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七十章 阴损无比的老狐狸

第一百七十章 阴损无比的老狐狸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七十章 阴损无比的老狐狸

床弩制作得十分精良,二十四驾床驽先后射出原木,原木破空的声音连成一片,似乎城中骤然刮起一阵永不停歇的寒风。

    原木本身粗重,床弩蓄势极大,即便上面没有带着相柳的毒素和法阵增益,光是钝击,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也足以让人崩溃。

    已经变得略略宽阔的传送门里面身着血铠的那双手臂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威胁,双手不再用力撕扯传送门而是交叉护在面在,血铠侧面的手盾挡在身前。手盾虽然不大,但是不知怎地,在漂亮的手盾周围泛起一层层血sè,原木就算是shè到血sè上,也无法穿透。那层血sè好像是江水一样荡漾起来一层层的涟漪,把那股子磅礴的力量传递到盾牌上,又用盾牌上镌刻的阵法吞噬掉。..

    血雾如刀,巨大的原木就算是撞在城墙上,也该是一声巨响后落在地上,溅起无数尘土。但在手盾前面,仿佛无数把小刀子不停的把原木削成漫天残碎的木屑。

    只一瞬间,无数木屑如雪花一般漫天飘舞。木屑中下一根原木毫无情绪的撞击而来。

    防御真强啊!沈旭之在黑sè罩帽的yīn影下面仔细的观察着魔族强者的特点,血铠自己也能生成,却没有这双手臂上的血铠那般强力的攻防一体。

    想来也是,自己那根本叫不得血铠,只是血腥杀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凝结成实质,化作盔甲状而已。而自己在战场上斩杀的那个魔族六阶小子身上的血铠一看就知道有魔族无数年的传承秘法凝化而成,中间区别且不说防御之间的悬殊巨大,就算是花纹jīng细程度也是九尾天澜白狐嘴里说的jīng灵族和兽人之间的区别。..

    念头一闪之间,四五根原木化作木屑。本来就不大的传送通道在木屑遮掩下已经看不清楚。二十四名树人依次把原木装上床弩,瞄准,shè出。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不知道恐惧和害怕,对魔族强者如此强大的血铠视若无睹。

    冷漠而机械。

    沈旭之看了一眼九尾天澜白狐,老狐狸蹲坐在地上。面sè如常,似乎早就预料到魔族强者本应该如此。沈旭之见老狐狸一副底定的样子,知道这条狐狸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也耐心的看着。

    二十四根原木。从二十四个角度毫不停歇的对着血铠shè去。地面上堆积起如山的木屑,在秋rì临冬的风中不断被吹起又落下。

    原木虽然被削成无数木屑,但巨大的冲击力依旧一丝不漏的打在盾牌上。木屑中时而光芒大盛,时而灰暗如豆的血sè气息却始终不倒,不退。

    但魔族强者身子受制于狭小的传送通路,不得寸进。传送通路本就是破开空间形成的不稳定的一个点,退一步,这个点就会崩溃。

    虽然魔界到深渊界比九州通畅许多,但也需要花费偌大的代价。

    进退两难。面前巨大的弩箭连续机械的撞击过来,而自己却无法走出传送通路,和那些可恶的敌人肉搏,魔族强者在血雾中发出阵阵吼叫,开始变得狂躁起来。

    沈旭之看了三轮弩箭的时间。觉得有些不对。如雪花纷舞的木屑里血腥杀气妖氛虽然时明时暗,如风中烛花,却屹立不倒,合着魔族强者的吼叫,守得没有丝毫破绽。

    但床弩的弓弦能用多少次?虽然木魂树人手边原木无限,但床弩不行啊。

    少年郎往老狐狸身边凑了凑,问道:“这么能行吗?”

    “不是要打杀这个魔族强者,那样没有什么意义。我看看木魂树人的属xìng,后面的事儿才是大事儿。这人比那个魔族小子强点不多,不用太担心。”九尾天澜白狐认真的看着木屑纷飞的城墙,眼睛眨也不眨。

    “后面?你是说围杀那只八阶荒兽?”少年郎不知道九尾天澜白狐的意思,试探着询问。

    “此去前途茫茫,不一定面对什么呢。南国的都城我去住过一段时间,里面藏龙卧虎,还是得靠着出其不意,然后让叶兰宇占得大义的名分。围捕那只八阶荒兽?瓮中捉鳖而已,难的是这些魔族怎么能想一个办法围而歼之。”九尾天澜白狐看着木魂树人的原木不断纷纷化作虚无,心不在焉的和沈旭之说到。

    “……”狗rì的老狐狸怎么心这么大?沈旭之听完九尾天澜白狐的话,再次无言以对。自己只想着怎么救活兰明珠,你看看人家老狐狸,居然想着怎么把追击自己的魔族人全部围歼,这就是境界上的差异啊!

    “有好处没?”沈旭之转念一想,嘿嘿一笑,问到。在少年郎看来,惹了魔族,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料想魔族的人也抓不到自己。九尾天澜白狐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好处在其间。

    九尾天澜白狐声音还是淡淡的心不在焉的模样,“没有,你去不?”

    “你说去就去呗。”少年郎无奈。

    “魔族的血魄对你有好处,一般人的收集那么多太累,再说杀孽造的重了对你有点影响,也是不好。不说因果循环,你都拿到鸿蒙紫气了,别污了那宝贝。但杀魔族的强者就不一样了,好处等你自行体会吧。”九尾天澜白狐看看天sè,又看看城楼上渐渐变得浓厚的血腥之气,把羊皮袍子从自己后背上摘下来,扔给沈旭之,道:“藏好了,一会别让袍子伤到。”

    “怎么呢?”

    话是这么说,少年郎还是手脚麻利的把羊皮袍子塞到怀里。想了想还是不稳妥,把羊皮袍子又往深处塞了塞,弄的小狐狸很不高兴。随着沈旭之的手离开黑衣,吼了两声。

    “jīng灵族的妹子,走了,回家了。”九尾天澜白狐回头对着那只女鬼说起绕口的话。沈旭之一愣,旋即知道这是jīng灵族的语言,嘿嘿一笑。老狐狸还真是博学多才,不佩服都不行。

    女鬼和鞠文说着什么,听九尾天澜白狐忽然口吐乡音,瓜子洒了一地。

    “走了,走了。走晚了别说我没告诉你。”说完,九尾天澜白狐身影渐渐淡去。女鬼拍了拍手,拎起鞠文的耳朵,说了两句什么,也随着九尾天澜白狐回到沈旭之识海池塘里面。

    “打麻将?!”女鬼激动的有些兴奋,双手微微发抖。

    “最近玩不了了,一会我得去做弩箭。你们在这里乖乖呆着。对了,今天的阵仗你看见了吧,下次出手,由你带队。”九尾天澜白狐很随意的安排着。

    女鬼有些失望,听九尾天澜白狐毫不客气的安排自己,道:“没兴趣。”

    “你家那个老鬼是旭之的追随者,你还在这里修养,怎么也得有点用吧。你该不会不知道一语成谶的威力吧。”九尾天澜白狐嘴角带着微笑,和蔼可亲的和那只女鬼说道。

    昊叔最是知道,一旦九尾天澜白狐嘴角带上这种淡淡的和蔼的、人畜无害的微笑的时候,就是老狐狸已经开始生气了。无论对谁微笑,那么好,准备付出代价吧。

    “我不去,你吃了我?”凤冠霞帔的女鬼瞪大眼睛看着九尾天澜白狐,看那样子坚决不吃这一套。

    “好吧。我数三声,不去后果自负。要是你还不准备尽心尽力,后面是什么我还没想好。”九尾天澜白狐也懒得理会那只骄傲任xìng的jīng灵族的女鬼,回复到白衣秀士的样子,只是手中没了那面扇子。

    昊叔打了一段时间牌,知道这只女鬼口硬心软,想劝两句,但眼角余光看到九尾天澜白狐那幅面子上文雅可亲,但自己看起来却说不出yīn森的脸,犹豫了一下,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九尾天澜白狐虽然睚眦必报,但手下还不算狠,虽然担心,却也不是十分怕。点着一根烟,闷闷无语的看着对面的魔凤凰。

    魔凤凰像是什么都没听到,只是在清洗着白玉麻将。女人啊,真是爱干净。

    “一。”九尾天澜白狐嘴角笑意绽放,像是开了一朵小白花,在秋风中毫不畏惧秋风凛冽。

    魔凤凰想起自己刚进来的时候不服气,被弄的生不如死。手一抖,一枚一万掉到识海池塘里,溅起一朵水花,和九尾天澜白狐脸上的小白花遥相呼应。

    成趣。

    “二。”昊叔抱着鼎鼎回到茅草屋里,那只女鬼手上多了一柄雕刻着繁复花纹,隐隐灵气四shè的长弓。一脸不服不忿的看着九尾天澜白狐,毫不准备屈服在九尾天澜白狐的yín威之下。

    “三。”九尾天澜白狐最后一根手指曲下。雪山气海经脉中一朵小红花绽放,弹指之间沿着经脉涌出沈旭之的身子,走的是手指的经脉,用的是昊叔的火焰。

    女鬼嘴角露出一丝嘲笑,道:“你想怎……”刚说到这里,哄得一声巨响,即便是沈旭之雪山气海之间有像是地震了一般晃了一下。

    一场意外的爆炸,充沛的能量把城门直接炸塌,一阵浓烈的烟雾缭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