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决战 (十四)

决战 (十四)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决战 (十四)

九尾天澜白狐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骂道:“你个混帐小子我还不知道?比他妈牲口还要牲口,都敢跟我动刀动枪,真要被逼到那一步,你会束手就擒?那不是扯淡呢吗,说出来谁信。レ♠思♥路♣客レ”

“我有这样?”沈旭之盘腿坐在麻将桌上,挪了挪屁股,好像嫌麻将牌咯屁股似的。玉石雕琢的麻将牌坐在沈旭之的屁股下面,略显暴殄天物。九尾天澜白狐说的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虽然自己没有想过,不过不管什么时候真到了没有退路的那一步,说不得就要扑上去咬一口。

“还跟我老人家在这里装模作样,省省吧。”九尾天澜白狐继续说道:“因为我是魂体,这一次根本没有把握击败那家伙。上一次你也知道,说到底还是我吃了大亏,导致这么多年无心修炼,终rì被火毒侵蚀,苦不堪言,最后才毅然决然的放弃肉身。说不上是什么勇悍举动,只不过这样过rì子也太过于无趣,倒还不如死中求活,找一条活路。”..

沈旭之点点头,听到九尾天澜白狐说起自己被刘大先生带去见老狐狸的那时候,回想起来,恍如隔世。虽然老狐狸说的诚恳无比,可是少年郎却总是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觉得这狗rì的没说实话。一切都是自己经历的,没什么地儿掺了水,这种感觉是哪儿来的呢?

“诚然,在你身上,我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不仅收回了之前失去的魂魄,还破境进阶。虽然如此,我还是没有肉身。袍子肉身娇弱,根本承受不住我的力量,就算是附身在袍子身上,我的力量也被限制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沈旭之看了一眼九尾天澜白狐,心中腹诽道。这狗rì的老狐狸就知道乱吹牛皮,被限制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在破境之前大雪山上还能帮自己接住雷劫。更不要说现在。可是一想到这老狐狸真要是有肉身,到底能强悍到一种什么程度,沈旭之的心思忽而悠然神往。

九尾天澜白狐好想知道沈旭之在想什么,嘿嘿一笑。说道:“是这样,袍子虽然不行,但是你的肉身强悍。足可以容纳我的力量。要不然咱俩一起试试?两人三足先练习一下,省得到了那一天被人逼到没有退路可走的时候乱了手脚。”

沈旭之猛然听到九尾天澜白狐说起两人三足……想想那变化万千的妖艳妩媚和阳刚壮猛交织在一起,心里有些不舒服。

索性老狐狸似乎只是在开玩笑,随即接着说:“没办法,我也只能伺机而动。还好,最后终于让我等到了那个机会。”

“哦。”沈旭之想到那时候自己濒死的时候思维平面铺开,种种瑰丽离奇的景致。渐渐出了神,连九尾天澜白狐说着什么都没听到。

“啪……”一枚玉简砸到沈旭之的头上,把少年郎砸的一愣。虽然悠然出神,可是却不等于任谁都能攻击到自己,老狐狸到底怎么做的。怎么能绕过自己神识的控制直接砸到自己头上?

“狗rì的,又溜号。去教室后面站着,站到放学。”九尾天澜白狐声色俱厉。昊叔垂头丧气的看着识海池塘的水纹,忽然听九尾天澜白狐说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满眼疑惑的抬起头。

沈旭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根本不假思索的在桌子上跳了下去。这是已经根深蒂固在少年郎心里的一种场面,上一世不知道在课堂上站了多久,忽然九尾天澜白狐说起来,沈旭之根本不假思索的去做。

跳下麻将桌,沈旭之看到识海池塘的粼粼水纹,这才恍然大悟,横了老狐狸一眼。这一次少年郎并没有勃然大怒,这狗rì的老狐狸总是有各种方式调戏自己,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我说到哪里了?也就是说,你听到哪里了?”

“你在伺机而动。”沈旭之无奈,苦闷的在桌上抽着烟,心里安慰自己,怎么说也比上课强吧,最起码能坐在桌子上抽烟,以前课间躲在厕所抽烟都要偷偷摸摸的。人生嘛,总是有美好的一面,虽然这只九尾天澜白狐太过于妖孽、凶悍,啧啧,还是凑合过吧。

“你最后那一击,引动体内金龙。最开始进来的时候我就跟那火儿说,并不是你抱着我们的大腿混,而是我们这些妖怪抱着你身体里的龙之幸运的大粗腿混rì子。现在一步步走过来,真是没错。”

九尾天澜白狐嘴里感慨着,眯起眼睛抬头看天边那一缕浩然之气和不知藏身何处的龙之幸运,不知道想着什么,像沈旭之一样悠然出神。

沈旭之想用那枚玉简打回去,转念一想,要么打不中,要么这狗rì的老狐狸肯定有更多的手段炮烙自己,还是忍得一时,海阔天空的好。

“想起来,那天刚刚看见你的时候,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舍弃刘泽宇。最后觉得自己已经受不了火毒的侵袭,了无生趣,还不如搏出一个未来。所幸的是,现在看来似乎我赌对了。”九尾天澜白狐幽幽说着,像是跟沈旭之闲聊,又像是在和从前的自己说着什么。

和从前的自己说,我现在过的很幸福,你放心。沈旭之心里品咂着九尾天澜白狐的话,居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想到了这样一个场景。这只老狐狸都活了多少年了,怎么还是这么文艺,难怪现在就剩下魂体了,文艺的狐狸都活不好,不管是九尾狐还是什么,这么看来还是现实一点好一些。

“话说回来,那时候我才有了把握,借龙之幸运的力量封印了那家伙传送来的空间罅隙。要不是有龙之幸运,今天咱们一家老小都得翘辫子。”九尾天澜白狐说着,像是在说一个玩笑,没有生死,只是娱乐。

“这不是活下来了嘛,能活着就好。”沈旭之点了点头,想想的确是这样。

九尾天澜白狐眼中带笑,忽而从文弱的白衣秀士变成rén面桃花,笑眼生媚,刹那间千树万树梨花开,就连识海池塘旁生长的那株树都好像抽出了目一样。

“所以说嘛,能活着就好,你还埋怨那火儿干什么。”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沈旭之瞪了九尾天澜白狐一眼,阴森的说道:“不想去就不去,我不会埋怨。可是说了要去,要去最后一击,却临阵脱逃,在背后捅了我一刀子,要是你生气不。”

九尾天澜白狐摆了摆手,笑道:“言重了,你这是不知道,就好像是你在面对龙之幸运一样,那种蕴含在骨子里的敬畏根本就是无法抗拒的。”

老狐狸替昊叔辩解?沈旭之忽然感觉到这个世界怎么变得这么荒谬无比。在少年郎的记忆里面,老狐狸从来不是做这种费力的事儿的妖怪,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转性了呢?

沈旭之道:“扯臊!”

九尾天澜白狐忽然想起来在那只金龙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雪山之巅,沈旭之已经精疲力竭,即将晕死过去的时候,依旧对那只金龙伸出中指,即便是虚弱无力,即便那时候沈旭之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般的人物,还是在强大的压力面前不肯屈服。无奈的笑了笑,老狐狸微微摇了摇头,说:“其实那火儿从天地初开之后便躲避元素主神的吸纳,那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抗争了,不能什么事情、什么人都像你一样的处理方式不是。”

老狐狸说的很耐心,细心劝道着沈旭之。少年郎盘膝坐在桌子上,就像是一个青皮流氓,嘴里叼着烟,眯着眼睛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就这么多了,再多的你问我也不知道。至于南国为什么帝王的血肉之躯舍弃的时候可以联系到那家伙,我也不清楚。这件事情怎么透着一股子阴谋的味道?”九尾天澜白狐使劲嗅了嗅,仿佛已经闻到了陈腐发霉的阴谋味道了似的。

沈旭之像是没听见,眼睛眯的很紧,要不是不时的吞云吐雾,还以为这小子坐着就睡了起来。

九尾天澜白狐的话说完,轻挑的对着昊叔吹了一声口哨,随后说道:“这次我的消耗也不小,去休养一下。”

“你最后吟诵的咒语是什么?”沈旭之忽然问道。

“早都给你了,你自己不识货,难道也要怪我?”九尾天澜白狐早就料到了沈旭之会有这样的问题,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回身到自己的茅舍里。

这老狐狸,难道真能未卜先知?沈旭之掂量着手中的玉简,想到。这一刻,也无风雨也无晴。

沈旭之沉默无语,识海池塘旁再无笑语欢声,陷入一种可怕的沉默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旭之长出了一口气,从纳戒里取出一根烟,搓了搓手指,点燃,自言自语的说道:“也倒是方便。”

说完,手指一弹,刚刚点燃的烟飞向昊叔。昊叔不知道沈旭之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接过烟,尴尬的不知道是吸一口好还是不吸。

“既往不咎,下不为例。”少年郎已经离开了识海池塘,留下八个飘渺的字和一脸茫然的昊叔,飘然远去。

致青chūn里面那个女子,既往不咎,下不为例,八个字说完转身上车,哭的一塌糊涂,我也喜欢的一塌糊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