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一十章 壮士断腕

第一百一十章 壮士断腕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一十章 壮士断腕

上官律和石滩正想回答,猛然间双脚像是被什么抓住。两只黑色的手掌从地面下伸出,抓住两人。此刻地面像是泥沼一般,两人的脚面、小腿已经陷入到泥沼中。

穷奇一声厉吼,双翅拍打,冲向一片空白的没有人的地方。这狗日的疯了?沈旭之正在不满,忽然间穷奇两只利爪在青石板里抓起一张脸皮……不是脸皮,只是这魂力被攻击之后,整个竞技场的地面上蓦然出现一个女人阴森恐怖的脸,狰狞着,反抗着。

穷奇的爪子正好从双眉之间进入,给沈旭之的感觉就像是两只利爪撕破了那张脸,即使那女人的脸再如何挣扎,也一点点被穷奇吞噬进去。沈旭之看的后背都是冷汗。这个人的魂术前所未见,甚至自己想都没有想过。这要是自己在场内,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随着穷奇逐渐吞噬,对面那祭司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越来越虚弱。原本以为自己这绝招,无往不利的绝招顺利使用出来,对手肯定没有还手的能力。没想到那只狗一样的荒兽居然展翅飞在半空中,轻而易举的在竞技场里面找到魂术的弱点,破了去。非但如此,还一口口把魂力吃点!这是什么凶兽?!

雪山木黄蜂只分出三只,在对面三人中各中一针。手持青幡的魂师顶在最前面,修炼过几年的体术,即便是受魂力反噬,呕血了,对雪山木黄蜂的抵抗力也不弱。倒是中间的祭司,魂力被吞噬,又受到雪山木黄蜂的攻击,顿时浑身上下布满了冰霜,连哈气都像要结冰了一般,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上官律心中一颤,沈旭之可是要这人活下来,似乎要问些话,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沈旭之那面。魂术被破,上官律和石滩的双脚仿佛被人挖了一个坑,埋在坚实的地面中。上官律也顾不上许多,运转体术,生生用双脚震碎青石板,一跃而起,从身后扯下天枢院黑氅,来到祭司身边,从腰间抽出天枢院制式手弩,咄咄两下,把祭司身前身后的追随者解决,不由分说给那祭司裹上黑氅。一边抱在怀里暖和着,一边往沈旭之那面跑去。

沈旭之正给羊皮袍子喂着一大块熏制的肉干,见上官律如此小心在意,虽然心中觉得上官律有些小题大做,但却莫名有些飘飘然。

“少爷。”上官律至沈旭之身边,轻轻放下那名祭司,略有些不安的说道。

“没事儿。去一边歇歇吧。”沈旭之把那名祭司翻过身,手握那名祭司的脉门,雪山气海之间汹涌澎湃的火力微微渗入一丝,正正好融化掉雪山木黄蜂的冰力,没造成一点伤害。火冰融合之间,天地之间元气相互激荡,这祭司甚至得到了一些好处。只是……只是这名祭司命不久矣,即便有好处,也是枉然。

沈旭之抖了抖天枢院黑氅,扔给上官律。拍了拍这祭司身上的尘土,笑道:“辛苦了。”

这名祭司一愣,这是在和自己说话吗?自己族里对待男性战俘,都是要杀头。女人就留下,供yin欲产子。可……

还没想明白,就听对面那个少年祭司说道:“说说吧,谁让你们来的,有什么目的。”

身受重创的祭司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逼供啊!双眉狠戾的倒竖,心想,老子虽然落在你们手里,想活活不下去,想死还不容易?!

更想骂些什么,就听那少年祭司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差点忘了我家明珠还要伸伸手。那就不问了,你要是觉得难受,就直接说,我马上让你死,不会再遭罪了。”

话音刚落,一团黑色粘稠的火焰从那少年祭司手指中射出,灌入体内。一边弄着,沈旭之嘴里一边叨咕着:“第一次做这事儿,怎么都觉得有些心虚呢,以后还是上官你来吧。”

沈旭之弄完,见穷奇跟在自己身边,一副垂涎三尺的卖巧卖乖的模样,轻轻踢了穷奇一脚,笑骂道:“今天算你乖。你刚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有点不愿意?”

穷奇无言以对,总不能说是自己想噬主吧。只好小意在身边侍奉,汪汪汪的叫个不停。沈旭之见穷奇拉下脸来耍赖,骂道:“狗日的,再看见你那般样子,下次就剥了你的皮!”羊皮袍子在一边听的开心之极,忽然人立而起,比划着要喝穷奇的血……穷奇浑身尖刺软趴趴的趴在身上,蜷伏在地上,一脸委屈。

沈旭之把背后柴刀扔了过去,笑道:“好生抱着,你可以试试抱着逃走。”

穷奇心中刚一大喜,起身抱住柴刀。心中贪婪的念头升起,听沈旭之这么一说,不知何故打了一个寒战。也不再讨好,只是汪了一声,抱着柴刀站在沈旭之身后。羊皮袍子见穷奇老实,跳到穷奇身上,和穷奇一起研究那把柴刀。这把刀跟在沈旭之身边多少年了?刚有羊皮袍子,就有了这把柴刀。这么多年也没见小白狐狸多稀罕,这些个小家伙啊……

沈旭之在这面教训穷奇,那面兰明珠一道道翠绿的治疗术刷在那名祭司身上。那名祭司魂魄被地狱业火灼烧,根本就不能用疼痛来形容,这世上根本找不出能形容的词汇。在地上,打着滚,抽搐着。双手死死的抠着头,尖锐的指甲深深抠进头皮里面,这祭司却丝毫不觉,嘴里喝喝的毫无意义的说着什么,沈旭之也听不清楚。兰明珠只是当年听李牧那么一说,根本就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张俏脸煞白。刑讯逼供这种事儿,怎么也得上官去做,兰明珠说说,当做谈资倒还可以,真的动了手,似乎遭的罪比那个祭司还要大。

即便如此,兰明珠仍然强撑着心中烦躁欲吐、不断翻涌的恶心,倔强的刷着治疗术。如此一来,更是苦了那名祭司。浑身皮肤百花齐放的绽开,又瞬间被治疗术愈合。这还是外面能看见的,里面到底怎样,谁都不知道。

沈旭之看了两眼,心中感慨,兰明珠的治疗真是比自己强太多了。但是见那祭司在地上死死不了,活,不愿意活。沈旭之心中不忍,即便是敌人,一刀杀了也就是了。见兰明珠也在强撑着,走上前,手掌放在那名祭司的身上,收回地狱业火。

兰明珠如逢大赦,转身走到角落里面,不住的呕吐。决斗已经结束,兔女进来,在兰明珠身边小意服侍着。沈旭之苦笑,严刑逼供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兰明珠也算世间第一人了。

手掌在那名祭司的脸上拍了拍,一手的血水。刚刚在地狱业火的灼烧中,皮肤下无数的小血管已经断裂,随着皮开肉绽流出来。虽然随后兰明珠的治疗术治愈了伤势,但却无法把已经流出的鲜血还纳回去。所以这个祭司才变成浑身浴血的模样,沈旭之心里有数,并不是如何惊讶。

“狗日的,你要是敢自杀,我就把你魂魄拘回来,日日夜夜用这火焰烤。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一试。”沈旭之先恐吓一番,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要是问不出什么,那才叫委屈呢。招谁惹谁了?

那祭司一身是血水,浑身偏偏一点伤痕都不见,只看脸上和手上,连道伤疤都没有。怎么看怎么诡异恐怖。

沈旭之蹲在那名祭司面前,也不觉得有什么让自己不舒服的,笑呵呵的问:“你是谁派来的?”

那名祭司缓了半晌,这口气才缓匀。听沈旭之问自己话,声音哑的不行,此刻只求一死,万念俱灰。抓着沈旭之的裤脚,嘶声道:“在下实话实说,只求一死,还望公子成全。”

“说吧,说出来你想死就死,不想死,活着我也没什么话说。”沈旭之笑着道,风轻云淡。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少年郎眼睛里面算不得什么。

“我是……”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地面上的青石似乎产生一圈圈水晕,那名祭司刚要说话,身体便开始融化开。似乎身下有无数的硝酸王水一般,刺刺拉拉的冒出白烟。

沈旭之反应极快,回手要抽出柴刀,忘记了刚才自己把柴刀扔给穷奇了,抽了一个空。转手从那名祭司当胸抓了下去,手指上黑焰缭绕,正是地狱业火。

穷奇手中正捧着柴刀反复摩挲着,跟昊叔摩挲鼎鼎一模一样。猛然间似乎嗅到什么味道,一声虎啸浑身顺滑的长毛变成根根尖刺,羊皮袍子灵巧的跳开,倒是没伤到,只是被吓了一跳。

穷奇一步窜到沈旭之身边,长吻直接穿过那名祭司正在融化的尸体,电光火石的瞬间追到那股一击即逝的魂力,狠狠的咬去。

那股力量由极远处辟开空间穿行而来,本就受到时空法则的影响,被削弱了无数,哪里还能经受住穷奇这上古凶物的撕咬。

瞬间壮士断腕,斩断最后一丝被穷奇咬住的魂魄,身上硬挺着挨了沈旭之一击,大耗真元才把魂力收回。只是那一丝地狱业火造成的伤害再也无法逆转。(。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