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斩三头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斩三头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斩三头

黑发魔族少年来自魔族最大的王国,身为王子,生来便被探知具备极高的天赋。于是,举国欢庆,这是魔王赐福才能如此完美的王国继承者。

事实也是如此,完美的人生,完美的如同事先设计好的模板刻画出来的一般。出生后,王国三大祭司拼着修为降低一个层次,也给这少年加持上终身的敏捷、力量、智慧。之后王子的表现也的确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不管何种艰难的妖术血术,一学就会,一学便可在短时间内达到顶级。“,

所有人都在膜拜王子。甚至有偏远的军民传言得到王子的祝福,会解百难。王国中终日有人磕长头到王都,以示诚心,期盼着得到王子的祝福。

十五岁,王子便达到了五阶魔修顶级。在王国里一个神秘老者的劝说下,为了稳固层次,增长血魄,在五阶足足停滞了两年。但没有人相信深受所有人爱戴的王子会不能破阶越境,所谓的停滞不过是为了日后变得更强大而已。

最后也的确如大家预想的那样,十七岁,王子便破境,成为六阶魔修。

“”看

每一代魔族的王者年轻的时候都要在深渊界历练,猎杀荒兽,收取那种凛冽如九州界酿制的老酒一般的血魄魂识。

约定俗成,所以小王子来到了深渊界。但老国王年迈多病,便直接修书一封,找到南国自己年轻历练的时候遇到的好友。小王子虽然一切都完美的让人羡慕嫉妒,却谨遵着谦虚等美好的习惯,跟随着老帅的大军,历练着。一直风平浪静,等待三年期满,破境七阶后回到魔界接掌魔界实力最强大的国家。

甚至很多人都在猜测,有没有可能这个孩子将来会一统魔界。成为魔界万世的尊主。因为他的一生是那样的完美,完美的没有丝毫污点。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都像是扑街写手编好的小说一样。

但有一句话小王子没有听说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堵墙不仅危。而且险。

沈旭之见黑发魔族少年几下便打的穷奇落荒而逃,心中对这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基本的猜测和评估。

逢战,必尽全力,如狮子搏兔。正如少年郎碰到相柳时候一般。一个六阶顶级的荒兽在还没施展出大神通的时候,便被撂倒。

这是少年郎的习惯,这是少年郎的一个好习惯。

沈旭之若一条黑龙般脚尖轻点几下地面。扬起几多尘泥,几多血花,身子便已经把穷奇挡在背后。右手回身握住柴刀把手上的破布,浑身血腥杀气妖氛迸溅而出,强横无匹。

黑发魔族少年见强敌骤然而至,精神一震。和沈旭之一般,全身血腥杀气妖氛幻化出一层更厚的铠甲。只一瞬间,无数金属部件卡拉卡拉组合的声音响着,一股妖氛冲天而起。

直到这时,黑发魔族少年才全力而施。骤遇到强悍的对手,让已经寂寞了很久的黑发魔族少年感到了一丝兴奋。

沈旭之根本不去理睬那人在干什么。肩头羊皮袍子没有隐匿身形。也没有双目赤红,浑身白毛炸起,而是背后忽然招摇起无数大尾巴的幻影,隐约中十根雪白的尾巴像是一朵鲜花般绽放在羊皮袍子的背后。

“嘿!”沈旭之吐出胸中一口浊气,柴刀上老魔凤凰的身影先于柴刀刀身而至,带着点点地狱业火,粘在魔铠上。魔凤凰也不正面接战,只是遮挡住黑发魔族少年的目光,地狱业火落下,灼烧起来。魔凤凰便转身直奔天空。借着魔凤凰的遮挡,九尾天澜白狐的攻击如影随形而至。

好像是事先经过无数次的演练似的,每一次遮挡,每一次掩护都做的如同流水潺潺一般随意自然。在这种自然随意之中,杀机被很好的掩饰起来。等到杀机绽放,必然血光四溅。

依旧在柴刀到来之前,魔凤凰双翅展开,收起。这一瞬间,黑色后面猛然闪烁起耀眼的光华,居然是一道幻术!九尾天澜白狐的幻术,随着魔凤凰让开身位,幻术眨眼便至。

黑发魔族少年没料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种攻击组合,长锤刚刚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把沈旭之和魔凤凰都笼罩在其间,面前空虚,九尾天澜白狐那道攻击正好在魔族黑发少年双臂之间穿过。

血铠像是有自己的魂魄一般,漂亮的如同传说中精灵族镂刻的血铠上忽然出现一面盾牌,挡在九尾天澜白狐的幻术面前。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沈旭之都没想到的是,那道影子不断闪烁的幻术仿佛早已经料到魔族黑发少年身上血铠会有如此应对,高速飞行中骤然一顿,空间虚幻飘离的后面一条火龙幻化而出,来的突兀,甚至连沈旭之都吓了一跳。

昊叔怎么藏在九尾天澜白狐背后的?!

难道打麻将也能让两个人默契起来?这两个老东西,配合起来居然如此,就连少年郎都没有想到。

血铠盾牌直接被火龙吞噬。昊叔也没继续拼命,非常有节制的借着吞噬掉血铠盾牌吃到的力道转身折向剑齿龙,扑向剑齿龙的双眼。

而这时,九尾天澜白狐的幻术又骤然加速,带出一道道虚幻不真实的影子,钻进血铠。仿佛除了那面盾牌,血铠上的防御都近乎为无。九尾天澜白狐的幻术正好克制这种血系的防御,没有丝毫迟缓的攻击到魔族少年的身子。

时间像是定住了一般,强大的幻术在魔族少年脑海里炸开,就连沈旭之都似乎感受到里面那庞大到近似于无限的能量。

一瞬间,所有的画面都被定格,沈旭之最后一脚踩出的血泥溅起,还没有落下。昊叔幻化的火龙张牙舞爪的奔向剑齿龙的眼睛。魔凤凰腾空而起,爪子还在魔族黑发少年头盔上划出一道细纹。穷奇在沈旭之身后还没来得及喘匀一口气,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狼狈逃窜。

整个空间里,时间凝固。只有少年郎的柴刀,破开或是被九尾天澜白狐的时空法则允许,速度丝毫没变,只在少年郎的眼睛里留下几道如烟的残像。

咯战锤在锤头被柴刀削断,像是一名军士被斩掉了头,魔族黑发少年手中只剩下一个长柄。手中一空,身子微微向上一扬,无数血腥杀气从战锤残端飞舞而出。柴刀破碎血腥杀气妖氛,在血雾中探出头,刀刃闪亮,带着一股翻山倒还的力量劈进血铠之中。

每入一分,沈旭之便觉得血铠中浩如烟海的庞大血煞之气被柴刀吸纳。少年郎还没来得及感慨一下这幅血铠防御力的强大的时候,柴刀上阴阳魂魄射出,炸开。

巨大的威力,当日相柳便是被这一刀蕴含的力量直接炸碎了头,至今还在恢复。强悍的上古凶兽尚且如此,就算是血铠再强大,又怎么能强过上古凶兽。

黑发魔族少年血铠被直接炸碎,柴刀在身子破碎之前划过魔族少年的颈部,一颗斗大的人头飞起。却没有血箭,只有一蓬血雾升起。

刀势未竭,昊叔幻化的火龙正在和剑齿龙纠缠,柴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下!

六阶妖兽,自然防御惊人。寻常的一击,就算是铺天盖地的羽箭也难以破除本身的防御。就算是魔族少年的战锤,钝击,一下也不至于打死剑齿龙。

但沈旭之破境后,柴刀像是更有灵性一般,不仅锋利的让人心寒,更是感受到剑齿龙身上浓郁的土系气息,其内残存的树魂便化作一层淡淡绿色缠绕在刀口。

柴刀更顺畅的砍下,破除一切阻力后,漫天血气中,兴奋的开始颤抖着身子,疯狂的吸纳着血腥杀气。

沈旭之身子这时才落地,打了一个转,背后黑氅旋转。借着柴刀上传回来的反震,少年郎止住身形。柴刀斜指地面刀刃上两滴不同血腥味道的鲜血凝聚成形,又转眼便渗入柴刀中。

锤头、人头、龙头同一时间落地,剑齿龙巨大的身子栽晃了两下无奈的躺到在地上。背上被阴阳两股魂力炸碎的身子变成血雾漂浮在半空中,久久不肯散去。

沈旭之恍惚中听见那魔族黑发少年最后像是张口说了一句什么。站在大地血泥上面,任凭三头落地,回想着刚才那短短的一瞬间,这人临死前说了什么。

沈旭之很少做这种无用的工作,但那若隐若现的声音似乎勾起自己的想象,有一股极度的爽快的感觉……

阴阳魂魄炸开的响声,柴刀劈碎血铠的刺耳声,昊叔鬼嚎着和剑齿龙游斗的声音,那人到底说了句什么?

九尾天澜白狐的幻术直到此刻,还在魔族黑发少年身子化作的血雾中不断幻化着一个一个幻境。似乎永无止境,似乎九尾天澜白狐意犹未尽的在感受着自己力量的增强。

沈旭之看的目瞪口呆,怎么这么熟悉的场景?那句话呼之欲出,沈旭之忽然觉得自己疯了!

那句话,那句话似乎是“FucK……”(。。。)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