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九章 仙风道骨的暴发户

第九章 仙风道骨的暴发户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九章 仙风道骨的暴发户

“不会,了不起重伤,要死哪那么容易。再说了,有我老人家在,你就是想死,我也把你先鞭尸,再拉回来。放心吧,这才哪到哪,不过就是一堆魔崽子而已,磨死他们。”九尾天澜白狐说的轻轻巧巧,沈旭之却有些不放心。

“生手怕熟手,熟手怕高手,高手怕失手。”九尾天澜白狐似乎是少年郎肚子里的蛔虫,连想什么都能马上知道,“放心吧,我老人家走的桥比他们走的路都多,睡的姑娘比你见过的都多,有什么不放心的。”

或是迎面而来的劲风,或是九尾天澜白狐的话,反正沈旭之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这狗rì的老狐狸怎么就这么自恋?身后浓郁的血气越逼越近,沈旭之估量着时间,过了片刻之后问道:“我说老狐狸,你是不是该回去了?一会我要转身用手弩的时候要是射你一脸,可能有点不好吧。”

“毛都没长利索,就跟我老人家说黄段子。扯淡!”九尾天澜白狐毫不理会沈旭之的孟浪,鄙夷的说道。“改回去我自然会回去,你担心什么。一会要稳,给他来一下狠得。要说那火儿没啥好玩意,烈阳针的威力却真是够看的。”..

“行了,差不多你就赶紧回去吧。你在我后面趴着,我总是担心。”沈旭之道。

“都让你放心了不是,我对你没兴趣。”九尾天澜白狐回头看了看,说道,“准备吧,已经很近了。”

“嗯。”

“我回去了,数三个数,回头射他一脸!”九尾天澜白狐调笑着沈旭之,随后。沈旭之感觉身后一松,九尾天澜白狐已经消失。

“一……”

“二……”

“三……”

少年郎默数了三个数,一只手抓住穷奇后脖颈上像是金属一样的皮肤。手指深深的抠进去,身子顺势平平的飞起,转身手弩出现在另一只手上。

当沈旭之飘身向后看去的时候,一张硕大的丑陋的脸赫然出现在身后丈许之外。一身血铠。就连头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两只血色的眼睛露在外面,充满凶戾的光芒。魔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旭之背后的柴刀。带着无尽的贪婪。身上血铠中射出数道血芒,炸在九尾天澜白狐留下的法术上。半透明的法术护盾不知道用的什么力量,在接触到魔将攻击之前几乎就是不可见的。而当血芒射到护盾上,沈旭之身后荡漾起一层细密的波纹,一层层把血芒中的力量分解,消弭于无形之中。

而这层护盾却对烈阳针视若无睹,任由烈阳针穿过。射向紧紧跟随在沈旭之身后的魔将。

呃……果然像是老狐狸说的那样,真是射他一脸。

念头在沈旭之脑海里一闪即逝,手指轻轻叩下。一片暗红色的光芒在手弩中飞出,速度极快,拖曳着氤氲的残影。径直命中身后的魔将。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魔将背后两片鲜红的血翼在间不容发的瞬间挡在面前,但却无法阻止烈阳针的命中。

都不用看,沈旭之也知道结果。烈阳针沈旭之用过,犀利无比。沈旭之自问要是有二十二枚烈阳针射在自己的血铠上,应该毫无悬念的穿透血铠,直接进入身体。

左手一用力,身子重新回到穷奇身上。穷奇吃痛,一声利吼,向前奋力的窜了出去。背后魔将的惨叫声渐渐远去,似乎有什么重物砸在地面上,穷奇都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才化解掉这股力量。

身后血煞之气渐渐远离,沈旭之知道那名魔将应该是受到了重创。或许魔族有什么秘术能救回他一条命吧。沈旭之也没指望着光用烈阳针就能彻底干掉这名魔将,还是跑路要紧。

记忆中郁郁苍苍的海角平原变得斑驳无比,到处都是腐烂的小动物的尸体。田鼠,兔子,野狗,野狼,有的烂掉一般,腐肉在湿咸的海风中颤颤巍巍的晃荡着。白驹过隙的一瞬间,沈旭之隐约看见了腐肉中的蛆虫在爬动。

有些无奈,要是在从前,沈旭之会很文艺的悲伤。经历的多了,心也渐渐变得沧桑了起来。没心没肺,活着不累,的确是一种无奈。

穷奇跑的很颠簸,沈旭之心念一动,总是想找些事情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要不然周怀年那张憨厚的脸总是会在自己眼前不经意的出现。

身子微微腾空而起,随着穷奇上下颠簸的势头而动。整个身体进入到太极圆转的状态之中,把颠簸的力量圆转融合,随波逐流,却又坚定执着。

识海池塘里,九尾天澜白狐随意的坐在自己茅屋的门槛上,池水再次泛滥,已经没有地儿可以做了。看着碧波荡漾的池水,九尾天澜白狐有些愣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昊叔抽着烟,问:“老狐狸,又算计谁呢?”

“在算计旭之的烈阳针还能撑多久。”

虽然知道九尾天澜白狐在开玩笑,昊叔还是不由自主的离老狐狸远了远,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心。

“别扯淡,说正经的。”昊叔一副无赖的模样,虽然强项硬装出来,却也带着几分青皮。

“我在算天枢院这时候还有多少力量,有没有被杨海波那厮糟蹋干净。”九尾天澜白狐右手拇指忽然动了起来,在右手其他四根手指上不断的点着,五彩缤纷的光芒像是水汽一般在手指之间流转,绚烂异常。

九尾天澜白狐手指之间的色彩仿佛带着一点魔幻色彩,在老狐狸不住手的算计之中,渐渐分离出一些散碎的光影,蜃影法术一般在九尾天澜白狐面前渐渐成形。

“不是要对付魔族吗?你看天枢院干什么?”昊叔不解,虽然八卦,但昊叔对天枢院的八卦却并不感兴趣。天枢院的黑衣黑氅,太过阴暗潮湿,火属性的昊叔本性里就有些许的排斥。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败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败,况无算乎?”九尾天澜白狐没等面前的蜃影成形,一挥手击碎了所有的光影,继续说道:“像你一样,从天地初开就被你那主神追的跟一条丧家犬似的,你就没想想怎么反击一下?”

昊叔一瞪眼睛,随即想到自己的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压下来,不免丧气的说道:“根本就没法打,再算有什么用。”

“嘿嘿。”九尾天澜白狐不置可否,古怪的嘿嘿一笑。

“说说,一会你准备怎么打?”昊叔问。

九尾天澜白狐大手一挥,豪迈的说道:“往死了打。”

“……”今天不知道这老狐狸到底怎么了,说起话来似乎跟往rì不同,难道要有一场恶战,连九尾天澜白狐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要对旭之的草木皆兵有信心,说真的,火儿,你到底见到过真正的草木皆兵吗?”九尾天澜白狐问道。

“没有。要是说简化版的草木皆兵我还真的见过两次,连旭之的都不如。”

“嗯,那你有眼福了,等等就能看见真正的草木皆兵了。”九尾天澜白狐眯起眼睛,靠着门槛像是要沉沉睡去。“草木皆兵,开始让旭之弄成树魂虎牙长枪,也算是歪打正着,不过那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草木皆兵。怎么说也是木系终极的法术,没那么简单。”

昊叔没有说话,眼神随着沈旭之雪山气海之间的天地元气流向极目远去,像是看到了层层雾霭之中的那块石碑,和石碑上面书画的木系终极法术。

“一会用我出手吗?”那只女鬼听到沈旭之要召唤草木皆兵,来了精神。要打仗了,无论是九尾天澜白狐还是昊叔都没了心思打麻将,闲的手痒,一脸跃跃玉试的兴奋劲儿。

“不用。”九尾天澜白狐冷冰冰的拒绝道,“一会我亲自出手,让你看看什么才是一名合格的精灵族的大浪琴。”

那只女鬼想要反驳什么,忽然九尾天澜白狐睁开眼睛,从怀里取出一堆零零碎碎、光闪闪的小物件,开始往自己身上戴着。

那只女鬼忽然没了精神,眼巴巴的看着九尾天澜白狐面前的戒指、扳指、项链、手镯、饰品,眼睛里泛起一层水雾。

“别眼馋,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想要要回去,咱们重新来过。”九尾天澜白狐一只手上带了十二枚戒指,没有从前仙风道骨的潇洒劲儿,看上去像是一个暴发户。

那只女鬼惊讶的看着九尾天澜白狐,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是一只手只能戴一枚戒指吗?”

“谁告诉你的?”九尾天澜白狐反问道,老狐狸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那只女鬼的问题的荒谬。

“我戴过两枚,根本没用啊。”那只女鬼显然尝试过。能多戴一枚戒指,实力自然会上一个台阶,至少要增长一成,哪个人不会试一试呢。但看着九尾天澜白狐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一些连那只女鬼都叫不上名字的戒指被九尾天澜白狐拿出来,按个手指戴着,好像根本没有个尽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9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