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上)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上)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1章 布鲁图的挑战(上)

苏布拉区的尤利乌斯大院前,竖起了高大的旗杆,上面挂着凯撒生前最喜欢的猩猩红将军披风,凯撒每次在最关键战役时,都会升起它,或者亲自穿戴它,不避矢石带领所有将士冲锋陷阵,这个景象对唤起老兵与市民对他的情感是很有帮助的,所有人慢慢知道,为国家献出性命的独裁官的遗体现在还躺在那里,对他的评价尚未尘埃落定,但这些日子前来表示哀悼的人却越来越多,而两位骑兵长官李必达与安东尼也驻马于此,他俩集结了凯撒生前的幕僚和部下,将大院变成了临时战斗的“司令部”,与卡皮托儿山上的布鲁图为首的共和党派遥相对峙。

现在整个意大利都开始动荡不安起来,无数人员涌入罗马,总的来说,在埃米利乌斯法案里得益的新公民们,全部都站到了尤利乌斯大院一边;而多数罗马老公民们,则站在布鲁图与优拉贝拉一边。

除去先前六军团与城市军团的一次远距离交火外,城内大规模的殴斗暂时还未发生,毕竟双方都难能可贵地保持了基本克制——不久,布鲁图就出现在苏布拉区和牛市交汇的街头处,声称要和两位骑兵长官谈谈。

他的出现让局势炸了锅。许多曾在凯撒手下服役的将官和老兵。都手持武器。特别是米卢,将凯撒生前的旗下精兵与蛮族卫队全部集合起来,说“要让布鲁图这群混蛋,知道我们对独裁官阁下无端遇害是什么样的感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有人都知道,凯撒阁下中了二十三刀!”

不过,布鲁图身边也簇拥着成百上千的斗剑奴与武装奴隶。这全是以狄希莫斯为首的元老们提供给他的,充作警卫工作的。

“我不是来殴斗的,这样的话最终只会危害到罗马城与整个共和国,我唯一对流血事件感到庆幸的是——迄今为止,只死去了凯撒一个暴君,暂时还未有良善的人被动乱卷入而丧命。”布鲁图朗声站在那里,对对面杀气腾腾的老兵们说到,“你们为国家服役,不是某个政客军阀的私兵,凯撒的事情自然有法律、元老院和民会商议。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所有军队退役后的土地安置。我们已经解决了一部分,剩下的我以首席官的身份保证,必定会在剩下的规定时间内妥善安置好。所以,现在我要见的,只有两位骑兵长官而已,如果你们还自认为是共和国的军人,那就不要像暴徒那样的拦在街面上,阻碍和平协议的达成。”

这一席话,倒把老兵说得哑口无言,论嘴皮他们远远不是布鲁图的敌手,这时候米卢也冷静下来,他要求所有人让开,但布鲁图也必须将手下的斗剑奴尽数留下,单身带着文书和扈从,去见李必达与安东尼。

大院的花廊前,即祭坛和中庭,直到前面庖厨,满是前些日子的积水,站在那里的布鲁图,看到了凯撒已被装殓入石制的棺椁里,但还未盖棺,大概也就验证了那句古话,“宣判之言出现前,不可盖棺定论”。

李必达与安东尼,分为左右,坐定在圈椅上,最先发言的是李必达,他说,“军队和大部分民众,要求交出杀害凯撒的凶手。”

“李必达乌斯你说的,只是个律法层面的问题,如果你想审判我的罪行的话,可以去法庭上,而不是在现在,更何况在这个庭院里也无法做出任何实际性的宣判,不是吗?”布鲁图反唇相讥说。

“看啊,无端剥夺神圣人物性命的家伙,现在又在要求和平了。”安东尼恼怒地扶着圈椅站起来,“不过,现在尤利乌斯还未下葬,我们要求给予他国葬的待遇,并承认刺杀他的行为是非法的。”

“是的,如果这样可以平息您们的怒火的话,我愿意去说服元老院商榷您们所有的提案,但是我也有要求,那就是所有的军队必须老老实实呆在驻地里,李必达乌斯、安东尼必须宣誓,不适用暴力机器破坏罗马的和平安定,即便是走在路程当中的军团,也请您们送出令牌官,勒令他们返回原先的营地。”布鲁图随即提出了这个要求。

李必达没有起身,而是摊开手,说“我们虽然很想为凯撒阁下复仇,但也没有毁灭蹂躏罗马的意思,因为那样做怕也不是躺在棺椁里的人所愿意看到的,他在生前就多次预示了自己的突然死亡,但他还在请求我与安东尼继续着他未竟的事业,另外——他始终没有想到你会是使用匕首刺向他的凶手,马尔库斯,始终。”说着,李必达流下了泪水。

而那边,布鲁图也极力抑制着哽咽,他带着上下起伏的不平静声调说,“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我现在唯一所想的,就是让国家、法律和军队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待到那天来临后,我甘愿接受任何性质的惩罚,流放、囚禁,甚至将我从卡皮托儿山上的高崖上推下去处死。”

“你的第一句话还给你,现在我关心的是,你打算如何解决我们间的分歧?”李必达用手支着腮帮,追问说。

“首先互相承认在凯撒生前,双方的头衔和职务,随后在卡皮托儿山召开公开的演说辩论,这次集会不是单独阶层的,而是将成员分为五等分,元老院一份,骑士一份,新公民百人团代表一份,老公民百人团代表一份,还有军队一份,我希望广泛参与,但大会通过的表决和意见只具备道德效力,不具备法律效力,它不产生任何法案。”布鲁图说到。

安东尼准备抢白什么,但李必达的手摁住了他,随即他对布鲁图说,“我觉得你可以私下好好凭吊凯撒了,大辩论的方式我们接受,但是地点必须更换。”

“卡皮托儿山全是喀西约与狄希莫斯的斗剑奴把持,我和李必达害怕会遭逢与凯撒一样的下场,所以我以骑兵长官的身份要求,将集会地点摆在山下的大地母神庙,双方各由街道一边进场和退场,并且宣誓不得携带武器!”这时候,安东尼才详细补充了李必达的意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7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