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铠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铠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铠

那只女鬼一脸不以为然,刚想要反驳九尾天澜白狐,看了一眼老狐狸,却没有说话,继续琢磨起那件血铠来。大文学

过了半晌,九尾天澜白狐站起身,走回沈旭之的身边。看也不看濒死的魔族强者一眼,任由他被死死的钉在地上,自生自灭。

那只女鬼本来还想继续看看血铠,见老狐狸走了,这才注意到魔族强者凄惨的模样,有些胆怯,恋恋不舍的随着九尾天澜白狐回来。..

“差不多,其实也就是那些东西。”九尾天澜白狐说到。繁复的血铠在老狐狸眼中,似乎也就是一个小玩意,简单到看几眼就明白的程度。

“那些东西?”少年郎脚下三五烟蒂,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像是一个小地痞那样眯着眼睛吊儿郎当的问。

“就是血腥杀气妖氛凝结成实质,上面添加一些阵法,仅此而已。而且你的血腥杀气妖氛要比魔族人用的血煞之气更加灵动,威力也更强大。”九尾天澜白狐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好像依旧在琢磨着刚刚那件血铠,淡淡的说:“身在三界之内,有天地元气,有魂力,有血腥杀气……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啊。”

少年郎被九尾天澜白狐的话噎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这狗rì的老狐狸怎么就不会说一句讨口彩的话呢。沈旭之恶狠狠的想,老狐狸要是一个巫师,早晚得绑在十字架上被烧死。..

“调动下血腥杀气。”九尾天澜白狐又想了半支烟的功夫,说到。

沈旭之依言而行,调动雪山气海之间的血腥杀气妖氛,在身体周围幻化成一件粗糙的血铠。

“啧啧,我就没见过这么丑陋的铠甲,难怪你很少穿呢。大文学”那只女鬼猛地远离沈旭之,仿佛一旦接近沈旭之。那股粗糙丑陋的气息就会传染到自己身上似的。

“旭之也是误打误撞,没有多年的传承办法,能幻化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九尾天澜白狐很少见的为沈旭之辩解说道。

丑不丑的。沈旭之却不在意,之所以很少用血铠,少年郎是因为发现每次动用血铠之后身体里的血腥杀气妖氛就会淡薄一些。一向信仰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的沈旭之对此嗤之以鼻。

九尾天澜白狐手指轻轻放在少年郎幻化出的血铠上。在修长的手指刚刚一搭到血铠上的刹那,沈旭之忽然打了一个冷战。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感觉像是电流一样。流遍全身。

老狐狸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要不然我变成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一阵恶寒。

这狗rì的老狐狸真是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啊!少年郎无奈的蹲在地上,使劲抽了一口烟。摇了摇头,“不用,赶紧弄。”

那只女鬼似乎也听出什么不对劲来,jǐng惕的看着九尾天澜白狐,不知道老狐狸想要做什么。

“那我开始了,你老老实实的蹲着,千万别动。”九尾天澜白狐说着。手指已经开始在沈旭之身上血铠上动了起来。

时而像是大家闺秀倚栏绣花,时而像是粗豪汉子巨斧凿石。虽然只是在沈旭之身上血铠的方寸之间游走,却已然表现出气象万千。

那只女鬼原本是迫于九尾天澜白狐的吟威不敢多说,生怕哪里又得罪了这只老狐狸。但是随着修长的手指在血铠上游走不停,一双大眼睛开始被吸引住。大文学连眼睛都不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沈旭之就是觉得被老狐狸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很不喜欢。虽然是在血铠之外,依旧感觉古怪。要说这个龌蹉的心思啊,少年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一根烟没抽完,九尾天澜白狐便停了下来。看着沈旭之,好像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那只女鬼已经变成了石像木雕,愣在原地,好像连呼吸都没有了。少年郎忽然想到,女鬼本来就没有呼吸不是,这倒是自己多虑了。不过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那只女鬼会这么看着自己?要是一直这么看着,等一会出去让鞠文看到,会不会拼着背弃一语成谶跟自己拼老命?

“我能动了吗?”沈旭之小心翼翼的问到。

“运转一下血腥杀气妖氛,试试看。”九尾天澜白狐眼中似乎带着点兴奋、喜悦的神情,今天这老狐狸是怎么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难不成他跟那只女鬼有一腿?少年郎不怀好意的揣测到。

身体里雪山气海之间的血腥杀气妖氛升腾而起,沈旭之身上的血铠随即绽放出一层暗红色的光芒。有些黏稠,仿佛将军百战铁衣,上面挂满了浓的化不开的鲜血。被九尾天澜白狐雕刻上去的阵法并不张扬,在鲜血中低调的出现,只有沈旭之才能感觉到这些阵法到底带给自己多大的提升。

虽然只是一些阵法,原本九尾天澜白狐也会,但是在血铠之上,这些阵法完美的交合在一起,相互激发,相互补充,没有一个阵法是孤立存在的,也没有一个阵法突兀,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那么……美丽。

感受到自己的增强,少年郎抽出背后柴刀。一声轻俪的龙吟在柴刀上响起,悠远深邃。果然是变强了!少年郎心中咄定,有些小小的兴奋。身体里的血腥杀气妖氛不仅没有被减弱,反而在身上血铠里几番激荡之后变得愈发强了。

“嗯,差不多了,就是这样。”九尾天澜白狐淡淡的说,丝毫没有看出这幅巧夺天的血铠能让老狐狸由所动容。

“我怎么收回去?”沈旭之问,生怕自己收回血铠,这些强大而又美妙的阵法就会消失不见。虽然自己已经隐约记住,但是一些细微之处还是无法全数了然于胸。

九尾天澜白狐一翻手,又是一盏冒着热气的热茶出现在手上,轻轻品了一口,回味良久之后才说道:“收回去吧,再出来,还是这样。”

老狐狸这么一说,沈旭之才放下心来。收起血腥杀气化作的血铠的时候,心中暗自庆幸,终于不用每次打仗都光着膀子上了。

“你这是在哪学会的?”那只女鬼好像还在梦游中,呢喃的问到。

九尾天澜白狐不屑一顾的喝着茶,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那只女鬼的问话,悠闲自得,坐在紫檀木的椅子上,倒像是来游山玩水,对之后的大战根本不以为意。

沈旭之了呵呵的给九尾天澜白狐一根烟,殷勤的帮着老狐狸点上。

“旭之,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少抽点。”老狐狸熟练的喷出一个烟圈,袅袅婷婷,在半空中变作一个阵法似的。

看着九尾天澜白狐这么熟练的吞云吐雾,沈旭之不由得心里腹诽着老狐狸不知道抽了多少年烟了,这杆老烟枪估计身体里都是烟油子。可是转念一想,的确是这样,老狐狸最起码在此之前就算是自己跟昊叔如何抽烟,都没有半点烟瘾表露出来。

少年郎笑道:“没事,昊叔不是在嘛,有他在,什么东西都留不下。”

九尾天澜白狐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轻轻品了一口茶,眼神变得空洞起来。

“跟你说话呢!”那只女鬼看九尾天澜白狐根本不搭理自己,大声的问到,就算是在老狐狸吟威胁迫之下,那只女鬼还是暂时忘记了自己大声责问的到底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就你们精灵族的那点东西,还是我留下来的,跟谁学的?你应该问问,是谁跟我学的。”九尾天澜白狐似乎并不介意在那只女鬼把脸凑过来的时候伸手狠狠的打上一巴掌。

“那不可能!”那只女鬼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异常,雪白的脖子上那枚近似于神器的项链随着高耸的胸部颤动而微微动着。

“你是说莱古拉斯吧,他的确跟我学了几年,要不然就你们这些精灵,恨不得把身上所有能提供防御的东西都变成花纹,怎么可能做出铠甲。”九尾天澜白狐的语气忽然变得尖酸起来,“那时候我就问,女精灵怎么不把三点都露出来,那么看着还顺眼一点。”

……少年郎无奈的看着那只女鬼和九尾天澜白狐,这是要吵架。这狗rì的老狐狸怎么就对精灵不稍加以辞色呢?

“莱古拉斯是谁?”沈旭之打着圆场,即将面对一场大战,这只女鬼刚刚已经表现出了自己强大的实力,这时候要是吵起来,总归是不好。这种活沈旭之很少做,这句话问的更是有些不搭调。那只女鬼被气得一张俏脸涨的通红,鼓囊囊的胸脯,粉嫩嫩的大腿。很难想象,这居然是一只活了近千年的女鬼。

“一个精灵族的小子,当年在精灵族最鼎盛的时候,射术第一,号称精灵族史上第一的弓手。后来学会了制作铠甲,恨不得一丝不挂的精灵族才穿上衣服去打架。要不然早个三五百年就被兽人全都干掉了,还能等到最后那次大战?”九尾天澜白狐分外不屑,言语像是一支寒冷的冰锥,戳在那只女鬼的心头。

(。)大文学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35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