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果然厉害,不过我喜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果然厉害,不过我喜欢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三十三章 果然厉害,不过我喜欢

沈旭之无可奈何的坐在识海池塘旁边,看着闭关而对自己的呼唤毫无反应的九尾天澜白狐,看着一筹莫展的昊叔,看着和自己一样,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魔凤凰,心中那一股子狠拧劲儿起来,也不再压制,心神一动来到雪山之巅,盘膝而坐.

双手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感应着天地之间元气的变化,双手姿势微微变化,引动自己雪山气海之间小小天地之内的天地元气,开始旋转,开始或顺或逆、或动或静的动了起来。根本就不去管那些即将或是已经溢出经脉的天地元气。

昊叔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旭之,这混小子的混账劲儿一上来,怎么就这么不管不顾呢?不过想想也是,那缕鸿蒙紫气到底有多强悍,沈旭之不知道,魔凤凰不知道,但是自己和九尾天澜白狐却明白的很。想一想那许多年前,无数上古大巫,无数顶天立地的妖孽们为了那几缕可以斩三尸成圣的鸿蒙真气弄出多少可歌可泣的传说?

万物造化,又怎能是一只蝼蚁所能理解。少年郎是蝼蚁,魔凤凰是蝼蚁,自己也是。就连那只看上去无所不知,妖孽的让人发指的九尾天澜白狐,其实在茫茫天道眼中,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天澜一族最传奇的狐狸又能怎样?还不是得在大道面前团成一团?昊叔想起了自己的主神,那团不知有或是没有神识的火元素,自己看来,以吞噬掉所有火元素为己任的主神,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自己要是伏在这里,无数年之后,主神找来,会不会和这丝鸿蒙紫气龙争虎斗一番。

昊叔和沈旭之一样,或者是在少年郎身体里面住得久了,习惯性的开始走神,开始胡思乱想。那些有的没的,纷沓而至。正在此刻,昊叔忽然觉得自己眼花了,那雪山顶上,沈旭之的身子后面是什么?

一道紫气在沈旭之身后冉冉升起,半空中云雾缭绕,不知什么时候,金龙探爪,竟然出现在空中。云龙九现,道道金光映衬着沈旭之身后那道虚无的紫色,神圣无比。

果然,最后还是这金龙出现。昊叔嘎巴嘎巴嘴,嘴唇之间皲裂道道痕迹像是干涸的河床一般,似乎一嘎巴嘴就会破碎。

天地之间元气随着沈旭之身后,发自雪山之巅的那缕紫气出现而开始渐渐平缓下去,溢出河道的天地元气重新回到河道里,舒缓的流转着,毫无方才那一瞬间张牙舞爪的狰狞。

那是真的?昊叔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那缕紫气若即若离的在沈旭之身后,招摇了几下,像是在和少年郎对面,大雪山之上那缕真正的鸿蒙紫气打了一个招呼,便缩入雪山之中。

天空中云层渐渐散去,金龙变淡,看了一眼昊叔,一根手指在空中划了几下,一道莫名的符咒落在昊叔幻化出来的火山口上,正在喷发浓烟的火山一瞬间冷静下去,安静恬淡无比。

狗日的老狐狸,昊叔心中骂道,白白让老子担心了这么久。昊叔骂九尾天澜白狐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之前自己就和九尾天澜白狐说话中就曾经提到,要是想要解决问题,只能靠着龙之幸运。每一次看到那条金龙,昊叔都不由自主的产生一股子跪拜的念头。所以,昊叔下意识的不想看见那条金龙,如此而已。

看着在山顶引导天地元气的沈旭之,昊叔莫名的感慨。这混账小子每每做什么时候总是看着不假思索,想到就去,任性顽劣不堪。可是每一次都会有出人意料的结局,难道这混账小子知道些什么更多精彩请百度zuiaishu或最爱书,无弹窗无广告无图有真相你懂的?

沈旭之感受到小小天地之间气息渐渐平稳下去,对着湛蓝纯净的天空挥了挥手,像是在和那条金龙说再见一般,简单而随意。

狗日的,那又不是你的召唤兽。哪天你要死了,金龙不来,看你怎么办。昊叔见沈旭之这般懒散模样,心中腹诽。腹诽过后,却多少有一些羡慕与嫉妒。

还是有变化……沈旭之感受着天地之间元气的流转,可以肯定的就是自己再一次的变强了。具体强在哪里,沈旭之也说不好。除了变大的识海池塘和那株翠绿翠绿的大树之外,一切依旧。

运转了两遍天地元气,经脉结实无比,即便天地元气溢出,却并没有对河床造成什么影响。沈旭之嘿嘿一笑,看了看天空,心想到九尾天澜白狐曾经说过的龙之幸运,难道是真的?对于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少年郎付之一笑,起身想要回神。

这时候少年郎好像是想起些什么,忽然站住身子,对着天空拜了拜,这才回神而去。

沈旭之睁开眼,紫气就在面前,氤氲招摇着,像是在笑话少年郎的弱不禁风。沈旭之看着那缕紫气,咧嘴一笑,对着紫气竖起中指,不言不语眼睛闪亮。

“我坐了多久?”沈旭之看着那缕紫气,不再感觉那缕紫气对自己的威压,心情愉快仿佛用柴刀劈碎藩篱,心中光明无比,前方的凶险似乎也没什么了。

“……”没有人说话,少年郎回头看去,阿瑾满脸苍白嘴唇青紫,身子连抽搐的力气似乎都没了,瘫倒在雪地里。沈旭之一惊,旋即想到自己入定之前听阿瑾说似乎有高原反应,那时候自己体内雪山气海之间元气涌动,心思也没那么细腻去琢磨,这是窒息?

沈旭之抢身上前,手指搭在阿瑾颈间,翻开眼皮,这才略松了一口气。似乎时间并不长,窒息也没到脑乏氧的程度,这要是带着一个傻子上山,估计自己就下不去了更多精彩请百度zuiaishu或最爱书,无弹窗无广告无图有真相你懂的。

深深吸了一口大雪山上凛冽的寒风,带着几片雪花,入口即溶,有些冷。少年郎解开天枢院黑氅,把羊皮袍子挪到左面,小脑袋靠在心口位置上。把阿瑾搂着天枢院黑氅下,抬起阿瑾的下巴,青紫的嘴唇上已经有细微的冰碴。估计是祭司,体质比寻常壮汉还要好一些,否则早都死八遍了。

如同冻土下一般,像是一对普通的恋人,恋人四唇相接,一股微微暖意的清新空气被沈旭之度了过去。阿瑾胸廓蓬起,随着沈旭之离开,那股新鲜空气在肺子里走了一圈,又被四周巨大的压力挤了出来。

最简单的人工呼吸,沈旭之居然忘记了把鼻子捏住……少年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同行的伙伴命悬一线还是因为如此亲昵的接触。脑海里没有一丝绮念,如是往复十余次后,阿瑾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稍稍缓和过来的身体在沈旭之怀里佝偻成一只小虾米,每次呼吸之间都像是拉风匣子一样呼啦呼啦的。

唉,这是活过来了。这倒霉孩子,怎么居然会有哮喘病。这才多大的岁数啊。沈旭之没有检讨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抢救动作的不规范,帮着阿瑾拍着后背。

拍了几下,见阿瑾又开始呼吸困难,沈旭之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贴到阿瑾依旧冰冷的嘴唇上,右手轻轻拍着阿瑾的肩膀,让这小祭司放松。

阿瑾的身子在沈旭之怀里轻轻颤抖,开始有些僵硬,像是一块冰。随着一口新鲜的空气进入,坚冰渐渐融化,回手紧紧抱住沈旭之厚实的肩背,不让少年郎离开。

大雪山上,寒风里,生死之后,两个人的拥吻。

沈旭之先是一愣,转念便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手掌轻轻抚摸阿瑾的头发,似乎在摸着羊皮袍子一般,充满柔情。巨大的压力下,两个年轻的少男少女,敞开自己的心扉。

空气在沈旭之鼻腔进入,温暖后传递给阿瑾,简简单单过程,延续了生命,火辣的在冰天雪地里燃烧起来。

过了良久,沈旭之才抬起头,四目相对,沈旭之轻轻吻了一下阿瑾的脸颊,柔声说道:“小傻蛋,自己有病,怎么不早治?”

“什么病?”阿瑾莫名有些紧张。刚刚从沈旭之的怀抱里出来,唇间还残留着少年郎阳刚的气息,就连冰冷的山风也像是暖和了一些。

“……”沈旭之一时语塞,这可怎么说呢?这是哮喘,可自己说哮喘阿瑾能明白?看阿瑾的样子,似乎之前从来没发作过,的确不像是有先天疾病的样子。

沈旭之有些踌躇,琢磨着阿瑾的情况,估计是天气寒冷,导致气管平滑肌收缩,而且大雪山压力巨大,更加重了平滑肌的收缩,甚至导致痉挛,由此诱发哮喘。

想明白此间的道理,沈旭之自己都觉得好险。幸好有昊叔在体内,为自己种下了火种,这种温度的空气自己呼吸进身体里马上变得温暖如春,除了压力之外,再无其他人的感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