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第四十章釜底抽薪章

昊叔使劲咕嘟着烟,身前青烟缭绕,丝丝缕缕般缠绕在昊叔面前,并不散去,眼看再想下去连昊叔的人都看不清楚了。

沈旭之冷言道:“说不好只能让老凤凰先顶一阵子,希望你理解。”说完,有些冷漠的看着魔凤凰,眼神里带着一股让人感觉到很虚无的错觉。

这话虽然有些残酷、冷漠,但不管昊叔还是魔凤凰,都是沧桑到妖的妖怪,面对眼前的局面,又如何能不理解。但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昊叔能理解,但魔凤凰却不能接受。

魔凤凰紧咬着嘴唇,鲜红俏丽的嘴唇,被白牙咬得微微凹下,变成一个让沈旭之血脉噴张的形状。

“我知道,我也理解。但我我要出去。”魔凤凰想了想便斩钉截铁的说道,言语中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沈旭之太阳穴隐隐作痛,想起了在九隆山脉里兰明珠要回去找李牧的时候,看着魔凤凰隐藏在黑色衣服下面隐匿的火爆翘臀,恨得牙根直痒,有一种冲上去抽魔凤凰一顿的冲动。

“你出去?怎么出去?用纹刻?”沈旭之稳住自己的情绪,对魔凤凰三番五次的言不由衷和此刻要孤注一掷,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尖酸的嘲弄的说道:“用纹刻,你能用出几成实力?就算是不用纹刻,你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又能剩下多少实力?这些人的目标是你家老凤凰!就算是年老体衰,打你这样的十个八个还是没问题的吧!去吧,最好再老凤凰被引出来之前你就被干掉,老凤凰看见,万一有个心神波动。当着这些人面来一出父女情深,携手并肩在九泉之下共叙久别重逢的亲情。也算是一段美丽的故事。赶紧去,请便请便。就是不知道老凤凰万一有什么杀手锏被你耽搁了,会不会……嘿嘿。”

沈旭之也不把话说完,只是略带阴损的笑了笑,一番话说的像是连珠炮,魔凤凰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看样子又像是要找沈旭之拼命,又在内心深处认为沈旭之说的有点道理。英姿飒爽的魔凤凰在纠结,在犹豫……

“省省吧,了不起重伤。要死哪那么容易。年老成精你不知道?你看看你。让人抓住就关了上千年。你看看老白狐狸,和火元素主神火拼完了还能苟延残喘,碰到点机会就能再次破境。别用你松子大小的脑袋去揣测这些老妖精的想法,我敢保证,只要你不出去捣乱。你家那只老凤凰哪那么容易被杀掉,你以为杀鸡呢?!”沈旭之平时不愿意说话,就算是说也喜欢和昊叔畅快淋漓的对骂,但同样的道理,少年郎不是不会说阴损无比的风凉话。见魔凤凰冲动的样子,沈旭之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冷嘲热讽也是难免。

“你……”魔凤凰一时语塞,身后的黑色雾气或暴现或收敛,几息之后才恢复平静。又变成一幅冷冰冰的摸样,冰山一般的眼神看着沈旭之,缓缓的说:“好,这次我信你。”

“这样才乖。”见魔凤凰不再坚持,比当年的兰明珠理智的多,沈旭之心中大乐。嘴里开始没东没西的轻薄起来。冷嘲热讽了几句,心中对魔凤凰的怨念也轻了一些。

魔凤凰阴沉着脸,不理会沈旭之的轻薄,坐在识海边上,呆呆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沈旭之讨了一个没趣,嘿嘿一笑,回神出去,探出一角观察场内的局势。

荣姓众人分散在火湖周边,隐隐形成合围之势。正中五六个人正在像跳大神一般施法,虽然看不出到底有什么用,但还是很热闹,也很古怪。

沈旭之下意识的把羊皮袍子伸出来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又缩回身子,怕一个不注意让荣姓众人哪个碰巧看见。小心谨慎的像是一只鬼祟的老鼠,让昊叔极为不齿。

估计那些人要把深藏在熔岩中的老凤凰引出来还要等些时候,沈旭之蜷缩在石壁后面,调息运气,把和傀儡荒兽厮杀后的天地元气补充满,忽然心念一动,雪山气海之间天地元气开始缓慢运转。

昊叔若有所思的看着缓缓变幻的天空,似乎知道沈旭之在干什么,轻轻摇了摇头,安稳的抽着烟。

羊皮袍子在沈旭之怀里开始不老实起来,沈旭之干脆把羊皮袍子从怀里掏出来,右手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小白狐狸老实一些。羊皮袍子无声的张大嘴,做了一个狰狞的表情,冲着沈旭之凶了一下,身子不规则的颤抖,身影渐渐淡去,消失在沈旭之眼前。

少年郎不再去管羊皮袍子,只是默默运起雪山气海之间的天地元气,开始做起准备。

沈旭之虽然大多数的时候是急性子,但有关于生死的事情上,总是很耐心,像是一个看穿世事的老人默默的站在岁月长河前,看滚滚长江东逝水般把寂寞枯燥当成乐趣。

火湖前面荣姓众人给沈旭之带来相当大的压力。甚至那个被称作大祭司的人每一次施法,都会让沈旭之气海之间感受到无比尖锐的死亡的气息。

所以,少年郎更加谨慎更加有耐心。毕竟只有活人才能有资格去耐心。

熔岩在火湖里面翻滚,小小一片火湖竟然看上去带着一点大海波涛汹涌的气势,层层热浪随着波涛涌动,闷热的让人喘不上气。

火湖里的波涛随着荣姓众人的施法,变得不安分起来。像是地狱里的业火,试图吞噬掉一切接近自己的人,试图吞噬掉所有人间的美与丑,荣与枯。

呼啦啦……火湖下面一座火山爆发般冲起一道强劲的大浪,径直喷在山洞顶,又带着无数的碎石天女散花一般落下。溅在地面上,让沈旭之仿佛身处钢厂里炼钢一般。

火湖愈发的不安分起来,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努力的挣扎,想要摆脱束缚破茧而出。空气里弥散的兰芝草的味道越来越浓,浓的沈旭之鼻子直发痒,强忍住没有打喷嚏。知道时间有限,心中发狠,催动雪山气海间的天地元气,发散开。

少年郎很久很久没有用过木系毒气了,似乎爽快的砍杀更适合少年郎。但并不代表少年郎忘记了木系毒术最基本的法术。

“¥……&¥&”一串快速的咒语,虽然沈旭之有昊叔给的玉简,明了世间一切语言,但那大祭司念的极快,沈旭之竟是一句都没听懂。

就在大祭司念完之后的瞬间,火湖本来就极热已经处于沸腾状态的岩浆开始依次爆炸。

巨大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宽阔的地底,无数的回音带动山壁岩石一同开始共鸣,沈旭之甚至开始觉得整座山都要倒塌把自己埋在其中。

“子昂……”一声清脆的凤鸣,穿透无数沉闷的爆炸声,在沈旭之耳边炸响,震得少年郎心口一甜,眼前一黑,雪山气海隐隐开始有些不稳。

魔凤凰面色凝重,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候,嘴里念念有词,手指摆出无数道带着残影的手印。无数手印合成一体,一个小小的浑身被火焰包绕的小凤凰在沈旭之识海上盘旋了几圈,消失在蓝天里。沈旭之感觉到一股暖流流遍周身,这才不再烦躁欲吐,舒服了很多。

昊叔也不再是一副游戏风尘的摸样,开始在沈旭之经脉里注入火系元力,沈旭之再一次体会到火系法术免疫的强大感觉。

大幕拉开,老凤凰从岩浆里飞腾而出,沈旭之却无可救药的开始走神,脑海中开始幻想自己五系法术免疫的壮观场景。幸好魔凤凰不知道沈旭之在想什么,要知道少年郎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走神,怕是真该暴走当场。

羊皮袍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隐身的时候能躲开像是下雨一般的岩浆吗?沈旭之忽然想到这个,心里禁不住十分担心。四周张望了下,不见小白狐狸的踪影,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却松了一口气。

幸好羊皮袍子知道轻重,要是在这时暴露了,一人一狐恐怕死无全尸。

沈旭之正琢磨着,猛然间感觉整个大山都开始摇晃,无数碎石纷纷落下。一片乌云遮顶,抬头一看,一只硕大的凤凰浑身带着黑色的火焰盘旋在山洞顶端,火湖里的岩浆竟然开始干涸。

“开!”大祭司一身皮甲的甲叶子被一阵狂风吹乱,从内甲衬面上升腾而起几个冰蓝色的大字,在火湖之上,压得火湖里的岩浆渐渐平息下去,整个山洞里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许多。

居然还有这么一招釜底抽薪的招数,沈旭之心中暗自赞叹,见大祭司用完这一招后身子有些佝偻,右肩有些颤抖,知道这估计是什么卷轴里封印的大能的力量,大祭司的境界就算是打开卷轴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老凤凰在半空中,见大祭司身上冰蓝色的自己,怒吼一声,双翅拍打,凭空出现一溜火柱,扫向元气大伤的大祭司。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