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暗面传承  >>  目录 >> 第十七章 洪水与绿坝

第十七章 洪水与绿坝

作者:执业兽医  分类: 玄幻 | 东方玄幻 | 执业兽医 | 暗面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暗面传承 第十七章 洪水与绿坝

第十七章洪水与绿坝

执业兽医书名:

“破”李牧低喝一声,手指间一道元气出现,引动天地之间的元气,聚沙成塔的**转瞬即逝,瞬间就凝结出一枚法术手指挥动,一道白光袭出,在那个娇小身影还没来得及召唤出下一个旋风盾的时候,李牧的法术便击在女子胸腹之间,白光带着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身子向后飞去,风拂杨柳一般,被轻飘飘的吹了出去,直直的撞向正在吟唱到最后的法师

如此巨大的法阵,如此浓烈的元气波动,所有的人都清楚知道,如果被外力中断的话,即便是钢铁巨石也要在天地元气的反噬中被搅成点点碎末,何况是血肉之躯显然,这也是李牧的手段

虽然是木系法师,没有犀利的攻击手段,但对法术的了解比寻常法师要深刻许多,机会的寻找上可以称做神来之笔,让人目瞪口呆

李牧面色凝重,一击得手之后非但没有略等片刻,而是继续手指似紧拨琴弦一般连续优雅而灵巧的拨动着天地之间的元气,三道利刃弯刀似的锐利元气抚出,在夜色中高旋转着,甚至带着轻微的嘶吼声奔向明显已经吟唱到收官阶段的高师

娇小的身影被打飞,在半空中旋转飞舞,带着扬撒出的鲜血,朦胧的月色中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像一页枯萎的叶片,在月光下飘荡,渐渐落下,美丽中带着一丝凄凉

**在空中试图摆脱那股把自己抛飞出去的巨力,却一次又一次的徒劳无功空中没有借力的地方,只能在空中徒劳的努力

恍惚之间看到那三道弯刀飞向高大的法师,来不及多想,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悲哀,诀别的悲伤一道符箓在这女子怀里炸开,强烈的爆炸一瞬间让这个娇小的身体变成漫天的血肉奇怪的是这么剧烈的爆炸,那高大的法师身边居然没有一丝的波动平静的宛如暴风雨的风眼一般,宁静却孕育着无穷无尽的危机

第一道法术狠狠的劈进漫天的血雾,劈啪声乱响,血雾缩小了一圈,那道法术也随之消失没有停顿,第二道、第三道法术连续敲击在血雾之上,被血雾包裹起来呼吸之间,血雾和李牧的道法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淡淡的血腥味道弥散开来

整个山谷内的战场上已经一片狼藉,破损的箭枝,浓厚的血腥味道,几声若有若无的**声回荡在山谷里宁州劲弩已经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被屠戮殆尽,而李牧身边的追随者、护卫也损失惨重虽然这么用宁州劲弩显得暴殄天物,但毕竟为高师的施法拖延了时间时间,有时候比生命宝贵

沈旭之伏在山谷一片荒芜的枯草上,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观察着战场上局势的变夜色里面,少年郎似乎变成枯草的一部分,让人肉眼难以分辨月光在杀戮面前似乎也变得惨淡,沈旭之对此习以为常,毫不在意只是凝神静气的观察着高阶法师之间的斗法,野狼一般盯着那个高大的法师,寻找一个可能存在的机会,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娇小女子身亡的一刹那,高师身子似乎一颤,擎在半空中的法杖猛然落下,沈旭之只感觉到一股子强大到无可匹及的力量在山谷中爆发月朗星稀的空中瞬间乌云密布,银蛇一般的细小闪电在浓黑到仿佛下一刻便要滴出墨汁的乌云之间翻滚舞动

凭空,无数山洪自空中滚滚而下,带着肆虐的暴戾,带着无坚不摧的意志,在漫天翻滚的乌云下滚滚而下,轰鸣声来不及在山谷中回荡

山洪便转瞬而至,一股浓郁至极的水汽和彻骨的寒意让远处的沈旭之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羊皮袍子在沈旭之身边开始有些惊慌失措,一种原始的,对天地之威的恐惧让凶悍的小狐狸瑟瑟发抖,腿股之间颤抖着,传递到沈旭之的身上

沈旭之有些懊悔方才对那异族法师的偷袭成功让自己头脑发热,失去了应有的冷静居然狂妄自大到偷偷隐匿潜行到距离法师之间交战这么近的地方那法师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而现在,滔天洪水之下,沈旭之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躲闪,自己仿佛便是一只蝼蚁,在这股足以移山倒海的力量面前是那样的卑微

这就是力量吗?感受着山谷中那股充沛到无可匹及的庞大元气,感受到身边从来不知道畏惧的小小荒兽传来的恐惧,沈旭之脑海一片宁静这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力量吗?这种力量能把自己从这个充满着天地元气、充满着血腥杀戮的大陆送回到曾经的那个安详宁静的家乡吗?

强大的压力下,沈旭之使劲的**舔自己皲裂的嘴唇,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沁入心脾不甘、不屈的心念在沈旭之心底熊熊燃烧了起来虽然整个身体被庞大的法术能量压倒在地上,变成一张薄纸,一株枯草趴在地面上沈旭之还是倔强的轻轻抬起头,注视着两个自己无法仰视的高阶法师之间的争斗颈椎咯咯作响,像极了生锈的机器在生涩的运转,仿佛下一刻便要断掉一般沈旭之一边看着那博大的山洪滚滚而至,一边努力的把羊皮袍子搂在怀里,试图为小家伙挡住一点点的恐惧,虽然少年郎也知道这只是徒劳

李牧脸色凝重,铁青而刚硬周身飘逸的软绸长衫鼓起,披在肩上的猩红大氅似乎被罡风吹动,笔直的顺在李牧身后

“雕虫小技”李牧口中喝出,身边无数绿色像春天里的绿草一样出现,成长,直到瞬间变成一座足以抵挡住灭世洪水的大坝,满眼莹莹绿色,充满生机,伫立在滔天洪水前任凭一道道巨浪打在其上,摇摇欲坠却又顽强的挺立着变成一座樊笼,把猛兽一般的洪水囚困在其间

不羁的洪水被绿色的大坝挡住,一层层的加高,被挡回,旋即又以大的威能冲击而来绿坝虽摇摇而不坠,李牧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漫天乌云闪电下面,笔直的腰身铁枪一般钉在绿坝后面,只是软绸长衫变成鼓,身后的大氅直

高大**双目血红,看着漫天的血雾,眼中留露出和那娇小女子一般的悲哀,继而却是**的暴躁,双目之间的血丝一道道出现,把两只眼睛染成血目

血雾在高大**周身腾起,诡异而让人胆寒

催动着周身的元气,像是一把看不见的鞭子,在后面摧打着洪水猛兽绿坝前的洪水猛地一缩,又狞笑着铺天盖地的涌到绿坝前一道罅隙出现在绿坝上,悄无声息,但沈旭之注视到那道罅隙,仿佛听见了那破溃的咯吱声响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李牧双手绿色渐浓,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碧石,轻**上那道渐渐宽阔起来的罅隙任凭巨浪滔天,似乎再加一把力便能把整个绿坝摧毁,但那道罅隙在李牧的手下肉眼可见的度愈合,直到完全**,没有出现一样

一场灭顶之灾居然被李牧不动声色的消弭在无形之中,沈旭之这才知道曾经和自己和蔼说着家常话的老头居然有用多么强的力量

少年郎心头一片火热

高师又奋力催动真元两次,在绿坝面前,却无法寸进整个山谷此时此刻时间凝固,高师一点点再次举起手中的法杖,杖头一块璀璨无暇的晶石被点燃,漫天乌云惊涛被晶石触动,一只巨兽在黑雾里面翻滚挣扎一般,漫天阴云翻滚了起来,不断出现的细小闪电密布其间,隐隐有雷鸣声在阴云之间传来,震得所有人心脏狂跳雷声响一下,心便跳动一次随着雷声阵阵,密集而沉闷的声响越来越快,心跳的也越来越快沈旭之只觉得心要跳出胸腔

噗嗤……李牧身边一个受伤的护卫伤口处腾起一股血浪,整个人眨眼间变成了一具干尸,随着天地之间的种种威压破碎,纷飞

“大……衍……雷……诀”高师嘴里嘶吼出来,仿佛是对上天的抗争,决绝而义无反顾一字一顿,似乎周天的威压全部聚集在身边,背负着压力而执着前行

羊皮袍子似乎感觉到了危机,浑然不似方才那般战栗,叼着沈旭之的衣角要带沈旭之离开这马上便要图穷匕见的危难身上柔顺的白毛似钢针一般立起,喉间吼着,透过那带动人心的闷雷声,传到沈旭之耳中

无比磅礴的压力像一块重逾千均的磨盘,压在少年郎心头,不留一丝罅隙,让沈旭之透不过起来随着天空上每一分威压变化,沈旭之心头的磐石也越来越重,越来越厚,挤出少年郎胸中每一丝空气

少年郎直欲窒息,手指深深的抠在泥土里,隐隐有鲜血渗出

李牧却没有继续催动元气,像是看一个死人一般看着那名高大的法师,嘴角露出一丝笑,吼道:“沈旭之还不出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暗面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6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