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奥古斯都之路  >>  目录 >> 第4章 阿米苏斯之炎(中)

第4章 阿米苏斯之炎(中)

作者:幸运的苏拉  分类: 历史 | 外国历史 | 幸运的苏拉 | 奥古斯都之路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奥古斯都之路 第4章 阿米苏斯之炎(中)

阿米苏斯,一座海湾中的城池,敦摩斯河的入海口,弯曲的城墙将它陆地的一面严密地防护起来,伸出的海岬上,座落着青色的的灯台,还有排列齐整的船坞、码头、仓库,上面全是海鸟在盘旋。城中的拥有红瓦屋顶的漂亮建筑鳞次栉比,光是鲜亮的颜色,就能让罗马的兵士垂涎。

而海布里达槛车的所在地,恰好是位于阿米苏斯城外的一处密林高坡里,他往四周看了看,感到密林里充满着他熟悉的杀气,他能隐约看到盾牌包面与剑矛的反光,还听到了很多马匹的响鼻声——我们的军团就隐藏在此处密林里?

高坡下,是处罗马的拉丁同盟军团的营地,大约有五千人,主要来自于萨摩奈和马西,起初路库拉斯前往卡拉比与米特拉达梯作战时,将这个同盟辅助军团配置在阿米苏斯,来围困这座城市。

同盟军团与阿米苏斯的守军断断续续打了快半个月,谁都没有真正的出力过,当守军看到今日同盟军团往后移营了,居然让许多工匠出城,沿着被弩砲射坏的城墙,搭起了一列列脚手架,开始修复起来。

而路库拉斯率领七军团与十一军团主力赶赴此处时,阿米苏斯守军绝对是毫无觉察的。

“奇袭啊,突击啊,这是占领阿米苏斯城墙的绝好机会!”海布里达看到这幕,兴奋地喊着,然后李必达走上前,海布里达冲着他问:“为什么把我还关在这里?我要回联队里去,准备接受在阿米苏斯的掠物。”

“这是主帅对您的惩罚,官长——他就是让你在槛车里,眼睁睁地看着城市陷落,而战利品却没你的份。”李必达传达了乌泰瑞斯从军团总部带来的命令。

这下子,海布里达像头暴兽,在牢笼里吼叫着,骂起了任何人,任何人。

其中一个被骂的,东方统帅路库拉斯,正在山坡密林中的一处林荫下,金色的残阳点点落下,坐在简易折椅上的他,正伸着腿,享受两名奴曱隶熟练的按摩——因为他在下马时,脚不慎崴到了。

“贸然使用骑兵突击阿米苏斯,这是否过于冒险了?”名叫索纳久斯的副官质疑到——他不相信,路库拉斯会使用骑兵队,来攻击城壁森严的堡垒,这明显不合一般的将道。

路库拉斯心情不错,没有正面回答索纳久斯的质疑,而是微笑着问众位将官,可知昨夜他做了什么梦,见众人不知,他便说昨夜梦见女神戴安娜手持箭矢,对他劝诫道——“正当逐鹿之机,兽王何故酣睡。”

“占卜师说,若我能尽最迅猛的速度夺去阿米苏斯,那么神的天平将会更加向罗马人倾斜,本都的海岸将一鼓而服。”说完,路库拉斯笑着,对色克底流斯做了个眼色,对方会意,戴上了头盔后,便行了个军礼:“阁下,日落时分我定会取下阿米苏斯的城墙。”

破口大骂的海布里达,渐渐累了,蹲坐在槛车里,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神经质地问李必达,卡拉比的营盘有没有人在留守,李必达回答统帅似乎是留个十一军团的几个大队在哪里。海布里达神色又紧张起来,不久又大骂起来。

正当这时,密林里列队走出约三十名号手,都穿着夸张的狼皮斗篷,然后便是色克底流斯骑着马,在数名营官,其中也有乌泰瑞斯的伴随下,驻足于离海布里达百米远处。

“色克底流斯,我的官长,我是第六大队三联队的百夫长,海布里达!”海布里达拼尽全力喊道。

色克底流斯还真歪了下脑袋,看到看他,然后笑了笑,大概表示自己认得海布里达。

“司令官长,我曾在塔尔拉要塞的战斗里,救过您的命,您行行好,您不能剥夺我参加这场战斗的权力。”

色克底流斯回喊:“那场战斗后,我不是赏给你十二个金币了嘛!”

“他曱妈曱的,我怎么拿到手的,只有四个?”海布里达终于解开了长久的疑惑。

对方耸耸肩膀,表示这种遗憾,可以去找军需的负责人,而后他抽曱出短剑——以此为讯号,三十名号手都鼓起了腮帮,卖力地吹了起来,刺耳的号声冲天而起。

接着,色克底流斯对着海布里达,用手指点了下耳朵的位置,摇摇头,表示他已经听不到海布里达说什么了,然后他骑着身下那匹黑色的骏马,一溜烟冲下了山坡。

跟在色克底流斯后面的,是几名选锋出来的百夫长,他们举着手杖和旗帜,呼喝着紧随司令官,然后密林里越来越多的军团骑兵,大部分是雇佣的高卢人,他们单手持着短矛,单手举着圆盾,半曱裸曱着身体,喊着狂热的口号,陆续冲了出来,马蹄的声音如雷声般,越来越响——这些精选的骑兵,事先埋伏在密林里,这时一齐冲出,让敌人措手不及。

榆树下的李必达,觉得骑兵们冲锋激起的气浪,要把自己的衣服掀开似的,他旁边的波蒂也是吓得失色,倒是阿狄安娜,还睁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她要把罗马的军队,好好看清楚。

路库拉斯突然发难的时机,选择极为恰当。守军因为长期与同盟军团,打的是小规模的袭扰战斗,神经早已麻痹——当色克底流斯领着骑兵勇猛而来,城墙上的守军居然因为换班吃饭,导致弩砲和塔楼的岗位空无一人!

城下进行维修的工匠在漫天骑兵的突袭下,不是被砍倒,就是被俘,连脚手架都没来得及拆曱除。色克底流斯来回冲突了几遭后,直接领着部下下马,密密麻麻地攀沿着脚手架而上!

另外第七军团的四个大队的重装步兵,跟在骑兵后,于城墙下分为两股,一股袭占了城南的一个河流经过的高岗;另外一股则连盾牌和标枪都扔下了,只举着短剑轻装突进,目标是海岬处的灯塔。

太阳落山后,罗马人达成了所有的作战目标——一段城墙被色克底流斯占领,高岗上架起了弩砲和抛石机,海岬处的仓库与船坞被放火焚烧,阿米苏斯城防遭到数面夹攻,已是崩解在即。

“阿米苏斯城,应该坚持不到明天早上了。”李必达看着弩砲发射曱出的带火的石弹,划着一道道炎炎的轨迹,落入城中时,喟然叹道。

“一个爬虫般的奴曱隶,居然也好意思关心军戎之事吗?”榆树下坐着的阿狄安娜嘲讽着说到。

李必达没有搭理她,给旁边担架上的德米特留斯敷药过后,他拿起了个粗糙的毛毯,裹在身上,准备倒在草地上入眠。这时,他看到波蒂穿着件很薄的麻曱衣,两个露出的肩膀互相抱着,显然十分之冷。也难怪,波蒂把自己的毛毯,让给了阿狄安娜了。

于是乎,李必达冲着波蒂点点头,将毛毯脱下,示意要给波蒂,谁知这女奴一骨碌,钻到了李必达的身边,用毛毯将两人都裹起来了。李必达只觉得温香的软曱肉充溢着贴着自己,顿时血脉都涌动起来,昨晚波蒂大战海布里达的一幕,他虽然只用一个眼睛,但也看得是毫无遗漏,一想起来,呼吸就局促了。

海布里达还在不歇地骂着,阿狄安娜也轻声咒骂起来,骂了一会儿后,连本在榆树下的“猫头鹰”也打了两个响鼻,扭了扭屁曱股,用尾巴扫了下本都的王女,不耐烦地离开了,惹得她又气又恼。

听着李必达紧张地呼吸声,波蒂笑了起来,然后贴着他的耳朵,问“卡拉比斯,你还是处曱男吧?”

“我……”李必达刚想说什么,血液一下子却堵住了喉咙,波蒂居然用手指,把他的“小奴曱隶”给包住了,然后熟练地套曱弄起来……

毛毯下波蒂的手极为灵巧,如穿花蝴蝶,如飞针走线,时急时缓,时快时慢,把李必达全身的敏感点都搓曱弄到了“小卡比亚斯”的脑袋里,李必达满身酥曱痒无比,酸酸的东西在他的体内急速发酵起来,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极乐的大爆炸。

“呼啦”,山岗上的弩砲往阿米苏斯发射了去,波蒂的手也配合着石弹的轰鸣,忽地加重了下,李必达爽得脖子一缩,忍住了差点没叫出来——因为他害怕仍在槛车里咆哮的海布里达。

又是一声“呼啦”,波蒂又坏笑了下,手又狠狠翻曱弄了下。

随后,李必达的脖子就跟着弩砲发射的节奏,一伸一缩起来。

“卡比亚斯,你们在搞什么鬼!”后面,阿狄安娜恼怒地站在“猫头鹰”边,对鬼鬼祟祟的两人喝到。这下子彻底要了李必达的命,他再也支撑不住,“万千骏马”全都奔腾而出——恰好,一发带火的石弹,也许砸中了阿米苏斯城内的某处燃料仓库,巨响几乎要让夜云纷纷坠下了。

李必达第一次享受到了如此美妙的手曱淫,那种舒畅无比的感觉,就好像那个“大烟花”,是从他的裆下发射曱出来似的,说不出的成就感。

这声巨大而恐怖的火光声响,也掩盖了李必达的尴尬,因为阿狄安娜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一边,他以痛苦的姿势弯着腰,夹着裆曱部慢慢站了起来,说了句“我去给犹太佬(德米特留斯)换药去。”然后匆匆离开了两名难缠的女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奥古斯都之路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