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怨念

第一百七十五章 怨念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七十五章 怨念

九尾天澜白狐继续说着,一具具振聋发聩的话语,像是一道道平地惊雷,在阿瑾耳边炸响。..每一句都直指人心,每一句都看似风轻云淡,却极为残忍的把阿瑾心中那份伪装撕下,裸的面对寒风。

天空飘起洁白的雪花,入冬了。

阿瑾猛地抬起头,眼中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九尾天澜白狐,不知道方才为什么九尾天澜白狐每一句话都让zìjǐ的心疼一下,一根针,不断的扎在心头”“疼完了,开始渗出点点鲜血。

鲜血渐渐弥散,变成一片血雾。

九尾天澜白狐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阿瑾,冷酷的问道:“是还是不是?”

“不是!”阿瑾声嘶力竭的吼道,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弱不可闻。

“雪山之巅,你脆弱的心根本经受不住诱惑,于是你攻击了旭之,虽然旭之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甚至之后还能渡劫。但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旭之没杀你,我就给你,也算是给他一个机会。”九尾天澜白狐长者一般看着阿瑾,有点难得的温柔语气和阿瑾讲述着这些日子里的过程,阿瑾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懵懂之间经历过如此多的生死抉择。

只不过这种抉择是掌握在别人手里,自己根本茫然无知。

“这段日子,看了看你的心性,我也确认那天你在大雪山之巅说过的话是真的。要是旭之真的死了,你拿到鸿蒙紫气,挽救了你们部族你应该会回到雪山之岢情而死。

但这就是你的懦弱。”

阿瑾无语,失魂落魄的跪坐在九尾天澜白狐面前,低头看着地面上洁白无瑕的雪花,几根长发没有一点神采的搭在额前,雪花落在上面。也不融化。看上去像是一夜白头,几息之间就红颜逝去。

“你拿鸿蒙紫气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挽救你们部族?甚至你不惜伤害旭之,不惜之后回到大雪山殉情。鸿蒙紫气本身没有任何欲念。只是放大了你心头的念想罢了。旭之心思有时候单纯无比,有时候想的弯弯绕跟我差不多。大雪山之上,他心中没有欲念,要说有。只有心中活下去的执念。所以没有任何影响。

既然旭之拿到了鸿蒙紫气,如今又来挽救你们部族,你为什么还在犹豫?”

漫天雪花飘落。山顶寥寂空旷,让人不知不觉心中安静。但阿瑾却生不出一丝祥和静逸的心,无数念头在心头纠缠,本就心如乱麻,此时更是心中一片纷乱,如飘落的雪花般,理不出一个头绪。

九尾天澜白狐的话似是而非。似真似假,就算是白苗族那位洞察世事的老祭司死而复生也不见得在一时半刻之内和九尾天澜白狐争辩出个对错,更不要说已经丧失了辨别能力的阿瑾。

“你没有理事的经验,你的天赋在于其他,而不在于决断明快。要知道这四个字真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你家老祭司死之后。你们白苗一族本来就因该渐渐消亡。这一点叶兰宇看的极深,所以他毫不犹豫在南国伏击你家大祭司。

千斤重担都在肩头,你何必不把这些担子扔给你心里的那人。像是藤女,找一个大树,缠绕依附,让他为你遮风避雨。”

“他有妻子了。”阿瑾喃喃的说道,脸色苍白的像是一片雪花,身上渐渐堆积起残雪,臃肿起来。

“那又有什么?”九尾天澜白狐朗然笑道,“你所求的不是你们族群可以绵延生存下去?你所求的,不是族群绵延生存之后,到大雪山之岢情而死?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介意外物纷扰?”

九尾天澜白狐说着,接住一片从天空中缓缓落下的雪花,六芒雪花在九尾天澜白狐手中晶莹剔透的躺着,仿佛这是一个珍贵无比的宝物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直面自己的心,是一件多难的事情啊。”九尾天澜白狐对着雪花吹了一口气,一阵山风般把雪花吹落,混在无数一般模样的雪花中,不见踪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你有,你有占有的,这种已经蒙蔽了你的心灵,你的智慧,让你根本不去管自己真正想去做什么。”九尾天澜白狐看着阿瑾,句句诛心。

“心,自心,就像是这朵雪花,放在手上仔细的看,也只有那么一瞬间,一刹那,一弹指能看清楚,要么融化成水,要么混入红尘俗世纷扰之中,让你再也难以分清楚哪个才是你的本心。”九尾天澜白狐声音在静逸的雪地中分外空旷,不再像是一根针,变成一根钟锤,不断敲打着阿瑾的内心。

“刚刚,你看见了你的心。但转眼之间,你就不再看的清楚。仔细想一想,你心里究竟想要什么,然后就去勇敢的追求,甚至付出生命。

只有明白你自己的心,做出的决定才叫做勇敢。

要有一颗勇敢的心。”

说完,九尾天澜白狐便不再理会阿瑾,回身和羊皮袍子在雪地上追逐嬉闹,身子每一动静之间带着优美无比的旋律,仿若舞蹈一般,翩翩而舞,在雪地中留下无数淡不可见的脚印。旋即被落雪覆盖,不见踪迹。

玩了一会,九尾天澜白狐转身回到沈旭之识海池塘,三只妖怪已经等了老狐狸很久,那只女鬼开始有些不耐烦的嘀咕着什么。

“来来,没人偷看我的牌吧。”九尾天澜白狐回来坐下,麻利的打开扣在桌子上的麻将,笑着问道。

“赶紧的吧。你说你也是,没事儿去撩拨那小姑娘干什么。”昊叔埋怨着九尾天澜白狐,“三条。”

“我撩拨她?嘿,只不过是给旭之找一个机会。那小子嘴笨得很,虽然心思灵巧,却更愿意大刀阔斧的去做事儿。这怎么能行,我也是在教旭之做事情。”

“恋爱,是年轻人的事情。我看那小子也忒不是东西。我们精灵族就是从来都是两人白头到老。”那只女鬼吃着瓜子,顺出一张牌,“四万。”

“扛!”九尾天澜白狐笑着推开三张四万,“所以你们精灵族人口一直打不到能够繁衍、扩张的基数。看看人家兽人,那家子兽人啊,真是一棒子牲口。”

“你俩是不是打伙?”昊叔不满道:“明知道老狐狸要万子,你还打给他。”

“关你什么事儿。”女鬼虽然知道自己打错了,却依旧嘴硬着。

“我看你这么上心,似乎对白苗一族有什么企图呢。”女鬼瞬间岔开昊叔的质问,看着九尾天澜白狐问到。

“来来,你要饼子,我给你。”九尾天澜白狐打出一张二饼被昊叔兴高采烈的吃了,“是有一点。这种千里奔袭,虽然有高延勇的那枚纳戒。神器在手,奈何实力太弱了,我们就像是踩在钢丝上,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

“打不过,就跑。”魔凤凰一般不说话,即便说,也十分简单。魔凤凰要是话多了,那肯定是开始生气的时候。

“你看看旭之那副鬼迷心窍的样子,像是要跑吗?我跟你们说,到时候这小子要是不达目的,咱们都得死在那。”九尾天澜白狐似乎对此也很无奈。“精虫上脑的男人啊,果然这帮子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女鬼对九尾天澜白狐这句话频频颔首,很是赞同。

“白苗一族有什么特殊的?”昊叔也不理会九尾天澜白狐的说法,或许在昊叔看来,自己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人,所以这些话语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随口继续问到。

“没什么。多一个人,多把子力气。虽然到时候乱乱糟糟的模样我现在就能猜到,但就算是多了几千头裟隶兽,多多少少也能给我们争取几个弹指的功夫吧。成败之间,有时候就在这几个弹指之间。”九尾天澜白狐说的随意,浑然没把白苗一族的人命当回事儿。

剩下的几个妖怪,也没有反对九尾天澜白狐的话。说来也是,这些个年老成精的妖怪,哪个没见过万八千死人的?死再多的人,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心思动都不会动一下。

“我还是觉得阿瑾那姑娘可怜。”女鬼在两张牌之间犹豫着。

“可怜?当时你们两口子在山腰看着阿瑾在背后袭击旭之,也没见你们干什么。这口子上说起可怜来了?”九尾天澜白狐对当天的事儿依旧念念不忘,怨念颇深。“再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也不知道他们那个大祭司怎么想的,把全族性命系于一身。你说他自己像是蟑螂一样顽强,能活下去,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结果一次伏击就死了,白苗一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不死才怪。

这么重的担子放在小女孩儿身上,狗日的想什么呢。”

正说着,那只女鬼打出一张东风,九尾天澜白狐把牌一推,又胡了。

“拿钱拿钱。”九尾天澜白狐也不再如神仙一般没有半点烟火气,而是开心之极的伸手要钱,市侩得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8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