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悠闲小农女  >>  目录 >> 761情殇

761情殇

作者:一浊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种田经商 | 一浊 | 悠闲小农女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悠闲小农女 761情殇

“哎,一言难尽啊!哥这么风流倜傥的人,居然沦落到被逼婚的地步。爹娘催了两年多,给我下了死命令,我要是再不回来,他们就让文轩派兵把我押解回来。秉持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这不,麻溜的回来了。”

提到这事儿孙维仁也恼火。“你说我腿没好的时候吧,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不逼我。现在我腿好了,更有用了,对家族贡献也大了。他们反而敢欺负我了,你说这事儿愁人不?”

是挺愁人的。

将心比心,梁田田能够理解孙维仁同为穿越者的郁闷。

“那你这是要回家成亲?”梁田田觉得乖乖听话压根就不是二货的风格。

“怎么可能。”果然,孙维仁故作神秘的开口,“我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放心吧。”他笑得神经兮兮的,脑海中有一道倩影闪过。想要把她从那地方偷出来,还真不容易呢。他突然道:“你跟凌旭怎么样了?还没忘了他。”

梁田田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勒紧了马缰绳。

孙维仁笑眯眯的,“一看就知道是忘不了,什么都写在脸上了。这么紧赶慢赶的,又是为了他吧。”相比于三年前,他也稳重了许多。没有开口就挖苦,多了一份理解。

梁田田点头,在孙维仁面前她没有掩饰。

孙维仁叹了口气。“既然忘不了,何苦为难自己,也是为难凌旭。”

梁田田嘴唇动了动,“可你知道的,他终究,是把我当成替身的。”她凝望远方,那些让她甜如蜜的爱恋,如今只要一想,就会不自觉的想到自己曾经被人当成替身。哪怕她明知道凌旭也是爱她的,依然难以释怀。

“说这话你心虚不?”孙维仁撇嘴,“凌旭那家伙,别的我不清楚,他是真爱你的。我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两个人完全一样的。纵然你们顶着同一张脸,性格什么的怎么能一样?要是照着你这思维,那人家双胞胎不用嫁人了。”

梁田田一脸纠结,低声道:“你不懂。”那种要舍下脸面,永远记得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感受,真是太煎熬了。

孙维仁怪异的看着她,“我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舍不下脸面来跟他在一起吗。要我说,你这就是矫情。人家凌旭都看开了,明明相爱的人为什么偏要彼此折磨。你们两个要是那种普通的爱人我什么都不说,肯定劝你分手。这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三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

三条腿,三条腿,尼玛。

之前那些觉得这货靠谱之类的想法肯定都是错觉。

梁田田黑着脸,瞪了他一眼。

孙维仁根本就不理她,自顾自道:“可你们是跟旁人一样恋爱吗?你们一个是穿越者,一个是重生的人。哪个都不是小孩子。相爱本就困难,又一同经历了生死。那些刻骨铭心的爱,就是我都不忍心劝你分开。你扪心自问,真的抛开凌旭,你还能喜欢旁人吗?”自家外甥那是多优秀的一个人啊,这丫头都没看上,还有自己,呃,好吧,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

梁田田不说话,这次是彻底没话了。

孙维仁深吸口气,突然说出一番引人深思的话来:

“人与人之间,就是一种缘分;

心与心之间,就是一种交流;

爱与爱之间,就是一种感情;

情与情之间,就是一颗真心;

错与错之间,就是一个原谅。

人人有自尊,个个有苦衷。想法、做法和活法都不同。理念不同,做法不同,活法也不一样,不必去改变他人,只需自己做好就行。”

他像是神棍一样指点江山,扬起漂亮的广袖大声道:“冲吧少女,去追求你的幸福,别管那些世俗的想法。”

梁田田愣愣的看着他,“你这都是在哪儿学的说辞?”听着还觉得挺有道理。

二货神秘一笑,“。”梁田田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进城以后两人分开,梁田田一路慢悠悠的牵马回了梁家。她的突然归来让梁家下人很是惊讶了一番。

梁守山去了衙门,梁田田把管事叫来,问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儿。知道凌旭还被禁足在家,她有心过去看看,又不好太明目张胆。

简单洗漱一番,吩咐丫头自己要睡一会儿,锁了门,梁田田这才进入空间。

凌旭斜靠在窗前的矮塌上,七月外面阳光正好,没有了暑气的闷热,微微的风拂过像是母亲的手,暖的人心里都熨帖了。伸出手似乎想够到什么,刚刚伸出一半悠然收回,凌旭一脸痛苦。

没有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如今他已经不是内卫指挥使,不是朝廷最年轻的正三品大员。曾经陛下许诺的爵位也不会有了。他现在就是一介布衣,还有什么能力给她幸福呢?

凌旭,是该放手了。

幸好,这处宅子是自己买的,不然怕是落个连容身之处都没有了。

他往塌上缩了缩,这样暖和的天气,他似乎极怕冷,身上还盖着薄薄的毯子。

丫头又走了,这一次去了敦煌,不知道她下一站去哪里?

他们想要再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也好,她走了,就不用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就会渐渐忘记自己,然后找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人共度一生。生两个漂亮的孩子,肯定像她一样聪明可爱……明明是希望她能幸福的,为什么想到这些还会这样难受呢?

凌旭,原来你也是自欺欺人。说什么只要她过得幸福你就幸福的鬼话,你到底还是想要亲自照顾她这一生一世的。

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永远没有机会了。

满院子的菊花开的正艳,黄的、白的、粉的、绿的,色彩斑斓,可此时他的心里只剩下单调的灰色。

微风吹来,花瓣飘落。凌旭伸手,指尖落下白色的花瓣,放在嘴里轻轻咬住,苦的。

小雷子端着托盘进来,“大人,吃点儿东西吧。”又是一天没吃东西,这样下去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啊。“大人,您这样下去不行的。伤口刚好,您需要好好调养。”

“衙门没事儿做吗?怎么总赖在家里。”凌旭蹙眉,头都没回,继续趴在窗台看景,目光却呆呆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衙门有梁大人,大家都不放心您,让我回来伺候着。”凌旭虽然被免了官,可他一手创建的内卫,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染指的。何况现在内卫名义上的一把手还是梁守山,多少人想要染指内卫,却被这铁桶一样的地方给惊到了。特别是在梁守山严厉处置了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后,如今的内卫更不是其他人可以触碰的。

“我不饿,先放那吧。”凌旭摆摆手,示意小雷子离开。“我没事儿,别总赖在这,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不是什么大人了,以后你也别总过来,免得惹人猜忌。”难得他一次说这么多话,却还是关心他们。小雷子有些难过,“大人,您这又是何苦呢。陛下也只是让您思过一个月,眼看着就到了,总会让您官复原职的。”

“你不懂,这一次是我惹恼了陛下。”虎子都跟满仓去了西域,陛下那边还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儿呢。没砍了他已经是陛下恩宠了。

凌旭从不后悔当日的做法,人无信不立。他既然答应了丫头,自然就要做到。何苦那是她的弟弟,哪怕是她不说,他也要维护。

小雷子蹙眉,大人似乎不是为了官职的事儿,那么就是……“如果我是大人,放不下就自己去追。”他壮着胆子开口,“大人在这里一个人伤心难过,又有谁知道?您为梁家做了那么多,还不都是为了梁家小姐,怎么就舍不下脸面去追。何况梁家小姐本就是对你有情的。”这一次次的救命,如果说没有情意,鬼都不信。

“我现在已经没资格了。”更没能力。

这样死气沉沉的,哪里像是往日里威风凛凛的指挥使?小雷子生气,绷着脸走了。

房间里突兀的充满了香味儿,凌旭眨眨眼。嘴边突然出现一个精致的白瓷勺子,他下意识的含住。暖暖的熬的稀烂的鸡丝粥,入口即化,那熟悉的味道,差点儿让他吞了舌头。

慌乱的垂头,掩饰眸子里的晶莹;

匆忙咽下,却呛得他不住咳嗽。

后背一只小手温柔的拂过,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好半天凌旭才缓过来。

嘴边又是那只白瓷勺子,白嫩的小手稳稳的停在他面前,凌旭不敢侧头去看,很怕惊走了这来之不易的美好。

安静的午后,满院飘香,一对少年男女中间隔着微不可查的距离,一种淡然的温馨悄悄流淌。

一碗粥,很快就喂完了。

最后一口咽下,凌旭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随即嘴边就递过来一勺子黑乎乎的液体,闻着就不舒服。

脸颊抽搐了一下,张嘴,含住,好苦!

一碗药,大口喝下去也就苦那么一会儿,这么一口一口的喂下去也不知道这折磨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偏偏这两人都乐此不疲。一个愿意喂,另一个乐得有她陪伴。

临走时她终于开口,“如果你以为我当年是看中了你的前途,那你真是看错我了!”r1152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悠闲小农女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