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乘鸾  >>  目录 >> 316章 暗中

316章 暗中

作者:云芨  分类: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云芨 | 乘鸾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乘鸾 316章 暗中

柔软的手心,带着暖意,覆盖在唇上。

杨殊就想起了那个夜晚,他被月色蛊惑了一般,低下头想吻她,结果吻到的是她的手心。

如果他人生的每一天,按开心程度排一个座次的话,那个夜晚必然在前三之列。

正浮想联翩,明微凑到他耳边,轻轻说:“别作声。”

嗯?杨殊稍稍拉回神智,发现外面好像有人……

看到灯熄的一瞬间,阿绾差点跳起来。

还好阿玄及时把她拉到柱子后面去了。

“你干什么?”他压低声音。

“熄灯,居然熄灯了!”阿绾语无伦次,“这怎么行?他们想干什么?过分了啊!不行不行,我……”

阿玄叹气:“那你也不能冲进去啊!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公子心里有数。就算他真干了,你这样冲进去只会惹恼他的。”

“有数个鬼啊!就算公子把持得住,她一直在旁边勾引的话,也能把持得住?”

阿玄一想,有道理!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冲动起来有多冲动,阿玄也是同龄人,当然能理解……

可他们总不能去捉公子的奸吧?

“那你也不能去。这种事,吃亏的是女子,明姑娘都没反对,你急什么?”

“我……”

“再说了,明姑娘千里迢迢追到这里来,代表着什么,你不明白吗?公子恐怕很久都不会回京了,你想叫他一直打光棍啊!”

“可是她没有退婚!”阿绾想起来就气,“那边还有个未婚夫,这边跟公子勾勾搭搭,这算什么嘛!公子岂不是成了见不得人的奸夫?”

阿玄极力地把她往后扯:“就算这样,公子自己乐意,你有什么办法?”

阿绾呆了一下,被他这句乐意,说得悲从中来。

是啊,他自己乐意,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真是太过分了!

“走吧,我们回去。”阿玄想将她带回去。

阿绾倔强地摇头:“我不!就算没办法,我也得盯着!”

然后又猫回去了。

阿玄拿她没办法,只好跟上去,免得她一时控制不住。

屋里明微低笑,看到窗户边似有人影晃动,她将手一搭,勾住了杨殊的肩膀,整个人就贴了上去。

杨殊知道外头有人,但被她的突然袭击搞得心神都飞了。温温软软的躯体,就那样贴在他的胸口,脸庞埋在他的肩上,柔顺的青丝在擦着他的脸颊,体香幽幽,萦绕不去。

他张了张嘴,口干舌燥:“你……”

“嘘!”明微瞥着窗户,确定那里有人往里看,便手肘一弯,撞了桌子一下。

趴在窗外的阿绾,因为屋里太黑,找不到他们人在哪,正一寸一寸地搜索。听到这声音,立刻锁定位置,果然看到了微微晃动的人影。

两个身影重叠着,他们分明抱在一起。

太不要脸了!果然趁着他们不注意,就动手动脚。

明微听到轻微的磨牙声,更想笑了,干脆整个人都挪到他身上,完全挂在他怀里。

阿绾看不到别的,只瞧见她绕过来的两只手臂,气得要冲进去。

阿玄怎么会让她干出这种事?就死死地拉着,将她拽离了窗户。

“你干什么?”阿绾气得要死。

“我才要问你干什么?”阿玄严肃地喝问,“就算要捉奸,你以为什么身份捉公子的奸?别胡闹了!”

“可是,可是……”阿玄从来都没什么脾气,猛然被他这么说,阿绾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

阿玄叹了口气,抓了她的手臂回自己的屋:“我知道你是替公子不平,可是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觉得公子委屈,焉知他不是乐在其中?”

阿绾真的哭了:“我不管,反正她很过分!”

嘴上这么说,还是乖乖地让阿玄拖回去了。

屋里,明微低笑出声。

耳边忽地响起幽幽的声音:“很好玩么?”

她笑眯眯地承认:“是啊!阿绾知道她恋兄吗?”

“她恋不恋我不知道……”杨殊原本好好放在膝盖上的手抬起来,贴住她的后背,慢慢往上移,轻声说,“我只想知道,你就这么确定我把持得住?”

明微怔了一下,没等她将疑惑问出口,那只手已经滑到前面来,托住了她的脸庞。

下一刻,他低下头,准确地含住了她的唇。

“唔……”明微低应一声,唇齿相缠的陌生触感传来,第一反应是有点奇怪,然后觉得过于亲密了,仔细感受了一下,又想着感觉不错,索性由他去了。

一开始他是生疏的,全凭着感觉胡乱啃咬,脑子兴奋极了,哪里想得到其他。直到明微闷哼一声,嗑到了嘴唇,他才稍微冷静下来,放慢步调。然后渐渐找到了要点,便如鱼得水起来。

亲的时间太久了,明微有点喘不过气,便想先冷一冷。

然而,她只是稍微推了一下,双唇分开一瞬,他又贴了上来,如影随形。

这会儿,杨殊的脑子其实不太清醒。

男孩子从十三四岁起,多半会有不可说的梦境,他当然也有。

只是早年长公主管得紧,养成了他自律的性子。等年纪再大些,他们二老又去世了。说不清的身世,克妻命……这些掺杂起来,他没有心思放在这方面,便是有浮想联翩的时候,也克制着。

这是他第一次放纵自己的浮思,顺着感觉走。

有些东西,克制太久,一旦放出笼,难免失控。

轻微的推拒,根本到达不了他的脑子。除了唇齿,连手掌的游动也放肆起来。掌下的每一寸,都柔软得不可思议,不知不觉,探向了未知的领域。

明微觉得自己的心跳太快了,感觉也变得迟钝起来,她必须冷一冷,不然警惕心都要丢光了……

这样想着,她毫不犹豫咬了下去。

一声闷哼,箍着她的人终于冷静了一点,慢慢放开她的嘴唇,滚烫的手掌也停住了。

杨殊张了张嘴,刚想道歉,就听她说:“等等,休息一下再继续可以吗?我……有点喘不上气。”

嗯?不是觉得他太过分所以生气了?

黑暗中,明微的手往下滑落,在他身上摸索:“还有,你身上什么东西,硌得好难受。”

他来不及阻止,就发现那个不可言说的东西被抓住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乘鸾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