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下)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下)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下)

“不要这样,求你们了,我是异邦人街区是很有声望的人物,那些天竺人、色雷斯人都很服膺我,我是绝对能帮助到你们的事业的。”阿玛提乌斯还在哀求到,他将目标转移到了李必达的身上,“喂,我说乌黑头发胡须像赛里斯丝绸般的骑兵长官,你本身就是个异邦人的传奇,难道你不愿意资助另外个传奇的崛起吗?”

李必达转了下身子,而后对帮着他穿上托加长袍的马提亚说,“给那个戴耳环和鼻环,还自称是马略孙子的家伙五百塞斯退斯,叫他滚到队列的后面去待命。”

接过钱袋的阿玛提乌斯,两眼放光,但他还是跟在两位的后面,喊着说,“我不缺这点钱,五百小银币罢了,我完全能募集一大笔钱,为已故的长辈尤利乌斯.凯撒阁下在街区竖起个很大的祭坛与丰碑,只需要你俩的认可。”

但两位骑兵长官都没有回答他,“现在的欺名盗世之辈真是层出不穷,什么奇葩人物都涌到罗马城来了。”完后,安东尼像个角斗选手那样,摩拳擦掌,来到了己方的讲坛前,对李必达说到。

“没关系马可,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只要能量大的,不管他是贵族还是街头的痞子,都能为我所用。”李必达随后和安东尼抵在一起,交臂碰头,互相鼓励加油,“马上在讲坛上,我是剑,而马可你是保护整个局面的盾,习惯不习惯?!”

“完全没问题,都按照事先的计划来好了!”安东尼很有信心。“看。那些混蛋来了。就好像他们的手和身上从来没有沾染过别人的血一样。”

果然,在街道的那边,布鲁图、喀西约、卡斯卡、司平泽尔、埃提乌斯、优拉贝拉等人都穿着红白相间的长袍,标明自己的身份,来到了长矛交叉处,也陆续脱下了所有的衣服,在接受了检查后,再挨个穿上。其中换衣服时卢加还嚣张地对着李必达与安东尼,用手指指了指屁股上的疤痕,接着做出了挑衅的姿势。

“果然,大辩论他们就要使用群狼战术嘛?”安东尼说到。

“因为他们在我的面前,都胆怯,像群妇人般,‘她们’以为一拥而上,就能将我压在床榻上,骑在我的身上为所欲为!”李必达说着,安东尼则哈哈大笑。接着李必达嚼了几口薄荷叶,清清嗓子。轻蔑地说到,“不用担心,我完全能杀败他们,倒是在中途里,你要注意随时盯住喀西约和埃提乌斯那家伙,我预计他会有额外的动作。所以这次不要再失手了,马可。”

“是的,我始终在旁,等待着你的信号。”接着,两个人一正一副,登上了讲坛。

整个神庙前,被墙壁和园林围成了“e”形状的巨大场地,这样内部只有与会的代表才能进入,而民众就只能远观了,接着布鲁图一行,便走向了对面的讲坛,林林总总地围着发言的位置站立着。

在整个过程里,双方并无一言相交。而在神庙的台阶上,站在前来观看的第三者们,他们都和没有入场权的民众不同,大部分是罗马或地方上的头面人士,或者是外国宾客,及许多修辞哲学家们,因为这个辩论会本身按照约定,不会产生任何具备效力的lex及法案,故而他们自然有旁观乃至发出喝彩(或喝倒彩)的权益——这群人的领军人物,居然是西塞罗。

其实西塞罗是有苦衷的,他根本不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参与这个事情,凯撒虽然先前与他有过许多过节,但双方还远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并且以西塞罗的投机心态来看,凯撒还算是个“未破脸,随时可以捡起来的朋友”,相信凯撒也是如此看待自己的,西塞罗很满意原先自己处在政坛的位置,圆滑、低调、互不得罪,就像个潜入了深海的鱼般,安心恬淡过着小富即安的书斋生活。所以当凯撒横死前后,西塞罗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参与这个阴谋集团的正式邀请,换言之即便有,他也是不会去的,这和他的理念严重冲突,“刺杀者本身就是在颠覆共和国的秩序,他们所建设的,也许比他们所毁弃的结果更为可怕”。

大辩论前,也有许多元老或元老的仆人,冒着触犯戒严令的危险,络绎不绝地来到他家宅院,要求西塞罗“现在使用雄辩术,为共和国做些什么”。

但西塞罗的回答说,“不做什么,就是在为共和国做什么。”

可是当凯撒被刺杀时,他的好女婿优拉贝拉,将他的手给牵住举起来表态后,这位老人就觉得惨淡经营的世界彻底坍塌了——他又“被站队”了,又被卷入了残酷厮杀的斗兽场里,他的仇敌不但有克劳狄娅、富丽维亚,还有安东尼,还有最可怕的李必达乌斯,他的密友埃提乌斯是主谋者,他的女婿优拉贝拉也因为贪念淌了进去,这一切正是太恐怖了。

故而,西塞罗今天的行为,就是要向所有人重新表态:老人家我不是站在任何方的,只是个和平的旁观者。

“放心,霉运还未偿还我的债。”在台阶上,西塞罗对着一名老友,苦笑着模仿布鲁图刺杀凯撒后的语气说到。这时,外面飞沙走石,阴云更加卷积在一起,满满挤在了大地母神庙的上空,但民众仍未由于恶劣的天气而离开,他们反倒越聚越多,神庙两边的树林被吹得来回颤抖,不祥的风,喧嚣的风,所有的都让西塞罗的心情恶劣到了顶点。

终于,当卡皮托儿山上升起红旗后,表示辩论大会的正式开始,布鲁图首先请求发言,因为他是整个风暴和变乱的核心,这样的安排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希望听到,“马尔库斯.布鲁图,被凯撒视为己出的这个贵族,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很快,军队使用的喇叭声和号角声也响起来,在所有人的惊呼声里,从街道的各个角落,都出现了携带盾牌和队标的兵士,他们绕着围着大地母神庙所有山丘的外围,组成了个更大的圈,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牢牢箍在里面,接着兵士们敲打起盾牌,震得街区和神庙都战栗起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