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五十七章 上神山,教皇现身

第五十七章 上神山,教皇现身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五十七章 上神山,教皇现身

沈旭之看着老狐狸有些扭曲的脸,非但没有感受到凛冽的杀机,反而觉得很好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老狐狸,你还是走阴森的路线比较好,这么大咧咧的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味。阴冷潮湿,这种气质还是适合你。”沈旭之嬉皮笑脸的拍打着九尾天澜白狐的肩膀,说道。

一点正形没有的沈旭之让九尾天澜白狐哭笑不得。在妖族试炼场百死余生出来之后,还是这么不着调,沈旭之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你准备好了?”九尾天澜白狐坚决不给沈旭之梯子,要是露出一点笑脸,这小子能顺着爬到自己头顶上拉屎撒尿。真要是拉痢疾,想着就他娘的恶心。

“没啥准备的,小爷我眼睛红了,看谁都是一堆肉。打不过,就这百十来斤,都交代到神山上得了。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啥!反正下辈子小爷我厉害得很,银枪小霸王,想一想,我现在就不想活了。”沈旭之一脸不在乎,摸着在怀里探头探脑的羊皮袍子的头,笑嘻嘻的说到。生生死死的事情,沈旭之已经太过习惯了,要是没这股子青皮无赖的劲头,刚到九州的头几年早就死在逃荒的路上了。

“行啊,你舍得剐,我就舍得陪。就算是你下辈子变成少爷,被一堆七老八十脸上的粉能恶心死你的老女人压,我也陪你。”九尾天澜白狐背着手走到沈旭之身边,光影一闪。羊皮袍子不知怎么就被九尾天澜白狐从沈旭之的怀里掏了出来,仍在肩膀上。一老一小两只狐狸站在沈旭之面前,非但没有其乐融融的气氛,反而带着一股子阴森的寒气。

沈旭之这个后悔啊,你说说没事儿挑逗这只老狐狸干啥,弄的自己浑身不自在。什么罪,都还不是自己遭。一想到一座肉山压在自己身上,每每一动,脸上的粉像是下雪一样落下来,沈旭之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九尾天澜白狐没搭理沈旭之。直接走出中军帐。沈旭之讪讪的跟在老狐狸身后。看着羊皮袍子挤眉弄眼的笑话自己,心里也觉得没趣。

走出中军帐,正是夕阳西沉的时分。周围的营地似乎都被夕阳染红,染成一片血色。巡逻的天枢院黑衣军士看见九尾天澜白狐幻化的白衣秀士走出来。无不充满狂热的敬礼。天枢院标准的军礼。原本就带着一丝狂野的气质。如今这些军士百战余生,更是显得彪悍异常。

“老狐狸,你威望还挺高的。”沈旭之笑道。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律和石滩都没在,按说自己出了妖族的试炼场,他们应该守在营帐外才是。

“天枢院的老人已经死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都回到宛州养老去了。这些新血全是这几年赵连成那厮联手九州丹门救治过来的身染瘟疫的青壮,在他们看来,跟着我在这片乱世之中非但能有尊严的活着,而且有机会讨到一个富贵的可能。关键是接连不断的胜仗让所有人都充满了希望,最近甚至在天枢院里暗潮涌动,有进军魔界的想法。”九尾天澜白狐严谨认真的回礼之后,和沈旭之说着。只是老狐狸的语气却没有多少庄严,而基本上都是戏谑。

“人心嘛,总是这样。眼看着仗就打完了,有的人还想继续向上爬,这也是人之常情。”沈旭之看的倒是开,随口应付着,“上官和石滩呢?”

“上官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在负责粮秣物资的押运。石滩在东面坐镇,谷路行在北面,杨海波在南面。”九尾天澜白狐说到。

“咱就这么上去?”沈旭之远远的看见了传说中的神山。

在从前,这里就是一片圣地,少年郎甚至连远远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如今看来,沈旭之搓了搓手,这里,也就那么回事儿吧。一座突兀的山峰直戳云端,周围无数阵法的光芒在闪动。一片片淡淡的绿色微不可见的向半山上蔓延去,而每当到了一条无形的线,绿色就会变成灰色,然后退潮一样缓缓退回来。

“这也太辛苦了吧。”沈旭之看见老榕树宽厚的身影正在努力的“种树”,良心发现的说道。

“没办法,在试探后发现这里果然是神殿的势力的确超出了我的想象。”

“再怎么还不是被你画地为牢,困在这里?”沈旭之对九尾天澜白狐的话并不如何相信。笑话,下山之后就会降阶,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这狗日的老狐狸不知道藏了多少手手段呢。

“不能那么说,我用的是一种他们根本没见过的阵法。这么多年,该破的也破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在横扫天下的时候有些急躁。”

“没事儿,反正到最后都是要背着明珠上山。”沈旭之道。

“那倒是。这就是宿命,你这个花心的小子逃不走的宿命。别扯淡了,收拾下上山去。”九尾天澜白狐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脚向前走去。沈旭之亦步亦趋,跟在九尾天澜白狐身后,手中穷奇幻化的长枪拖曳在身后,在地面上犁出一道不深不浅的痕迹。

身边气息隐约变化,光影变幻中少年郎隐隐感觉到鞠文的气息跟随在自己身后。这老鬼,干点什么都这么见不得人,难道所有修行魂术的人全都一样?沈旭之从来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鞠文,揣测这个在大雪山之巅签下“一语成谶”之后还有意无意把自己弄入危局的老不死的。

九尾天澜白狐施施然而行,徜徉在夕阳的光辉中。老榕树似乎得到了九尾天澜白狐的讯息,收手,带着藤女在半路等待。藤女变成树藤,缠绕在老榕树身上,隐藏在天枢院阴寒的黑衣黑氅下面。

还是老狐狸有手段,这么几年,不管是穷奇还是老榕树全都出落的像是九尾天澜白狐的追随者了。沈旭之倒不是妒忌,对这狗日的老狐狸,沈旭之也没什么好妒忌的,就是由心而发的感慨,感慨着老狐狸层出不穷的毒辣手段。无论是憨厚的老榕树还是桀骜不驯的穷奇,均畏之如虎。

要是自己能像九尾天澜白狐一样……这个念头沈旭之只是想了一下就抛到脑后。一个正常人,要是能算计成老狐狸那样,还不得累死?最后落一个英年早逝的下场,也怪不值当的。

九尾天澜白狐在前面走着,沈旭之跟着,就这样一步步接近神山。

越是靠近神山,沈旭之便越是感觉到神山上散发出来的一股股压迫性的威压。并不是自己熟知的神殿的庄严、肃穆、神圣的气息,而像是九尾天澜白狐一样,一般阴森诡异。要不是亲身感受,沈旭之也很难想象这就是传说中九州人心中的圣地。

老榕树似乎有些畏惧,越走脚步越慢。沈旭之觉察到憨厚的老榕树正在耍滑头,黑色罩帽下嘴角弯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身后背的柴刀散发出金属铿锵的力量,带着魂魄的混乱与冰冷的金属气息。

全身笼罩在特制的天枢院黑衣黑氅下的老榕树打了一个寒战,知道前面这位小爷感觉到自己畏惧的情绪,连忙紧走几步,也顾不得心中对柴刀的恐惧。相对于柴刀而言,老榕树更害怕所谓的树人一族的这个少年祭司。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都要快。

“天枢院,沈旭之,拜访神山。”接近山脚,周围无数复杂的阵法闪烁着光芒,九尾天澜白狐朗声说到。

沈旭之心中暗骂,这狗日的怎么把自己弄到前面去了?就不会说天枢院大祭司来访?原来到了现在,自己还是顶在前面接雷的那个。

老狐狸说着,脚下却丝毫不乱,也没有停住,而是直接向前走去。周围纷繁复杂的阵法闪烁着各种迷离的光芒,可是九尾天澜白狐连看都没看,简简单单的在阵法中徜徉而去。沈旭之不敢怠慢,紧紧的跟随在老狐狸身后,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引动神山周围像是大海浪潮一样的阵法。

老榕树到没有沈旭之那么谨小慎微,估摸着每天不断的“种树”的过程中早已经对神山下面的阵法有所了解。虽然不说如反掌观纹一样,却也很难受困在阵法之中。而鞠文依旧在黑暗中行走,也不知道他从前到底是什么职业,怎么好好的一个魂师弄的跟刺客似的呢。

进入阵法笼罩的范围之内,沈旭之神识撒开,感受着周围的气息变化。

“他们来了。”九尾天澜白狐负手而立,看着山上。

“嗯?”沈旭之与此同时觉察到神山上一道强大的气息飘然而下。怎么只有一道气息?难道神殿居然认为就这么一个人足以杀死自己这一行人?沈旭之觉得有些奇怪。

九尾天澜白狐没有跟沈旭之解释什么,那道强悍的气息转眼就到了半山,根本不用说什么,沈旭之光是靠肉眼就能清楚的看见。

一身洁白的袍子,脸上带着一副金属面具,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站在半山上,好像山峦一般让人感觉巍峨无比。

教皇!(。请到阅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