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沈旭之手中长枪扔给穷奇,道“你没事儿吧。”

穷奇收起长枪,不再耍酷玩帅,而是回到本身,变作一只尖刺环绕的狗。恶狗如狼,口涎滴滴落下,被打过、心中有不平、有愤恨的恶狗更是凶悍。

沈旭之问完之后,似乎就忘记了这句话,hǎoxiàng穷奇到底有事儿没事儿跟zìjǐguānxì不大似的。一双眼眸盯着那道连通魔界的木门,精光四射。

淡淡的血腥味道在木门上散发出来,就像是这扇木门在血池里面泡了多少天了yīyàng。血腥杀气在木门里氤氲回荡,少年郎猛然之间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的肩头也感受到了尖锐的危机,méiyǒu张牙舞爪的穷凶极恶,身子开始不住的颤抖,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少年郎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沈旭之和羊皮袍子自有默契,根本méiyǒu理会小狐狸的隐身,身上血腥杀气妖氛骤然燃烧起来,右手柴刀斜指地面,如同岩石一般的肌肉虬张,坚硬的像是碱放大了,又在风力吹了无数日的馒头,扔出去能把狗砸一个跟头。

但是少年郎bìjìng还是刚刚进阶,这种程度的战斗极度缺乏精yàn。背后纹刻飞腾而出,九尾天澜白狐出现在身边,可是稍纵即逝的时机yǐ精失去,整个南国后宫的建筑都fǎngfó开始扭曲起来。

少年郎提着柴刀就要合身而上,九尾天澜白狐寄身纹刻之中,化作白衣秀士把手搭在少年郎的肩上,说道:“不过是一个幻境而已。不用这么着急。”

“嗯?”沈旭之没迷ngbái九尾天澜白狐的意思,嗯了一声。

“就是说,我们失去了最好的击破的时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幻境形成。你怎么这么笨,还以为你在雪山上顿悟以后能变得聪明yīdiǎn。”九尾天澜白狐看样子有些不爽快,张嘴就骂。

沈旭之长吁了一口气,骂道:“我哪zhīdào还有这么多弯弯绕。你不也没做shíme吗。”

“滚蛋,要不是我,咱们就被带到魔界去了。”九尾天澜白狐幻化的白衣秀士面色严整。嘴里虽然和沈旭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但是所有的注意力却在观察着zhōuwéi的变化。“到shíhòu也不zhīdào有多少魔界的狗崽子围上来,现在还好,虽然换了个地儿,但还是有机会。”

随着九尾天澜白狐的话音落下,南国皇宫扭曲的建筑hǎoxiàng只是池水之中的泡影一般,在扭曲之后变成无数巍峨的奇异怪石嶙峋。一片空旷之中。hǎoxiàng只有沈旭之与九尾天澜白狐、穷奇站着,对面那道传送阵依附的木门变得无比巨大,一层层鲜红的血晕在中心开始向四周荡漾开,hǎoxiàng是一块小石子被扔到池塘里,惊起无数涟漪。惊走无数沙鸥。

“看见了吧,这就是魔族最浩大的血海昭昭,有méiyǒu一种暗无天日的gǎnjiào?虽然布置的人不是很用心,只能说是初具规模,将就着看喽。”九尾天澜白狐手中不zhīdàoshímeshíhòu多了一盏茶杯,金huáng色的茶汤上氤氲着热气。一边喝着茶,一边谈论着魔族的阵法,悠闲无比。

沈旭之看了一眼老狐狸,心中腹诽,这狗日的老狐狸怎么shímeshíhòu都能有这样的做派,潇洒写意,一副出尘的模样,也不zhīdào曾经有多少妹子被这狐狸骗了。

“南国那面怎么办?”少年郎还没笨到跟九尾天澜白狐说出zìjǐ腹诽的话,但一场恶战之中,少年郎也很难稳住心态跟老狐狸这样云淡风轻的说点风花雪月。

九尾天澜白狐笑道:“血海昭昭里shíjiān过的本来就慢,又有我在,在这里几个时辰,那面不过几息的shíjiān,没事儿的。”

沈旭之听九尾天澜白狐这么一说,才定下心来。从显身到现在,在南国后宫里面看上去势如破竹,可是少年郎却觉得步步惊心。突袭,依仗的就是一个tūrán的突字,最开始肯定是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南国后宫中依旧可以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算是六阶上古荒兽穷奇都迅速的折戟沉沙,被瞬间打破了胆。不抓紧shíjiān能行?

仔细看着所谓“血海昭昭”,少年郎习惯性的从纳戒里取出一根烟,打了一个指响,点燃。九尾天澜白狐也从zìjǐ的纳戒里拿出一根烟,笑道:“旭之,对个火。”

熟悉的话语,在此刻却让沈旭之gǎnjiào一愣,这话得多久没听人说过了?曾经在大学宿舍里,在单位,在手术室的更衣室……

有些木然的叼着烟,侧过头,白衣秀士嘴角似笑非笑,这狗日的老狐狸居然在调戏zìjǐ!少年郎恍然大悟,随即有些恼羞。想要叱问九尾天澜白狐到底有méiyǒu看zìjǐ的记忆,转念一想,老狐狸肯定矢口否认,说不定还要损zìjǐ几句,少年郎便泄了气。

点燃了烟,九尾天澜白狐美美的抽了一口,说道:“都说南国和魔界有点问题,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在荒宇城,魔族找到了你的气息,所以才能这么快布置起来血海昭昭的阵法。所幸的是我遇到过一次,就不是问题了。”

“我说,你哪来的烟?”沈旭之hǎoxiàng根本没听见九尾天澜白狐的话,自顾自的问到。

“赢的。那团火儿输了很多,最近不能玩了,养一养,等肥了之后再说。”

想象着在zìjǐ识海池塘里面打麻将的几个人,只有九尾天澜白狐一个满面红光,其他妖怪的内裤都被赢过来,昊叔还好说,魔凤凰和那只女鬼会不会恼羞成怒,拼死自爆?想到这个kěnéng,少年郎后背泛起一层白毛汗,没想到打个麻将还会出现这种问题。

“你就不想zhīdào血海昭昭以后能变成shíme?”九尾天澜白狐见沈旭之有些心不在焉,笑着问到。

“你不是都下了手脚了吗?我问nàme多干啥,你去做你的,赶紧回去是正经事儿。”沈旭之说。

“明珠投暗。”九尾天澜白狐嘴里啧啧了两声,喷出了一团漂亮的烟圈,hǎoxiàng遗憾于少年郎根本不愿意zhīdào更多事情,zìjǐ种种居心叵测的手段méiyǒu人述说似的。

四周血腥味道愈发浓重,沈旭之yǐ精能感受到在所谓“血海昭昭”里面传出来巨大的压力。并不是一种gǎnjiào,而是真实存在的压力,喷出的烟圈瞬间就消散在看不见的力量里面,只有九尾天澜白狐的两团烟圈一直坚持着、漂浮着,hǎoxiàng是两朵小白花招展盛开。

“树人!”九尾天澜白狐眯着眼睛,看着“血海昭昭”渐渐成形,忽然沉声说到。

沈旭之嘴里叼着烟,蹲在地上抽着烟,却méiyǒu一分怠慢,木魂树人随即而出。

有那粒种子的滋养,有少年郎雪山气海之间血腥杀气妖氛的调息,木魂树人yǐ精比沈旭之刚刚接手的shíhòu要强大了数分。一个个膀大腰圆,神色之中带着几分彪悍狠戾。

随心意而动,木魂树人在刚刚出现的瞬间就hǎoxiàng是一支百战铁军一般纪律严明的占据zìjǐ的wèizhì,手中床弩低垂,巨大的原木并不是相柳毒涎浸泡过的那种,早yǐ精在床弩上装好,等待号令随时展开攻击。

巨大的血腥杀气化作的法术里,开始出现一个个身影。身影还有些朦胧,但是成制式的血铠却表明这些身影必然是一支极为精锐的军队。

九尾天澜白狐的眼睛眯的更小了,在充满沧桑却并不显老,只是让人觉得成熟、稳重、可以相信的脸上画出两道弧线。弧线中精光四射,不zhīdào老狐狸在等待着shíme。

身影愈发清晰,木魂树人严阵以待,沈旭之也不zhīdào接下来要做shíme,难道和在荒宇城里面yīyàng?少年郎在九尾天澜白狐身上感受到一种森严的气息,zhīdào老狐狸肯定另有打算,少年郎自然不会去让这些木魂树人随意攻击。

这是在等机会还是九尾天澜白狐早yǐ精预留下阴险毒辣的圈套?沈旭之说不好,也学着九尾天澜白狐的样子眯起眼睛仔细看去。

“你他妈的再不出来,就赶紧还债!”九尾天澜白狐痛骂到,沈旭之一愣,旋即裂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这老狐狸打麻将到底赢了多少钱啊,使唤那只桀骜不驯,小脾气坏得很的女鬼跟使唤孙子似的。

果然,沈旭之没猜错。九尾天澜白狐话音刚落,少年郎就gǎnjiào到zìjǐ的识海里一阵轻微的波动,那只女鬼就像是九尾天澜白狐的召唤兽yīyàng从识海里出来,站在老狐狸的面前,柳叶眉倒竖,指着老狐狸,看那样子想要骂shíme。

和沈旭之yīyàng,这只女鬼和九尾天澜白狐相处的shíjiān越长就越是不敢招惹阴损毒辣的老狐狸,几息之后“哼”了一声,有些丧气的说道:“这不是来了嘛。”

求订阅(。)

无弹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