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二百一十章 决战(十二)

第二百一十章 决战(十二)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二百一十章 决战(十二)

“杀!”

随着沈旭之一声怒吼,方才圆转如意的太极图案,生死两种气息随即炸开。レ♠思♥路♣客レ一道亮金色的力量从树魂虎牙长枪之中刺出!

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颤抖在沈旭之爆炸开的这股力量上,颤抖在那亮金色的力量中。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随着这股力量出现,念诵着不被人理解的咒语。和沈旭之刚刚经历的思维平面铺开一样,咒语似乎念诵的极慢,但却在力量炸开的瞬间念诵完毕。这段咒语似乎有无数的字,每一个字都很好理解,并没有什么难的。可是在念诵完毕之后,不管是谁都根本记不住那段咒语里说的到底是什么。

声音沧桑无比,似乎在这一瞬间,已经过了沧海桑田,过了悲欢离合,留下的只有在意识里面那飘渺的声音。

沈旭之甚至来不及咒骂,脑海里一闪而过一丝欣慰。九尾天澜白狐终于出手了!就知道这个狗rì的在等待一个机会,没有肉身,攻坚这种事情自然责无旁贷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幸不辱使命!沈旭之轻轻松了一口气。就算是最后败了,自己也不至于太过于丢脸。

隐藏了不知道多久的九尾天澜白狐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牙齿,或是困兽犹斗,或是久待良机,终于开始蓄谋已久的一击。

水落石出,随即便是石破天惊!

整个天地之间根本无法触摸,无法改变的时间被凝固,只有沈旭之炸开的生死两相依的太极图中探出的亮金色的力量在缓慢的生长,整个树魂虎牙长枪消失,只有那一抹亮金色存在。

海啸一般的吼叫声震耳玉聋,穿透鼓膜,穿透到每一个人的脑海里。这是天地的威压。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及的力量。

狂风骤起,亮金色的光芒化作点点星辰,在沈旭之看来。这些星辰就是刚刚九尾天澜白狐所念诵的咒语,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把亮金色的光芒变成言出法随的形式,化作漫天繁星飞向虚无的空间撕裂的裂口。

那虚无的空间撕裂处的力量**的想要挤出来。却在九尾天澜白狐言出法随的咒语中根本无法得逞。看上去极慢,其实却极快,只手补天一般随着每一颗星辰出现。填补到那深不见底的漩涡之中,随即就会化作流水一般进入旋流之中。无数星辰璀璨无比,眨眼之间全部融入到洋溢着火焰炙热的力量的漩涡中。

光影迷离,色彩绚烂。仿佛是年节时候的烟花绽放一般,让人目眩神迷。

烟花易冷,绚烂终究不会持久。一切在转瞬之间便平复下来,两轮明月的光影似乎也变得黯淡了一些。平地而起的寒风肆虐,仿佛对刚刚那股热流极为抗拒,更是彰显自己的力量一般的吹着。

树魂虎牙长枪破碎,化作无数树魂飞回到沈旭之的手镯里。精赤着上身的沈旭之全身肌肉好像是磐石一般虬张,仿佛里面蕴含的力量随时会破体而出。

面无表情。即便是活下来,少年郎依旧没有太多的欣喜,缓步走到柴刀前,弯腰拾起柴刀。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的肩头,身后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和一道虚无的光影流动,不像是往rì里活波跳脱,而是冷冷的环顾四周,一股难以言明的威严仿佛是千钧巨石一般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在最关键的时候,老狐狸还是选择了羊皮袍子,而不是沈旭之身后的纹刻。只有在羊皮袍子的身体里,老狐狸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九尾天澜白狐的目光看到哪里,哪里就仿佛刮起一阵秋风,人心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目光看向穷奇,穷奇温顺的拜服在地上,就算是再强项,在九尾天澜白狐的目光中也只能低下头。看到鞠文和那只女鬼,面对帝江,依旧无所畏惧,依靠魂术囚禁帝江瞬间,夫妻二人硬生生的几乎秒杀了那只超阶的成年荒兽。可是在九尾天澜白狐的目光之中鞠文和那只女鬼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目光中带着的余威,让鞠文意识到这是一个自己根本无法面对的强大存在,不要说一语成谶,光是冰冷的眼神里那种威严,就让鞠文难以承受。

仅仅是眼神,便足以让强大的鞠文低下头,不敢直视。那只女鬼心中有愧,知道九尾天澜白狐出现,早早的就藏身在鞠文怀里,没有看见九尾天澜白狐此刻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石滩身后夜叉王被硬生生的抽走了魂魄一般瘫倒在地上,一地冰霜四溢。老榕树如华盖一般的树冠不住的颤抖着,树皮秫秫落下,显然是怕到了极处。

叶兰宇故作镇定,勉强站在那里。当九尾天澜白狐的目光扫到叶兰宇的身上的时候,浑身染血的铠甲不住的颤抖。叶家血脉中的骄傲让叶兰宇勉强站在沈旭之的身侧,站在一地废墟、一捧骨灰前,说什么都不肯坠了自家的傲气。

沈旭之拾起柴刀,掂量了两下,发现似乎有了一点变化,是好是坏沈旭之一时之间也没有定论。从纳戒里取出一身天枢院黑衣黑氅,回手披上。

“赶紧回去,有事情问你。”沈旭之说道。没有看着羊皮袍子,但在羊皮袍子身体里的九尾天澜白狐却知道。轻轻抖动了一下身后的九条尾巴,拍打了一下沈旭之的后脑,仿佛在告诉沈旭之,一切安好。随后羊皮袍子就回到沈旭之的怀里,安稳睡去。

“老叶,以后的事情你能搞定吗?”沈旭之从纳戒里掏出一根烟,手上力量太过巨大,不小心捏碎了。少年郎看着一地的碎烟叶子,苦笑一声。

深深吸了一口气,散去周身的力量。沈旭之发现自己真的是太过于紧张了,居然会忘记收敛力量。慢慢的从纳戒里取出烟,扔给叶兰宇一根,自己叼起一根,点燃。

叼着烟,沈旭之含含糊糊的问道:“老叶,问你话呢。”

叶兰宇恍惚的接住沈旭之扔过来的烟,脚下一软,险险跌倒。看着沈旭之,勉强裂开嘴笑了一下,比哭还要难看。缓缓的坐到地上,使劲抽了一口烟,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毕竟是常年在血泊之中打滚的悍将,很快便从九尾天澜白狐的威压之中走出来,说道:“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他已经死了,整个南国自然就是我的。要是到了这种程度我还是坐不上那张椅子,我就不是叶家的子孙了。”

“那就好。”沈旭之对着半空中的一个月亮吹了一口烟,随后低头对着叶兰宇说道,“我在这里歇一歇,你去收拾残局吧。”

“嗯。”叶兰宇明显对沈旭之的这种颐指气使的话语有些反感,但是刚刚九尾天澜白狐的威压让叶兰宇无言以对,就算是心有不满,也说不出什么来。更何况沈旭之刚刚从凶悍狠戾之中走出来,以叶兰宇对沈旭之的了解,自己要是说一个不字,那少年郎估计狗脸一变,柴刀立马让自己身首两处。

“等我歇一歇,天亮之前要是还搞不定,老叶,别说我不给你面子。血洗南国都城,剩下一只鸡一条狗就算是我沈旭之每种。”沈旭之低头抽烟,叶兰宇也不知道沈旭之在大胜之后为什么脾气会这么差,怎么对自己说出这样的狠话。

沈旭之似乎情绪极为低落,有些不耐烦的低声继续说道:“你们俩腻歪完了没有?完事了赶紧回去,我有话要问。”

叶兰宇一愣,旋即明白这是在和刚刚秒杀了护国神兽的夫妻二人在说话。难道这两个人居然是沈旭之的……叶兰宇见到过鞠文,跟着沈旭之下山来的,话也不多,根本看不出来和沈旭之有多么深厚的关系。可是,这少年郎怎么跟打骂穷奇一样,张嘴就骂呢?这样的强者,就算是宠着都来不及,一般的强国都会礼贤下士,说出的话要比君王还一言九鼎。在这少年郎眼前,怎么会张嘴就骂,难道是沈旭之的家奴不成?

抬眼望去,那老汉动了一下嘴唇,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是依依不舍的在那女鬼的脸颊上**了一下,挥挥手。那只女鬼虽然恋恋不舍,却只能使劲拥抱了一下鞠文,随后化作清风消散在风里。

居然这么强势!叶兰宇无语的看着沈旭之,手中的烟忘记抽,几乎烧到手指。这他娘的还是南国吗?自己还算是南国的皇帝?

“你过来。”沈旭之使劲吸了一口烟,顺手把烟蒂弹向穷奇,淡淡的火星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宛似流星。穷奇听到沈旭之的话,如逢大赦,笑逐颜开的跑了过来根本没有一丝上古荒兽的尊严,仿佛能在沈旭之的身边感受到柴刀里面蕴含的息壤味道就是人生大乐。

“石滩,护法,我休息一下。”沈旭之吐出胸中浊气,坐在地上,慢慢闭上眼睛,最后对着叶兰宇说道:“快去吧,你难道真的要等我屠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5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