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四章 妖石

第四章 妖石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四章 妖石

·第四章妖石

和荒兽对峙着,沈旭之忽然展颜一笑,自言自语道:“小黑猫,你不乖,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话音一落,撕掉身上已经被荒兽抓的破破烂烂的黑衣,手指向荒兽勾了勾。

要是对面没有荒兽,沈旭之的动作完全可以看做街头最痞的流氓摸样,轻挑而放肆。

荒兽见沈旭之对自己挑衅,连连低声吼叫,四只爪子像匕首一般从厚厚的肉垫里面伸出,紧紧抠着地面坚硬的土地,四肢上的肌肉轻轻颤动,满含韵律的美感。下一击一定迅若雷霆。不管是谁看见荒兽这样,都会这么想。

虽然充满了野性的美感,但这种美沈旭之却是不欣赏,在少年郎眼中只有死掉的荒兽才是好荒兽,当然羊皮袍子除外。

又对峙了几息,荒兽按捺不住躁动的情绪,后退**一蹬地面,带起几块坚硬如铁的土块,飞箭一般射向沈旭之。沈旭之脸上笑容未变,右手横刀,左手变化手势,一道黑绿色的光芒正射中扑过来的荒兽。

荒兽黑色闪电一般的身影顿时一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拖住速度,又像是骤然间浑身灌了几百斤铅块,身后拉出的残影一道道消失,只剩下本体奔向沈旭之。

又是一声轰鸣,无数落叶、尘埃被惊起。沈旭之挡住荒兽的一击,也不反击,而是转身一滚,躲避到身后的一株合搂粗细的大树后面。一边躲避。左手一边变化着手印形状。黑绿色在指间由淡变浓,等沈旭之的身影消失在树后的时候,荒兽身上又沾上了一种诅咒。

感觉到身形缓慢了起来,荒兽显得愈发烦躁。浑身坚如钢铁的长毛**,身形顿时庞大了几分。身形虽然比之前迅如闪电慢上几分,但依旧极快。

树后沈旭之拼命的躲闪着荒兽的攻击,能躲则躲,不能躲的时候或用柴刀,或用后背硬抗上几下。间或有淡绿色充满生机的光芒闪烁,是沈旭之给自己治疗。

荒兽虽然牙尖爪利。但不能对沈旭之造成致命的伤害。随着一道道治疗法术的施展,把荒兽的攻击消弭于无形。

几圈转下来,随着荒兽身上负面的诅咒越来越多,身子变得更加沉重。

石滩或在树上。或在草丛中,总是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给荒兽予打击,虽然石滩的攻击对荒兽来讲没有太大的危险,但总是迟缓了速度。当荒兽掉头想要先解决掉石滩的时候,沈旭之便停下,手指从容的捏出符咒,随即诅咒便像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荒兽身上。

几个来回,荒兽无论速度还是防御都弱了许多,甚至连石滩的攻击都不能再视若无睹。沈旭之嘴角还挂着残留的微笑。用完最后一个诅咒,左手伸到嘴里,打了一个呼哨。

羊皮袍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雨雀般在荒兽后背上掠过,带走一片皮肉,留下一阵血雨。

羊皮袍子一击得手,也不趁势追击,只是在荒兽后面,似乎要对荒兽的**动手。这里是所有荒兽和野兽的弱点,如果**收到攻击。被对手的爪子伸进去,掏出肠子来,以后就不用再打了,只剩下束手待毙的份。

荒兽终于开始有些慌张,铁棍子一般的尾巴低低垂下。死死的护住自己的弱点。但如此一来,不仅没有尾巴调控高速运动时的方向。更是少了一件致命的武器。在沈旭之和石滩的环视之下,荒兽开始萌生退意。

沈旭之见荒兽气势弱了下去,手中柴刀旋转如意,竟然用出刺势,扎进身边一株古树的树干里面。手腕旋转,身子晃动,一株合搂粗细的大树眨眼之间便被沈旭之伐倒。

少年郎站在古树倒下的阴影里,手掌轻轻撑在古树的树干上,随着古树倒下的巨大势能,身子微微一挫,脚尖**,像一门弩炮般把古树的树干射了出去!

声势浩大,一路带倒无数的树杈,奔着荒兽而来。荒兽被惊得一身寒毛倒竖,全力闪开。留下身后的石滩直面古树。

石滩也像沈旭之一般,手搭在古树的树干上,毫不着力。手腕旋转,把古树树干的方向调整了一个角度,继续奔向荒兽而去。

沈旭之一击出手之后,也不停在原地,而是继续伐下另外一株古树,如法炮制,变古树树干为弩箭,还是巨大的海用床弩的弩箭,带着凄厉的风声不断追击着荒兽逃跑的影子。

身上背了五个诅咒,身后还有羊皮袍子如影而至的牵制,身形比最初的速度至少慢了一多半。勉强躲避树干大弩的攻击。

随着四五株大树干在空中横飞,荒兽躲避的空间也愈发狭小,但每次都在间不容发之间险险躲开。

沈旭之依旧心平气和的维持着现状,但石滩却开始出现失误。沈旭之见荒兽被逼近的狭窄空间有扩大的趋势,心知如此下去,石滩肯定要比荒兽先受不了这么巨大的消耗,推出一根巨木后,喉间便发出吼吼狂野的叫声。羊皮袍子听到沈旭之的呼唤,也不再盯着荒兽身后,而是窜行于密林间。几个起伏,从一个诡异的角度站在一株树弩上,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荒兽,随着树弩飞速的射向荒兽,羊皮袍子倏然间尾部炸开,三条尾巴在身后晃动。两条有些虚,一条尾巴呈实体。

荒兽见羊皮袍子如此摸样,也是一惊,刚想逃走,却不知为何,身子呆呆的站在远处无法动弹。轰的一声,荒兽被**的树干打在上身,整个身子斜斜飞了出去,撞在一株古树上,古树大颤,无数树叶纷纷落下,月光直接照在地面上,荒兽靠在树干上,沐浴着月光,看上去愈发狰狞恐怖。

羊皮袍子用了一次幻境中进阶的幻术后,便不知又潜伏在莽莽密林的何处。沈旭之和羊皮袍子心意相通,也不寻找,只是注意着荒兽的动向。

受伤之后的荒兽会更凶残。这道理无论是沈旭之还是石滩都心知肚明。见荒兽如此,全然没有即将获胜的兴奋,而是更加谨慎的看着荒兽,等待着荒兽的凶残反扑。

几株古树的树干轰然落地,震得大地不住的颤抖。沈旭之收起柴刀,右手化掌为抓,四只手指深深抓进一株落在自己身边的古树的树干里,略微掂量了一下,重量似乎刚刚趁手,闷嘿了一声,竟然把重逾千斤的古树树干抓起来,当做长棍扫向荒兽。

荒兽早生退意,见沈旭之如此生猛,更是胆寒。后退在身子依靠的树干上一蹬,使尽浑身解数向外侧窜去。

躲开石滩的拳头,眼看着前面没有任何阻挡,荒兽身形微微下降,要在前面的古树上借力。只要再一窜,便会逃出这该死的战场。没想到身子刚刚落下,还没来得及借力,一道白影骤然出现在古树上,带着寒光的利齿张开,直接咬在搭在古树树干上的前腿关节处。

卡崩一声,荒兽吃痛历吼。身子失去着力点,不由自主的落下。

沈旭之手持古树树干,煌煌若天神一般赶到荒兽身后。只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沈旭之甚至能从手上的古树树干中觉察到荒兽脊椎压碎时候瑟瑟的摩擦。

不敢大意,沈旭之一招得手,手中巨大的树干抡了起来,拍在荒兽的脑袋上。一口元气喘不上来,荒兽身上五道诅咒在月光下烁烁发光,再也没有强横到刀枪不入的筋骨,加上钝器的撞击,脑浆迸裂,身子软软的栽倒,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沈旭之这才放下手中古树树干,仔细检查了一下荒兽确实已经一命归西,这才长出一口气,小心谨慎的又检查了一下荒兽,再次确定后一**坐在地上。心中也是开始后怕。

没想到深渊界的荒兽居然如此强劲!幸好自己还有一些办法能给荒兽造成伤害,幸好羊皮袍子进阶之后也强力了许多。

石滩也心有余悸,帮沈旭之捡回衣服。被荒兽撕烂的腰腹之间的衣物一条条的在空中飘荡着,有些凄惨。

对了,沈旭之想起了妖石,而且自己也对深渊界的荒兽如此强劲非常感兴趣,把天枢院黑衣抛在地上,站起身,把荒兽的尸体拉了过来,肚皮向上,放在衣服上面。

石滩看不懂沈旭之的意思,**舔厚厚的嘴唇,憨厚的问了一句。沈旭之没有回答,只是诡异的一笑,说道:“小孩子别乱看,转过身去。”蹲在沈旭之肩头的羊皮袍子却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兴致盎然的看着,猩红的**在嘴角不断的**着什么。

“喏,这里,应该是荒兽最脆弱的地方。”沈旭之一边挥动着手中的柴刀,一边和羊皮袍子说着什么。石滩心中好奇,但本性憨厚,沈旭之不让看,就转身过去,不看一眼。但石滩越听身后的动静越觉得不对劲,渐渐地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道传来,厚重的让石滩闻之欲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