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六十二章 闲棋夜话

第六十二章 闲棋夜话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六十二章 闲棋夜话

第六十二章闲棋夜话

识海里虽然没有人欢呼跳跃,都是成精的老妖怪了,哪个又能如此幼稚。但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而好奇的光彩这次弄出来的毕竟是个稀罕物。这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从来没有因为岁月的洗礼而丧失对稀奇古怪的事物的探索与追寻,或者说,心中八卦的火焰重未熄灭过。

费了千辛万苦,靠着所有人的努力才炼出了这么一个小玩意,感觉着上面流转的光华,气息有些古怪。

“旭之,你打算拿他干什么用?”九尾天澜白狐看了半天,问道。

沈旭之也琢磨了半天,才犹犹豫豫的说道:“再看看吧,弄出来这么费劲儿,也不舍得一下子就撇出去。怎么用,还得再想想,我再想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不好意思。

演算,制造,用了自己能动用的几乎所有人力物力。但造出来的东西却没什么用处,对此,沈旭之有些赧然。

“你这小子,光知道没事儿弄这些没用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瞎胡闹。”昊叔反复摩挲着鼎鼎,心疼的要命。看这样子对今天沈旭之的无数次试验中的爆炸怨念不浅。

幸好没弄坏,这样是鼎鼎有个好歹,沈旭之都怕昊叔和自己同归于尽。反正那老家伙也死不了……

“我出去歇一歇。”沈旭之觉得气氛有些尬尴,干脆退出识海。羊皮袍子在身边跑来跑去,东闻西闻,似乎对沈旭之身前刚刚合成的妖石不感兴趣。

“袍子。”沈旭之轻声唤道,羊皮袍子见沈旭之醒过来,一下窜到沈旭之肩头。把沈旭之半张脸舔了一个干净。

沈旭之半张脸上全是略带腥味的口水,好在这么多年来早就习惯小白狐狸这种亲昵的方式。少年郎也不是有洁癖的人,对此习以为常。

“你说,袍子,我是不是很笨?这东西怎么看上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呢?”沈旭之和肩头的羊皮袍子说道。这种对话方式沈旭之这么多年来早就当成生活的一部分,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和身边的小白狐狸说话,亲昵中带着自然。

羊皮袍子吱吱的叫着,显然在反对沈旭之的看法。少年郎对此表示很欣慰,抱起羊皮袍子,走出山洞。山洞外兰明珠裹着荒兽大氅在打瞌睡。耳朵支楞着准备随时听到爆炸声便进去给沈旭之治疗。石滩和上官分立两边守候在兰明珠身前。神色里带着几许忧虑。

沈旭之觉得有些歉意,毕竟自己肆意妄为,忘记了现在不是自己和小白狐狸逃荒的时候,身上的担子似乎重了几分。

“不好意思。”沈旭之虽然让石滩和上官律称呼自己少爷,那也只是为了满足内心深处一些小小的恶趣味。全然没有少爷架子,心中想到什么,便说着什么。

石滩憨厚的嘿嘿傻笑。上官律审视了一下沈旭之,见除了荒兽大氅破破烂烂之外,沈旭之并没有受到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势,这才放下心。

兰明珠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见沈旭之站在自己身前,手上拿着一颗漂亮到极点的珠子,轻声啊了一声。

“送你的。”沈旭之心道。反正暂时也没什么用,兰明珠跟了自己这么久,虽然没有推倒,但自己摸也摸了,该看的也看了,到现在都没送她什么。有点说不过去。见兰明珠辛苦,顺手把合成的妖石送给兰明珠。

“……”兰明珠眼睛变得烟雾蒙蒙。

小女孩儿还真是好骗……沈旭之心中有些惭愧,但骗也骗了,就继续骗下去吧。

“我不要。”兰明珠把妖石推给沈旭之,吓了少年郎一跳,这是范哪门子邪了?

“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我要这些劳什子干什么!”

沈旭之一身冷汗,然是这样,心中更是惭愧。肩头的羊皮袍子也不知懂没懂眼前有些奇怪的场面,在沈旭之头顶笑的直打跌。

好言劝慰了几句,石滩和上官律回去休息,又送兰明珠回去,腻歪了一会。要不是羊皮袍子捣乱,沈旭之真想……算了,这小狐狸啊,真是不懂事儿。沈旭之带着羊皮袍子从兰明珠的山洞走回去,心里想到。

“你就不能不捣乱?”沈旭之见离兰明珠的山洞远了一些,把羊皮袍子抱在胸前,认真的责备道。

羊皮袍子张大嘴冲着沈旭之吼了一声,很不满意。沈旭之刚想教训一下羊皮袍子,忽然看见自己住的山洞前一个人影,悄然而立。

“哪位?”把羊皮袍子撇到肩膀上,凝神而立,问道。

“谷路行。打搅了。”

“哦。”沈旭之走进一看,谷路行站在那里,似乎有什么难以决断的摸样。“什么事儿?”

“睡不着。听说你棋下的好,有没有兴趣手谈几局?”

“嘿嘿。”沈旭之听说是下棋,心中大痒,见谷路行背在后面的手里拿着一块青石板,估计是棋盘,笑道:“你准备了?”

“猜先?”谷路行也不气,见沈旭之也是一副技痒难忍的样子,大步走进石洞,把粗制的棋盘放下,抬头看着沈旭之,问道。

“算了,不欺负你,你先吧。”沈旭之随口说道。在沈旭之看来,谷路行这是纯数找虐。

谷路行心态沉稳,听沈旭之这么说,便拿起装着黑子的盒子,淡淡笑道:“我下了,你不要轻敌。”

“恩,恩。”沈旭之使劲的点点头,肩上的羊皮袍子也如少年郎一般的使劲的点了点头,身后的大尾巴甩啊甩,几根白毛在空中飘荡。粗糙的黑白两子,看这样子似乎是时间短,谷路行也没来得及仔细雕琢,手指捻上去明显有些刮手。棋盘倒是平整,也不知道谷路行用了多少心,然把棋盘弄的有模有样。但不管怎么说,都不像是两人在下围棋,而像是两个蒙童随意找了几块石子憋死牛。

真正下棋的人,哪个会在乎这些?

羊皮袍子见惯了沈旭之下棋,伏在少年郎的肩头,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偶尔看到兴处,在少年郎肩头张牙舞爪一番,嘴里压低声音吼吼叫着,似乎在鄙视谷路行低劣的棋艺。

“你在神山上和谁下?”沈旭之敲下一枚白子,步步逼杀。从开盘,沈旭之就没给谷路行留手,一直在纠缠,在厮杀。这个时代的棋手对厮杀都很没概念,像中州万老爷子那样下棋已臻化境的人还能和沈旭之搏杀到终局,其余人都很不够看啊!

少年郎曾经为此有几分天下无敌的孤寂,转而被羊皮袍子嘲笑。

谷路行明显不适应沈旭之的棋风,从小接触的所有棋士都讲究以棋证道,下棋都平和似水,水面下虽然波涛汹涌,但水面之上却不见一丝波纹。哪有沈旭之这般手持开山巨斧,一路走,一路劈砍,大开大合,没有一时不在争斗,没有一刻不再纠缠。

计算的纹路愈发繁复,天人之间相隔的怕不仅仅只是棋盘上的算计,还有那么一丝对势的把握。恍惚之间,谷路行竟然觉得咋自己对面坐而论道的是神仙一般的角色。

谷路行每一步都十分慎重,思虑良久方才落子。虽然如此,但似乎丢面那一脸懒散的少年郎似乎对自己所有的应对都了然于胸一般,不管怎么应付,那面都随手点在自己最害怕的点位上。

只有短短二十余手,谷路行便已经汗湿层衣。手中捻着一枚黑子,犹豫不定,心中反复计算着一处交换,拿不定主意。听沈旭之问,随口回答道:“跟师傅下。他水平差,总是拉着我下,没办法。后山有一位老人家,水平高的很,可惜师傅不让我去。偷偷跑去了几次,回来就被师傅责罚。”

啪……一枚黑子点下,谷路行说了两句话,心情也放松了许多,不再想那么多事儿,直接点在沈旭之故意留下的断点处。这里虽然有单薄的意思,但少年郎能做出许多文章。却也是不怕。

“什么样的老先生?”

“胖子。胖的走不动了,每天躺在床上,懒的要命。要不是我想和他下棋,那屋子里面的味道,你是不知道……”谷路行掂量了一下,做了一个自己认为最夸张的表情和手势,让沈旭之加深了解。

“高老师傅为什么不让你去?”沈旭之试探着问道,随手下了一步手筋,让谷路行没有时间想更多应不应该说的问题。

“谁知道呢,师妹们说那是一个怪人,据说是李牧的弟弟,当年李牧走了,他弟弟就被囚禁在后山。但我不相信,那胖子境界高的很,我估计我师傅都让他三分。想走抬腿就走了,那屋子周围又没有什么禁制,真是荒唐。所以说,这帮女孩子的话听不得。他们还把你当偶像,估计看见你这么邋遢,每到打仗必脱衣服的习惯,眼珠子都得掉出来。”

沈旭之一愣,没想到谷路行顺嘴竟然说起自己来,更没想到然自己成为了大众情人,心中大为得意,自主的把谷路行那番打架脱衣服的话过滤出去。废话!不脱光膀子谁打的尽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9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