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药手回春  >>  目录 >>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欢喜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欢喜

作者:梨花白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梨花白 | 药手回春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药手回春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欢喜

第四百七十八章:皆大欢喜

清芬不等说完,就见沈千山从院外大踏步进来,笑着打断清芬的话,接下来,刚刚丢了棍子要奔向母亲怀抱的小平安立刻“叛变”,转投向沈千山的怀抱,张开小胳膊让他抱。阿甘

沈千山一把将小平安抱起来,替他擦去头上汗水,呵呵笑道:“好样的儿子,不愧是爹的宝贝,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咱们男子汉就是要从小儿便立定志向不动摇。”

“你还敢说。”

话音未落,就被妻子狠狠瞪了一眼,接着一大一小脑门上都被一根纤纤玉指戳了一下,听宁纤碧冷哼道:“还男子汉呢?你也不看看他才多大,还不到你膝盖,亏你这当爹的能说出这样话,本就无法无天的了。”

清芬立刻点头附和道:“就是就是,世子爷可不能给小少爷鼓劲儿,万一伤到不是玩笑的。”

沈千山呵呵一笑道:“不怕,别看宝贝儿小,心里有数呢,和我当年一个样儿。你看他什么时候闯过祸?”

宁纤碧还不等说话,就听旁边清芬又道:“是,世子爷说的也没错,小少爷从来不闯祸的。”

“我说你这丫头到底是哪一边儿的?”宁纤碧看着清芬:“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世子爷呢?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墙头草。”

清芬一怔,接着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挠挠脑袋道:“奴婢……奴婢不是墙头草,只是……只是觉着奶奶和爷说的都有道理。”

“你这丫头,宅斗经验明显不丰富啊,宅斗的第一要素,就是必须要选一派系来站队,想独善其身和两面都讨好,经过无数惨痛例子证明,这绝对是行不通的……”

宁纤碧开始谆谆教导,却听沈千山笑道:“行了阿碧,别忽悠清芬,来,小平安你抱着,我进去换衣服。”

“也没见你这么忙,从前有大战,你要出征保家卫国,如今总算太平了,那两个国家都称臣纳贡了,结果你在京里,还是不清闲,哪个部门都能借调去用一用,敢情把你当全职高手了啊?”宁纤碧抱怨着,一边接过小平安:“好小子,最后还不是得落到你母亲我手里?哼!你爹爹天天在外面忙,你这小家伙可要给我识点时务啊,不然揍得你屁股开花。”

“何苦吓他?”沈千山在屋里一边换衣服一边摇头,却听宁纤碧冷哼一声道:“吓他?你也看看你儿子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别说我了,就是来个妖怪,恐怕也吓不住。”

夫妻两个一边说着,沈千山已经换好了衣裳,便见薛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碧青走过来问道:“爷和奶奶收拾好了么?老祖宗和王爷王妃还有老爷太太都等您们呢。”

宁纤碧忙转身笑道:“我们都收拾好了,就等我们家这爷。瞅瞅瞅瞅,今天是除夕,人家别的衙门里上午就放假了,他倒好,这个时候儿才回来。”说完就见沈千山走出来道:“你别说我,也不看看我是替谁顶的差事,岳父大人急着回去接岳母呢,让我替他把最后两本官员调任的记录给统计出来,难道我不帮?少不得让他老人家先去了,我这年轻人弄完了,落了衙门,才快马加鞭往回赶呢。阿甘”

宁纤碧道:“阿弥陀佛,听听听听,把他忙成了什么样子?今年也就罢了,反正不是在外面就是在京城忙,就没有闲时候儿,但愿你明年可清闲些吧。”一面说,就和碧青来到大长公主院子里,果然见马车齐备,因进去请了安,一家人前簇后拥的出来,上了马车,就往皇宫而去。

今天是除夕夜,周谦如同去年一样,仍旧在这一夜里大宴百官群臣,女眷们则都前往慈宁宫,和皇后妃嫔们一起领太皇太后赐宴,论理这样日子,太上皇皇太后万万没有缺席的道理,然而周铭带着皇太后沈媛以及其他几位皇太妃皇太嫔出去游山玩水,直游得野了心,今年却是游到了海南那边,眼看着过年回不来了,因此早已经派快马送信回来,只说让周谦孝敬太皇太后,赐宴群臣勋贵,进行赏赐,这就完事儿了。

当下沈蔚沈茂沈千山还有宁世澜宁世泊等都前往养心殿领赐宴,不提。且说女眷们往慈宁宫来,几百人济济一堂,也幸亏那慈宁宫作为宴会厅的偏殿够大,倒也不显拥挤,因交好的人便一拨拨或坐或站的聊天,宁纤碧去太皇太后跟前说了一会儿话,眼见沈璧珍也过来了,就和宁纤眉沈璧珍一起,找了余夫人曲夫人宁纤月等一起,原本宁纤月宁纤巧并没资格参加这样的赐宴,却是因为皇帝皇后开恩,所以才得以过来,原因不问也知,自是因为沈家和宁家与皇帝皇后的亲密关系所致。

此时宁纤月就悄悄拉了宁纤碧到一旁,见周围没什么人在近前,方小声道:“告诉你个消息,论理这大过年的不该说,只是实在……该怎么说好呢?我就告诉你一个,今儿就先别和人说了,白妹妹死了。”

“什么?”

宁纤碧当即就吃了一惊。她当日受伤时被灵魂被纠缠,也曾想着是不是这一世里的白采芝已死,然而之后留心打听了一下,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消息。因此也就放下了,此时听宁纤月这么说,怎能不吃惊?

“昨儿才知道的,如今你五姐夫就在刑部,接到山毛县的报案,说是发现一具无名女尸,因这案子已经断了,却是他们村里两个穷无赖在外游荡,不知怎的遇到白妹妹,说是当时病着,发着热,失魂落魄跟着他们就走了,结果等住了两天,让他们两个轮流都得手了,却忽然又醒转过来,不肯跟着他们受穷过日子,那两个无赖恰好喝了酒,怒火起来把人杀了,匆匆掩埋。那县令把证物以及女子身上的首饰什么的都送了过来,你姐夫认得白妹妹脖子上从小儿戴的那个扳指,不是说他爹留给她的唯一遗物吗?就这样才认出来。因此就命人去找姑妈,原来她这些日子天天在城外找女儿呢,今天上午又回了伯爵府,赶上我也在,悄悄儿告诉了她这消息,让她往山毛县去了,唉!虽然我也恨她们母女两个忘恩负义,可是白妹妹也算是一个红颜风流人物,却落得这样结局,还有姑妈那会儿的神情,那样绝望,心碎魂伤,我看了,也有些不落忍。”

宁纤碧半晌无言,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白采芝这下场,比上一世里的自己却要惨上好几倍了。虽说是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落得这样一个不堪凄凉的结局,然而想一想她的如花容貌蛇蝎心肠,这下场也实在让人不得不叹息两声。

姐妹两个正说着,就见宁纤巧走过来笑道:“怎么着?显见得你们是姐妹俩,我们都是外人是不是?跑这里来说什么悄悄话?快点儿,就要开席了,贵妃娘娘找你们呢。”

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忙说笑着遮掩过去,这才和宁纤巧一起入席。

如今这除夕夜宴,和周铭做皇帝那会儿又有些不同,因为周鑫在沈家曾经做过几回客,周谦自己也去沈家给大长公主贺过寿,都觉着那宴席味道好。因回宫里就问御膳房,因何竟做出来的东西还比不上亲王府?御膳房也委屈,我们明明是手艺最顶尖儿的厨子,可是因为这个限制那个限制,又要样子好看,又要寓意吉祥,最后到了宴席上,可不就都是些华而不实的菜色呢?

因为这个,所以如今这除夕夜宴一改往日陋俗,所上的都是御厨使出浑身解数做出来的拿手菜肴,虽无吉祥寓意,却着实是人间美味,以至于这两年的赐宴再不像以往那般,吃完后只能看到酒少,饭菜几乎都是一筷子没动,如今倒是要经常往桌上添菜。

眼看那些珍馐佳肴流水般端上桌子,宁纤碧看着却是一点儿食欲都没有,她这两日看见肉食就有些犯恶心,原本还以为自己是临近年关,吃肉吃多了的缘故,然而此时看见那盘精致的东坡肘子,闻到那扑鼻香气,竟不仅仅是犯恶心,胃里一阵阵往上涌酸水儿,她拼命想克制,太皇太后面前嘛,规矩多不说,这么多贵妇人要吃饭,你“哇”一声吐出来,这……这何止不像话?简直就是犯众怒啊。

然而实在忍不住了,宁纤碧捂着嘴巴就要出去,奈何这偏殿太大,还没等她走出几步,便干呕了几声,所幸不曾真吐出来。只是即便如此,却也让众人为之侧目,更有许多人当场就议论起来。

唐王妃和薛夫人余夫人沈璧珍以及宁纤眉和宁家姐妹等都站了起来,太皇太后原本正和大长公主说话,听见这边动静也不禁转过头来,一看宁纤碧脸色苍白站在那里,太皇太后就关切道:“芍药是怎么了?快……快传太医过来,大过年儿的,可别出什么事儿。”

“我的儿,你……你不会是有喜了吧?”

却听唐王妃迟疑问出来,其他桌上也就有些命妇直点头道:“看世子妃这模样,分明是害喜症状,赶紧让太医给看看,若是在这大年三十诊出有喜,那可不是喜上加喜双喜临门呢?”

宁纤碧脸都红了,期期艾艾道:“不……不会吧?我有平安的时候儿,可是一点儿也没这种害喜症状啊。”

“你……你这傻孩子,又不是那次不害喜,这一次也不会害。”薛夫人也激动了,此时太皇太后和大长公主也听到了这边的话,忙把宁纤碧叫过去,大长公主就笑道:“你这傻孩子,白当了一回大夫,上一次有了平安,还是无意中让人家大夫给诊出来的。难道这一回有喜了,自己还茫然不知?那可不是成笑话了呢?”

一言惊醒梦中人。宁纤碧心想是啊,我会把脉啊,非要等着人家太医过来麻烦什么?因连忙就往自己手腕上切去,这只摸了不到一分钟,她整个人就囧囧有神了。

“如何?”唐王妃和薛夫人等看见她那尴尬模样,心里都有了数,连忙关切问了一句,见宁纤碧满脸通红,低着头用比蚊子哼哼还不如的声音小声说了句:“是有喜了”,两个人只乐得差点儿笑出声来。

“真是个傻孩子。”太皇太后也是笑得合不拢嘴,须臾太医过来,诊断了一回,也是满面笑容的道恭喜,还得了太皇太后和大长公主的双份儿赏封,只把这太医乐得,心想这大年三十儿的班真没白值,谁知能有这样一笔意外的横财呢?哈哈哈,一百一十两银子啊,差不多就是我一年的薪俸呢。

慈宁宫中因为这件意外的喜事,瞬间便喜气洋洋起来。直到申时末,群臣和女眷们才都鱼贯离去,要回各自家中守岁,沈蔚沈茂和沈千山也来到宫门外等着接大长公主等人出来。

出宫门的时候,女眷们都是各自成群说说笑笑,随即就进了马车,因大家也没和沈千山说这事儿。直到回家后,一家人来到前院,等着子正时分放烟花,眼看着那天上有雪花飘下来,薛夫人见宁纤碧要下台阶看那些烟花预备的如何,方猛地想起来,对沈千山道:“千山啊,快看着芍药,她有了身子,可怜见儿的,上一次刚诊出有身子,咱们家就遭了难,你没得在她面前照顾一天,如今这一回可总算是赶上你在家,务必给我好好照顾你媳妇儿,有一点儿闪失,我唯你是问。”

“啊?”沈千山都懵了,但旋即就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宁纤碧,又要当爹的男人惊喜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只结结巴巴问着宁纤碧是不是真的?见妻子含羞点头,他不由喜得一下子就跳起来,接着眼看灯笼下那雪片似棉絮般的大,便说什么也不肯让宁纤碧在外面了,定要服侍她进屋去,生怕冻着一丝半毫的,伤了胎气。

这自然是无稽之谈,然而宁纤碧拗不过丈夫要求,也只好任凭他紧张兮兮扶着自己回大厅,眼看走到门口,忽听身后“噼啪”的鞭炮声响起,伴随着丫头小厮和孩童们的欢呼。夫妻两个转过身去,就见小平安在台阶上跳着脚欢叫,而偌大的院中一时间全是鞭炮烟花的光芒,别提多热闹了。

“砰”的一声,又一朵硕大烟花在半空炸开,接着“砰砰砰……”,黑沉沉的夜空下绽放了数不尽的各式绚丽烟火,你方唱罢我登场,争奇斗艳各有精彩,顿时将这除夕夜渲染的一片灿烂。一片片的鞭炮声中,四面八方的欢笑声都传过来,在夜空下荡漾着,久久不息。RS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药手回春目录  |  末页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29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