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7章 费苏莱.阿里米隆(下)

第7章 费苏莱.阿里米隆(下)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7章 费苏莱.阿里米隆(下)

这绝不是单纯的兵变,而是不折不扣的,凯撒已经暗中派遣军队将伊特鲁尼亚给占据了,那儿全是反对共和的暴徒之海洋,在唏嘘了许多结论后,得知此消息的小加图,开始明白,在意大利北部募兵已是不可能,他便径自去找庞培,要求狄克推多采取雷厉风行的手段,即刻带着西班牙第一军团去稳住伊特鲁尼亚的局势。

“可是这个军团是用来镇守罗马的。”庞培在犹豫。

“罗马城交给城市军团就足够了,若是失去了北部的屏障和兵源,那凯撒真的是长驱直入了。”小加图急忙说。

这时,外面又开始下起了冰冷的冬雨,庞培不发一语,再度踱到了院落前的阶梯回廊处,不久前也正是个下雨的天气,他自认为获得了全罗马的支持,下足了摄取最高荣誉的决心,他并非贪权恋栈的人,他只是在追求最高的荣誉罢了。但没过几个月,又是一个雨日,他却在先前的狂妄大言后,完全没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西班牙和马其顿的军团远在天边,那些之前热情赞美奉承他的集镇、乡村和这座伟大的罗马城,现在恍如死人般,毫无生气,他连一万名兵士都募集不到,现在北方局面又糜烂至斯,伟大的庞培,此刻顿时有了束手无策,虎落平阳的感觉!

“我的忠实追随者,都在东方,还有西班牙。”很久很久,在冰冷悲观的氛围里,庞培看着院子里的那棵瑟瑟发抖的悬铃木。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已经是注定的话后。小加图反倒觉得没想象中的那么愤怒。他只是说,“罗马城,伟大的祖先之地,和全共和国的中心,你就这样丢弃给凯撒?”

“这座城市没什么神奇的!”反倒是庞培怒气上来了,“也许土著的贵族会喜欢,但对我来说,整个家族的故乡。就是在军营里,就是在意大利的农庄里。这儿的城市建设糟透了,到处都是老鼠和臭虫横行的蜿蜒曲折的巷子,肮脏泛滥的河水,贫民窟和花园相邻的山丘——在希腊,在东方,哪座城市不比这里强,就算放弃这里,凭借着马其顿精锐军团的后盾,还有无数附庸国的支持。很快我不还是会杀回来的。”

“你根本就不会明白,丢掉这个你心目里肮脏混乱的罗马城。损失会是如何的巨大。”小加图就像个预言家般,丢下了这句话,而后便冒着雨,就穿着件无袖的毛料托加,离开了。

在雨中暴涨的卢比孔河,到处是溢出的灰黄色的河水泥浆,披着皮革斗篷的李必达、库里奥、安东尼与埃布罗等人,离开了伊特鲁尼亚,选择从苏特拉山的背部,前往阿里米隆,去见在那里的凯撒,向他汇报整个事态的发展,并且要求他“下定最后的决心。”

乌云都集中在山的那面,这儿只有冷风扑面,艰难地在某处歪歪斜斜的小桥上走过,终于在片灌木丛间,李必达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对着隐藏在那儿的尖兵挥舞起手臂来,那个带头的百夫长,对自己与部下如此轻易被发觉极度感到不满,便抱怨着将头盔上遮挡的枯叶给取下,走了出来,厉声询问他们的身份。

“你是哪个军团的?”

那百夫长面对反问,耸耸肩膀,没好气地说自己是第八军团的。

看来凯撒确实是带了一个正规军团,来到阿里米隆的,随后李必达便对他说,“往前急速跑动起来,而后告诉大营里的总督阁下,就说剩下的三位全到了。”

阿里米隆的营地里,虽然雨越下越大,但凯撒竖着金鹰旗标的执政官营帐里,人马却络绎不绝,这里混杂着各种语言的交谈,拉丁话、希腊话、伊伯利亚话、凯尔特话和日耳曼话,几名带着双耳帽子的军奴,正不断地朝里面抱送着木炭、肉食和酒罐等东西——在做出决定时,凯撒还是照样召开了规模巨大的宴会,邀请副将、护民官与百夫长们,当他与李必达等人见面拥抱时,李必达环视了下帐内,随即低声问道,“他人呢?”

“自从回来后,就没穿戴过铠甲,佩戴过金链与奖章,一直以平民的装束,窝在自己的营帐里,对外面就说,他的身份已经完全消除了。”凯撒有些伤感地回答说,他当然知道拉宾努斯的决意,所以并非采取任何强制性的措施。

在一排鹰标与营旗下,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凯撒用把烤肉叉敲击着罐子,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他没有任何废话:

“诸位,我犹豫过,害怕过,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骑着马,近距离注视着滔滔的黑色的卢比孔河,今天是个阴雨的天气,它对面的原野和山脉,在白天就像笼罩在黑夜般。”说完,他起身,闭着眼睛,将手慢慢伸出,而后带着嘶哑颤抖的声调,“往前走,越过它的话,也许就是毫无边际的深渊,没有神灵能告诉我们,前方的路该如何走,但我必须对在场所有人说,我们已经尽力,既然政敌连十名护民官集体提出的法案都能无视,连高卢人被授予罗马公民权这种法令都能无视,那么我认为,不必再奢谈任何的冷静,不要再把公义、法律挂在嘴边了。”

顿了顿后,凯撒慢慢坐下,将烤肉叉很细心地摆好,接着在沉寂的帐篷内,口齿清楚地宣布:“三天,最迟不超过五天,我将越过卢比孔河,带着武装,带着你们。”

这句话完毕后,凯撒抬起细密的额头纹,看着整个宴会场所,没人反对,也没人欢呼,一会儿后护民官与百夫长们,又开始恢复原状,开始频频劝酒吃肉,就像任何事都没发生过,满是刀叉碰撞的声音,大家开始聊起女人、天气和各地的轶事,并不断发出笑声。

这时,凯撒笑了,身后的李必达也笑了,他们当然知道,这种状态是最理想的,官兵们什么都不想,不去思考越过卢比孔河会遭到国家什么样的惩处,他们的心目里,就将这种行为等同于,任何次普通的,遵循总督阁下命令的军事行动。

如是而已。(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6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