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九十四章 树人一族的祭司

第九十四章 树人一族的祭司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九十四章 树人一族的祭司

执业兽医

记住哦!

沈旭之略一沉吟,见叶兰宇一脸激动过后的紧张,拍了拍叶兰宇的肩膀,笑道没了,你也我是炼丹师,以后有好的草药,惦记着我就好。<

白花蛇舌丹虽然价值要比一个兽栏,一个召唤的法门重要,但在沈旭之看来,也差不多。再说,少年郎一直认为叶兰宇身世离奇,这人还懂得眉眼高低。对白花蛇舌丹看的再重,也没有动心思出手抢,这人还是不。能卖个人情还是卖个人情。

最关键的是白花蛇舌丹少年郎入手随意,草药是申作桂的,炼丹是昊叔炼的,连手都不用出,这在沈旭之心里能重要到程度?倒是叶兰宇召唤黄蜂那招,却让沈旭之颇为眼热。只要用的得当,能抵百万雄师。

自从皇城一战之后,沈旭之总是下意识的把所有情况都和面对六阶魔修比较。要是有木胡蜂的话,早都蛰死那狗日的魔修了!

听沈旭之这么一说,叶兰宇再也不再掩饰心中兴奋,连连拱手。从纳戒里找了一枚玉简递给上官律,从上官手里接了三枚白花蛇舌丹,珍而重之的收了起来。

上官律拿了玉简,神识扫入,果然是召唤黄蜂的法门。召唤黄蜂和其他召唤术不同的地方在于召唤物的数量巨大,无法一一控制,其中还有一个增益法术,黄蜂被攻击之后强制敌人受到一丝极为轻微的伤害。虽然极为轻微,但是在黄蜂大数量的基础上,也颇为可观。

沈旭之见上官律学会了,问了几个心中的问题,上官律一一解答,有不慎详尽的地方,叶兰宇上赶着做了补充。沈旭之想了想,高声喊道老榕树。你来一下。”

老榕树正在一边打扫战场,收拢死去的树人的残躯,掩埋敌人的尸体,正忙得一塌糊涂,忽然听沈旭之招呼,连忙一溜小跑赶了。

“老榕树啊,你们这儿附近有黄蜂没?”沈旭之性子急。见上官律学会了这个召唤术,一刻都不想等。

“恩……”老榕树看了看叶兰宇。想起刚才那些裟隶兽骑兵,尊重生命的话在舌头上打了一个转,没说出口。撒谎又不是老榕树的习惯,有些为难的说道有,就在那面的雪山上,是雪山木黄蜂。”

“好啊。”沈旭之干脆利索的说道,一点都不把老榕树当外人。“你们这面收拾完了,你带着我们去抓雪山木黄蜂。”

说完,看见叶兰宇又是一副贪婪的摸样,问老叶,这好?”

“恩,恩。雪山木黄蜂很少见。当年我就是找不到,才抓的木胡蜂。雪山木黄蜂单体都是一阶的荒兽,用你们九州灵界的话讲属于冰系。因为常年居住在深渊界灵气最为充裕的雪山顶,所以能达到灵气一阶。一般抓不到,但你有……”说完。眼角瞄了老榕树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沈旭之心中明了,这其中的关键原来在老榕树身上。想一想也是,那黄蜂叫雪山木黄蜂,自然是栖息在雪山木上,就是不雪山木是树,有没有修成树人的。

“我们这儿有一个雪山木树人,受了伤。在那面呢。”老榕树指了指忙碌的树人,虽然不愿意说,但是毕竟沈旭之对一族来说有扶危济困的大恩。有再造之德,自然不能随口糊弄这少年。

“呵呵。你们受了伤最好治疗不过了。”说完,捏了捏兰明珠的手,笑道。老榕树带路,几人来到一个干瘦的树人身边。

干瘦,高大,腰间嵌着一柄战斧,看这样子似乎是受了伤,但还没死。树人,要不是被踩碎,极难死掉。只是那柄战斧还没拔出来,不为。

“老榕树啊,你们不把那把斧子弄出来?”沈旭之问。

“哦,忘了。”老榕树回答了一个沈旭之做梦都没想到的答案。见老榕树上前,随手拔出雪山木树人身上的斧子,把斧子扔到旁边堆成一堆还有骨肉的裟隶兽与上面的骑兵尸体堆上。

那面十多个树人正在挖坑,看这架势是准备掩埋。沈旭之对这么多死人无动于衷,兰明珠却手捂着口鼻,要吐了出来。

“走走,那边。”沈旭之顺手给雪山木撒上一道生命之息,瞬发,快捷,居家旅行必备法术。沈旭之用生命之息似乎比杀人还要顺手,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件十分怪异的事情。

“让他先养养伤,雪山木黄蜂的事情好说,有他在,你要多少都有,就怕你没那么元气召唤。”老榕树说到树人,这是唯一一次在沈旭之面前底气充足的时候。

沈旭之想想,也好。总不能这树人还在重伤,就拉起来问东问西,也太不人道了。跟着老榕树走到一处木屋,沈旭之总觉得老榕树吞吞吐吐,像是有话想和说却又不敢。

进了木屋,兰明珠心烦恶心的症状才有所好转,从纳戒里拿出夜明珠,点亮幽暗的树屋。

众人坐下,沈旭之随手从纳戒里面取出一支烟,扔给叶兰宇一根,也不管老榕树的脸色,手指一撮,打着火,自顾自的点了,和叶兰宇开始吞云吐雾。

“老榕树啊,你有话尽管直说。”沈旭之抽了口烟,过了瘾,觉得通体舒泰,笑呵呵的和老榕树说。

“恩……”老榕树依旧没拿定主意,想说,又不敢,看着沈旭之的眼神,有点躲闪。目光游离。本来憨厚老实的老榕树,此刻就像是一个小偷一般,看的沈旭之心里一阵燥烦。

少年郎也不多说,从身后抽出柴刀,忽的一下抛了出去,扎在老榕树身边,贴着老榕树的脸,带下几个微微发黄的叶片。

“你我性子直,有尽管说,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你再这么吞吞吐吐的就没意思了。”沈旭之嘴角带出一丝笑意,老榕树被柴刀吓了一跳,没有觉察到。上官律却敏锐的感知到,这老榕树要是再这般不痛快,沈旭之就要痛快痛快。

“我想你当我们树人一族的祭司!”老榕树惊魂未定,心中正在犹豫的话脱口而出。

“啥?”沈旭之觉得肯定是听了,世间还有这么荒谬的事儿吗?深渊界里,祭司的地位最低都等同族长,甚至大部分部落的祭司都要比族长地位超然。这老榕树是哪根筋搭了?居然要当祭司?这不扯淡呢吗?

“是这样。”老榕树不沈旭之心里面想,只是由己及人,只道的要求十分过分,赧然的说道您从远方而来,赶上我们一族生死存亡之刻,挽救我们一族于水火之中,并且帮助我们一族找到传承的种子。这种再续的恩情,我们树人一族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我是这么想的,我们族现在也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来报答您,那两枚装着树魂的戒指给你戴上了,里面的树魂要是没有滋养,肯定活不了多久。虽然他们死了,但也是我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魂魄飞散。”老榕树一边说着恩情,一边说起那两枚戒指的事情。

“虽然有您体内的种子滋养,但是您并不得法,要是使用频繁的话,总有一天这些树魂会消散殆尽的。而这方法在我们树人一族,属于祭司的传承之物,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族人可以领悟到祭司的传承了,我看着您用树魂用的顺手,就这么琢磨。也不您肯不肯答应我们这么一个小族卑微的要求。”原来老榕树和何宇旗本一样,见沈旭之锦帽貂裘,都以为这少年是王公贵族。况且看这少年一副千骑卷平岗的架势,杀人不眨眼,定然是大将之后,这小族的祭司的确很不合身份。

但沈旭之哪管这些,听见老榕树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这草木皆兵中的树魂不是无限制用的。只有当了树人的祭司之后,才能无限制使用,保证树魂不消散。这等好事儿沈旭之能过?

沈旭之点了点头,说道行。我也不难为你,当就当,不过我不能留在你们族里。”

想一想要是天天都和这啰嗦的老榕树在一起,沈旭之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老榕树听沈旭之应承下来,喜不自禁,连连点头。在身上摸出一块树皮,上面似乎有一股阴冷的木系法术气息。递给沈旭之,道这是我们族的祭司传承之法,您要是同意,就学了吧。”

说完,又拿出一根发簪,说道我们族这一世人数少,没有绝世天才出现。到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属于祭司的物品。还请您笑纳。”

开玩笑,有好沈旭之当然笑纳。接过树皮,树皮上无数的文字符号忽然间闪亮,如流水一般在沈旭之四周流转。体内那枚种子种在地上,随着这股流转的文字符号,竟然长出小小树苗出来。(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记住哦!

是由无错会员,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如有处置不当之处请来信告之,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给您带来不带敬请见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