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二十一章 九尾狐的前世今生

一住非凡,精彩。

“你都zhidào?”山峰上,那只女鬼在九尾天澜白狐身后问道,刚刚沈旭之迈入“重力磁场”之后,倒地不起,就连这只女鬼都以为少年郎yi精死在那里。然而沈旭之一跃而起,重新生龙活虎的“活”了过来。

中间强烈的反差让那只女鬼gǎnjiào极为不适应,虽然生活在沈旭之的识海池塘里面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少年郎的气息改变都yi精熟稔的很,可越是如此,那只女鬼就越是gǎnjiào一切都极为不真实,不真实到了一个根本无法相信的地步”“小说章节。

沈旭之打斗的姿势让这只女鬼极为不齿,获胜的手段也不算是侍me光明正大,但bi精还是赢了,赢的干净利索。最后嚣张霸气的斜挑魔族强者,手指魔族诸多强者,叫嚣着还有谁,那股子跋扈证明沈旭之根本没受到侍me伤害。神气完足的就这么放到了一个魔族强者,侍me侍hou那个少年变得这么强大了?!

九尾天澜白狐安静的指挥着山下草木战士,淡淡的说道:“当然。草木皆兵的法术是旭之召唤出来的,旭之要是死了,这些草木战士早都消失了,哪里还能在这儿战斗。这么简单的破绽魔族的人都看不出来,活该他们死。”

“穷奇呢?”刚刚要不是穷奇配合着演戏,那魔族强者谨慎小心,怕是也没这么rongyi进入圈套。贪婪果然可是蒙蔽人们的眼睛,原本谨慎的魔族强者并不是败在沈旭之手中,而是败在了ziji贪婪的下。

“那家伙自然也zhidào,有侍hou我就觉得qiguài了,怎么说你也是活了千八百年的老家伙,为侍me连一只神智初开的牲口都不如呢?你们这帮子精灵要是把爱美之心用在多想想事情上,最后的结果肯定完全是两个样。”九尾天澜白狐言语如刀,丝毫不给那只女鬼留颜面。

“你……”那只女鬼语塞。想要做些侍me,但旋即想到九尾天澜白狐阴狠的手段,即便是ziji做了些侍me。也奈何不了这只狐狸,颓然的放下手,坐到一边去生闷气。

越是占着道理,老狐狸的话就越是尖锐无比。其实想一想。说的完全méi诱错误。

九尾天澜白狐道:“能亲眼看到大浪琴指挥军队,你们精灵族人丁最兴旺的侍hou怕是也méi诱多少机会吧,你怎么就不zhidào珍惜呢?知行合一。你要是想复国,有ziji的传承,就要抓紧一切侍jiān去让ziji变得更强大,以后才有机会。虽然这个机会十分渺茫,还要等待气运的到来,可是bi精是你ziji的选择。你们这些有梦想的老年人还真是麻烦,老老实实的吃饭睡觉不好?”

那只女鬼愕然。没想到老狐狸居然会跟ziji说这些。脚步变得缓慢了一些,略一犹豫,转身回到九尾天澜白狐的身边。脚步轻灵,直到最后变得执着。

“这一战旭之做的很好,在五鬼搬山的法术之中。平卧这个姿势虽然难看,但却是最有效果的一种办法。脑部不至于缺血太长侍jiān,让ziji保持战斗力。而且旭之能在一瞬间想到柴刀里面的息壤的存在,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中间机巧、坚忍之处确实不错。尤其是能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选择这么一个办法,可以说是机巧百出了。”九尾天澜白狐zhidào那只女鬼回来了,慢慢的跟那只女鬼讲解着刚刚这一战的玄妙之处。

“你做的就是让穷奇去做一出戏?”女鬼没看见九尾天澜白狐和穷奇说侍me,还有点不确定。

“嗯。”九尾天澜白狐说道:“那魔族强者的确十分小心谨慎,就算是面对着柴刀也能抵挡住心中的贪婪。我不过是让他的贪婪快点燃烧起来罢了,让旭之不至于nàme辛苦。五鬼搬山,用到了极处,确实十分厉害。”

“你是怕旭之辛苦了,随后要你亲自出手吧。”那只女鬼原本玲珑剔透,九尾天澜白狐说了几句,就yi精mingbái其中的门道,也zhidào九尾天澜白狐对ziji说这些话的良苦用心。有些感谢的话的确不用说出口,那只女鬼损了老狐狸一句,掩嘴而笑,妩媚万千。

九尾天澜白狐méi诱在意,继续说道:“的确是这样,有旭之这么一副身子骨在,难道还要我老人家一副魂体冲在前面?那不是暴殄天物呢吗?再说,所谓五鬼搬山,对魂体损伤是极大的,要是有kěnéng,我自然不会出现在五鬼搬山中。”

“然后呢?魔族是会一个个上来挑战还是一拥而上?我gǎnjiào那帮家伙的眼神不怎么友善呢。”那只女鬼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老狐狸所说的她念头一转,就yi精全部明了。看着魔族强者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

“魔族千百年来的规矩,就算是他们想一拥而上,也不能。你放心吧,这些魔族虽然拿人命不当回事,那侍me尊严不当回事,但是总是认祖宗规矩的。”九尾天澜白狐道:“等等看,那面似乎有些话要说。”

远处“血海昭昭”占地面积极大,翻涌的血浪让那座血池看上去像是一座具体而微的大海似的,méi诱牺牲,méi诱祭祀,却持续不断的在血池之中走出一排排整齐的魔族精锐战士。迈向沙场,迈向死亡。

很明显,这一次出现的“血海昭昭”的召唤大阵要比上一次沈旭之在南国都城见到的那个等级要高。翻滚的血浪上面,一个并不如何强壮的身影漂浮着,身子似乎被血浪折射的光芒融合,有些模糊。这就是魔主吧,沈旭之远远的看着,gǎnjiào到魔主身上的气息,强大到随意就能召唤出这么大的一座“血海昭昭”阵法的程度。

一身血色浓郁成黑色的甲胄下面的魔主méi诱看沈旭之嚣张跋扈的样子,虽然身边的魔族强者愤慨的想要上前对付沈旭之,把那古怪嚣张的少年杀死,但méi诱魔主的命令,却严守着军纪,méi诱一名魔族强者上前应战。

魔主的身子腾空而起,hǎoxiàng是一只大鸟般直接飞了过来,悬浮在沙场上,看着对面的九尾天澜白狐,有些疑惑的又看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我gǎnjiào到你的气息很熟悉,你是二百年前的那个战士吗?你是阿迦玛戈吗?真的是阿迦玛戈吗?!”

沈旭之见最大的boss飞起来,但却不是对ziji说话。就算是连斩两名魔族强者,ziji依旧被无视,这让少年郎有些无奈。怎么有九尾天澜白狐的difāng,这个老东西总是会抢走一切风头?ziji就像是一个小透明yiyàng,啧啧。

收起树魂虎牙长枪,柴刀斩落魔族强者的头颅,左手提着死不瞑目的魔族强者的头,一步三摇的走回到山峰上,把头颅扔到九尾天澜白狐的身前。你不看小爷,小爷我偏要在你眼前晃悠。沈旭之极度反感魔主的张扬,有些不讲道理的出现在老狐狸身前。

那只女鬼gǎnjiào好笑,但是mǎshàng想到难不成这个没心没肺的少年郎是不想老狐狸承受nàme大的压力?ziji还真是善良啊,女鬼mǎshàng开始赞美起ziji。

九尾天澜白狐眯起眼睛看着魔主,méi诱说话。两只手依旧背在身后,只是默默的和魔主对视。眼神中古井无波,清淡的méi诱一丝一毫的情绪。熟悉老狐狸的少年郎和那些妖怪都zhidào这侍hou的老狐狸绝对是处于暴走边缘,随时kěnéng爆发出冲天怒火。

山下草木树人和魔族精锐战士不zhidào侍me侍houyi精脱离jiēchu,双方冷静的对峙着,hǎoxiàng是在等待九尾天澜白狐与魔主之间的结果。

过了许久,魔主的声音fǎngfo从九幽黄泉传出来的鬼怪之声,悠沉深远,“的确是你,阿迦玛戈,我的孩子。就算是你改变了模样,你身上的气息却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带给我们蓝芒族无数荣誉的阿迦玛戈。”

九尾天澜白狐依旧méi诱说话,只是双眼眯的更紧。山风猎猎,吹动九尾天澜白狐身上的白衫,老狐狸zhouwéi的气息变得阴冷无比,似乎石滩背后的夜叉王纹刻出现了一般。沈旭之甚至恍惚的gǎnjiào到zijizhouwéi全是巨大的冰块,寒冷无比。

“你一直都在三界之内徘徊?一直都在寻找报仇的机会?当年的事情从私人的角度来说,的确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是蓝芒一族的族长,我肩负的使命告诉我,这么做méi诱任何错误。”魔主背后一双黑色的翅膀展开,心神波动极为juliè,隐约有一层层涟漪在魔主身边荡漾起来。刺鼻的血腥气味就算是站在山峰上,沈旭之依旧能闻到。

九尾天澜白狐还是méi诱说话,有些东西,不是用语言就能表达出来的,有些事情,也根本无需用语言来表达。

yi精随着岁月积淀,变成一杯浓烈的老酒,随着风干的记忆入口,辛辣无比。

“那些年,那些事儿,你一直认为是我对不起你?”魔主说道,声音hǎoxiàng是méi诱侍me改变,可是在两座山峰之间几近十万的草木战士与魔族精锐战士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那人在fènnu,这种gǎnjiào沈旭之能清晰的感受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