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开(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开(中)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开(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大幕拉开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大幕拉开(中)

“不是天枢院的大人,连口烙饼都吃不到嘴里?”沈旭之听到军士的话,耳边身后老太太压抑的**声传来,心头不畅,说话愈发的尖酸刻薄。

“大人的话严重了。这不是公务在身。误了神殿使团的行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不是?”军官的话虽然还是客客气气,但也多少带着一点火气。

“神殿?使团?好大的威风。”

“你们是公事儿啊。”沈旭之忽然扶额,像是刚刚想起军官说的话,做出一副做作的摸样,略显浮夸。

“奉皇命和军部的军令,为神殿使团清路,保障神殿使团的安全。”军官听沈旭之忽然这么说道,心中也有一点点小得意,以为沈旭之就此认怂,又抬出一大顶高帽子。说完,洋洋自得的看着对面的少年郎,看这次天枢院怎么应对。

枢密院的面子不行,皇命总行吧。那日之后,刘大先生不也主动进殿被宛王骂了一个时辰?

“哦,原来如此。”沈旭之微笑,嘴角轻轻抿起,向上斜挑,带着点跋扈和青春飞扬。“那就对不起了,天枢院在这儿办事儿,我们怀疑这里有人想要暗杀神殿使团成员,正在排查。从现在开始这条街封路,除了宛州军民之外,外人禁制通行。”

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肩上,长吻上油腻闪闪发亮,血红的**不停的**着嘴角的油脂,心满意足的样子。沈旭之的手轻轻**着肩膀上的羊皮袍子,嘴角含笑,见那军部军官有些愣神,继续说道:“这也是为了神殿使团的安全,出了事儿咱们谁都不好说话不是。还要请军部的诸位见谅倒是。”

“这件事情是军部负责,你们天枢院……”军官怒道,呵斥着沈旭之。

“谁说的?”沈旭之懒洋洋的说道:“棋是我下的,分明是天枢院赢了,就算是大先生让着你们,让你们去接神殿使团。但宛州境内,一切有关修行者的事宜都要我天枢院经手。这也是天枢院的职责。你们赶紧退回去吧,我就当你们没来过。真的闹翻了,谁脸上都不好看,倒让神殿的人看了笑话。”

“哼!误了神殿使团的行程,阁下付得起责任吗?”军官见沈旭之年纪虽小,但身后跟着两个天枢院服饰的军士,这种破法小组在宛州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能有破法小组贴身保护,肯定是天枢院重要人物。这少年连个破法阵护卫都没混上,还能是什么大人物。

但出于谨慎的态度,并没有对沈旭之孟浪,而是再把神殿搬出来,想让沈旭之知难而退。

“我当然能负责。”沈旭之笑了,眉宇之间带着一点点狠戾之意,“我说了,要是不小心经过,出现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沈旭之说完,和上官说道:“把附近的兄弟调来,今天我倒要看看天枢院执法,哪个能破例。”说完便席地而坐,身边就是羊肉烙饼的凌乱的摊子。沈旭之忽然想起一件事,向上官律招手,小声的问:“我权限够吧。”来天枢院这么久,少年郎还没真正用心去了解一下天枢院的权限问题。

得到了上官律肯定的答案,沈旭之放下了心。这要是没有权限,说不得又要赤膊上阵。

羊皮袍子从沈旭之身上蹿下,到处闻来闻去,沈旭之看着羊皮袍子有些不舍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从纳戒里拿出烟袋,开始抽起闷烟。

上官律听沈旭之这么说,也没有表露出不解困惑的神色,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兴奋。向沈旭之解释完,便有条不紊的开始了天枢院应急的流程。一道烟花射向半空,没有五颜六彩,在天空中划出一个黑色的小小荒兽,狰狞而不逊。

军部军官脸色苍白,手握刀把,微微颤抖。犹豫半天,还是愤然转身而去。沈旭之像是没看见,只是默默的抽着烟,心里也有一点小忐忑。怎么自己的脾气好像愈发暴躁?难道和幻境里面吸收了血色雾气有关系?和经脉忽然变得淡淡金黄色有关系?难道真是老子三天没杀人了,就忍不住?

少年郎年幼被欺负的多了,最是见不得仗着权势欺人的事儿,这却是沈旭之没想到的。

街面本来正是人多的时候,被军部的人一闹,又有沈旭之横插一手,人们大多让开街心,站在角落里面指指点点的看热闹。

见军部的人无奈的走了,只留下那破烂摊子,讥讽嘲弄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甚至有几个胆大之人上前帮着收拾摊子,抬着老太太去就医。

片刻之后,上官律似乎得到什么讯息,走到沈旭之耳边,小声说道:“头儿,附近十六只小队,已经有三只赶到,其余正在靠拢中。”

“上官啊,你说,大先生会生气吗?”沈旭之问。

“要是别人,肯定不敢这么做。但是头儿您的话,大先生肯定不会说什么。”上官律想了想,说道。

“为什么?”沈旭之与刘大先生相处了一段时间,只是觉得大先生有些太过放纵自己,心里偶尔想起来,就算是有大祭司的面子,这事儿也有些莫名其妙。今天问问上官律,也是想从侧面试探一下。

“这个要问少爷你自己了。”上官律诡异的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把问题推给了沈旭之。那些私生子什么的传言在上官律心头盘旋,上官却是不敢在沈旭之面前真的说起来。跟得久了,知道这小少爷对别人狠戾,对自己人却是护短纵容的很,也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溜奸耍滑!”沈旭之有些恼怒,骂了一句。转念一想,也是这么个理,能破五境,帮自己收拾点烂摊子,怎么看也都是合算的事情。烂摊子,沈旭之看了看破破烂烂的羊肉烙饼的摊子,果然是烂摊子。

“你就不能安稳一点?”昊叔在识海里批评沈旭之,手中的鼎鼎却不见了去向。

“咦?鼎鼎呢?”沈旭之好奇的问。

“炼化去了。”昊叔手中烟袋虚点着沈旭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百炼精钢绕指柔。你啊,还是缺了点锻炼。”

“哪有。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欺负人也不说话?”沈旭之分辩道,虽然心里知道并不完全是这个原因,也要争辩一下。

“混犊子。”昊叔听沈旭之分辨,不由分说的破口大骂,“你说说,你现在可以靠着刘泽宇肆意妄为,有朝一日刘泽宇死了呢?!你怎么办?”

“他不是说要把天枢院留给我吗。再说,从前没有刘大先生,我不也是一路走下来?怕啥!”沈旭之不以为然,说道。

“你心中杀气侵蚀,快要入魔了。”昊叔使劲用手中烟袋戳着沈旭之,虽然还隔着识海的池塘,但那一脸狰狞的狠劲让沈旭之也有点不解,怎么昊叔今天反应这么大?

“你怎么了?昊叔?”沈旭之一脸谄媚的笑容,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当年的往事。”昊叔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有些沮丧,垂头丧气的坐下,使劲抽着手中的烟袋。事儿长吁短叹,一副伤心摸样。

“什么杀气侵蚀?什么入魔?”沈旭之见昊叔不像往常一般,有些奇怪,听到刚才昊叔说起的词句,心里一动,问道。

“你啊……”昊叔看着沈旭之,看着少年郎那洋溢的笑容,想要骂两句,又不知道骂什么,张嘴不骂笑脸人嘛。“你本身杀气便重,但年岁还小,本来也算不上什么。慢慢修炼后也就化解掉了。但上次进入幻境之后,那幻境居然蕴**杀气妖氛。估计是哪个上古大战的沙场里空间崩塌形成的幻境。你吸纳了一多半的杀气,剩下的幸好被你那把破刀吸纳了,要不你现在不得疯掉?”

“哪有那么厉害!”沈旭之盘算着这几天自己也觉得有些不正常的地方,心中暗惊,但嘴上还是不服输。

“这事儿是我和老狐狸的错。当时没有注意到这点。还好现在看出来了,总之你最近多小心,少造杀戮。”昊叔有些无奈的说。

“有丹药能化解吗?”沈旭之想起昊叔似乎无所不能的丹药,想也没想便问到。

“滚、滚、滚!”昊叔不耐烦的挥着手,“你以为丹药什么都能做?炼出一炉丹药,直接让你白日飞升好不好!”

“又不是没有,只是你炼不出来罢了。”沈旭之想起传说中无数的丹药,一边鄙视着昊叔,一边退出识海,琢磨着昊叔刚才说的话。

杀气……侵蚀……入魔……嘿嘿,似乎有点意思了。

沈旭之正在想着,街角转过一队人马,为首的人似乎认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见过。沈旭之问:“上官,那人是谁?”

“军部的楚将军。拳场他奉命缉拿少爷您,后来让赵先生挡回去了。此人油滑,但却是实力深厚。少爷您要当心。”上官律对宛州人头熟悉的很,想也没想便回答到。

(看精品小说请上侠客,地址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24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