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二十八章 剩一只鸡,剩一条狗,算我没种

第二十八章 剩一只鸡,剩一条狗,算我没种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二十八章 剩一只鸡,剩一条狗,算我没种

“再打一会?”沈旭之找到了许多自己从来就没有体会到的各种意境,主动邀战起来。

“滚犊子!”九尾天澜白狐随口骂道,“魔主已经到了乱坟岗,我能感觉到他们正在回苍茫魔界。”

“那你要干什么?”沈旭之明明知道九尾天澜白狐想要做什么,却想不到怎么做,难道是老狐狸临走的时候草草布置下的阵法?那也太扯扯淡了吧。

老狐狸没有再和少年郎多说什么,双手在半空中狂乱的挥舞起来。像是范进中举?沈旭之嘿嘿一笑,看着九尾天澜白狐跳大神yiyàng在风中挥舞狂乱的双手,准备迎接光辉岁月似的。

一道阵法留在半空中,九尾天澜白狐手指点在阵法正中心,引动。[]熬夜看书28

空间扭曲的十分厉害,在老狐狸双手之间画出的阵法中开始“活”了过来,哔哔啵啵作响,直到最后被撕裂的空间开始愈合,整座阵法早已经钻入空间之中。

九尾天澜白狐神色凝重,好像在感觉着什么。沈旭之知道老狐狸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九尾天澜白狐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能把这份仇恨隐藏在心中这么多年,每日受到火毒摧残,最后甚至放弃了肉身,依附于自己后背的纹刻之中,估摸着谁都不能去阻拦。否则的,那一腔怒火会把所有的阻力化成灰烬。

九尾天澜白狐居然也是一个痴情种子,啧啧,沈旭之心里感慨着。这么多年,身边换了那么多人,居然还是一个痴情种子,说出来沈旭之自己都不信。

过了盏茶的时间,九尾天澜白狐修长的手指点在虚空之中。好像点在识海池塘里面。点起无数的涟漪。手指视空间阻隔于无物,直接点入空间之中。九尾天澜白狐一拉,一扯。随后沈旭之看见一点红光似乎在九尾天澜白狐手指间出现,消失在虚空之间。

九尾天澜白狐仿佛有些疲倦,站在山峰上,举目看向海角平原的乱坟岗。

距离很远。沈旭之也知道就算是目力再佳,也根本看不见什么东西,但老狐狸分明就是在看着。等着那面出现什么反应。什么变化。

这狗日的看什么呢?

少年郎刚刚心中产生疑问,就猛然觉得远处,极远处有一道刺眼的亮光亮起。随后地面似乎裂开了一般。开始颤抖,开始崩塌。仿佛整个海角平原下面有一只巨大无比的荒兽,已经被九尾天澜白狐唤醒,正在破土而出。

虽然听不到juliè的爆炸声,但沈旭之心中清楚无比。海角平原上正发生了一场根本无法揣测的爆炸。

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升起,轰隆声这才传到耳中。九尾天澜白狐从怀里取出一个陶土制造的小罐,随手在半空中摘下一条纷飞的脆薄木条,对海角平原上的爆炸置若罔闻。

“老……老狐狸,这是怎么了?”沈旭之结结巴巴的问。

“炸了他们的归路。仅此而已。”九尾天澜白狐随口说道,陶土的小罐子漂浮在手边,双手灵巧的把脆薄的木条编织成一个粗陋的人的形状。

“你这是干什么?”沈旭之已经有了一种恐怖的猜测。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九尾天澜白狐看都没看沈旭之一眼,“看下去就知道了。”

陶土的小罐子打开,里面一滴鲜血飞出,落在木条编织的小人身上。随着鲜血的浸入,那个木条编织的小人变得具体鲜活起来,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傀儡,有自己灵魂的傀儡。

沈旭之脑海里想到了无数种的可能,这一次少年郎真的是害怕了。狗日的老狐狸怎么还会这一手!

已经猜到了老狐狸准备要做什么,少年郎更是噤若寒蝉。子不语怪力乱神,子是不语,不是不信。这狗日的,怎么什么都会!

九尾天澜白狐手指像是一柄匕首,轻轻的在木条编织的傀儡周身划过,并不如何深,每当转过,傀儡身上就多出了一条血痕。血痕渐渐扩大,鲜血不凝结,一直汩汩的流淌着。沈旭之也不知道为什么草木编成的傀儡居然会有这么多血可以流。

对这些草木傀儡的法术,沈旭之有一种先天的恐惧。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郎似乎在心里恐惧这种不着行迹就能置人于死地的办法,要是有朝一日有人这么对付自己,那该怎么办?凉拌?[]熬夜看书28

草木傀儡周身一百二十六处关节都被九尾天澜白狐切断,右手一招,高探马的招式。沈旭之没敢还手,任由老狐狸在自己后背摘下柴刀,又看着九尾天澜白狐把那只草木傀儡轻轻放在柴刀的刀背上。鲜血流出,夸铸化作的魔凤凰的图案渐渐吸满了鲜血,和草木傀儡yiyàng开始鲜活生动起来。

柴刀在兴奋的吸纳着血煞之气,沈旭之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缓缓的把天枢院黑色罩帽用力的拉了拉,想用阴暗晦涩的影子遮挡住自己的心情。

随着血煞之气被柴刀吸纳一空,九尾天澜白狐长出了一口气,手指间升起一道火焰,把草木傀儡烧成灰烬。

“打完,收工。”九尾天澜白狐把柴刀扔给站在一边不知所以然的穷奇,拍了拍双手,说道。看这架势是准备回到识海池塘里去,根本就没想和沈旭之解释什么。

沈旭之踏前一步,问道:“南洋蛊术?”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九尾天澜白狐淡淡的说道,“把他们放出来透口气,你回去稳固一下境界,然后咱们就去宛州都城,看看杨海波那厮有没有把老子的天枢院祸祸黄了。”

此间事了,终于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九尾天澜白狐也是十分轻松。有沈旭之在,原本在老狐狸预计中种种艰辛,变得极为顺畅,简单、轻松、写意至极。朗声长笑,笑到最后就像是大声嚎哭一般,肆无忌惮的抒发着自己心中的块垒。

这时候的九尾天澜白狐,才真的是那只沈旭之熟悉的老狐狸,像是南朝放荡形骸的文人骚客yiyàng,不管别人的目光如何,尽情的享受着心中的种种情绪。

穷奇越躲越远,似乎对老狐狸这种癫狂的状态心存畏惧。沈旭之轻舒猿臂,在穷奇手里摘回柴刀,道:“我修炼一下里面的血煞之气,你在外面老老实实的。”

说完,沈旭之便盘膝坐在老榕树树干前,开始入定。

识海池塘边,昊叔无所事事的抽着烟,鼎鼎里面的烟灰积了厚厚的一层,也不知道这火儿抽了多少烟。

九尾天澜白狐随意坐下,双目似闭未闭,休养生息。

沈旭之回到识海池塘中,直接问道:“老狐狸,你刚才在做什么?”

“旭之不是都说了,南洋蛊术吗?”九尾天澜白狐道。

“你这八卦的心啊,什么时候才能安稳一些。”九尾天澜白狐鄙视的看了一眼沈旭之,道:“当年我在苍茫魔界,那时候还有肉身,没有火毒侵袭,正是最好的年华。那条老狗就是用魔界失传已久的蛊术控制老子,居然想他吗的控制老子!”

一句他妈的,九尾天澜白狐说的淡淡然,像是在讥讽不知身前高低的魔族人似的。

其间的来龙去脉,沈旭之只听了一句就知道了个大概,但还是想听九尾天澜白狐详细说说,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安静的和昊叔一起抽着烟。

“老子我那是那么好相与的,所谓蛊术,也就那么回事。不过那时候强者如林,对我虎视眈眈。最后还是被迫切断了右腿的经络,被魔界强者追捕了一年多。不过我拼死留下那条老狗一滴精血,一直留到现在。”九尾天澜白狐淡淡的说着,仿佛在陈述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之后的事儿,沈旭之都看见了。被自己爱的人种下火毒,随后那姑娘在出嫁的前夜自尽身亡。不负长安不负卿,最后却两厢皆负,可悲,可叹。

“魔界的那些人呢?”沈旭之对这个最是关心。几近十万魔族精锐,无论到哪都是一股强大到可以移山倒海的力量。虽然这么问,沈旭之只是要证明一个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结论的事情而已。看着那么巨大的蘑菇云升起,九尾天澜白狐做了什么,不言而喻。难不成老狐狸还倒卖过核弹?也说不准么沈旭之想到这个,笑的开心不已。

“进到界面通道里,被我炸了。”九尾天澜白狐道。[]熬夜看书28

“不能啊,没看你布置什么,还有许多隐匿的手段,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威力?”沈旭之对这件事儿是最为疑惑的。

九尾天澜白狐笑道:“你以为我刚刚在乱坟岗才开始布置?幼稚!二十年前,老子就在乱坟岗开始布下无数阵法,大阵套小阵,就连我老人家都不知道有多少阵法在里面。要不是为了维持空间稳定,整个九州都能炸飞了。”

最后一句话,沈旭之就当九尾天澜白狐在放屁,根本没往耳朵里面听。笑话,你老人家能把九州炸飞,苍茫魔界的仇早就报了,何苦要等到今天。和九尾天澜白狐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少年郎也知道老狐狸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既然要报仇,不这样,怎么能痛快淋漓。让魔族剩一只鸡,剩一条狗,算我老人家没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