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二百零一章 决战(三)

第二百零一章 决战(三)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二百零一章 决战(三)

双臂较劲,身上天枢院黑衣黑氅无风而起,还méiyǒu听到少年郎最喜欢的黑氅猎猎作响的声音,玄级下品的一身衣服又碎了。

沈旭之对此也颇为无奈,即便在这么一个生死瞬间的shíhòu,少年郎依旧习惯性的走神。以后要是有机会回天枢院,一定要做一套扯不破的黑衣黑氅。要不是老狐狸给做了一身血铠,又他娘的得光着膀子打架。

柴刀下压,虽然这人强横无比,少年郎还是不由自主的用出太极”“小说章节。那种对力量的掌控,虚实之间阴阳相生,让沈旭之沉醉无比。这个侍jiè再强大的法术,再彪悍的力量,都hǎoxiàng跟少年郎有隔阂,只有太极一术,真正是少年郎魂牵梦绕的。这是一种萦绕在血脉之中的力量,无法释怀的力量。也只有施展太极的shíhòu,少年郎才会有一种回家的gǎnjiào。

况且,在面对魔族的shíhòu,少年郎发现zìjǐ进阶之后,尤其是长歌当哭之后,心境变化,太极双生用出来更加老辣,也更是如意。

手腕转动,如流水一般自然,像是一阵清风,不经意之间带动柴刀与冷焰长刀上的力量。刚刚对拳,那狗日的小白脸力量并不逊于zìjǐ,沈旭之对此qīngchǔ。所以在使用太极去转动力量的shíhòu,开始全神贯注,不敢稍有走神。其间轻重少年郎还是分辨的清qīngchǔ楚。

力量一拉一带,柴刀上浑不着力,两股力量虽然无法融合,却被少年郎柴刀的刀势带中了虚弱的节点,冷焰长刀猛地一偏,那狗日的小白脸身子一个趔趄。明huáng色的光芒随着身子一动,像是一团火焰般拉扯出数道虚影。

即便右手被炸的只剩下皑皑白骨,即使对拳之后受到重创。即使小魔凤凰从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一飞冲天,明huáng色光芒之中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一张脸都méiyǒu改变过,hǎoxiàng这个人根本méiyǒu任何情绪似的。但是在手中冷焰长刀被蓦然带偏。那张在沈旭之看来是死人一般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微澜。

太极双生,不同于九州、深渊、魔界所有的功法,所以明huáng色光芒之中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有些惊奇,就像是找到了shíme好玩的玩具yīyàng。瞪大眼睛看着沈旭之。

这一次,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却并méiyǒu像魔族强者yīyàng被沈旭之一个圈一个圈的力量绕晕,手中冷焰长刀直接破碎。几道火星飞上半空,宛似年节shíhòu的烟火一般绚烂。这shíhòu南国都城yǐ精大乱,璀璨绚烂的烟火在乱糟糟,血肉横飞的都城上空亮起,非但méiyǒu喜庆的味道,反而更助长了骚乱。

力量落空,沈旭之把两人的力量一同打向天空。也是一愣。这是少年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从前使用太极拳的shíhòu,即便对手实力强大,zìjǐ根本带不动,也绝对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冷焰长刀再次出现在面色苍白的少年手中。hǎoxiàng根本méiyǒu变过似的。

“古怪,有些意思。你用的拳法叫shíme名字?”面色苍白的少年问道。回答他的却是沈旭之冷冽的刀锋。

那人手中长刀看上去像是实质一般,却可以随意聚合,太极双生的力量根本无法搭住那人手中的冷焰长刀。既然不能用巧力,nàme直接拼蛮力吧!

因为zìjǐ的水平有限,无法带动冷焰长刀,可是沈旭之却毫不气馁。简单、粗暴、直接,这样的招数,沈旭之喜欢。

用手中柴刀回答那小白脸的问话,身上一阵阵的不舒服,随即便被昊叔化解。倒也没shíme,不过这小白脸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身上的血铠也不错,不过看着不像是魔界任一家宫廷大师的手笔,的确是古怪的少年。”明huáng色光影晃动,冷艳长刀和柴刀猛烈的对撞着,fǎngfó是两只凶悍的发情的野兽,谁也不肯服输。在这样的情况下,问沈旭之的话依旧平和,压根就méiyǒu受到暴猛的力道影响似的,少年郎心中微寒。难道说那狗日的小白脸méiyǒu用全力?沈旭之有些难以置信,但对面的情况却又不得不让他相信。那狗日的小白脸的确méiyǒu用尽全力!

“这样吧,朕恕你无罪,只要你肯归顺、臣服。”明huáng色的光芒随着这句话说出来,变得更是神圣,一种江海般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想要膜拜在君王面前。滔天大罪被一句话抹去,如此求贤如渴,还能要shíme!

少年郎似乎被这句话打动,手中柴刀微微变缓。

“停下吧,叶兰宇能给你的,我都能十倍的赐予你。”

刀势渐慢,少年郎似乎在犹豫,在挣扎。

“君无戏言,你难道还信不过吗?”明huáng色的身影变得愈发神圣强大,并méiyǒu趁着沈旭之刀势减缓的shíhòu攻击,而是随着少年郎的缓慢而慢下去。

自信满满,一丝笑容挂上了苍白的脸。沈旭之身上无数的秘密,那把柴刀,那身血铠,那套拳法,随便yīyàng,就算是南国都城的人都死光了,又能如何!那个君王脚下不是累累白骨,哪个不是血流成河?真要在乎这点人命,也根本无法把叶兰宇逼到那步了。

“真的?”沈旭之的眼神有些呆滞,似乎脱力了yīyàng,身上血铠的颜色也méiyǒu之前鲜艳,fǎngfó和少年郎一同进入沉思,思量中间利弊得失。

“都说了,君无戏……”刚说到这里,明huáng色光芒之中脸色苍白的少年看见沈旭之停了下来,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落在那身血铠上,渗入到血铠下面的身体里。

这是怎么了?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神辉?面色苍白的少年旋即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赶出去,怎么kěnéng!rúguǒ要是神辉,zìjǐ应该能感受得到。而现在能gǎnjiào到shíme?不过就是无暇的星光不知怎地合拢,落在zìjǐ的对面。那股光芒如此皎洁,hǎoxiàng是天上两轮圆月的月光似的。无形无质,似水似霜。

可是……在星光落在对面血铠上的一瞬间,fǎngfó出现了幻觉,原本对面那少年身材匀称,一举一动充满了力量。却并不是如何高大威猛,和曾经见过的魔族人并不yīyàng。可是随着星光渗入,似乎那具身体再膨胀……

只有短短的一刹那,沈旭之趁着那人招降zìjǐ的机会,无耻的暗自用出“星降术”。

经历过九尾天澜白狐的蛊惑人心的幻术,试问这世间还能有shíme可以蛊惑少年郎那一颗心。皇权?在少年郎看来,连一堆狗屎都不如。

“言你妈逼!”沈旭之的身子无形中大了一圈,手中柴刀当空劈下,整个空间都fǎngfó被沈旭之劈碎了一般。

“螳臂当车!”虽然méiyǒu料到沈旭之使诈,有些措手不及。虽然沈旭之使用了星降术,增强了zìjǐ的力量,但是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只是面色变得难看了yīdiǎn,却根本méiyǒu面对死亡的gǎnjiào。

刀锋劈落,明huáng色的光芒骤然一暗,却并不是柴刀上的力量。一阵如水的波纹流动,似有天花乱坠,似有无数芳香扑鼻而来。

刚要动起来,出手惩戒那个狡诈的少年。却没想到异变突生,一道并不是十分巨大的幻术骤然降临。时机选择的刚刚好,就在那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被沈旭之欺骗,微微恼怒。稳固的帝王之心出现了nàme一丝一现即逝的罅隙的shíhòu,幻术降临。

虽然并不如何强大,但是在关键的shíjiān,落在关键的dìfāng,他就是最强大的!

身子微微停顿,手中冷焰长刀就这么一顿的shíjiān,错过了少年郎的柴刀。身上明huáng色的气息正要灌注在柴刀所落的dìfāng,心念所至,道法相随,只不过是心念流转的功夫,柴刀根本来不及对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造成伤害。

可是就在这个shíhòu,背心处一阵刺痛。心神一动,不经意之间明huáng色的气息灌注到背心处,抵挡那个并不如何犀利的攻击。

柴刀落下,血光乍起!

“嗷!!!”受了伤的野兽一般疯狂的叫喊声响起,明huáng色的气息hǎoxiàng是一块镜片,被柴刀劈的粉碎,四散迸溅。

濒死的野兽最是凶悍残忍,沈旭之自幼便zhīdào。身子向后猛退,根本不给那狗日的小白脸反手一击的机会。肩膀上洁白的尾巴飘荡着,羊皮袍子不知shímeshíhòu蹲在少年郎的肩头,满嘴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下,落在血铠之中,消失不见。

刚刚那一瞬间,除了不zhīdào在哪里的九尾天澜白狐之外,只有沈旭之zhīdào。和羊皮袍子心意相通,中间种种少年郎早就预想的qīngchǔ。

从柴刀刀势减缓开始,无数的细节就在沈旭之心里疯狂的盘算着。如何使用星降术,如何落刀,如何让那人瞬间失神,如何让明huáng色气息无法阻碍柴刀的劈砍。当然,这一切一切之中,最主要的并不在沈旭之,而是羊皮袍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77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