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图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图破壁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图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面壁十年图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面壁十年图破壁

多久没这般认真的研究什么东西了?郭玉明和马传凤也忘记了。似乎有好多年了吧……不知不觉中,谢稚彤又提着食盒进来送饭。

高玉明和马传凤这时候才知道居然过去了一晚上。两人相视无奈,相视瞬间,鸾凤和鸣的一股默契像是一道暖流在心里流过,这一世经过的坎坷在心头变成这道默契的背景,使这道默契更显珍贵。

和你心意相知的一起慢慢变老。

谢稚彤第三次送饭来的时候,见三人研究的热火朝天,沈旭之正在和马传凤争执的面红耳赤。郭玉明在旁边非但没有痛打沈旭之一番反而紧蹙双眉看着面前那道禁制,仿佛神游天外。

“哥,吃饭了。”谢稚彤轻声道,拿出四个大碗,两盘子菜,还有些汤汤水水。羊皮袍子早就对郭玉明和马传凤不耐烦的很,见谢稚彤进来,亲热无比,一脑袋扎进一个饭碗,空嘴白饭也吃的香甜无比。

谢稚彤一笑,给羊皮袍子拨了点菜,就着菜汤把饭拌匀,看着羊皮袍子吃的开心,谢稚彤也开心。简简单单的心,简简单单的快乐。

过了一会,羊皮袍子早都把碗舔的干净无比,那三人还不来吃饭。谢稚彤轻声唤道:“哥!”

沈旭之正在和马传凤说的面红耳赤,根本没听见。谢稚彤奇怪,凑上前看了看那道禁制和沈旭之指指点点的地方。

“哥,这里真好看,像是窗花。”谢稚彤小手点在对面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当年神殿长老望而兴叹的禁制上。洁白的小手有点瘦小,像是点在一旺池水里般,荡起无数涟漪。手指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直接穿过那道禁制。看这样子,谢稚彤就算是整个身子要是想过去,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儿。

虽然早就听九尾天澜白狐说了谢稚彤体质有异,但沈旭之的性子,有时候粗旷无比,一语不合,拔刀相向。而一旦涉及到某些人,某些事儿的时候,却又小心无比。

少年郎曾经想过让谢稚彤先过了这道禁制,去把里面那株紫苏叶摘了。但少年郎脑海里这念头只是一闪,却从来没有认真想过。万一老狐狸看走眼了呢?万一里面有荒兽守护紫苏叶呢?万一……一万个万一,所以沈旭之干脆不去想。开玩笑,自己又不是破不了这破禁制!有九尾天澜白狐在,什么事儿做不到?

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还用的着以身犯险?这么扯淡的事儿沈旭之就算是再操蛋,也不会让谢稚彤去做。

忽然看见谢稚彤的手指穿过禁制,虽然没有什么反应,沈旭之心头却还是猛地一惊,连忙把谢稚彤一把抱回来,一脸埋怨的说道:“你干什么!那么不小心!”

谢稚彤见沈旭之并不常见的训斥着自己,知道少年郎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只是觉得那里好看,浑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吐了一下舌头,笑道:“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羊皮袍子站在沈旭之的肩膀上,舌头也吐出了一点。不是在学着谢稚彤扮可爱,而是小狐狸感受到那禁制上面强大的气息,宛如一只巨大的荒兽一般。而谢稚彤却那样简单轻松的把手指点了过去……

这在羊皮袍子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不是沈旭之做的那些禁制。那些禁制在沈旭之做成之前,羊皮袍子虽然有些畏惧,但是能感受到里面有沈旭之的气息,也不是很害怕。但这道禁制完全不同。小白狐狸仔细看着谢稚彤的手指,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却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我知道了!”郭玉明不知为何,一阵狂喜,像是一只荒兽般跳了起来,吼叫着。要是不知道的,哪里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年过百岁的老人。

“还是跟小孩儿一样,你就不能稳当点?”马传凤一脸的埋怨。也不问郭玉明是想明白什么事情了,而是因为担心埋怨着。

郭玉明挠着已经开始有些打绺的稀稀落落的头发,笑道:“恩,恩。以后注意。我知道这禁制怎么回事儿了。”说完,又看了一眼还有稀少水纹般荡漾着巨大能量的禁制,一脸得意。

“哦?”沈旭之来了兴趣,轻轻揉了揉谢稚彤的头,松开小姑娘。顺着郭玉明的眼睛,看向谢稚彤手指点的那处涟漪的中心。

“刚才这孩子……”郭玉明忽然想起来自己两口子到现在还没问谢稚彤的姓名,有点难堪的皱了皱眉,心中叹气,果然是老了。“这孩子手指点到禁制上,因为天生的体质特殊,禁制的反应也有些奇怪。并没有触发禁制的反击,而是开始和这孩子身体里面纯净的能量发生了共鸣。”

说着,郭玉明蹲下身子,在沈旭之画的禁制上一点点开始描述起来。如此这般,如此那般……说的口水四溅,说的天花乱坠。足足说了小半个时辰,沈旭之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少年郎心中过了一圈,清楚明了,哈哈大笑。手指伸入禁制中,微微颤动,只一瞬间便变化出数不清的手势。本身天地元气一拥而入,趁着禁制在和沈旭之争斗的时候,控制了阵法的中枢。

气息改变,众人眼前尽是一亮。五彩缤纷的禁制变成淡淡的绿色,一股蓬勃的生机荡漾出来。羊皮袍子一声大吼,跳下沈旭之的身子,人立而起,站在禁制前,用前爪在禁制中划来划去,仿佛是在学着方才的谢稚彤,荡起无数涟漪,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着水。

“成了!”少年郎朗声大笑,此处禁制一破,换成木系禁制,此间变成一处神仙洞天,就是那紫苏叶,现在摘了去,怕是用不了几年,一个新的紫苏叶就能生长出来。这一点对阵师来说,毫无作用,但对丹士来讲,不啻于天堂。

估计让老赵把二处搬过来,老赵也愿意。

“这么简单,切”马传凤看少年郎一脸兴奋的模样,鄙夷的切了一句。羊皮袍子有沈旭之在身后,也不怕这老太太了,低沉着嗓子吼了一声。

沈旭之笑着用脚尖把小白狐狸从地上挑起来,笑道:“多谢两位鼎力相助。敢问是刘大先生派来的?是六处的哪位?”

“我们是天枢院的供奉。小子,知道厉害了吧!”郭玉明因为顺利解开禁制,也有些得意,说道。

“哦,两位供奉大人啊。那就多谢了。你们解开禁制了,可以告诉大先生,回去复命。我还要进去采药,这里就不留二位了。”沈旭之立马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解开禁制便出口撵两个人走。

这份心性……倒也难得。

其实沈旭之倒也没多想什么。就是里面据说有破五境的主药,被旁人看到不好,也省得给刘大先生惹麻烦。但这番话听在夫妻二人耳中却变了另一番味道,这大祭司的弟子也忒傲气了吧!

马传凤看了一眼沈旭之,一脸热切的看着谢稚彤说道:“我知道你是大祭司的弟子,我们夫妻二人想要收这个小姑娘为徒。她说听你的。对了,小姑娘,你叫什么?”

沈旭之一愣,果然是没事儿献殷勤,非奸即盗啊。这两人的水平少年郎清楚明了。帮着自己从里到外彻底解开禁制,果然有目的,有想法。想到这儿,回手拦住谢稚彤,生怕这两个老不死的忽然化身妖魔,把谢稚彤抢了去。

“为什么?”沈旭之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生冷。羊皮袍子也窜到少年郎肩膀上,不再对着两人吼吼叫,而是弓着身子,变得有些沉默。长吻长的胡须炸了起来,两颗獠牙似乎变长,伸出嘴外。

“为什么?”马传凤冷哼一声。沈旭之身体里的气机流转以马传凤的修为感受的清清楚楚,对沈旭之的态度极为不满,立马就要变脸。

郭玉明拦在两人面前,道:“还不是因为这孩子是天生的五行纯净之体,契合阵势流转天地之间的元力,修行阵法,怕不是一日千里。”

“她已经过了修行的年纪,估计不适合了。”沈旭之声音里依旧冰冷,手臂护着谢稚彤,冷言道。

“咦?”马传凤见沈旭之一点都没有惊奇的表示,微微不解,旋即便明白一定是大祭司和他说了。大祭司学究天人,这点事儿还能不知道?不过大祭司为什么不教这孩子阵法?难道大祭司给自己夫妻二人留着?

想起当年,自己夫妻二人和一中年秀士比拼阵法,虽然勉力打成平手,却失了赌约。两人来到天枢院做供奉,而那中年秀士曾经说,一定会给自己夫妻二人补偿。难道今天就应了那日的说法?

一想到这层,马传凤心念大炙,双手微微颤抖,说道:“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你是担心你这妹子吧!放心放心,你既然是大祭司的弟子,你问问大祭司,是否信得着我夫妻二人!”

继续要推荐票,大家别嫌烦,我不说,你们怎么会知道我想要呢。

(第三中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5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