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艾若的红楼生活  >>  目录 >> 139 长老

139 长老

作者:leidewen  分类: 言情 | 古代言情 | 闲话红楼 | leidewen | 艾若的红楼生活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艾若的红楼生活 139 长老

代善请代儒和代修吃饭,代儒和代修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他们来说,代善说是他们同宗的兄弟,但是身份其实是千差万别的,特别是代修,基本上,代善就没找过他。被一同叫到贾政的府上,他们心里没有想法就怪了。

代儒、代修进屋行了礼,分主宾坐下,代儒是读书人,不管读成什么样,但心眼一定比代修多几个,不过在代儒迂腐的面具之下,掩饰得不错罢了。他一向便是以君子一默,表现自己读书人的身份,一般来说,在代善,代化面前,他都是表现得很淡然,似乎自己与他们是平起平座的。

代修不同,他与代善代化虽是同辈,但文不成武不就的,不过是依靠着宁荣二府,过点小日子罢了。不过是辈份高,大家给几分颜面,但在代善和代化面前,他就没什么底气了。一坐下,就左顾右盼,对代善笑道,“政哥这儿倒是不错。”

“他们还算是孝顺的,非要我过来,还说什么不能比荣府差太多,总算是尽力了。”代善也笑了笑,左右看看,温声答道,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总不能丢了儿子的脸。这会他很高兴,叫来了代修,有代修在,他和代儒之间就好谈多了。

“赦哥儿也不错,为国进忠,总算也是承袭了我们贾家的衣钵。”代修看代善高兴,也急急的说道。

“三老太爷叫我们来,有事吗?”代儒可懒得再说废话了,在他看来。代善叫他们来,定是有事相商,而且一定不会是小事,毕竟。在京族中,辈份最大的三人都在这儿了。

“没事,老了、闲了。就想找哥几个坐坐。都老了,哥几个能聚的日子也不多了。”代善笑了笑,示意他们喝茶,并让人摆饭。

很快,堂屋里摆上了荣府规制的八菜一汤,艾若这点做得还不错,怎么着也不能让人觉得代善在自己府里受了委曲不是。代善让他们坐好。举了空酒杯,做了个样子,“政哥媳妇不让我吃酒,你们也是上了寿数了,也少吃点。”

“政哥的媳妇倒是能干的。”代修滋溜了一口小酒。小眼眯了一下,笑道,“之前,就她能想出把下人们聚一块去学家规,做得多好啊,现在,没有不说荣府的下人守规矩了。”

“还是你们家哥儿做得好,她不过是怕麻烦罢了。不过有学过规矩,是跟没学过不同。政哥这儿的下人也念书。念得比荣府那些人还深,规矩越发好,可见还是得读书知礼。”代善点头,这个话题好,他们荣府,政哥府上的下人都读书知礼了。族学再不改,真是连下人都不如了。

代修点头,开玩笑,荣府的下人培训是他儿子做的,他当然要往死了夸啊。代善示意他们吃菜,看代儒一直不做声,示意边上的丫头给代儒装上一碗汤。

“政哥媳妇说,饭前先喝汤对身体好。”

“这是什么汤?”代修也得了一碗,看看清清的一碗水,什么内容都没有,他是盲目崇拜,觉得代善用的,自然是龙肝凤胆,不吃就吃亏了。

“补气的药膳,讲太医开的方子,说是对身体极好。我吃着觉得还行,你们也尝尝。”

“药味倒是不重!”代修喝了一大口,夸张的说道。

“政哥媳妇说,饭菜当然得做得好吃,不然谁吃!喜欢的话,回头让他们抄方子给你们,你们回去也能做,都不是很贵的材料,但功效极好。”代善笑满面的点头,喝了汤,才让人添饭。

“三哥现在气色是好多了。”代修忙笑道。

“日子舒心吧!你怎么样,家里孩子们还听话吧?”代善看向代修,以前怎么没发现代修人不错呢?

“还不错,都有孙子了,还有什么听不听话的。倒是孙子,我那大孙子好像读书不成,老六,你说我孙子是读书的料吗?”代修看代善对他态度好,说话倒是随便起来,想到孙子了,赶忙看向代儒。平时代儒也不怎么搭理他,想拜托他,都没机会开口,现在到了这儿,有代善撑腰,他自然敢说了。

“你都说他不成了,还问什么?”代儒看不得代修巴结代善谄媚的样子,冷冷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合着你没孙子吧?”代修一直也看不上代儒那伪君子的样,不是跟他一样,是旁枝,凭什么跟高人一等的样子。若是平时他也就忍了,但今天,代善心情看来不错,对自己也不跟从前似的爱搭不理,胆气足了些,吼道。

代儒的儿子还病着呢,代儒本就一肚子气,结果被叫来吃这不知所谓的酒,代儒心里早就不痛快了,脸一板,拍了筷子。他不说话,但是态度代表一切。

“行了,你们多大岁数了?”代善摆摆手,但还是对代儒说道,“老六,老四着急孙子,也是情有可源,你大人大量,不要同他记较。”

“反正荣府的孙子又不用进族学,自然不着急了。”代儒牵牵嘴角,说了原本该是代修的台词。代修其实想好了,若是代善替代儒说话,他就这么说,结果没想到代儒竟然先说了,倒是一怔,但代修倒是有个原则,就是你说正的,我偏说反,现在他最看不顺眼的是代儒不是代善,自然矛头指向了代儒。

“就是这话,你若是教得好,三哥怎么会把孩子交给外人来管?对了,政哥多么用功,在你手上,连个秀才都没考上。出去一年,自己温书,马上都要中进士了,你还好意思说?”代修刻薄起来,还真有贾家的遗传,直接咬得代儒面红赤,一双小眼立马充血。

“三老太爷,另请高明吧!”代儒直接站起,手一拱。准备回家了。

“你们俩个,本想老兄弟聚聚,结果你们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见面就闹腾。先吃饭。别说了。”代善拉住代儒,亲自给他挟了菜,让代修也坐下。让他们吃饭,自己好在刚刚把汤喝了,就着面前的菜吃了几口饭,才让人撤了席,送上茶漱口。

代善漱了口,抹了嘴,看了还气鼓鼓的两人。抚须想想,“我也知道,瑚哥儿在张家族学念书,很是泼了老六的面子。不过怎么办,你们嫂子办了蠢事。张家不依不饶的,把瑚哥儿送过去,也是个安慰不是。倒也不是真的觉得张家的族学,办得有多好。”

“人家几世书香,人家办得是好。”代儒冷冷的说道。

“我们有钱,我们就该比他们办得好。”代修跳着脚说道。

“出钱的是宁荣二府,你可出过一文钱?”代儒冷哼了一声。

“不说钱的事,若是钱能办好,倒是简单了。不过京中的族人越来越多,子孙繁茂,现在族学的地方还够用吗?”代善摆摆手。

“倒是够用。”代儒也不好再不搭理代善了,毕竟宁府现在回金陵老家了,这里能做主的,也就代善了。自然要说说,“地方虽说是够用,不过,屋子几年也没修过,冬天漏风。还有……”代儒再迂腐,该给自己争取的利益还是不忘记争取的,要知道,宁荣二府拨钱,都是拨给自己,由自己安排怎么用。自己用多少,宁荣二府从不过问,所以有机会时,他从不忘记叫苦,要钱。这也是代善一直知道的,刚刚那么问,就是等着他叫苦。于是很认真的听着,什么房子该修了,书桌要换了,笔墨要添了,冬天虽然过去了,但是春天来了,族学的花草树木也该修整了……

代修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都是钱,而且全是代儒能管的钱,代儒最后说到午餐费的问题,什么外头物价涨了,午餐之前的补贴不够时,代修都听不下去了。

“呸,你还好意思说午餐、点心,我孙子都说吃不饱。”代修跳了起来。

“正是如此,份量才会少的。”代儒淡淡的接口,他绝对相信代善是信任自己的。

“果然千头万绪,看来办学果是不易。”代善点头,想想抬头看看代儒,“你也是有春秋的人了,如今还管着族学,精力可够?”

代修马上精神一振,对这种机会的事,他从来就不会放过的。

“正是如此,老六读书痴傻得很,外头的事只怕被人骗了都不知道,世道哪就那么艰难了。叫我说,他专心教书就好,其它的事,交我来办吧!”

代化马上面色铁青,瞪着代修,“您比我还大几岁呢,四哥!”

“我精神比你好啊!看看我中气十足,比你多活十年一点问题也没有。”代修挥舞着手臂,差点没跳个健美操,表明自己身强体健。

“行了,都是上了岁数,该保养的还是得保养。我现在倒是真心的觉得,我们这岁数,原就不该管什么事,平时在家,修身养性,含饴弄孙方才是该做的事。”代善摆摆手,一仰头,想想,“这样吧,老六家里事多,身子不好,族学的事,就不要再管了……”

“三哥……”代修面色一喜,准备自荐。

“你还年青吗?这些琐碎的事,你哪管得了,我让政哥儿去找几个年青的落地举子来,小事情,都交给他们。不过呢,老六管了一辈子族学,想来也不会放得下孩子们。都是咱们贾家的子孙,将来光耀门楣,还得靠他们。老六也别太闲,老四也是,跟我一块,没事看着点,算是为了贾氏一门最后做点事,你们看如何?”

“那是什么意思?”代修没听明白。

“就是说,小事情,他们年青人去办。大事,他们拿不定主意的,可以来问问咱们,咱们三一块商量着办,也算是找点事做。”代善笑道。

“这主意极好,原本就该这样。”代修拍掌叫好,虽说没提钱的事,但叫他一块,自然要分他一份。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代儒也管不了,自己得不到,自然也不想让代儒得到,有了这个主体思想,他怎么能不叫好。

代儒冷冷的看了代善一眼,他也不是傻子,话到说到这份上,说是他突发奇想,打死代儒也是不相信的,所以他若反对,就是找没脸,也不说话,直接拂袖而去。

“三哥!”代修指着代儒的背影,马上上眼药来。

“他家哥儿不好,心情差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多大了,还天天跟他闹腾,不怕子孙笑话?前有人送了些好茶叶来,你带回去些,然后你也送些老六,说是你送的,就我们哥几个了,再不亲近些,就晚了。”代善柔声对代修说道。

“三哥!”代修真有点感动了,不在乎这点茶叶,而是态度,之前代善和代化可没这态度对他,连多说两句话都是嫌烦的。

“好了,之前我也忙,没空管家里的事,现在总算闲下来,原该跟你们好好聚聚,记得你会下棋的,来,我们下几盘。”代善轻轻拍拍代修的手,让人摆棋盘。

下午时间过得挺快,代修很会说话,把代善逗得很开心,棋不管下得好不好,但两人一块讲古,讲讲族里的事,倒是别有趣味。晚饭代善也留他吃了,还送了好些东西给他,倒是各得其所。

等代修走了,代善虽然有些累了,却还是叫了贾政和艾若过来。

“明儿请个好大夫,去你六叔府上替他们哥儿看看,缺什么,你们替他们添上。”

“原该如此,儿子倒不如父亲想得周到。”贾政马上笑道。

“怎么说也是你的授业恩师,该有的礼数要到。明天让路先生去族学看看,替你六叔先教些课,别让孩子们没课上。”代善喝了一口羊奶,小眼也眯了一下,太难喝了,不过晚上说是要睡觉,不许喝茶,就算是周围都是心腹之人,但也正是如此,听说对老太爷的身子好,也都劝着他按二太太的食谱来,代善反对无效。

“是!”贾政明白,说是先替着六叔上课,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根本就是慢慢的让族人习惯,族学变天了。

艾若没说话,在就边上静静的听着,叫自己来听,人家就已经给面子了,这些话本就不用她知道的。

族学的事说完了,代善看看艾若,想想:“明儿,你送瑚哥儿去张家念书,跟他们老太太说,我也上了岁数,不舍骨肉分离,但也念着亲家老太太只怕同我一般,定舍不得瑚哥儿,问问,能不能还是让瑚哥儿在张家念书,但隔日接回一聚。”

艾若一怔,但也马上明白,老爷子还是舍不得跟张家交恶,怎么说也是助力不是。对贾瑚来说,有力的舅舅支持着,对他的将来也好,点头答应。相信这样的结果,贾瑚应该也是满意的吧!(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艾若的红楼生活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