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悠然山野间  >>  目录 >> NO.299:离开

NO.299:离开

作者:花三朵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种田经商 | 花三朵 | 悠然山野间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悠然山野间 NO.299:离开

有这只深喉咙豹子在,只是几条鱼肯定是不够的。幸而那家伙也许久没有吃过熟食,似乎倒也有些感兴趣,便自去捉了只兔子回来给陆展瑜夫妇,似乎在说,帮我烤吧!

陆朝阳忍俊不禁,和陆展瑜一块儿在溪边,把猎物都清洗了。不得不说,陆展瑜这几年虽说过得艰辛,但是物质上从不短缺的,但是这手艺倒是没有退步。

“头几年的时候,我学成周游,常常是宿在山里的。有一阵子,在一个小村子住了一阵,然后就学了这扎鱼的手艺。我喜欢大弩,比徒手射容易些。”

陆朝阳听了,也觉得新鲜,道:“我从没听说过这些。”

陆展瑜利落的刮鱼鳞,笑道:“不说我。我倒不知道,你怎么会有那打猎的手艺。”

这件事啊,真要从头说起,倒是非常复杂。不过现在陆朝阳想起在陆家的事,总觉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陆朝阳想了很久,才想到要从哪里开头:“……其实有一件事,我谁也没有说过。那年从山上掉下来,我把脑袋摔坏了。后来醒了以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也什么都不认得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谁也不怕。虽说后来慢慢想起来了,可是我倒是知道了,只要我敢,我便能叫我娘不受欺负。”

“那时候哪懂什么打猎啊。不就是打柴的时候,挖个坑,看看有没有傻兔子掉进去了。运气倒是不错,竟然也收了几只。后来心渐渐大了,现在想起来,那就是运气好。不然早就给山里的野物叼了去。”

陆展瑜听着,突然回过头,认真地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打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姑娘,就算没有谁拉你一把,你也能自己把事情都扛起来。”

闻言陆朝阳一怔。然后有些酸楚,道:“那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欺负我!”

陆展瑜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朝阳……或许,开始是这样的,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敢。不过朝阳,你要信我。我既然娶了你,自然不会弃你不顾。”

陆朝阳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盯着水面,勉强笑道:“我本不想说那丧气话……但你既然先说了,我便不忌讳了。你可别……随便就死了。没的我比别的女人要强些,就该比她们命苦一些。”

这话真是扎在了陆展瑜的心窝子上。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也就是片刻的功夫,这种有些伤感的氛围就退了去。两人又相视笑了起来,把收拾好的鱼和兔子拿了起来打算去烤。

烟大,陆展瑜让陆朝阳和那豹子到一边去,自己灰头土脸的又是熏鱼。又是烤兔子。陆朝阳看他那样,半点不心疼。光着脚丫子,和那只豹子一块儿在地上打滚,乐呵的很。

陆展瑜倒是没哟半句怨言,就是偶尔抬起头瞧他们一眼,也是在笑的。

这些日子以来,陆朝阳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出嫁以前。心里爽利干净,轻快的很。

陆展瑜拿了烤好的兔子想过来,结果眨眼的功夫。就被凶狠扑上来的豹子抢了去。待他反应过来,就看见那豹子叼着兔子去了一边,似乎被烫得不行,正在龇牙咧嘴,爪子却还是紧紧按着,警惕的看着他们俩。

陆展瑜无奈的笑骂道:“吃货!”

陆朝阳笑得满地打滚,突然一把被陆展瑜捞了起来。顿时他身上的油烟味就扑鼻而入。陆朝阳把头凑过去,仔细闻了又闻,倒像有些贪恋那般。

“……”陆展瑜有些费解,可是却因为她的动作,莫名的心动。

陆朝阳闻够了,搂着他笑道:“这也不是你第一次给我做饭了。每次你给我做了饭,身上的味儿都和现在差不多。”

陆展瑜道:“你喜欢闻这个?”

陆朝阳笑道:“也不是说好闻,就是闻着觉得安心,心里好踏实。这就是凡尘烟火的味儿,我能知道你好好的和我过日子呢。”

就因为她这句话,后来陆展瑜给她做了大半辈子的饭。

而眼下,这句话却又让他分外情动。

不知道怎么就吻到了一处,陆朝阳有些怯,眼角看到身边那只正在大快朵颐吃兔子的豹子,躲躲闪闪的。

“朝阳。”他的声音温柔而坚决。

“别怕。”他道。

陆朝阳不安地道:“鱼……”

“别管。”

陆展瑜紧紧地抱着她,把头埋在她的怀里,不可抑止的有些颤抖:“那一天,在那温泉边……我也是想这样抱着你。”

陆朝阳面上绯红,伸手摘掉了他头上沾上的树叶。

然而她这个无心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却让陆展瑜一个激灵,然后抬起头来,几乎是凶狠的望着她。陆朝阳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你可别……”

最终陆朝阳还是没能拧过他。只是时间隔得有些远,又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的,陆朝阳难免有些放不开。

好在陆展瑜倒也算是尽兴,事后温柔的亲吻她的嘴角,安抚她被挑战的极限。

后来她披着他的外套,看他去收拾那些烟熏鱼。好在烟熏本就比烤东西慢一些,也更不怕熏坏。陆展瑜折腾了一下,发现有一条是还能吃的。便递给陆朝阳。

陆朝阳非常厚道的拔了一个鱼尾巴给他,就管自己狼吞籧势鹄础

半条烤鱼,按照陆朝阳的食量,也就是塞个牙缝。不过坏事也干了,吃也吃了,陆朝阳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

“……咱们出来了许久了,待会儿娘要着急了。”

陆展瑜也是这才想起来,视线落在她的腹部,无奈地拉了她起来,努力给她摘干净头上衣服上的草根。可是不管怎么折腾,刚刚在地上滚过,还是非常明显。

最后夫妻二人只好商量着干脆进了院子先避着人去把衣服换了吧。赵家工人小厮多,总会被瞧见,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儿,总比叫林氏自个儿瞧见好。

陆朝阳摸摸自己的腹部,无奈地道:“你造的谎,你说该咋办?我去哪儿给你弄个满三月的孩子揣着?”

这个问题,在陆展瑜看来根本就不算问题,他道:“到时候再说吧。”

陆朝阳道:“你总不能说是我的孩子掉了……那样我娘非杀到京城去伺候我小月子不可!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

陆展瑜摸了摸鼻子,道:“那就去抱一个孩子来好了。”

陆朝阳啐了一声,道:“馊主意,你当孩子是啥,说抱就能有的?”

不过这个问题,毕竟没有逼到眉睫上,夫妇俩人倒也没有很放在心上。下了山,两人做贼似的,偷偷溜进赵家的院子,换了一身衣服。

赵家早就疯了,到处找他们夫妻俩。

不过毕竟陆念归还在,林氏也不能担心这两人就又跑了。见着陆朝阳,虽然生气,却还是更心疼,先不理睬她,叫人来把一直热着的饭菜端上来给她。

陆朝阳理所当然的坐下来大吃大喝,陆展瑜倒是犹豫了一下,站在一边没动。

直到林氏道:“你也坐。”

陆展瑜这才笑道:“多谢岳母。”

林氏问陆朝阳:“哪儿去了?”

“山里走了走。想上山去瞧瞧,多走了几步,又歇一歇,就到这会儿了。”

这个理由,林氏倒并不是不能接受,道:“那也该早些回来,怎么能在山里呆到这时候。”

言罢,就叫了身边的婆子来,让她去把出去找的人都叫回来。

陆朝阳倒有些内疚。刚才她还很不想回来的。

在赵家呆了几天,终究还是要走的。林氏又提出让她再带一个丫鬟过去,陆朝阳拒绝了。

陆展瑜便特地饶了一个大圈子,又把她送回姜家。沿途一边教她认路,告诉她有一条不用穿过陆家村,就能去赵家村的路。

两人瞗缂吩诼沓档募莩滴簧希底呕埃奔渚凸煤芸臁

陆朝阳就发现了,索性就闭了嘴,然后就靠在陆展瑜的身上。

这时候,林氏却在屋里发怔。

这次陆朝阳回来,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要知道,女儿总是非常贴心,连从县里回来一趟,都是大包小包的,何况这次是从京城回来。倒不是说稀罕她那些东西,只是这次实在是不符合她往日一贯的作风。

再就是,她们母子俩,虽然穿的衣料都是上等,可是却一个丫鬟婆子都没有带。还有女儿的脸色,她看着,就不是害喜瘦的。

林氏也不是个傻子!

可是,能看着她好端端在自个儿跟前儿,林氏就别无所求了。她也知道女儿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也总会遇到一些难处的。便是她再心疼,也不能插手。这些,还是经过这次生死大变,她才想通的。

因此,便忍着心中的疑问,陪女儿演了这么多天的戏。

这时候,一双手轻轻扶住她的肩。

赵牧道:“都是这样的,年轻的小夫妻,谁不是难过来的。看姑爷疼朝阳,以后总会有享福的时候。你想想咱们年轻的时候,受的罪还要多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悠然山野间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9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