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二十章 摊牌

第一百二十章 摊牌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二十章 摊牌

沈旭之一身黑衣,踏着清晨的阳光走出院门,回首见众人都跟在身后,像平时一样。少年郎笑了笑,挥挥手,道:“都回去吧。”此刻多言无益,徒乱心意而已。黑漆大门缓缓关闭,发出一阵让人牙酸心涩的声音,像是一道大幕缓缓拉上。少年郎似乎在关闭心门,那些让自己熟悉、伴随着自己度过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的伙伴们渐渐消失在黑色大门的影子里,最后,只有兰明珠的身影在最后一丝门缝中间,仿佛是一个蹩脚的演员,演砸了一场戏,站在台前大幕后谢幕。温婉和坚毅两种表情完美的合二为一,只是那张花朵初绽的脸上挂着一滴露水,烟气蒙蒙,水汽蒙蒙。..沈旭之无声的张嘴比划了一个口型:“等我回来!”大幕拉上,黑漆漆的大门,把世界一分为二。沈旭之在大门上画下最后一道符文,点亮了整个禁制阵法。小小院落骤然一亮,随即黯淡如常,沈旭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怀里的小白狐狸即便在睡梦中也知道少年郎心事一般,动了动,用尾巴扫了扫少年郎的胸膛,似乎在安慰着沈旭之。“沈少,走吧。”叶兰宇没进院子,一直在长街上等待着。“你挺上心啊,老叶。”沈旭之嘴角带笑,笑容里面有一丝奚落,一丝嘲讽。少年郎心情很不好,尤其是见到叶兰宇之后,感知到叶兰宇身边的气息,更加无法爽快起来。..“沈少,这话是怎么说的呢……”叶兰宇一愣,似乎没想到沈旭之会这么说,之前不是都说得好好的,怎么要进大雪山朝圣了。这少年居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以前,沈旭之都是笑呵呵的模样,对自己也算是宽松的很。出手也豪阔无比。怎么……沈旭之往上拉了拉黑色罩帽,把脸罩在黑色的阴影中,背后柴刀像是感知到沈旭之压抑在胸臆中的杀气开始发出一阵低微却让人心神动摇的嗡嗡声。“老叶,你不用再和我虚与委蛇了。白花蛇舌丹虽然珍贵。你也看不上眼,穷奇虽然少见,对你来说。作用也不大。各人实力再强,在千万人的人潮里,也只不过像是一朵水花。你是什么意思,我不管,不管你到底背后隐藏着什么心思。但是,你记住,我没死的时候。你不要动我身边的人,我这人护短的很,万一不管你什么理由,小心我发疯。”沈旭之背后柴刀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隐隐发出淡淡的血色。“而且。老叶,我告诉你,我不会死。我不去猜你的心思了,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心情。”叶兰宇听着沈旭之的话,面色渐渐冷了下来。叶兰宇给沈旭之找的这小院落地处偏僻,靠着大雪山,几乎背后就是那道笼罩整个雪山的庞大禁制,长街上行人稀少,又值深秋清晨,更是没有行人。两个人站在长街上,沈旭之的头微微的低着,罩帽拢的很深,看不清眉眼。叶兰宇的脸上还有一丝习惯性的笑容没有消退,被冻僵在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庞上一般。“沈少,你这是要入大雪山,心神不宁出言试探还是真的怀疑我老叶?”叶兰宇道。“我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明人不做暗事,本来还想着就这么下去,但今天忽然不想了。你露出的破绽太多,说实话老叶,你是一个好朋友,但绝对不是一个好戏子。”叶兰宇苦笑,居然把一个落魄的王爷比成戏子,自己这身份和身后隐隐的强大势力在这少年眼中根本就不值一物。既然沈旭之看穿了,叶兰宇也不再掩饰,挺直腰身,一股龙行虎步的王者之气凭空而出,也不知之前到底是如何掩饰的。沈旭之眼睛蓦然一亮!叶兰宇朗声笑道:“就在这里,你入大雪山之前,我便能让你横尸于地,你信不信?”“不信。你可以试试,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沈旭之的声音愈发寒冷,没有一点好奇的意思。反而叶兰宇凭空而出的那股子豪迈的王者之气并没有感召沈旭之,少年郎从上一世开始,对这些帝王将相就没有一点好感。听叶兰宇这么一说,身上的杀气开始像有生命力一般从柴刀中丝丝渗出,在柴刀周围形成一阵血雾。“我不是要动手,而是让你知道,我随时能动手做到你担心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有必要,你只是疑心太重了。”叶兰宇道。沈旭之嘴角露出一丝哂笑,也不答话,在黑色罩帽笼罩下的阴影里面那一丝哂笑如此显眼。沈旭之左手打出一道瞬发的禁制阵法,几根蔓藤从地面砖石之间冒出,疯狂的抽着目,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变成了一道藤条编制的牢笼。少年郎右手抽出柴刀,当空虚劈。叶兰宇面露异色,眼中瞳仁缩成针眼大小,被一滴血,一串血,漫天血染成红色……长街上,蔓藤牢笼被沈旭之从中间劈开,一股子滔天的血腥味道升起,弥散在长街上。血雾浓而不化,显得格外诡异。“你身边这些隐身的小玩意挺有意思的,说实话,我还想着收一只玩玩。我不是好杀之人,只要你不逼我就好。”沈旭之在藤条形成的藩篱里抓起半丕异兽的尸体,拿着柴刀擦拭了几下,擦掉并不存在的血污。“你看看,就因为你没有诚意,这才动了你的召唤兽。你这些小家伙凶倒是够凶,也足够隐蔽,但还是不够看啊……”沈旭之随手把柴刀背在背后,沿着长街向着雪山朝圣之处走去,朝阳越出地面,火红的光芒把少年郎的影子拉长,“院子里那几只这时候也挂了。你别惦记了,记住我说的话就行,周围那十二个人我就不杀了,你好自为之吧!”沈旭之右手抬起,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像是在和叶兰宇告别,又像是挥动柴刀,告诫叶兰宇不要轻举妄动。叶兰宇抽了抽鼻子,似乎对那股浓厚的血腥味道极为不适应。看着少年郎迎着朝霞走去的背影,拉的极长,混合着那股子刺鼻的血腥味道,在心里埋下阴霾。大雪山朝圣结界的入口,六名萨满祭司开始念动冗长的咒语,整个笼罩雪山的结界开始发出淡淡黑色的光芒,继而变成七色,直到最后,出现一丝缝隙。大雪山上凄厉透骨的寒风顺着这一丝罅隙吹了出来,冰寒冷厉。沈旭之的头依旧埋在黑色罩帽里面,把自己深深的藏起来,不让人看见心底的那缕伤悲。少年郎也没有把握,一点把握都没有。要不是九尾天澜白狐的话,沈旭之自然是能走多远走多远。宝物就算是再好,也得有这个命去享受才行。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出来,少年郎自然不愿意去冒险。但这狗rì的老狐狸每每说什么都应验如神,况且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就算是完成老狐狸的心愿,沈旭之也不惜以身履险。老狐狸和刘大先生在少年郎心里地位特殊,刘大先生的死,沈旭之虽然知道后没说什么,但还是心中黯然。虽然那一战自己已经竭尽全力,最后晕死过去,靠着龙之幸运才挺过去。但少年郎还是病态的自责着自己,如果自己实力再强一些,如果老狐狸有自己的身形,如果……无数个毫无意义的如果勾织成一片叫做悔恨的心情。那只老狐狸……还是能做就做吧。大雪山的寒风吹在身上,透骨的寒冷。沈旭之却浑然不觉。入境知命后,少年郎一身被金龙、天雷地火锤炼过数次的钢筋铁骨已经不畏严寒了。往rì里收拢衣服,不过都是多年以来的习惯,少年郎下意识里面做出来的举动而已。此刻沈旭之没有这个心情去悲chūn惜秋,全部的神识收拢成线,一丝极细的线,探知里面到底有什么气息能让九尾天澜白狐不顾一切的去做。可惜,大雪山中一片死气,别无他物。混混僵僵的没有一点生机。在旁地,就算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沙漠,也不会像这里这般静寂而无声无息。沈旭之谨慎的只是探知一下,便收了神识回来,天知道那里面有什么鬼东西。相对神识来讲,沈旭之还是更相信自己的身体和背后的柴刀。城主根本没有出现,百十名狼骑散站在四周,看着一名名祭司进入禁制罅隙,像是看一具具尸体般。无同情,无幸灾乐祸,只是冷漠的看着。沈旭之最后进入大雪山,少年郎还在担心羊皮袍子到底会不会被允许进入。还好,大雪山禁制没有一点反应。随着沈旭之的进入,背后那丝罅隙随即合拢,外面的一切生机都被切断。十二个祭司懵懂的站在地面上,眼前只有一条路通往山顶。巍峨的雪山如今在众人面前,更显挺拔。山尖笼罩在云雾中,也不知道白云深处到底有没有人家,还是处处枯骨荒冢。(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6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