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五十三章 这就是一头牲口

第五十三章 这就是一头牲口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五十三章 这就是一头牲口

·第五十三章这就是一头牲口

雪山极高,钢枪一般插过云层,又走了许久,才到山顶。漫天繁星似乎伸手可及,沈旭之附到兰明珠耳边,细语道:“你要星星,我便摘给你。”

前世里肉麻无比的一句话,兰明珠又哪里听过,一颗心蹦蹦乱跳,臊的满脸通红。

沈旭之哈哈一笑,携着兰明珠的手来到山顶最高处。皑皑白雪像极了少年郎胸前雪山,每走一步,踩在积雪上,发出嘎吱吱的声音,在空旷的山顶说不出的清冷。

只是此刻,有美眷在侧,即便是再清冷,少年郎的心头也是火热。

“是这里了。”沈旭之看见山巅最高处有一处残破的祭台,盖着厚厚的积雪,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启用过了。按照莫离所说,这里就是不知多少年前亥黎族祭司举行祭天仪式的地方。看到祭台,沈旭之依旧找不到半点头绪。

少年郎也不着急,知道这事儿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完的。安排众人扎下帐篷,升起篝火烧水,吃饭。

羊皮袍子不知犯愁,每到新的地儿都要到处看看。来到这里,在山巅跑来跑去,陡峭的山崖在羊皮袍子脚下变成通天大路一般宽阔平坦。沈旭之也懒得去管小狐狸,任由它撒欢。

五个人吃饱喝足,分了五个帐篷睡下。山顶虽然寒冷,但都是修行者,体质本来就比常人强上太多,所以也没什么好多注意的。石滩和上官律抢着守夜,被沈旭之都撵进帐篷。守什么夜。自己还要在山顶感悟星辰之力,这不是捣乱吗?这么高的地儿,鸟都飞不上来,还怕有什么荒兽?

静寂的山顶。除了呼啸的寒风外,没有一点声音。沈旭之在祭台旁盘膝而坐,放松心神,感应着漫天繁星。依老狐狸的说法,天上星辰,总有一个是自己的守护星。唤醒星降术,自然也就是唤醒自己的守护星。在这之前要找寻哪一颗自己感应最明显。

沈旭之做正经事儿的时候总是极有耐心,感受着漫天繁星投射在自己心中那股苍茫的感觉。一遍遍的寻找。

没有。

再找一遍,依旧没有任何一颗星辰能与自己形成感应之力。

奇了怪了,沈旭之倔强的骂了一句娘,又开始耐心的寻找。难道不是有名有姓的大星座。而是那些六等以下肉眼都看不见的小星星?沈旭之心中暗骂,开始一寸天空在心中的投射都不放过,细心观察感应。

还是没有!

和老狐狸与昊叔、魔凤凰商量了几次,大家都提不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沈旭之甚至坐在祭台上去感应,但无论沈旭之做什么。都没有一点改变。漫天繁星依旧冷漠的挂在少年郎头顶,看着少年郎找寻各种不同的办法,始终不肯接受凡人的请求。

如是七天七夜,沈旭之癫狂到有些疯魔。毫无思绪。依旧毫无头绪。

又是一个夜晚,天空中彤云密布。整个雪山都被笼罩在彤云中,寒风呼啸。大雪漫天。

晴朗的夜晚都不能和星辰感应,这样风雪交加的夜晚,可能性更小。但少年郎依旧不肯浪费一点光阴,盘膝坐在山石上,身上被大雪厚厚的盖了一层,但却始终无法进入冥想状态,更不用提感应星辰之力。

要不是夸铸以身祭刀,其意甚诚,沈旭之现在甚至会怀疑到底是否有星辰之力存在。

正在烦躁中,身后脚步声响起。沈旭之竖着耳朵听,脚步轻盈,踩在积雪上甚至只有细不可闻的声音发出。

是谷路行。自己身边的人都不会有这么好的轻身功夫,这家伙还真是天生的跑路材料。沈旭之心里烦躁,腹诽着谷路行。

“我不知道你在练习什么,感觉你似乎遇到屏障。要不我们来搭把手?”谷路行从小在高延勇的羽翼下成长,从未经历过大风大浪。这次直接被扔到深渊界,除了第一天和荒兽狭路相逢,拼了几场后便一如之前安稳。甚至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妖石供应天地元气,境界似乎又深了数分。

对沈旭之,谷路行一直很矛盾。说他好,这人行事鲁莽暴躁,血腥味十足,和自己悠然而雅的姿态根本不搭调。说他不好,偏偏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好。即便是自己和这些人不同路,得到的妖石也让自己管够的拿。贪财好色的家伙却没有一点小家子气,很矛盾的人。

见沈旭之在雪山之巅冥思苦想了七天,谷路行知道沈旭之似乎到了修炼的瓶颈,想了两天,这才出来。和沈旭之邀战。

“搭把手?你练太极的?”沈旭之说着说着自己倒是先笑了。“也好,你想怎么练?点到即止还是竭尽所能?”

“当然是竭尽所能,但……”谷路行有点犹豫,觉得这么太过激烈,万一谁伤到似乎有点不太好。“点到即止吧。”

“你这人,一会要竭尽所能,一会要点到即止,到底想怎样?!”沈旭之苦思七天,没有寸进,本来心中就十分焦虑,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谷路行还拿不定主意,倒真像是在撩拨沈旭之的火气一般。

“有治疗师呢,打不死就行。来吧!”

沈旭之跳下祭台,提腿就踢向谷路行。沈旭之身边羊皮袍子顶着厚厚的雪,睁着小眼睛,有些困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东张西望,却什么都没发现。

谷路行吓了一跳,没想到沈旭之说打就打,也不事先说点什么。想的虽慢,但反应却不慢,侧身躲过,手指做了一个手印,天地元气汇集,一滴水珠穿过漫天飞雪射向沈旭之。

随行了这么久,沈旭之才知道谷路行居然是水系的法师。但那又有什么重要,打倒就是了。

沈旭之和谷路行离得近,水珠转瞬既至。羊皮袍子见两人打起来了,想上来帮忙,沈旭之一边躲开那滴充满水系元力的水滴,一边让羊皮袍子站在一边,手忙脚乱,鸡飞狗跳。

按说法师近身战斗是弱项,但谷路行的法术却极为特别,一边用各种冰系的负面法术降低沈旭之的速度,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边用瞬发的冰枪和不知名的水珠打击沈旭之。

两人打起来,惊起一山的飞雪。兰明珠、石滩、上官律从帐篷里钻出来,要拉开两人被沈旭之止住。明白两人正在切磋,大家也都放下心,围坐在一边看热闹。

雪山顶寂寞更甚于在亥黎族部落,在那里至少还有许多人,可以学习亥黎族的语言,可以交流,这里只有这么几个人,所有人早都憋坏了。此刻见这般热闹,都十分开心。指指点点,当时看戏了。

沈旭之有意看看谷路行的能耐,也不用柴刀,只是赤手空拳和谷路行对战。有避不开的时候,就用拳头击碎水滴或是冰枪。伤害不小,但沈旭之的筋骨反复淬炼,强横无比,往往三五次打击,自己一道生命之息就把所有伤势治好。

谷路行对此也很尴尬,竭尽所能拉开距离,但造成的伤势沈旭之根本不在乎……这家伙是洞玄境的修士??真正炼体的洞玄境的修士仿佛也没这么强横的吧!

越打越是无奈。幸好冰系法术拖延沈旭之的速度,让沈旭之不能近身。久而久之,还是间或挨上沈旭之两拳。

谷路行的法术打在沈旭之身上,伤害不大。但沈旭之的拳头宛如铁铸一般,一拳就几乎将谷路行打飞。借着拳力,谷路行踉跄了数步,才稳住身子。

一道治疗术洒在身上,沈旭之造成的伤势像是没存在过一般。谷路行注意到沈旭之示意兰明珠给自己治疗……谷路行郁闷了,这是哪跟哪啊,摆明了两人谁都占不到便宜,最后自己被累死?

谷路行咬牙强项硬挺。不信自己会比沈旭之先倒下。虽然谷路行知道那少年身子像是钢浇铁铸一般,自己定然坚持不过,但心中一口气,又不愿张口认输。

看热闹的三个人都看明白场面是怎么回事儿,嘻嘻哈哈的没有一点紧张气儿。

谷路行的套路很繁复,也不知高延勇到底怎么捉摸出来这么多连环复杂的辅助办法,层出不穷。也就是沈旭之筋骨强横,就算是炼体知命的强者受到这么多伤害也早就倒下去了。

进退两难,谷路行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沈旭之可以独自猎杀荒兽。一身钢筋铁骨,知命境的法术打上去跟挠痒痒差不多,即使再弱的瞬发法术,也是知命境的瞬发法术。

真他妈的是一头牲口!

最牲口的是好不容易在沈旭之身上留下点伤痕,一道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生命之息就全部抹去一切伤痕,依旧生龙活虎。

什么是牲口?这才是啊!百打不死,眨眼的功夫就能满血满蓝满状态原地复活,根本没有一点机会。看沈旭之的样子,谷路行心里渐渐灰暗下去。

打到最后,自己的体力肯定耗不过这头牲口。不是被打死,而是被活生生累死,累死在这头牲口面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29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