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11章 神之友(下)

第11章 神之友(下)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11章 神之友(下)

李必达微笑着将手放下,兵士们刷地就安静下来,而后他转身,往下走了个两级台阶,恰好立在笛福摩基斯的下方,大祭司也笑着将个金桂叶冠戴上了他的脑袋上,旁边的祭司手里捧着麻雀、兔子等活蹦乱跳的东西,依次鱼贯进入内殿去献祭,带着金桂叶冠的李必达走到临时搭建的讲坛前,对着所有的兵士演说道,他完全没有使用稿子,这让普遍文化水平不高的大头兵们感到十分敬佩,好歹我是跟着泰兰尼昂研修过修辞学的:

“亲爱的同袍们,我之前曾经承诺过你们,在这座大爱神庙前停下我们的脚步,来获取你们之前征战赢得的酬劳,但我觉得现在有种比酬劳给付更为神圣的东西约束我们,并赐福我们,那就是维纳斯的垂怜,她恳请我们不要冒犯她的宝座,而会回报我们更巨大的财富——我现在宣布,即刻取出八百塔伦特的金银,全部用来犒赏你们!”

兵士爆发了巨大的欢呼声,而萨博则站在旁边飞速地计算着,八百塔伦特,也就是五百多万德拉克马,即便将佐与百夫长的赏赐数倍乃至十倍于兵士,但每位依旧能分到五百银币左右,就连军奴也可以得到三五十枚,难怪兵士们个个都像打了鸡血般。

不过李必达心中另有打算,笛福摩基斯交出的七千塔伦特财富,他之所以要把账簿取到手,并严禁这位大祭司保留副本,就是为了防止加图与布鲁图的染指,只要账簿在他手掌心。有多少。用多少全是他说了算。有一半肯定是自己的,然后怎么着也要额外扒下一千五百个塔伦特下来,让加图带着两千回罗马,大概也能让他享受次小凯旋式了。

这时,当他看到大祭司乞怜的眼神时,就想起了之前的合约,便稍微清清嗓子,对兵士要求即刻起抽调出两个大队。一个大队在神庙周边巡逻警戒,一个大队则绕着神庙立起木栅,不让闲杂人等进入,他要求兵士们要像对待眼睛那样珍视爱护这座奇观,“因为这是我们十三军团的荣耀,我会尽快把光复的消息呈报到共和国各个地区去,即日起金钱的赏赐就会到位,大家的心情可以平复下来,所有的军官和兵士都重新回到各自战勤岗位上去。”

“我是爱神在人世间的普(苏美尔语里代理人的意思),我现在可以对大伙儿说。因为他光复共和国祖神之地的荣耀,这个金桂叶冠和这个金星挂链。将永远归于他和他的族裔,他此刻是为——神之友。”笛福摩基斯按照事先的彩排,先是将金星挂链绕在李必达的脖子上,而后拉起他的手举起,喊到。

暗藏在圣林里的祭司与兵士们,猛地放出群灰色的麻雀,这验证着爱神对“神之友”,也是她的小伙伴身份的认可,这个流程是不分朝代,不分中外所必须的,封建迷信要搞,奴隶时代的迷信自然更要搞。

这当儿,一名戴着凯尔特帽盔的高卢骑手急匆匆骑着马,冲到了队列前,声称他是自营地里来的,请求总司令官阁下尽快返回那儿去,因为塞浦路斯的托勒密的肩舆,正出现在营地前,在那儿留守的人们,不知道要迎入,还是要攻击。

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大表哥要投降?虽然这种情况也早在预案当中,但这种投降的方式也算是有新意了,李必达拦住了希望跟去的大祭司,而后带着几名随从,乘马跟着那名报信的骑手而去。

围城营地和新城间,大约有二个弗隆不到的距离,是片山脚下的开阔地,琐碎的暗色灰尘,正在被海风吹扬着,几十名宫廷奴仆打扮的男女,都整齐地拱手站立,在他们的中间,四抬华美的肩舆已被安放在地上,全部垂下了帷幔,在阴云之下,带着种说不出的凄清诡异。

打首的带着宦官高帽的,见带着金桂叶冠的李必达在他面前下马,便知道这位是罗马人的最高指挥官,便带着种尖细而悲戚的语调说,“尊贵的法老阁下,不愿意向人世间的敌人投降,已经越过真理之国的准绳,和正义太平的门槛,化为了与太虚同在的阳光,永升永落。”

你就直说你们法老嗝屁了不就得了,李必达皱着眉头听完这位宦官侍从长的长篇大论,就与几位将佐沉着脸,走到了挂着“凯普来士”冠的那台肩舆边,这种蓝色的王冠是历代法老出征时穿戴的,待到撩开帷幔时,看到满身华美打扮的“大表哥”,已经戴上个蜡制面具,这是死者必备的仪器,李必达壮起胆子,把面具摘下,里面是张乌青扭曲的脸庞,鼻子和嘴角还残留着黑色的血迹,这大概确实是大表哥,他的王国与七千塔伦特的财富害了他,最终既得不到埃及王国的真正援助,也逃不出这座岛屿,更没有忠诚的军队为他作战到底,所以只能选择服毒自尽的方式。

第二台肩舆,是大表哥的妻子,大表嫂的尸身,不,说的准确些,其实是阿狄安娜同父异母的姐姐,在之前被米特拉达梯嫁到塞浦路斯来的,她也有头美丽的栗色头发,但已经香消玉殒了——之前李必达曾经问过阿狄安娜,需要不要在战乱中保护她的姐姐,但阿狄安娜在镜子前很淡然地回答,“上天决定谁应该活着。”

第三台和第四台,是几个孩子,全都是四五岁大的,应该是这对夫妇的后代,也全都服毒死了,李必达唏嘘着将帷幔挨个放下,站在那宦官面前,沉痛地说“这是这场战争最大的不幸,我会尽快把这悲惨的消息报告给上级,也就是塞浦路斯总督加图阁下的,这些王族成员全都会获得体面的葬礼,我相信总督阁下定会批准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要把逼迫托勒密王族自杀的责任,统统推到小加图的身上。

那宦官与所有奴仆,垂泣着跪下,将双手摆在李必达的脚前,表达对这位将军最大的感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8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