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内心……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内心……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内心……

第一卷少年行第八十四章外表憨厚,内心……

记住哦!

“能。(下.载,楼ww.XaZAilOU.Cm)././”得到九尾天澜白狐肯定的答复,沈旭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穷奇很强,真担心上官不能把穷奇召唤出来,要是那样,还不如把穷奇杀了炖肉出。不过要是这样似乎也不错,羊皮袍子对穷奇似乎更感兴趣。

“不过以上官的修为,召唤出来的穷奇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厉害。一部分能力会被封印,这是天道,你没办法的。”九尾天澜白狐见沈旭之开心,又是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行啊。”沈旭之却不在意,大不了催上官升级破境呗,又不想在幻境里面破境,有昊叔在,只要有草药有,什么丹药炼不出来?比其他的修士,有一个神级的丹士在身后支持,上官律这种召唤师已经占了无数的便宜了,还能祈求什么。

九尾天澜白狐见少年郎说的坦然顺畅,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沈旭之,右手掐住长尾的尾尖,扫了扫自己左手手心,道:“阵法你有时间还得钻研一下。今天见那株老榕树出手,这些树人似乎也有点说法,回去你看着这老榕树化生族人,要是顺利的话,你问他要几个冷杉、榕树树人。”

“要那玩意干啥?”沈旭之不理解。从小,少年郎一个人轻手利脚,带着羊皮袍子,一人一狐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带着四五个人,就觉得有些束手束脚。

九尾天澜白狐嘴角带着一丝看不清,说不明的笑意,笑骂道:“狗日的小子,你一身是铁,能捻几根钉子?那个六阶魔修你又不是没看见过,还不是生生让大数是不惑境的修士给堆死了?有朝一日你要是让人堆死,九泉之下,我都没脸见人。再说这些树人可以变成树木形态。简单的很,放在纳戒里面就是了。李牧这孩子没给你什么好东西,但这纳戒的确是不错。”

“那好吧。”能放在纳戒里面,平常不碍事,这就得了。打架的时候还能真靠这些慢的要命的树人?那才是扯淡。

昊叔在鼎鼎里面掸了掸烟灰,笑道:“要是那老树敢不给你,老子把他老窝都烧了!”

“别扯淡。我出去了。一会看看老榕树取回种子。万一我看的眼红,就杀人灭口。还能等你烧他老家?”沈旭之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九尾天澜白狐扬了扬手中的白尾,算是和沈旭之告别。少年郎出去,昊叔脸色变得郑重,隐隐带着一点兴奋的问道:“以后真的会有那么多事儿?”

九尾天澜白狐瞥了昊叔一眼,淡淡的说:“扯那些干什么。都跟你说了,我以前也就是心血来潮才卜算一卦。卜卦那玩意你又不是没见过,真正的卜卦哪个不是元气大伤。天道无常,真正要是看得一清二楚,命运就会为此而改变,想达到那种天道中的微妙平衡,难啊……你看我现在这摸样,像是还能卜卦吗?”

昊叔看着身边不远处那白衣秀士,心中叹了口气。当年能和自己的主神打到两败俱伤的老狐狸没有了,有的只是跟一只小魔凤凰拼到两败俱伤还败掉的残魂。时光啊,当真是一把杀猪的刀!就算是九尾天澜白狐如此妖孽。也扛不住那种摧残。

昊叔正在黯然感伤,忽然想起一事,这九尾天澜白狐什么时候肯对人坦言心事?这狗日的就是幕后那只黑到不能再黑的手,让他说句真话,比登天还难。

对着九尾天澜白狐吹了一个烟圈,昊叔又愣愣的看着面前识海池塘里面的涟漪,少年郎拔脚就走,荡起层层涟漪还没消却。被火山中隐隐的火光耀出层层火红的金鳞。

沈旭之回神,也没什么事儿。那阵势禁制,九尾天澜白狐说不让自己现在去弄。那就不弄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羊皮袍子在怀里酣睡。按照九尾天澜白狐的说法,这应该是进阶的表现。上一次,皇城前,九尾天澜白狐的幻象吃掉六阶魔修的雷电,最后生生斩断一丝,送给羊皮袍子,那时候小白狐狸也是熏熏欲醉。

不过那时候似乎雷电的威能不足,九尾天澜白狐都拿去对付六阶魔修了,剩下的一丝给了羊皮袍子。怕是再多羊皮袍子也承受不起,再好的东西也得有个度。

正在琢磨着,少年郎的眼神飘在穷奇身上,眼神里空洞而带着血腥气味,让穷奇后面长尾又夹在两腿中间,不知道这位小爷又要干什么。

穷奇是个好东西啊……沈旭之**舔嘴唇,像是羊皮袍子在**自己嘴角那一丝穷奇的血液一般。

过了一个时辰,上官已经沉沉睡去,不再浑身抽搐,谷路行也还在睡着,看这样子,方才竭尽全力的施法,的确对小谷造成的损伤挺大。

老榕树倒是恢复的挺快,其实老榕树也没干什么,就是在最开始站在前面让穷奇打了两下,后来损失的都是身上缠绕的树藤,也不知道这树藤能不能变成人形。沈旭之对老榕树兴趣不大,但是对那些树藤还是很感兴趣。这是好东西啊!

沈旭之见老榕树树根从地面中**来,变成人形,想上去说话。刚要动又止住自己的动作,兰明珠还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觉,少年郎不忍心也不愿意打扰兰明珠的清梦,冲着老榕树摆了摆手。

老榕树见给自己治疗的姑娘靠在少年郎肩头正在睡觉,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个小偷。

“你准备怎么取种子?”沈旭之小声的问。

老榕树刚想说话,看了一眼兰明珠挥了挥身上的树藤,向沈旭之示意。这老榕树看上去五大三粗,倒挺细心的。

沈旭之挥了挥手,左手搂在兰明珠腰间,右手放在怀里,轻轻的**着羊皮袍子。这也算是一种走拥右抱吧,少年郎心想。

老榕树又蹑手蹑脚走到泥沼边上,身子重新变回老树的模样,身上的树藤像是活转过来一般,在老榕树身上嘶嘶的叫着。上百条蛇一般缠绕在老榕树的身上,有些不安分,不安稳,等待着召唤。

老榕树身前氤氲而起一层烟雾,沈旭之一直安静的看着。少年郎心里也好奇,想要看看老榕树到底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氤氲而起的淡淡绿气很快就在老榕树身前变成一座祭坛,祭坛上空空如也,没摆上牛羊三牲做祭祀。准备完毕,老榕树粗壮的树干微微弯曲,像是在向苍天,向祖先祷告。

老榕树祷告完,身上上百条树藤开始窸窸窣窣的融合,像是一条毒蛇,吞噬掉其他蛇,自己本身不断的在壮大。

这是什么鬼玩意?养蛊呢?外貌果然不能认定一个人的品性,这老树看上去憨厚到无以伦比,没想到法术居然会如此诡异。

树藤融合的很迅速,没有滞碍。一条像是壮汉手臂粗细的树藤缠绕在老榕树身上,挂在最前方的枝头,尖端来回**,仿佛在寻找方向。

稍倾,树藤便真如蛇信一般射出,深深的钻入到泥沼里面。看的少年郎眼睛有点花。老榕树身上缠绕的树藤迅速进入泥沼,留在老榕树身上的也不断变少直到最后,老榕树用最前面的一根枝桠握住树藤的根部,看这样子似乎是到头了。

但还是没有反应。

老榕树身边骤然出现三面淡绿色的小盾,上面画着奇奇怪怪的符文。这盾似乎不是防御用的盾,而是一种特殊的召唤法阵。

“嘿!”老榕树沉声闷喝,三面小盾一起炸开,三缕青烟钻进树藤里面,树藤在老榕树手中的根茎竟然忽然变细,从成年壮汉手臂粗细到儿臂粗,再到一根筷子粗细。再到毛线粗,直到最后,变成丝线,变成连沈旭之都看不太清楚的游丝。紧紧绷在老榕树最前方的枝桠上,绷得如此之紧,连老榕树**的树干都被微微拉的有些弯曲。

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老榕树看不清表情,但沈旭之都紧张万分。恨不得上去帮帮手。

树藤化作的丝线紧绷着,啪的一声轻响,老榕树最前面的枝桠竟然被拉断!树藤丝线飞一般的带着半截树杈钻入泥沼中,眼看便要再难取回。

老榕树一声悲吼,主干向前猛地伸出去,差一丝便能抓住那树杈,却失之毫厘。正在树杈要没入泥沼的瞬间,穷奇不知从何处出现,手指捻着肉眼几不可见的细丝,回手抓住老榕树的树杈。

咦?老榕树失手,这就很奇怪了。在沈旭之看来,老榕树做这些事儿简直手拿把掐一般稳当。但更让沈旭之奇怪的是那只刚刚收服的穷奇居然会出手相帮,难道没有召唤师的命令,穷奇也能自主去做?

这事情得仔细想想,沈旭之不是召唤师,便暗自记下,等上官醒了,详细问一问上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4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