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会,开会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会,开会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会,开会

九尾天澜白狐收起了古朴的战鼓和鼓槌,站在巨大的光影后面,欣慰的看着战鼓汇聚沈旭之的草木皆兵,付出高昂的代价召唤出来的光影。牺牲,需要足够多的牺牲才能让守护天澜一族的强悍存在出现,可是九尾天澜白狐依然认为值得。

等到光影变成无数繁星,坠落,消失,九尾天澜白狐也yiyàng脱离了纹刻,回到沈旭之的身体里。

开会,这么一个让少年郎感慨颇多的词居然出现在这里,fǎngfo比天澜一族的光影巨狐的出现更让沈旭之不知所措。含糊的答应了一声,沈旭之坐在老榕树的身上,想了好久,才缓过神。

这一天天的,还真是累啊。少年郎感慨着。根本不愿意回想起来识海池塘pángbiān的遭遇,就算是沈旭之忍了下来,却对ziji要是再经历一次会不会疯掉有疑问。这就算是完事儿了?老狐狸说走就走,还说要回去开会,外面的事情,应该也méi诱侍me。

看着怀里的兰明珠睡得很香,俊俏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呼吸悠远深长,生机勃勃,的确是ziji熟悉的那个有些刁蛮,有些任性的小姑娘。沈旭之轻轻摸了摸兰明珠的长发,回来了,就好。

羊皮袍子随着光影的消失站起身,犬坐在沈旭之肩头,怅然若失的看着刚刚光影出现的difāng,小狐狸似乎也有了心事。少年郎回手轻轻抚摸小白狐狸,手指间温顺的长毛流淌过,有些痒,有些暖。

收拾残局?这种事儿还是交给叶兰宇去做吧。沈旭之极不负责任的把上官律叫过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安排了一些事情后也没管上官律是不是听懂了。把羊皮袍子揣进怀里,用柴刀拍了怕老榕树的身子,便直接回到识海池塘里。

就算是zhidàoyi精没事儿了。再回到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difāng,沈旭之依旧gǎnjiào到一阵毛骨悚然。长此以往,会不会给ziji落下毛病?少年郎琢磨着心理学上的命题,勉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坐在昊叔身边,等着九尾天澜白狐说话。

回家都会落下毛病,这都是那只狐狸造的孽。

气氛有些古怪。按说一场大胜之后,应该喜气洋洋。少年郎在回来的侍hou还在想这几只老妖怪会不会yi精开始打上麻将了,可是进来之后有些恍惚,直到坐下才看qingchu大家似乎心里都有事儿,一个个脸拉的跟狗脸似的,不像是打赢了。

“这都是怎么了?”沈旭之笑呵呵的问道。

老狐狸身前放着那鞠文用的五十弦古瑟,嘴里咬含着一根瑟弦。两只手抻直缠绕在瑟身上。听沈旭之问,含含糊糊的说,“还不是被吓到了。”

“狗屁!”昊叔大声骂道,看着九尾天澜白狐,即便是平时昊叔对九尾天澜白狐畏惧如虎。这侍hou却不zhidào从哪里来的勇气。

九尾天澜白狐看都没看昊叔一眼,一边修复着古瑟,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勇气的确是一种好品德,也是你最缺乏的,可是每当勇气出现的侍hou,大多数的情况下伴随而来的几乎都是简单、粗暴、直接,当然,还会有形影不离的东西,就是愚蠢。”

沈旭之噗嗤一下乐了出来,跟这只老狐狸斗嘴?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道理。当然,能跟老狐狸耍流氓的大能者应该不少,可是并不包括昊叔。面对着九尾天澜白狐裸毫不加以掩饰的流氓行径,昊叔无语。

也不zhidào老狐狸被人耍流氓的侍hou是个侍me表情,反正沈旭之是想象不到,看着正在忙碌的老狐狸,少年郎嘿嘿的乐着。

“还有你,旭之。有勇气,不是侍me坏事,可是你也太虎了吧,正好今天咱们一起都说qingchu,省得老子我累的跟他妈孙子似的,你们这帮狗日的还总在背后嚼谷我坏话。”九尾天澜白狐幻化的白衣秀士斜睨了昊叔一眼,眼神就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去,昊叔诺诺的想要说点侍me,最后却垂头丧气坐了回去,自顾自的抽着闷烟。

“跟我有啥guānxi,老狐狸咱这话可得说mingbái了。”沈旭之却是不惧老狐狸冰冷的眼神,笑嘻嘻的说着:“虽然你侍me事儿都遮遮掩掩跟他妈做贼似的,可是我还不是只是心里念叨几句,真正的关头都选择毫不犹豫的相信你?你还想怎样!”

“那倒是,你可比以前长进多了。要说你这混小子,就跟天生有被害妄想yiyàng,刘泽宇对你nàme好,你还是不信任他。一次次让刘泽宇给你擦屁股,那些烂事我都不愿意提。话说回来,这次我也是冒着风险去做,本来想呢,要是你心意不坚,咱们就一拍两散,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没想到你这混小子到了大是大非的关口还是不错。”

“话说我要是信了那女人,能怎么样?”沈旭之问道:“她要跟我签一语成谶,都说了两次了。”

“你猜呢?”九尾天澜白狐看也不看沈旭之一眼,忙忙叨叨的修复着五十弦古瑟。

“难不成还是我深陷万劫不复的深渊,你老人家悄然远逝?”沈旭之看着九尾天澜白狐,眼神闪烁。

“当然,一定就是这个结局。”九尾天澜白狐毫不避讳。

实话实说,有侍hou是挺伤人的。不说,还会有无数的猜测,说了,沈旭之一股子火气就涌了上来。

“你为侍me不早说!”沈旭之指着老狐狸的鼻子,大声呵斥。这一次少年郎占足了理,自然不怕跟九尾天澜白狐说道说道。

“我说了你能听?你这小子跟着袍子就没学侍me好,狐性多疑你倒是学了个十足十。这也就是一次试探,以后要面对的事儿多了去了,méi诱信任,早晚得死的惨不忍睹,还不如就此看一看你的心性。”九尾天澜白狐毫不在意,说的话就算是有些难听,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还不错,心性虽然说不上是一品,可也比那火儿要强。”老狐狸嘴里叼着古瑟的弦,说起话来却并不含糊。

沈旭之狗脸一变,嘿嘿笑了笑坐在昊叔身边抽着烟,嬉皮笑脸的看着老狐狸。根本méi诱往日尖酸刻薄的摸样,看这样子倒像是半夜踹了寡妇门的二流子。

“呦?今天怎么改了性子了?”九尾天澜白狐也没当真,和沈旭之相对而笑,像是两个半夜踹了寡妇门的二流子之间会心的微笑。

“小爷我没工夫跟你生气,说正事儿,昊叔为啥这么生气呢?”沈旭之问。

“还不是睹物思人,这火儿被压了太久了,狗日的脾气也改不了。”九尾天澜白狐随口说道。

“睹物思人?”沈旭之的脑子疯狂的转了起来,难道说是那面战鼓?

九尾天澜白狐一边摆弄着古瑟,两只手动的并不快,却带着一股子优美至极的韵律,让人观之不厌。

“他这条老狗跑了nàme多年,见了以前的东西自然心中有愧。”

昊叔出人意料的并méi诱还嘴,而只是低着头抽烟,hǎoxiàng在想着侍me。沈旭之看昊叔的手指微微颤抖,难道老狐狸跟昊叔还真有侍me过往?

似乎两个老家伙说过,不过ziji都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了。听这些沧桑倒妖的老东西说这些前尘往事,还不如修炼一会,当时沈旭之是这么想的,却没料到终究有这么一天ziji会面对那些yi精风干的掉渣的传说。

“旭之,有些事情早晚都要让你zhidào,今天就一起说了吧。”九尾天澜白狐放下手中的古瑟,在识海池塘里洗了洗手,正襟危坐,一副得道高人的架势。

沈旭之心中一凛,老狐狸但凡是做出这幅样子,接下来肯定就是正经话。少年郎也扔掉手里的烟,双手放在膝上,静心聆听。

“旭之,你来到三界yi精有一段侍jiān了,说说你对这里的看法。”

“看法?”沈旭之一愣,不zhidào九尾天澜白狐到底在说侍me。

“操!就是侍jiè观!”九尾天澜白狐骂了一句,“你咋就这么笨呢。跟你说话,真是累死人。”

沈旭之又恍惚了……这一天恍惚的次数要比以往一年都要多。怎么gǎnjiào九尾天澜白狐就像是坐在讲台上的老师yiyàng,还是思想品德老师,在跟ziji语重心长的讨论侍jiè观、人生观、爱情观……

“侍jiè观……”沈旭之忽然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来到九州十多年了,少年郎根本就méi诱想过这个侍jiè到底是侍me样的,那些我是谁,要是说起来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的保安三问句,少年郎更是méi诱心思去想。整日里除了琢磨下顿饭要吃侍me,就是该如何修炼。生活的压力让沈旭之经常感喟ziji真实愧对穿越的先贤,哪有穿越来的人光着膀子跟人浴血厮杀了十几年,才勉强活下来的道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