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24章 侨民法务官的棘手案件(上)

第24章 侨民法务官的棘手案件(上)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24章 侨民法务官的棘手案件(上)

“人生有三大错,一是相信女人会保守秘密,二是相信陆路比海路快,三是到一天快结束时才发觉无所作为。”——老加图

依旧扎着小辫的斯基泰大夫,说因为连年内战,生意并不是很景气,迄今也只有二十万塞斯退斯不到的私产,他甚至马上要准备改行当美发师了,替那些贵妇小姐们盘发,或者嫁植假发。李必达叹口气,而后亲自教波蒂拿来器械,将提莫修的小辫给抓住,“别动!”

随后,就用刀剪将提莫修最珍视的发辫给重新绞断了,头发落了一地,对方又号咷起来,说头发是聚集灵气的地方,李必达怒喊到行了,聚集灵气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你的头脑,而不是头发。

“好了,现在看看,在七丘之城就要像个归化公民的模样,马上我借部分钱给你,你可以扩大你的诊所,使用更多的天竺医与亚细亚医生,可以从事解剖、放血之类的研究,此外也会将公民权授予你,我的朋友。”

说着,李必达将刀剪器械叮叮当当放在盘子里,若有所思地洗干净手,接着在门阍处忽然出现个奴隶,上气不接下气,将个字板交到了李必达手中,李必达一看,脸色都变化了,随后他便问对方说。“凯撒叫你来的?”

“是的,没有错误。”那奴隶回答说。

“那独裁官人呢?现在是大竞技大庆典的时刻,他不会逃出罗马了吧?”李必达心中有了不安预感。

“他已经与妻子驱赶轻便的马车。去了米兰城,说要巡礼先前征服高卢的各处。”

该死,这个秃子果然是跑掉了,李必达随即急着问那奴隶,“凯撒会在什么时候回来?或者说他将此事的处理权交给了谁?”

而后他看到那奴隶“你懂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奴隶而后又递交来了个片牍。李必达接过来看到的是,“经过与特布里斯与元老院的商榷。尤利乌斯.凯撒决心推举卡拉比斯.马可斯f.埃米利乌斯.李必达为来年的都城侨民务官,即刻处理与万民相关的诉讼和政事。”

这是凯撒最新的举措,使用个片牍就能随意安排国家公职人员,现在喀西约和布鲁图都没得到正式任命。他就先享受到了。

“这个混蛋秃瓢,溜得真快!”李必达愤愤骂道。

次日,当他带着一群卫队和武装奴隶,穿着法务官制服,走到了罗马郊外原野上,发觉那片塔昆大平原上的沼泽地,也被凯撒挖成了人工湖,在其上雇佣自推罗和罗德岛的桨手们,正在划着实际尺寸造就的舰船。模拟着亚历山卓城的激烈海战,观众就坐在周边的高堤之上,摆着野餐酒水津津有味地观赏着。这与斗兽场的血腥杀戮比较起来,当真是别有番风味。

“好吧,你们观看用舰船征服埃及的男子凯撒的功业,我要去应付坐着舰船来反噬罗马的克莱奥帕特拉了。”李必达自嘲着说到,坐在了肩舆之上,朝着那不勒斯海湾慢慢走去。

金色的阳光和海滩下。埃及艳后的彩船静静而有气派地停泊在彼处,舷梯伸展到了长长的栈桥上。船舱上悬挂的丝帘与帷幔在风中飘舞着,这时候李必达已不是当年那个身份低微的库里亚侍从官了,他与所有的显贵同样穿着白袍紫边的袍子,身后跟着十二名举着束棒斧头的侍从,还有数百名奴仆和武装角斗士组成的卫队,随后艳后船只甲板上,一名荷尔马希军团的连队长带着人马走下来,说克莱奥帕特拉希望前任骑兵长官能上去与她会晤。

“我现在是都城侨民法务官,所有本邦人与异邦人的讼案都由我负责,如果能帮助到您的主人感到分外荣幸,不过此处是罗马法权管辖区域,还希望您的主人能走下船只,进入当地的市政厅商议诉讼方面的事务。”李必达站在原处,动都不动地回答说,虽然他已经隐约能知道埃及艳后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也知道凯撒为什么会跑到高卢去。

一番纠缠和扯皮后,小艳后还是不得不让步,她本来是想让杀手锏在凯撒面前发挥优势的,但现在谁想来处理这件事的,居然是新任的法务官李必达,原本她还想赌气的,但见到对方丝毫不作让步,也只能泄气作罢。当船头的帷幕被拉开后,李必达果然迎着阳光看到,克莱奥帕特拉手里面抱着个婴儿,接着前呼后拥下,艳后慢慢走下了舷梯,来到了李必达队仗前。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李必达明知故问到。

“托勒密.斐洛帕托儿.斐洛墨托儿.凯撒里昂。”小艳后得意地微笑回答说。

这下闹大了吗,这孩子名字就叫“挚父亲和母亲的小凯撒”,随后李必达身边名凯撒的贴身奴,也是位修辞学家不由得惊叹说,“像啊,真像啊!”气得李必达想用束棒揍死他——接着李必达也看了这孩子,真的很像凯撒,大大的耳朵,贼兮兮滴溜溜的眼神,还有那神气的表情,再配合孩子头顶上不多稀疏的胎毛,趴在母亲柔美的胸脯前,简直和秃子如出一辙。

于是李必达有些苦恼地扶额,接着歪着脑袋,对克莱奥帕特拉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现在不可以前去罗马城,那样只能起反效果。”

“我只是带着孩子来认父亲的,难道这个国家连父子都不可以相认团圆了吗?”

“然后顺便来改动凯撒阁下的遗嘱的,是不是?”李必达一下就看破了艳后的心思。

“那是自然,我不能白白当你的棋子,为凯撒生下个孩子后,在情感遭受到挫折后,自己家族和埃及却得不到任何好处。”克莱奥帕特拉的语气很尖锐。

“冷静些,现在埃及和罗马的谷物、斑岩、莎草纸生意里,光是你的宫廷不是每年都能抽取一百塔伦特的红利吗?还有我的大笔注资,帮助埃及休养生息,又有凯撒的三个军团坐镇在那,为你和凯撒里昂的王座保驾护航,还要贪求什么?”李必达不满地答复说。

克莱奥帕特拉的嘴唇气得在发抖,她抱着孩子立在地上,良久才带着颤音对法务官说到,“你身为侨民法务官,到底管不管这件事,我的孩子需要他父亲与罗马的认可,将来遗产也应该有他的一份。”

“傻女娃!身为令尊的友人,我再最后提醒你一次,别卷入凯撒的遗产当中,如果你还想埃及这个国家继续存在的话。”李必达终于发火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