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4章 遗嘱(上)

第4章 遗嘱(上)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4章 遗嘱(上)

“不要生锈。fQxw”——古罗马哲学家托卡

当多慕蒳提着裙裾,走到别院外廊时,李必达正在抚摩着庇主的蜡像,现在路库拉斯终于也和他的祖先们同在一个屋檐下了,“马可斯还是把自己给关闭起来吗?”看到身上汗水淋漓的多慕蒳,李必达问到。

“他一天都在鳄鱼池、浴室、宠物室,还有自己的棋牌室里转悠,自己不提兄长,也不允许任何人提及他的兄长。”

“给他点时间好了......”李必达说完,怕打着手上的粉末,走到了花园处,在那儿昔兰尼昂正端坐在石椅上,看着阿波罗餐厅和人工湖泊的旖旎风光,而后李必达挥挥手,马提亚很是吃力地,将一叠青铜管放在了这位哲学家的脚下,“哇哦,也许你的意思,是叫我的余生,都要倾注在整理你庇主的著作上了。”

“我们都别无选择,因为我俩都是他信赖的自由民,不是吗?马上等到遗嘱宣读人和贞女来到这个院落时,我会将庇主的四千塔伦特做出分配。”李必达呼着气,矗立在湖水之畔。

后面的多慕蒳表情复杂,在盯着他的背影。

“哦,也许我该听听你的分配方法。FqXsw.oM”

“两千塔伦特是归马可斯的,还有凯利,还有整个普来玛别墅;一千二百塔伦特分给金枪鱼的前任妻子克劳狄娅,剩下的八百塔伦特,四百归你,还有四百归遗嘱宣读者,小加图。”

昔兰尼昂哈哈笑起来。随后说这是我进入罗马这么多年来,最俏皮的遗产处理方法,亲爱的卡拉比斯,你也许能把葬礼变成一场单幕喜剧。李必达也附和着低头笑。随后对昔兰尼昂说。如何,四百塔伦特的资金。是否足够让你剩下的日子,就在普来玛的书斋里渡过?

“是的,这是必要的金钱,这个世界上的文学太昂贵了。一个镇子只要有几卷三百年前的书卷,就能称得上是文明之都了。路库拉斯将军的人生,只需要我将它变为希腊文,写在犊皮纸上,他的名字终究会在长河里不朽。”说完,泰兰尼昂很轻松地将青铜管挨个拾取,朝着书斋的方向步去。

这会儿。灶神庙长廊里,穿着爱奥尼亚波浪长裙的邹伊有些小紧张地站在圣库壁柜前,脚尖调皮地稍稍抬起又落下,在她身前的李希莉娅很淡定地将壁柜里的一份份遗嘱取出。识别后将金枪鱼的那份单独取出,而后转身对邹伊很沉静地说,“这次你可以跟着我,前往小加图的宅邸,遗嘱的封皮上指名的宣读人就是他。”

这次出行,邹伊是非常重视的,虽然她要将贞洁献给灶神数十年的时光,经过这次递交遗嘱后,她才算是正式得到认可的贞女,人生单调而又受尊敬总算能迈出第一步了,此刻她也不过十九岁罢了。

这会儿,圣库大厅的门口,那个黑衣人忽然出现,他有些佝偻地带着随从的壮汉,站在外面的花丛后,定定地看着自里面步出的邹伊和李希莉娅,但不发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李希莉娅几乎是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丝毫没有察觉任何异样,但邹伊却极度不安地看了那个黑衣人几眼,而后害怕地加快了步伐,跟在李希莉娅的身后。

街道上,不管是贵族还是外来的奴隶,看到了这两位贞女,都极度恭敬地让开道路来,因为不管如何她们都是罗马城里最受敬重的女性,她们甚至可以陪同执政官与大祭司,坐在头席座位,观看最残酷的角斗表演。

很快,加图的宅邸到了,李希莉娅进去时,很讶异地看到小加图居然也在新开挖的一所鱼塘前喂着鱼,他身边是布鲁图与喀西约,这位眼角通红,想必是在悼念去世的好友,但又碍于遗嘱宣读者的身份,一时不方便去吊唁。在对贞女们行完礼后,加图接过那份遗嘱,而后很有礼貌地邀请贞女在庭院里小憩会儿,他唤出自己的朋友后,自然会随着两位贞女一起前往普来玛,当众宣读金枪鱼的遗嘱。

当小加图的朋友自内庭走出时,李希莉娅的脸上倒是波澜不惊,但邹伊却更加掩盖不了慌乱与惊奇,她其实以前挺在意死者金枪鱼的那位异族庇护民的,她总觉得自己的瞳子眼色与对方有些相像,但细思起来又觉得好笑,不过是黑色的瞳子而已,全罗马城里一半居民都是如此。

好了,好了,思绪又胡乱起来,难道这就是小加图所谓一起去吊唁的朋友?邹伊看到了伟大的庞培,那个额角上挂着一绺卷毛的庞培,他身边有个瘦弱英俊的犹太奴隶。还有个披着黑色丧服袍子,但依旧盖不住浓妆艳抹的女子,嘴角带着高贵但又淫荡的笑容。庞培的身后,另外有几个贵族打扮的人,在快速地交谈着什么。

“作为金枪鱼的遗嘱宣读者,我觉得既伤悲,又倍感信任的温暖。”小加图声音有些哽咽,晃动着手里的遗嘱,对着庞培说到。

“您应该节哀,众所周知您是共和国的支柱,而我身为来年元老院的监察官,必须阻止您的过度哀恸。”庞培皮笑肉不笑地恭维着,“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出发了?尊敬的加图,哦,还有尊敬的贞女李希莉娅。”这时站在小加图身后的布鲁图神色颇有些尴尬,他满带着“这样做真的好吗”的表情,看看喀西约,又看看舅父,而后他的目光偷瞥到那边的廊柱间,偷偷探出脑袋来的波西娅,便用手紧紧按住满是不安的胸口。

“西塞罗不愿意来?”在步出宅院时,庞培走在小加图后面,突然问到。

“他嘲讽我辜负朋友,但即便金枪鱼生前是我友人又怎么样?我必须得翦除会危害共和国基础的任何人,伟大的庞培,你也应该及时回头,和其他两位划清界限。你和绵延了几百年的共和传统怎么斗争,不要忘记你曾对罗马民众做出的贡献,我可不希望你死后,他们会用独裁者、暴君这样的词汇来‘缅怀’你。”小加图冷冷地回答,看来西塞罗即便私下很想攀附庞培,但后来考虑到这种行为会辜负已死去的金枪鱼,也会损害自己的声誉,就连伦夏特也不赞同他这么做,便闭门不出,保持了缄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