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悠闲小农女  >>  目录 >> 753球球自杀

753球球自杀

作者:一浊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种田经商 | 一浊 | 悠闲小农女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悠闲小农女 753球球自杀

梁田田眼皮一跳,这玄庆烨,不会对自家弟弟……她仔细一打量,发现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才松了口气。言情

也别怪梁田田这多想,球球那边刚弄出一个“小月仙”的男风丑闻,玄庆烨突然这样,自家弟弟又那么漂亮,她真是揪心。

“六皇子让让,由我再检查一下。”韩爷爷最先镇定下来。

“好。”玄庆烨拍拍球球的肩膀,“别担心,会好的。”

会吗?

球球抬起**的大眼睛,期冀的看着众人。

韩老爷子拿出银针,在球球腿上扎了几处,在看到球球茫然的摇头后,老爷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韩爷爷,您没事儿吧?”梁田田有点儿内疚,到底要不要说出来?

她看了一眼玄庆烨,深深吸了口气。

别怪她狠心,这伴君如伴虎,弟弟刚跟玄庆烨进京就发生了这种事儿,在弟弟羽翼未丰之前,她是再也不想球球受苦了。

且让大家焦虑片刻吧。

玄庆烨既然注定要当皇帝,也只有让他心疼了愧疚了,以后弟弟才会平安。

屋子里闹腾了半个时辰,最后还是韩老爷子说:“我再去想想办法。”暂时**了众人。不过在场的都不是傻子,直觉球球的腿是完了。

梁守山失魂落魄的坐在床边,脸色苍白。

球球突然开口,“爹,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爹,你们先出去吧。我陪着球球。”梁田田给自家爹使眼色。

梁守山浑身一震,猛的想到闺女那宝贝,慌乱的点头。“丫头,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爹,放心。”梁田田**性的拍拍爹的手,准备回头就告诉自家弟弟。

“姐,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球球趴在**。一脸淡然。

梁田田刚要开口,院子里玄庆烨不知道喊了一句什么,乱糟糟的。

梁田田忙去看。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一声碎响。心里警兆大生,猛的回头,就看到球球拿着碎瓷片往脖子割去。

“球球!”

梁田田大喝一声。等她飞扑过去的时候到底晚了一步,球球脖子上鲜血淋漓。

“你个缺心眼的孩子。”梁田田气得大骂。一把捂住他脖子,大叫道:“韩爷爷,韩爷爷……”

“让我死,让我死……”球球疯了一样的挣扎。已经不管不顾。

梁田田扬手就是一巴掌,“给我消停点儿,回头再跟你算账。”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球球瞬间安静下来,一脸呆滞。

梁田田心疼的不行。现在却不是说话的时候。

“怎么了,怎么了?”

等众人冲进来,看到满床的鲜血,都傻眼了。

玄庆烨惊呼,“球球你怎么这么傻?”有什么是想不开的?

好在韩老爷子看了伤说:“没有大碍,田田看护的及时,只伤到了皮肉。”根本没有生命危险。

梁守山有一种深深的自责,坐在床边抱住儿子一句话都不说,满脸黯然。

梁家沉浸在一种浓浓的悲伤中,虽然球球没死成,可他的腿废了,这一辈子就彻底毁了。

玄庆烨握拳,“球球你等着,看我怎么给你报仇。”留下一句狠话,他就大步离开了,走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

房间里剩下的都是自家人了,梁田田一口气堵在胸口,把球球从爹怀里抱出来。

“爹你别管他,我们养他这么大,遇到这么点儿事儿就想自杀,干脆让他去死好了。”明显的恨铁不成钢。

“小妹!”梁满仓痛心疾首,“球球都这样了,你少说两句吧。”他后悔的不行,饶是他和爹准备充分,还是伤了弟弟。如果球球的腿不能治好,只怕他要自责一辈子了。

“我有说错吗?”梁田田没好气的道:“拜托,能不能搞清楚再自杀?”她狠狠捏了一把呆滞的弟弟,“你个小笨蛋,明明刚刚还痛的浑身哆嗦,也不想想,真要是腿废了,你会疼吗?”

“姐?”球球傻傻的看着她,“我的腿?”他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丫头?”梁守山一把扣住她,“是你对不对?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让儿子感觉不到痛,自己也是笨,怎么忘了那个宝贝。

梁田田苦笑,“我就是不想球球受苦,药用的多了,结果他暂时没有知觉……害的大家担心,对不起。”梁田田扶住“劫后余生般虚弱”的韩老爷子,真诚道歉。“韩爷爷,我不是故意瞒着您的,刚刚实在是……”

“伴君如伴虎,丫头,你什么都不用说,爷爷都明白。”韩老爷子轻轻拍了拍球球,一下子感慨万千。“球球啊,你该庆幸,有这样的家人。”

球球慌乱的点头,虽然还没弄明白,却是知道自己的腿是保住了。

球球既然已经醒了,闺女又有宝贝,梁守山就把大家都赶去休息。这几天大家也是累坏了。

“虎子伤的也不轻,爹你照看一下,球球这边有我呢。”球球到底伤的重,梁田田不放心,干脆自己守着。

送走了众人,房间里就剩下姐弟两人。球球一脸愧疚,“姐,我是不是又闯祸了?”他小心翼翼的,为自己的**默哀。

“你还知道自己闯祸啊?”要不是看他有伤,梁田田真恨不得抓过来狠狠抽一顿。

球球心虚的垂头,不敢看他。“是,我总是犯错,害大家担心。”他都不明白,之前怎么就那么痛快的想到了死。一想到冰冷的瓷片割脖子的痛苦,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就在前一刻,他差点儿死了。

“现在知道怕了?”梁田田没好气的教训,“现在先饶了你。等你好了,自己捧着藤条去爹那请罪。”

“是……”球球声音里带了哭腔,真恨不得没长这个**。

梁田田看他那副委屈的小模样就忍不住生气,“还有咱们之间的账,也得好好算算。”

“姐?”球球一脸茫然。

梁田田揪着他的耳朵训道:“忘了你答应我的,不欺瞒家人。你当我们都是死的吗,遇到危险不跟家里说,竟然敢自己做主包**养戏子,梁满丰,你胆子够大啊?”

“姐,我没有。”球球慌忙辩解,“我那是做给旁人看的。”昏睡了几天,只喝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他这会儿精神倒好。

“你的名声不要了?”梁田田一句话,让球球彻底没话了。

“那……那……”他嘟囔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道:“那等我好了,姐姐再教训吧。”一想到那个关于打断腿的誓言,他就后悔的恨不得咬掉**。

弟弟已经够可怜了,失去了这次考状元的机会不说,更是被毒打了一番。刚刚被吓得都要自杀了,小家伙这身心俱疲的,梁田田也不想再吓唬他了。

“打就不必了,这一次姐姐相信你也得到教训了。”梁田田拿起帕子帮他擦汗,“刚刚使那么大劲自杀,你可真忍心?”

球球抬头,望着姐姐水汪汪的眸子,在她腿上挨挨蹭蹭的,像是一只小狗。“那会儿我一定是糊涂了,姐,我知道错了,你就别教训我了。下半身麻麻的,好难受。”果然,梁田田不再数落,反而担忧的帮他看伤。

眼看着就要十五岁了,虽然这样被姐姐看挺难为情的,可小家伙还是喜欢跟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想到过去那些年姐姐无微不至的照顾,球球愈发放肆了。“我要姐姐一直陪着我。”他抱住姐姐的腰,“姐姐才是真的狠心,一走两年,都不说回来看看我,是不是不疼球球了?”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分别,这一刻才把思念全部爆发出来,只恨时间不够用,他是一刻都不想松手。

去他娘**的状元吧,谁爱考谁考去。他梁满丰考状元都是为了姐姐,如果姐姐都不在意,他还考来状元给谁看?

于是乎,还没等梁田田出声安慰,球球突然道:“姐,你也看到了,你弟弟是有本事给你考个状元回来的,就是阴差阳错,我运气不好。”小小少年苍白着脸仰起头,“我总是考过了,姐姐可不要怪我没给你状元游街才是。”有些许的忐忑,他不知道姐姐到底在意不在意这个。这么多年的努力可都是为了状元之位,突然说不考了。也不知道姐姐会不会生气?

梁田田这一次才是真的松了口气。

“我知道我弟弟的本事。”一直都知道。她以为球球跟状元失之交臂,会是最大的打击。却不曾想弟弟竟然这样豁达。

原来,真的只是为了自己这个姐姐考的状元。

她轻声道:“傻孩子,姐姐在乎的只有你。”状元是什么东西?让它见鬼去吧。

球球努力扬起笑脸,阳光灿烂。

“那姐姐可不许再抛下我,我要跟姐姐一起看遍这山山水水。”他记得小时候姐姐跟他说的话,嗤嗤笑道:“我才不想做那劳什子的官呢,乌七八糟的,我要跟姐去赚钱。”他财迷的眯起眼睛,“姐,你说,咱们做什么好呢?”

窗户下,凌旭坐着,笑的满脸是泪……(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悠闲小农女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1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