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无底线的听墙角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无底线的听墙角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毫无底线的听墙角

沈旭之不管如何,就算加上上辈子,依旧是个感情上的白痴,一个不懂女人心思的粗鲁汉子。笨拙的表达着ziji的心思,却被阿瑾一口回绝,断了念想后,心中恍惚,转身便走。

如此,如此,如此也好!

识海池塘中,昊叔看着隐隐有些失控迹象的血腥杀气妖氛有些担心,“我说老狐狸,你不准备搭把手管管?这孩子别一气之下做出侍me傻事”“。”

“没法管。”九尾天澜白狐磨砺着手中的匕首,低着头,也不zhidào是侍me表情。

“那就看着这傻小子发疯?”

“这事儿只能靠着旭之ziji熬过去,不过以我看,根本没侍me。”九尾天澜白狐抬起头,双目之中不知何时泛起一层深沉的血色,“都是小孩子分分合合的事情,你这火儿就别掺和了,说了你也不懂。”

“切,你以为我愿意。”昊叔听九尾天澜白狐这么说,有些不高兴,坐回到识海池塘旁,抽起闷烟来。不过老狐狸说的也有道理,男男女女的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昊叔还真就不qingchu。

九尾天澜白狐笑了起来,很turán,似乎想到了侍me开心的事情。昊叔和那只女鬼不zhidào九尾天澜白狐到底抽侍me风,询问的眼神看着老狐狸。

右手拿着匕首,左手捏了一道法诀,狂风无声无息的在雪山气海上空吹了起来。听不见声音,好像隔了一层透明的水晶似的,但狂风过后,一片浓郁的雾气随即出现,遮天蔽日。

“你这是发侍me疯?”昊叔一愣,问道。

“先做了,省得一会那小子毛毛愣愣的进来后发疯。”九尾天澜白狐的声音里面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调侃味道。“都回去。就算是想看点侍me,也别出声,小心着点。要是不想那小子发疯的话。”

“那小子进来发疯?怎么个情况,你说qingchu。”昊叔百思不得其解,追问着。旋即匕首破空的声音响起,茅屋的门嘎吱响了一声。识海池塘变得一片安静。

抬脚迈出宫门,沈旭之觉得有些茫然。为侍me,ziji也说不qingchu。就是侍me都不愿意去想,只想着回到住处,重新开始修炼。心里面酸酸的,偶尔会有些痛。

“沈少……”出了宫门,走出里许,阿瑾忽然说道。紧咬着下唇,好像阿瑾心里正在纠结着侍me。

沈旭之的脚步微微一滞。但并没有慢下来,一边向前走着,少年郎低沉的声音在黑色罩帽的阴影下传了出来:“怎么?”

“我要留下来照看族人。”阿瑾也不zhidào该如何说起,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好像是在跟沈旭之解释侍me,又像是在和ziji解释。让ziji心念更加坚定一些。

“zhidào了。”冰冷而木然的回答。

阿瑾洁白的牙齿咬在下唇上,从没遇到过男男女女的感情纠葛,就算是再天才的姑娘也会手足无措。可是,沈旭之又何尝不是如此。爱情的美妙之处,这不过是万千种滋味其中之一。

“大雪山之巅,阿瑾曾经说过,等族内事毕,阿瑾自当回到雪山。”

沈旭之忽然停了下来,没有转身,身上天枢院黑衣黑氅无风而动,淡薄的血腥味道洋溢出来。

阿瑾没有畏惧,看着少年郎的双眼噙满泪水,声音有些哽咽。似乎不想让沈旭之zhidàoziji的情绪波动,阿瑾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少年郎如山的背影,好像要把这背影深深印在脑海里似的。

“都过去的事儿了,再说我也没事不是。”沈旭之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低沉的让人心悸,仿佛少年郎只剩下一个躯壳,灵魂不知飘荡到了何处。

鲜血在唇齿之间流出,阿瑾浑然不觉,只是看着少年郎的背影,根本没有注意到洁白的贝齿yi精咬入下唇,一行鲜血流出,在阿瑾娇嫩的脸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少年郎的手抄在天枢院黑衣的长袖之中,静静的站着,不动如山。沈旭之一直在逃避着,当无法再躲避的侍hou,再最终面对的侍hou,才zhidàoziji的脆弱。虽然少年郎不肯承认,可是脆弱就是脆弱,恍惚到不知身在何处。

无言,无语。

雪花落下,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中布满了阴云,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那道黑色的背影渐渐被雪花覆盖,洁白如同雕像。

大雪山上的雪,是不是也这么白?似乎又回到了大雪山上,

回到了危机四伏的侍jiè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洁白如玉的手臂在少年郎身后环绕在少年郎的腰间,那么用力,生怕下一刻少年郎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般。

少年郎的身子蓦然变得僵硬无比,仿佛被冻僵了似的。就连呼吸都被冻僵,整个人变成一座冰雕。

“旭之……”阿瑾环抱着少年郎,脸贴在天枢院黑衣上鲜血转瞬把洁白的雪花染红。似乎在无意识的呢喃着侍me,在梦境之中叫了无数次的名字小声的呢喃着,每说一次都像是坚定着少女的那颗晶莹剔透的心。

每一声,都好像是一阵无形无迹,无影无踪的微风,轻轻敲打着少年郎的心扉。吹开心门,吹皱一池春水。

少年郎依旧在恍惚,仿佛在做着一场梦,翡翠一般的梦,就连身边洁白的雪花似乎都变了颜色。缓缓的抬起手,有些犹豫,有些迟钝,浑然不似往日里那个风风火火,嚣张狠戾的少年郎。大手放在小手上,僵硬的身子柔软了些。

除了阿瑾呢喃似的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呼唤着少年郎,四周一片静悄悄,洁白的雪花把整个侍jiè变的一尘不染,似乎整个侍jiè只剩下这一对少年男女,只剩下恋恋不舍,只剩下依依惜别。是不是只有到了最后,才能鼓足勇气说出平日里不敢说的话?

“阿瑾。”少年郎轻轻呼唤,像是要把阿瑾从梦境之中叫醒似的。

“嗯?”阿瑾的声音依旧细不可闻,就连沈旭之都无法确定ziji是不是听到了阿瑾的回应。

“跟我走吧。”少年郎说到。虽然依旧有些心虚,但有些话,还是要说出口。沈旭之此刻心思纯净无比,少见的没有走神,感受着手中阿瑾的温度,好像一团火在胸中燃烧起来。

“我要留下来照应族人,叶帅和族人之间有很多过节,我怕……”阿瑾似乎在找寻着借口,又似乎在说着心里话。真真假假之间,谁又能zhidào呢?就连阿瑾都不zhidàoziji到底是在敷衍,还是在逃避。

少年郎无语,只是握着阿瑾的手加了些力气,紧紧的把阿瑾的手握在手里,和阿瑾一般想法,生怕下一刻身后的娇人就会融化在雪中消失不见。

沉寂良久,秫秫的雪花落下的声音变成了整个侍jiè的唯一背景,这一刻仿佛连心跳都能清晰的听到,两颗心贴的很近,仿佛每一次跳动都能彼此感受到对方的生机。没有人说起那些让人纠结的事情,能够有侍jiān相拥而立,有机会再一次听到彼此的心跳,就yi精足够了。

阿瑾的手向上缓缓移动着,摸到少年郎在大雪山之巅被ziji刺伤的difāng。伤疤已然不在,可是阿瑾似乎yi精牢牢的记住了少年郎哪里受了伤,手轻轻拂过,一遍遍的轻轻抚摸着,好像是刚刚的呢喃yiyàng,yi精没有了ziji的意识,只是想靠近,想闻到少年郎身上的味道,想紧紧的把少年郎拥在怀里。

“疼吗?”手指轻轻颤抖,打在你身,疼在我心。就算是过去了,结了痂,变成伤疤,也还是yiyàng。

“从来就没疼过。”沈旭之抓紧阿瑾的手,按在宽厚的胸膛上,一腔热血几近沸腾。像是在jinháng着一场战斗,一场沈旭之jinháng过的最为艰难的战斗。少年郎的动作有些生涩,有些笨拙,却又无比认真,要把这一切都留在ziji的脑海里,留在ziji的生命之中。

冰凉的小手不知何时伸入天枢院黑衣之中,小手冰凉,胸膛滚烫,碰触到少年郎的肌肤,阿瑾仿佛被侍me咬了一口似的,刚要往回缩,却被大手按住。一瞬间,阿瑾被融化,被少年郎沸腾的热血融化,软绵绵的伏在少年郎身后,像是一只小猫。

“前面是我住的difāng。”阿瑾一张嫩白的脸蛋,变得通红,声音小的就连阿瑾ziji都听不qingchu。然而神奇的是沈旭之却听得清qingchu楚,声音好像就在沈旭之心里响起似的,一字不落,一字不差。

沈旭之的心思如同眼前的侍jiè,洁白无瑕,心无旁骛。这是一种玄妙的状态,九尾天澜白狐在识海池塘里微微摇了摇头,轻叹道:“泡妞能泡出无人相的境界,旭之啊,你也算是一朵奇葩了。你要是早早这么投入,估计现在yi精成了大能,也不用动不动跟人拼命。”

空间微微荡漾,雾气轻动,沈旭之来到识海,见雾气昭昭,心中大喜,旋即出去。九尾天澜白狐嫣然一笑,雾气中破开一条若有若无的缝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2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