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31章 障眼法(上)

第31章 障眼法(上)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31章 障眼法(上)

“这场战争(对于雅典)是整个的毁灭,海军、陆军,一切都毁灭了。。23uS。”——修昔底德评价雅典兵败西西里远征

李必达得非常佩服给庞培雕像的技工们,这个半身像简直栩栩如生,浮夸的眼神,滑稽的卷发,还有骚动的衣饰,简直和真人毫无二致,就是在战场上自信过剩的格涅乌斯.庞培,“小心点,小心点。”众多的奴隶用简易的起重设备,将这尊半身像慢慢安放在大剧场前面的台基上,那儿的雕塑林立,有高卢贵族杀死自己妻子的雕像,也有东方国王乘坐战车的浮雕,这些曾都是共和国的敌人,现在却毫无例外地,成为罗马民众进入大剧场前,所能见到的振奋人心的装饰,化为国家荣耀和狂傲感的一部分。

“在凯撒的眼中,庞培也快要成为失败者了吧......”李必达将事情办妥之后,便前往凯撒预先指定的宅邸去做客,即布鲁图母亲塞维利亚的屋子。

晚宴的氛围十分冰冷尴尬,塞维利亚穿着仪态万方的长裙,但是表情木然地坐在长榻上,替凯撒弹奏着竖琴,波西娅红着眼睛,坐在她的旁边不发一语。偶尔只有仆役与傧相来回走动,给客人添加餐盘与酒水,低声谨慎地交头接耳几句。

据说在克劳狄的旧宅里,安东尼也在与两个孀居在家的寡妇,克劳狄娅与富丽维亚举办宴会。但那儿的场景应该狂乱热烈得多。因为据说安东尼正在追求富丽维亚。只要把这位年轻漂亮而骄傲的寡妇娶到手,他就能得到丰厚的嫁妆,但克劳狄娅现在见到安东尼这类政坛的年轻俊秀,也像河里的鳄鱼见到角马,恨不得将它立刻扯到香闺床榻的“河流”里,将他的血肉骨骼嚼碎殆尽。

“你是说,布鲁图现在在以弗所城,也处在你军队的双面夹击下。很可能会遭到我兄弟同样的下场?”塞维利亚在听说情人委婉的叙述后,停止了竖琴演奏,轻轻说到,随后她的眼神又转移到李必达身上,“世事真是徒叹奈何,没想到最后围困加图至死的,居然是你,李必达乌斯,内战让最和谐的家庭分裂,让最亲密的朋友反目。这种说法看来是真的。”

“亲爱的夫人,发生这样的惨剧。我自己也觉得对不住您,更对不住我的好友布鲁图夫妇,波西娅也就在这儿,先前布鲁图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叙利亚荒漠来见我时,即便当时我兵权在手,且阵营不同,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军团交给了他,请相信我——不过战场上要远比您们想象的残酷而无情的多。”李必达必须得解释,即使在他心中,认为向女人说战场上的事纯属无聊而多此一举。

波西娅还是没忍住,用双手捂住脸,哭了起来,她那原先红红而丰润的脸庞现在因为担忧伤感,而变得憔悴,哽咽着对众人说,“真是对不起,我还是无法习惯和杀父仇人共处一室,即使布鲁图现在与庞培在同一阵线内,这大概就是女人的脆弱吧!”说完,波西娅就哭着跑去了内室。

留下李必达,十分尴尬地坐在原处,告辞不是,敬酒也不是,凯撒见副手这个模样,就缓和气氛说,“女人的脆弱,未必不是好事,所以我们一直说女人更加长寿,因为她们的情绪会随着水表达宣泄出来,而男人就只能用血,所以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我的孩子布鲁图,他在和庞培那群人共事,他是个哲学家,是个年轻的学生,与那群杀人不眨眼的行伍们在一起,还在遥远蛮荒的东方......”说着,凯撒自己也激动地起身,在原地来回踱着,显然是情绪表达到了一定程度。

塞维利亚也无法淡定下去,眼珠也顺着睫毛与腮无声流下,“你还记得,即便他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们不是早已将彼此视作父子了吗?”于是凯撒乘机上前,宽慰着自己最爱的女人,李必达觉得气闷,便款步走到餐厅的通风露台处,看着夜色下死般寂静的戒严街道,接着凯撒的贴身奴隶悄声上前,给他递来个纸条。

李必达偷偷看了内里餐厅一眼,凯撒的后背恰好遮挡住了女主人的视线,便转身在火光下,展开了纸条,上面字迹很清晰,是凯撒的亲笔:“操办凯旋式是假,那是障眼法,时间不可耽误,拖延下去兵士早晚会激起更大的哗变,不能给他们喘息乱想的时间——三天内,军团齐齐开拨,会合布林迪西的十二、十三、十四军团,准备开赴希腊,和盖比努斯、马赛拉斯开战,你则继续以萨丁尼亚总督身份,分出部分军队,与库里奥联手去阿非利加。”

快速阅览完后,李必达不动声色地将纸条快速点绕,抛下露台,很快在半空的风中烧化为灰,一缕而散。

接下来的三日内,李必达继续以临时营造官的身份,出入到街道、广场和雕塑工场间,一些衣甲光鲜的兵士也不断在城门处进进出出,随时在显眼的街头,和营造官商议什么,似乎在规划凯旋游行的路线,驶来梯伯河河港的运粮船只也多了起来,外带来自各个地方名贵的砖石、香料、酒水等东西,“凯撒要举办大凯旋式,看看在城门外停留的那些大型而华美的仪式车辆吧!”在街面上,任何身份的人,这些天的核心话题,就是这个。

“一千德拉克马银币,我可不要第纳尔,因为成色不足,我可是见过世面的,也只有你们窝在城里的还认这种钱。要知道我在先前的战斗里,陆续获得过四条金链,理应配得上这么多赏钱。”有时候,某位膀大腰圆的百夫长,就在城门下,和各色闲杂吹嘘着他在各处战场的奇遇与勇猛,并且憧憬着凯旋式的赏金,“一个子儿也不能少,不然我们可就要在入城的时候,把狄克推多的韵事编成歌曲,从他十二岁一直唱到现在。”

整个城市里,都沉浸在这样欢快的氛围里,只有城郊平野处,牧羊的孩子,才能看到在树林夹杂隐蔽的小道间,一拨拨兵士在帽盔上摘下了羽翎,将盾牌与旗标全部蒙上布套,让人无法判断他们的番号身份,正在朝着南方陆续奔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