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八十八章 就算是死,也不离开你

第八十八章 就算是死,也不离开你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八十八章 就算是死,也不离开你

李牧的话音未落,目光所落之处,一只白狐模糊的出现,身后只剩下一条白狐尾。大文学身影几经晃动,才稳定住,变成中年男子的模样。

刚刚“女神”濒死的反噬一击,九尾天澜白狐不知用什么办法逃出生天,却依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剩下的两只白狐尾又消失了一只,只剩下一只白狐尾在身后轻轻晃动,随着九尾天澜白狐变身成中年男子的样子而消失不见。

九尾天澜白狐勉强的站着,倔强无比,笑了笑说道:“那是对付她,一个女流之辈而已。要不你现在来试试?”

“不。”李牧随即拒绝,就算是九尾天澜白狐在调侃自己,也根本不留半点余地,“我有一种感觉,很危险的感觉。所以,我绝对不会给你哪怕一点点机会。你们打,我看看就好。站在一边看着,总好过和你面对面。”

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九尾天澜白狐的忌惮,即便这时候李牧是场内最强的那个人,伸出手指就仿佛能把所有的人碾死一般,依旧没有任何底线的陈述着这么一个让人绝望的事实。只有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只有活着,才能继续追寻力量的真谛。李牧不会大意,这么多年就这样刻板的生活着。

九尾天澜白狐血染弓刀,一张脸白的吓人,已然黔驴技穷,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却依旧站在神山上,谈笑风生,任谁都能看出来九尾天澜白狐根本就不堪一击。李牧的谨慎。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让人无法理解。

九尾天澜白狐身上天枢院黑衣黑氅已经留在原地,被带着镇魂钉的天地元气刺穿,这时候精赤着上身,勉强咧出一个难看之极的笑脸说道:“你这么活着,累不累。”

一边说着,九尾天澜白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那只女鬼被镇魂钉穿透,正在苦痛煎熬着。大文学

“我累不累不用你管,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下一个对手是这团火。你要是出手救了那女鬼比我出手。我如你所愿。会出手的。不过一定会和那团火儿一起动手,没有单打独斗。”李牧看穿了九尾天澜白狐的意图,冷静而残酷的说道。

九尾天澜白狐看着李牧的眼睛,道:“我不喜欢你现在说话的语气。”

“胜者为王。我能以最强大的姿态站在这里。就说明我比你强。所以。你的情绪,是开心还是悲伤,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要的。基本已经都看见了,要是能看看你以最强的姿态用出那种体术,是最好,不过我看似乎不可能了。”李牧冷静的说着,“所以呢,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与极限。你们不管谁打赢了,就能离开这里。我知道你心里不爽,觉得神山就像是一座角斗场,你们就是那些野兽,而只有我才是主宰。可是你有什么选择吗?这个局面我布置了无数年,中间有更多的可能,每一种我都事无巨细的研究过,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有足够的信心可以驾驭。所以,安心的去战斗,然后去死吧。”

九尾天澜白狐微微一躬身,虽然身子虚弱到了极点,却依旧显得那么优雅从容,任谁都看不出来此刻九尾天澜白狐的尴尬,“如你所愿。”

李牧在和九尾天澜白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在李牧眼中,被镇魂钉射穿的那只女鬼和命门被破的鞠文已经不屑一顾。随着九尾天澜白狐的眼神,李牧最后看了鞠文和那只女鬼一眼,道:“守了鸿蒙紫气这么多年,居然在那种环境里没有疯,还能进阶,你的确是天赋异禀。大文学”

鞠文命门被破,全身魂力已经消失殆尽。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脊椎骨的狗一样瘫软在地上,看着那只女鬼,泪流满面。整个世界在鞠文眼中,除了那只女鬼别无他物。那只女鬼,被镇魂钉压制的女鬼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奋力的用手抠住神山的山石,手臂上的肌肉绷紧,一股股鲜血喷洒而出。因为失血过多,紧紧喷了一下,就变成渗血。一个干瘪的老头,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鞠文全身都是血污,看上去就像刚从血池里踏出的厉鬼一般狰狞。手指在山石中用力的抠进去,拖动自己的身子爬向那只女鬼。身上无数的创口,双手也是如此。鞠文全身的血肉都像是在魂术的作用下开始腐烂了一般,手指刚刚用力,一大片肉就像是腐肉一样落下,落在山石中。

山石摩擦白骨,在静寂的神山上发出细微的声音。李牧的话被置之不理,九尾天澜白狐道:“当年在魂界大雪山上收集鸿蒙紫气,引诱鞠文杀了那只女鬼的人,布置大阵,让这对鬼夫妻守候千年的人是你幻化的吧。”

李牧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九尾天澜白狐似乎对鞠文的惨状视若无睹,专心的看着李牧,道:“原本这三界的事情我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不过你出现了,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释的通畅了。”

“的确,我一出现,就知道这些都瞒不过你。不过都走到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李牧道。

“是啊,当年背着兰明珠下山,就是为了让女神没有完美的躯体转世,能力受到限制。又在火鹿岛把神降术修改了,加入你自己的法术传授给兰明珠,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九尾天澜白狐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已经完全置身事外一般,冷静的说着,“的确是好算计。得到鸿蒙紫气,却不像是这个笨女人一样,据为己有,因为你知道以你的资质根本无法收纳更多的鸿蒙紫气。所以你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主位面的流浪的人。”

“是啊,看样子我的运气似乎不错。”李牧笑了,笑的那么开心。

“学到什么了?”九尾天澜白狐讪笑道。

“还有些朦胧,需要参悟。这些年你教导沈旭之的一切,我都看见了,可是不管怎么都用不到沈旭之这孩子的程度,难道真是因为资质?”李牧有些不解,但随即朗然一笑,“没事儿,我有的是时间去解决这些事情,既然我能走到这一步,我就会继续走下去。我命由我不由天!”

“扯臊!”九尾天澜白狐道,虽然声音虚弱,但声势逼人,仿佛此刻胜券在握的是这只已经山穷水尽的老狐狸似的,“就你?让你想到天地毁灭,你也想不明白。”

“那就不行呗,没事儿的,我有这个准备。”李牧根本不为九尾天澜白狐的言语所动,笑了笑,继续说道。

短短一步的距离,鞠文足足爬了二十余息的时间。双手白骨尽露,白骨上被山石摩擦出一道道划痕。

勉强爬到那只女鬼的身边,鞠文用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把那只女鬼抱在怀里,手掌的白骨轻轻抚摸着那只女鬼的脸颊,泪水落在脸上,被白骨带走,却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

“你这傻婆娘,为什么这么傻!”鞠文哽咽的说道,声音细不可闻。

那只女鬼躺在鞠文的怀里,睁开眼睛,想要抬起手给鞠文擦拭眼角的泪水,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动一下。

“你这老鬼,我走了,你不许去找别的女人。”那只女鬼用尽全力才勉强挤出这么一句话。

“傻婆娘,我是那种人吗?”两个人最后的交流,依旧没有温情,而是像往日一样说笑打闹着。虽然一人一鬼都已经精疲力竭,命在旦夕,还是一般无二的交流。或许这种对话,已经深入两人的骨髓血脉之中。不是亲昵,胜似亲昵。

“老头子,我不行了。”那只女鬼的声音愈发微弱,就算是鞠文紧紧贴着那只女鬼的脸颊,也很难听清楚那只女鬼在说什么。

“知道,镇魂钉嘛。”鞠文的苍老的脸瞬间变得更加苍老,血肉不见,就像是一张满是皱褶的人皮包裹着头骨一般。“没事儿的,了不起我陪你一起去。”

“还说疯话,好好的活着。”那只女鬼的声音已经消失,已然自顾自的说着,或许只是她自以为自己在说着什么,“别去找别的女人。”

鞠文已经不再流泪,抬头看着漫天阴霾,刚刚被“女神”天地元气冲击散去的阴霾重新聚拢,星月之光不见一丝。

“人生,还真是寂寞,就连想看点光亮都看不见。”鞠文在那只女鬼耳边呢喃着,好像是平日里,在大雪山之巅和那只女鬼闲聊,“还真是寂寞啊,你说,你就这么走了,让我一个人寂寞吗?你这狗日的婆娘,什么都不肯听我的!老子也不听你的!”

九尾天澜白狐和李牧相互对视中,鞠文看着九尾天澜白狐,用尽全力的说道:“那只老狐狸,记得有可能,替我报仇。”

说完,双腿炸碎,惨白的烂肉横飞。鞠文似乎有了一点力气,抬起手,握紧深深插在那只女鬼胸前的长箭,用力刺了下去!

长箭贯穿两人,从那只女鬼的心脏处刺入鞠文的心脏。

如果说死亡是终结的话,那么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就算是死,也不离开你!(。。)大文学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