩不言谢了,有什么事,你叫你二哥寻我便是。”

不是她有本事,胖头鱼从来没有在人间混过,单纯得像是一张白纸,才这么好被忽悠啊!

上辈子的她,不也是一样的么?

闵惟秀点了点头,同姜砚之一道儿告辞而去。

等到她回到自己所住的小楼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雪来,安喜跺了跺脚,“小娘,今年是个寒冬呢。”

闵惟秀看了看窗外,“安喜,你说,倘若有一日,我闵家遭逢大难,石二哥会相救么?”

安喜搓了搓手,又给小炉里加了些碳,“当然会了。小娘还记得我阿娘的那个老乡么?就是相公高中之后,被人冒名顶替了的那个。小娘派了人送她扶灵回乡,她还给小娘做了好些鞋子,带了土产来呢。”

“虽然不过是一点小东西,但已经是她能够拿得出来的最好的了。我阿娘老是对我说,我若是对十个人有恩情,等我遭了难,那就算这十个人里,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那就已经不枉当初一片好心了。”

闵惟秀摊了摊手,“鞋子呢?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安喜一愣,笑道:“我这就给小娘拿。农家做的土鞋子,我怕小娘觉得不好看,就都收起来了。”

不一会儿,安喜便拿了一双暗暗的绣着牡丹花的鞋过来,闵惟秀伸脚试了试,不大不小正合适。

她站起身来,跳了跳,又从墙上取下了一支羌笛,吹了起来。

吹完一曲,将小鱼送的那片鱼鳞用荷包装了起来,郑重的收到了自己的梳妆匣子里。

“小娘,这片鱼鳞很重要么?”

“嗯,很重要,这是一条鱼的初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将门凤华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1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