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14章 土崩瓦解(中)

计较已定的佩特涅乌斯,很轻蔑将塔普苏斯扔在一边,只留下弓队和少量骑兵、砲手,配合舰队继续封锁绞杀,自己则带着步兵大队,也喊着高昂的“feri”口号,冲出了营盘。

在这样的口号里,塔普苏斯在颤抖,米克宁湖在颤抖,利比亚海岸在颤抖,火焰和海水在沸腾燃烧着。庞培的三个军团溃败了,但许多又因为主帅的训斥,和鹰旗的荣誉,而成群结队重新靠拢在一起,与来攻的凯撒军继续奋勇搏杀在一起,最后在飞蝗般的箭矢和投石下,陆续倒下。

十三军团的前队兵马,踩在满地人马尸体上前进着,在岔路上遇到了带着卫队,从南端走廊营地那边赶过来的前任骑兵长官,于是纷纷停下敬礼,“同袍们,兵士们,你们喊feri的时机看来太迟了!”十三军团的兵士哈哈笑起来,继续手持武器追击起来,而后李必达向佩特涅乌斯问到,“庞培军下属现在抵抗的意志怎么样?”

年老的副将摇摇头,说反正他现在所见到的,只是两军先前对垒线左右的无数扑倒尸体而已,我方军队已经深入到敌方的壁垒区去了。

“那我交付你个任务,也许凯撒阁下是不忍心去执行的。”马背上的李必达晃悠着,说到。

“谨遵官长的命令。”佩特涅乌斯绝无拖延地回答。

“凯撒阁下。不希望庞培在这场战争结束后还活着。”火光里,李必达的侧脸耸然,轻轻说到。

佩特涅乌斯表示可以执行。他的十三军团会跟着前面五个军团的步伐,剿灭战场上任何残余下来的敌兵。

“还有,把庞培的老兵,及他那边的元老全部杀掉,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投降。”这是李必达追加的命令,而后图里努斯十分兴奋模样,骑着头温和些的骡子。也赶了上来,于是李必达和佩特涅乌斯互相会意地点点头。接着后者就加快步伐,前去指挥军团追击了。

“请快些监护人,我希望和您一起去见舅公,来庆贺他这场无与伦比的胜利。”图里努斯的面色潮红。他的疟疾和发烧才痊愈不久,看起来骨瘦如柴,但却精神奕奕。

“你和军队的骡子已经很熟了,图里努斯。”李必达望着服服帖帖的骡子说到。

“当然,我骑上它就是个好兆头,因为这骡子名字就叫做‘胜利’。”图里努斯笑着说。

这会儿,星辰慢慢隐没,夏日的阳光照耀在整片盐湖与陆地上,米克宁镇也被凯撒取下。在里面抵御的庞培一军团首席大队的残兵,全被十五军团杀死,总算是报了当年在科菲尼乌姆伏击战里的一箭之仇。庞培最精锐的老兵展现了最大程度的不屈,他们全部猬集在堵断墙的角落里,烟熏火燎下,每个人的尸体都挤压在一起,这导致没有任何人倒下,都像站着般。身上、铠甲和盾牌上,全部都是密集射在上面的箭羽。从下到上,简直让有恐怖症的人不忍直视,血一摊摊流出来,汩汩淌在断墙前的沟渠里。

在米克宁城镇外的处靠着盐湖的高丘前,庞培和裴莱塔乌斯,及所有的卫队被发现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要逃,伟大的将军亲自持矛,对凯撒围上来的兵士进行了几次冲击,不过十五军团的兵士全部列出了密集的横队,用梭镖与弓箭将他给射了回去,最后次冲锋时,衰老的庞培坐下的马匹被射死,他肋部也中了发流矢,长矛当啷坠地,本人也坐在了石头上,裴莱塔乌斯和几名老兵,虽然衣甲都在厮杀里几乎成了碎片,但还是举着盾牌,护卫在了庞培的四周,挡下了其他射来的箭矢。

“拉宾努斯逃走了没?对不起,裴莱塔乌斯,虽然先前约定好了,你和维布里乌斯应该活一个下来,但他牺牲得太早了,因为护卫鹰旗而战死的,现在你则又要为了保护我而死了。”庞培咬着牙,掀开了铠甲,那发箭矢入肉很深,暂时是拔不出来的,他便喘着粗气说着这些话,但是前面的裴莱塔乌斯一动不动,庞培定睛看去,老战友的腰部和手臂上,刚才已经中了五箭,血瞬间就流干了,因为十五军团的箭簇带着倒钩和沟槽。

庞培苦笑了两下,而后他拄着“奥拓利库斯”这把镶着钻石和黄金的长剑,缓缓站起来,那也是他的荣耀,来自米特拉达梯六世的战利品。

这会儿,几个大队的兵士,静静地将那座山丘给包围住了,庞培裹紧了身上的斗篷,镇定地望着山下,满地的尸体和兵士,不久在束棒扈从和旗帜的导引下,凯撒、李必达、图里努斯以及所有的将佐都骑马而来。

凯撒就在山下,骑着马,也看着烟火当中站立的庞培,双方对视了会儿,凯撒说到:“从先前在卢比孔河开始,再到布林迪西,再到这儿,我一直想与你有个交谈的机会。”

“不是始终在用刀剑交谈吗?现在有一方大概要闭嘴了。”庞培轻蔑地笑笑,说到。

“格涅乌斯,难道我们非得如此吗?我相信,不过是有人在我俩当中挑拨离间,是哪些聒噪无比的元老们,克鲁斯、苏尔庇修斯、小加图、杜米久斯等等,他们是不允许你我这样的英雄出现的,你我都是被命运和复仇神祇嫉妒的人,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呢?”凯撒这话语,不但是说给庞培听的,更是说给在场所有的兵士听的,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这场战争的含义是什么,不是争权夺利,也不是要倾覆共和,而只是被奸人挑唆的巨大误会,一场针对他自身的阴谋。

庞培捂着被箭射伤的创口,做出大笑的姿势,说“不管如何吧,当年连罗慕路斯与雷穆斯兄弟都会翻脸厮杀,我记得有句很有名的话,叫兄弟终为仇人,是不是?尤利乌斯,别抱怨任何命运了,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做这样的事,而失败者只能坦然接受——我失败了。”

随后,庞培看到了凯撒身后,控辔而立的副手李必达乌斯,便笑起来,举起手里的“奥拓利库斯”对他说,“这把英雄之剑,应该是那位你所熟稔之人理应拥有的,我不希望将它带入坟墓当中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2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