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噩尽岛二  兵之枪 杂鱼  副本异界 风驭 末日蟑螂  
黄金屋中文 >> 末日蟑螂  >>  目录 >> 1359 宿命的终结

1359 宿命的终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末日蟑螂 1359 宿命的终结

“弗兰德,好久不见。”金碧辉煌的机舱内响起埃尔森的问候,弗兰德吐出猩红的蛇信惊疑不定地左顾右盼,心中却并不害怕,他是不死之身,所以并不担忧,四只手臂中的一只拿起放置在桌面上的圣魂器古怪的问道:“中国人?创世纪?”

“哈,看来你变成**之后,连记忆力都不行了,你忘了自己不死的秘密是从谁身上得到的么?”

“埃尔森?你没死……。”弗兰德不由地尖叫,随手发出寒气,将身边两个木偶似的女孩冻成冰雕,冰雕散发的寒气比不过机舱内部弥漫的寒意,一层层晶莹的冰霜发出细微的脆响在金色的装饰物上结出白色霜冻,很快所有杂色都被统一的白色替代,本就是全身雪白的弗兰德在机舱中几乎融为一体。

“是了,我没死,你就不会死,怎么说,我的能力也是得自你……。”弗兰德随后微笑起来,本就美艳绝伦的面容微笑起来如花灿烂,在这冰雪的世界中竟有着一丝晶莹的纯净至美。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混蛋啊,生命在你的眼中就如此廉价么?”两个无辜少女被冻成冰雕,埃尔森有些愤怒,弗兰德甩动着蛇尾游走到冰雕跟前,**着那少女的脸颊嗤笑,摇头说道:“当我们拥有不死之身之后,就不该算作人类了,除了神,我想不出用什么名字来称呼自己……。”

“算了,我真是自寻烦恼,和你有什么可说的……。”埃尔森自嘲的低语让弗兰德全身的毛孔都舒坦起来,拥有不死之身作为底牌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他能将任何对自己有敌意的家伙**于鼓掌之间。

“埃尔森,人类已经没有希望了,你还是加我我这边吧,相信我们合作能够统治整个世界,而这只是开始,也许有一天,我们将成为永恒的意志凌驾于星辰之上……。”

弗兰德不计较埃尔森曾经暗算过自己,没有埃尔森的算计,他找不到不死之身的秘密,他觉得自己的大度应该让埃尔森感激淋涕,一个人成功的喜悦远不如与别人分享的炫耀,所以他真心愿意接纳埃尔森。

“加入你啃那种难吃的果子么?我一直在想,你现在习惯了卫生巾没有?也许你在末世前就该去泰国,这样才能最快的适应当一个**……。”埃尔森牙尖嘴利的嘲讽让弗兰德的脸色很难看,但很快他便平息了心中的怒火,认为一个人没必要和一只蚂蚁计较太多,猜测着埃尔森的来意,随后他就微笑了。

“你是来阻止我的?阻止我的飞机前往夏威夷?你害怕我引爆核弹将人类灭绝?也许你现在寄生的就是人类,哈,我早该想到的……,故事里英雄都是这么做的,你这个喜欢看漫画的小孩子以为自己是英雄么?”

自以为猜到埃尔森来意的弗兰德淡定了,决定就凭埃尔森的嘲讽也要引爆核弹让人类灭亡,让埃尔森也成为**,当然,他会让埃尔森寄生在克拉亚身上,永远被他压制。

“和你说这么多的废话真的很伤脑筋,好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你说的不错,我想当英雄,英雄的宿命就是封印杀不死的恶魔,弗兰德,你准备好接受封印了么?”埃尔森的语气终于不再刻板,变得生动起来,让弗兰德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他知道情况不对劲儿,连连按动一只拿在手中的启动器,只要启动器发出信号,所有的核弹都会被引爆,不管是飞在天空的,掉进大海的,还是留在飞机跑道两边的,而他将会在夏威夷海域中复生。

“埃尔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弗兰德假意惊呼,眼神闪烁中,准备迎接他的这具身躯损坏,哪知道飞机发出颤动,一层层冰霜开始碎裂,之前冻结遮挡窗口的冰霜也掉落露出外界的**,仿佛已经天黑,但弗兰德知道,三分钟之前外面还是白天。

“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将你的飞机裹上了一层铅而已,幸好随行的飞机上除了核弹之外就是铅,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封印你……。”

“为……,为什么核弹没有启动?难道是你真的……。”弗兰德慌了,手中的堪堪一握,犹如圆锥的信号发射器一次次按动,却没有迎来核弹爆炸的轰鸣,而是如蛇一般扭曲颤动,他敢发誓,这东西绝对不是这样滴。埃尔森变得疲倦的嗓音再次响起:“忘了告诉你,其实我的能力是数字**,所有电子元件都受我控制,如果你手中的东西是指挥旗,或者大喇叭什么的,我可能无能为力,但只要有元件和电池,我就能让它变成自.慰器,我想,在无数年的封印中,你会好好爱惜这个玩具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越来越感到不对劲儿,弗兰德发出千百计的冰矛将机舱刺出大洞,却看到厚实的黑色金属将他包裹,而在这些金属间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核弹头,被拆除防护装置的核弹头也被解除爆炸装置,就算弗兰德用牙啃也别想再引爆核弹,没有了保护装置,核弹的铀球散发着大量的辐射,让弗兰德的蛇女身躯迅速虚弱,虽然不致命,但绝不会好受。

“其实你已经不在空中,你从美国带过来的四百二十七架飞机被我改变结构,组建了封印牢笼,如果你能站在外面,会看到巨大的钢铁大球沉在八千米之下的海底,我知道你是不死之身,就算杀了你也会找到新的宿主,所以我用铅板和核原料构造了这个东西,在这个东西里面你会很虚弱,但不会被死,至少能活一百年,也许两百年,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精神和灵魂都将处于极度虚弱状态,哪怕本体死了也不一定能冲过这层充满辐射的牢房找到宿主,所以,你要珍爱手中的玩具,也许你一百年的消遣就是排解生理的需要了……,好了,我要消失了,我会用最后的意识融合在这个牢笼里,让我们之间的宿命做一个最完美的终结……。”

埃尔森已经虚弱到极限,说出最后的话语便沉浸无声,让弗兰德在惊惧中大声吼叫,不停地沟通陨石希望海族能派出高等蛇女拆毁他的囚笼,但他的意识总是在各种辐射中被扭曲,即使没有核弹,铅板也会反射回来,一次次反复试验,总是找不出解决的办法,从弗兰德复活的第一天,埃尔森就像一条毒蛇在暗中窥视着他,分析着他的一举一动,就连他的肉身排斥也是埃尔森搞的鬼,这个世界最了解他的不是他自己,不是陨石,也不是蝴蝶女王或者美国政府,而是以他纠缠不清的埃尔森。

从中国吞噬三个数字生命,又到太平洋上空,改变数百架飞机化作牢笼将弗兰德封存,埃尔森只用了十几分钟,十几分钟便让有史以来最庞大的核弹飞行编队永远消失在大海之中,同样消失的还有昙花一现的埃尔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单独留下女娲,但可能对这破损的世界造成变数的意外生命都消失了,也许埃尔森是最纯粹的人类,即使他变成数据构建的数字生命也是如此,所以才有对荭菲的追杀,对世界各地潜移默化的影响,但在人类最危险的时刻,他用自己给人类换来一抹契机。

张小强不知道曾经找上门的小弟为了纯粹的理念甘愿永久堕入黑暗,迪莉娅也没有想到,对美国造成毁灭性灾难的弗兰德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封锁在大海之中,此刻他们都在翻转,随着傲龙号护卫舰一起翻转,张小强还好一点,身边的迪莉娅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让张小强很是无奈,他感觉濯明月眼中蕴含的杀气,当然,这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为什么迪莉娅的尖叫中没有一丝害怕,有的只是坐过山车的惊险与快意。

若是可以选择,张小强不会和迪莉娅有什么扯不清的名堂,可迪莉娅的小手犹如巨龙的爪子,犹如焊接在张小强身上,甩了几次也甩不脱,每每当他想要强制性的摆开迪莉娅的手指时,总能感受到处厄俄斯的视线之外的另外一股危险,这股危险发自迪莉娅,但有不像迪莉娅的气息,仿佛附身在迪莉娅身上的万年老鬼一般。

若换做一号护卫舰,也许早就在碰撞中四分五裂,但傲龙号护卫舰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外壳的防御,显示屏上的画面同样在走马观花的翻转,但张小强能从那千分之一秒的跳幅中看到变异大鸟的情况,所有变异海禽都疯了,蚀源如跗骨之蛆缠在它们的骨髓之间,一只只疼到癫疯的变异海禽在空中相互撕咬卷入混战,混战的中心就是傲龙号,越来越多的大鸟在这场搏杀中陨落,拖着浓浓的绿色烟雾向下坠落,一块块绿色浓烟在四处燃烧的赤藻中间膨胀侵袭,将越来越多的赤藻与海族卷入蚀源的腐蚀。

当天空中只剩下那只腐蚀三分之一体型,正在不断滴落绿色液体的五级海禽时,饱受摧残的傲龙号也安生下来,在缓缓地调整方向与位置时,数以百计的天燕,PL10,PL11型空空导弹争先恐后的向五级变异海禽冲去,一朵朵红色的云朵盛开在绿色的浓雾中,数百枚空空导弹几乎将变异海禽从头到尾都盖住,当所有的火球连成一片,被蚀源包裹的五级变异海禽就像空中**的火山,熊熊地燃烧起来,水能置换蚀源,但火焰不能,火焰会提炼蚀源的浓度,加快蚀源的侵蚀,犹如鲲鹏般的巨型海禽终于坚持不住四分五裂,断裂的翅膀,撒开的内脏,还有飞溅的绿色汁液在空中聚合分散,缓缓坠落……。

这时迪莉娅抓住张小强手臂,咬牙切齿地说道:“什么条件才能给我们傲龙号的外壳,我相信你手里不止一颗……。”一本正经的少女宛如看到食物的饥饿小猫,张小强都能感觉到她磨蹭小牙的咯吱声,但除此之外,他更能感到迪莉娅心中的小诡计,不管怎么交易,他都不可能占任何便宜,王乐是个好老师,用农民似的狡猾给高傲的西方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课程,而迪莉娅天生就有将其发扬光大的天赋。

“今天的太阳真圆啊……,好了,准备一下,我们可能要动手了,等我们活着回来再说……。”张小强左顾而言他,恨的迪莉娅银牙痒痒,小爪更加**的抓住张小强,大有张小强不答应就不放手的趋势,张小强眉头微皱,有些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我已经有五个老婆了,我们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身后的大个子会伤心欲绝的……。”

哪怕迪莉娅度多智近乎妖,也依然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被羞得脸颊涨红,狠狠地将张小强的手臂甩开,张小强龇牙咧嘴的摸着手臂向濯明月讨好的微笑,濯明月眼睛像天上翻出白眼,很不待见张小强和别的**打情骂俏,其他人都纷纷坐直了身体,没敢解开安全带,只有蹲在角落里的荭菲发出满意的叹息,将手中掏空的塑料袋扔到甲板上,又从身后的小包包里掏出一些油炸香豆,咯嘣咯嘣的吃了起来,却没有注意到,始终有一堆纯净而冷漠的眼睛注视着她……。

护卫舰摆脱最危险的时刻,堂堂正正地降临到赤藻三千米低空,下面便是满目疮痍的赤藻,高峰得知弗兰德的飞机全部消失在太平洋之后,整个人瘫软到座位上,他最担心的就是弗兰德,弗兰德就像他出现的那样尤突的消失,虽然诡异,但对傲龙号来说是个最好的消息。

周围赶过来的天空舞者数量又达到了五千只以上,对傲龙号已算不得什么危险了,除了舰炮和机关炮再持续发射之外,便不再理会这些危险的天空舞者,当一枚枚燃烧弹和蚀源炸弹从傲龙号投下,数千只天空舞者相续围拢过来,突破近程激光防护,抖动着梭镖般的大尾巴向外壳凿了下来,整个傲龙号的成员们都凝神静气的望着即将接触的刹那,无数游龙般的电弧在护卫舰上闪耀,这是雷暴炮的第二种攻击形态,与雷暴步枪发射电弧不同,雷暴炮的电弧作用于自身,瞬间在外壳布上百万伏高压电,将无数天空舞者电成焦炭,也只有傲龙号能这么做,优秀的外壳材料不断坚固异常,还有优秀的电阻性,是最后的防御系统,从头到尾没有一处死角,最终将无数天空舞者变成焦炭散落在空中。

一次次的电弧发射,一次次清空围聚过来的天空舞者,而太阳竹的损耗也高的吓人,船员们拼命将高效电池接驳到能量回路时,已有两千多天空舞者被电杀,张小强等人已经在做最后的准备,他们将要潜入水下去炸碎陨石,八百个傀儡战士和十二艘水下鱼雷发射系统已经准备到位,所有人都严肃的检查装备。

下方赤藻已经形成方圆数十公里的火海,就在他们认定海面之上的防御已经解除的一刻,海面上的赤藻突然动了起来,这时,香海儿从舰桥发来警告,香海儿是张小强给杨可儿留下的底牌之一,准备让杨可儿继续给香海儿提供进化需要的蛇女水晶,人为制造一只顶级海族,让人类在与海族最后的战争多一丝变数。

现在香海儿向他发出警告,陨石在损失了大量的空中力量之后,终于忍不住了,而反击并不是从海下发起,陨石破天荒的准备亲自动手,当张小强警告高峰之后,赤藻有了动作,方圆数万里的赤藻犹如地震一般抖动起来,无数赤藻大树折断,轰炸的中心点凭空鼓涨出巨大的丘陵,丘陵还在向上鼓起,慢慢形成山峰。

无数海族从山丘上跌落,又被沿途的赤藻大树串在一起,突然而来的变化打断了傲龙号的攻击节奏,三道炫亮的激光如利剑一般刺穿了丘陵,在高温之中,赤藻开始燃烧起来,但随后被海浪中涌出的水波给浇灭,整个赤藻都在向中心汇聚,偶尔可见断裂的赤藻根须从山峰的缝隙坠落,这时杨可儿向张小强喊道:“就在那里,陨石就在那个山包包里,躲在最里面……。”

张小强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陨石自己蹦了出来,却裹上一层厚厚的外壳儿,燃烧弹一次次在山包包上炸开燃烧,将整个山包包都点燃,然后便有莹蓝色的晶沙从山包里**,将所有火焰熄灭,很快那个巨大的山包鼓起千米的高度,这个**相当的短暂,犹如一座山峰凭空而起。

就在傲龙号不得不升空准备继续攻击的时候,千万条长达数千米的**长鞭从山包包里甩了出来,向傲龙号抽了过来,躲之不及,傲龙号被狠狠地抽飞了出去,幸好是平移飞出去的,不然大家又得做一次过山车,每一根长鞭都坚韧无比,挥动之间,带有划破长空的力度,100毫米舰炮连连点射,将数十根长鞭炸断,但更多的长鞭依旧向护卫舰挥舞过来。

护卫舰外壳坚韧无双,但在天空舞者和变异海禽的撞击下,已经有了破碎的迹象,不得不升空躲避,当护卫舰攀升到万米的高空时,赤藻山峰已经成长到五六千米的高度,就如海面上的珠穆朗玛峰,而这个高度还在添加,也许最终能突破万米,能用肉眼看见成千上万的海族在赤藻拔高时从缝隙中跌落,从数千米的高度砸在汹涌的海面上成为肉泥,赤藻在海面之上的高度达六千多米,在海下的却深度却不会低于海面之上的高度,也不知道陨石用了什么手段,将数万公里的赤藻融为一体。

张小强不担心赤藻会成长到数万米的高度,相信地心引力也不会支持赤藻成长到如此地步,但在拔高**中,那座山峰越来越粗,无数的赤藻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壳,将陨石紧紧地包裹在核心,这边让傲龙号需要打穿数万公里赤藻形成的外壳,才能接近陨石,这比在水下摧毁赤藻更加让人绝望。

那**的长鞭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护卫舰只能在长鞭的驱逐下不断升高,就连从四处回援过来的天空舞者也遭受到无妄之灾,纷纷在那擎天柱般的鞭影中裂成肉酱,陨石是绝对自私的,在陨石的看法中,所有的海族都是它的衍生物,与自身相比不值一提,对于误伤更是毫不关心,就这样,护卫舰没有受到重创,赶过来救主的天空舞者洒落一地鸡毛,纷纷坠落。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如果黄廷伟指挥,他又会怎么办?”高峰完全急晕了头,他觉得自己出了命令攀升之外就不会再下别的命令,张小强和一群顶尖进化者在等着他打开局面,而他却茫然不知所措,双方似乎陷入了僵局,唯有迪莉娅眯着眼睛望着赤藻对张小强说道:“你说,那东西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重量压碎地壳,陷入岩浆里?”

张小强摸着下巴思索,好一会儿才点头说道:“夏威夷海域以前就有海底火山,不知道这东西用什么方法才将所有的火山压制,但赤藻生长需要大量的海底物质,也许地壳早就被赤藻给吃了?”

“也许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它自己把自己给要趴下吧?”迪莉娅顿时眉开眼笑,露出坏坏的表情,挺着与她年纪绝不相称的山峰伸展傲人的曲线,让张小强的双眼不自觉的被吸引,随后在厄俄斯与濯明月充满杀气的眼神下装作严肃。

“不,我们要逼它将壳儿堆的够厚,恰好傲龙号准备的东西多,我又不想带回去,就便宜了它吧……。”

张小强不想让陨石好过,到目前为止,他发现损失的海族多是克拉亚以下的普通海族,而克拉亚很少见,克拉亚之上的蛇女更是一只都没有,显然将其隐藏起来,若是不能逼出这些高等海族,恐怕最后的行动也许会功败垂成。

太平洋上,无数海族正向夏威夷海域而去,这些海族大多是从两个方向而去,一个是澳大利亚,还有一个是美国西海岸,中国方面也有不少,弗朗的成为内奸之后,向陨石传递过关于中国的情报,提议让海族主攻中国,但陨石并没有采纳,对陨石这种只有低级智慧的物种来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才是正道,海族在澳大利亚吃亏最大,所以抽调百分之七十的兵力和所有高等变异兽主攻澳大利亚,而中国只是试探性的派出三处赤藻,数百万的海族攻击,这些海族还没有走完路程,便被陨石紧急召唤,扔下了赤藻,飞速向夏威夷而去。

大海之上,哪怕普通海族都比驱逐舰要快,无数海族在海绵上划出千千万万的白色浪花向夏威夷而去,数百平方公里全是海族的**的脑袋浮在水面上,突然间,一条长达千米的巨型蛟龙撞入海族中间,搅起数十米高的巨浪涌动撞击,将无数海族抛飞在半空,不等海族落下,巨大吸力犹如抽油烟机一般,将飞在空中的海族尽数吸如黑洞大嘴,相比千多米长,十多米宽的巨型蛟龙,这些海族就像黑芝麻点般渺小,数百只海族被吞噬之后,连个泡都没冒一下,下一刻,数十条小了很多的蛟龙纷纷冲进海族中间肆意猎食。

这些小一些的蛟龙也有百米多长,恰是三级巅峰的变异兽,没想到小黑黑竟将它的同族全都调教成一年前的大水蛇,已长成为五级变异兽的大水蛇再也不是全身乌黑的颜色,变得金黄灿烂,有着说不清的俗气,但卖相还是挺壮观的,至少在常人眼中和黄金很像。

大水蛇不只是五级变异兽,它还这亚罗睺的身份,亚罗睺是海族的天敌,有天然的威压,海族在大水蛇的威势下,连放抗都做不到,更别说抵挡,就在海族被水蛇群肆意猎食时,一阵蜜蜂嗡鸣的声响传来,下一刻,扑天盖地的刀臂虫冲入战场,刀臂虫每一只都有轿车大小,一双锯齿刀臂隐现金属色泽,低空飞行在海面上快速闪动,每次闪动就有几只,或十几只海族被斩落头颅。

大水蛇与刀臂虫完美配合,将连反击都做不到的海族大片屠杀,每一分钟都有千百计的海族被水蛇吞噬,每一分钟都有数倍于被吞噬的海族掉了脑袋,当水蛇群犹如秋风横扫落叶,几乎将海族贯穿的时候,位于海族最前锋的克拉亚种群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向刀臂虫所在区域冲去,其中三只高等克拉亚手中都举着海族的圣物,圣魂器。

就在这时,所有刀臂虫同时飞上高空,形成纷乱的虫群围聚在六翼大鸟身边,六翼巨禽好似降临人间的天使,优雅地翱翔在天空之上,克拉亚的攻击落了空,却不敢与大水蛇对战,纷纷掉头准备离开,哪知道大水蛇早就对它们手中的圣魂器垂涎三尺,猛地冲上来**一大口碧蓝的晶沙。

晶沙是四臂蛇女和五级变异海兽特有的能力,普通海族莫不能挡,瞬间将方圆千米的海面与海水中的海族冻住,而那些克拉亚的身形也不由地一缓,随后毁灭红光骤然扩散,将无数被冻住的海族与冰层一起泯灭,但就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大水蛇便排开惊天水浪凶猛地冲过来。

毁灭红光再闪,将大水蛇给罩住,大水蛇同样爆发出毁灭红光与之抵消,却再也不能存进,双方犹如相同性质的吸铁石,只能排斥,不能接近,亚罗睺之所以被称之为亚罗睺,是因为它们最喜欢吞噬海族,越是高阶越喜欢,而海族的圣魂器除了能缔造一个部族之外,还能抵挡亚罗睺的吞噬,只是抵挡,不能俘获或者杀死,因为亚罗睺不像普通的变异兽那样害怕毁灭红光,它们也能发动这种光芒。

双方的毁灭红光一起发动,又一起泯灭,随后再次发动,再次泯灭,数不清的海族在双方的对抗中化作飞灰,而双方谁都不能奈何谁,就在红光再次泯灭的瞬间,一直在观察的月牙儿终于抓住了机会,三只潜藏在海面上的刀臂虫犹如弹子飞射出去,在红光消失的下一秒,追着隐退的红光破开克拉亚的屏障,砍掉三个克拉亚的脑袋,高等克拉亚死了圣魂器便随之跌落,不等其他的海族将其捡起来,水蛇已经扑到了,一口将圣魂器和所有的克拉亚吸进了嘴里。

克拉亚能抵抗常规武器的屏障不能抵抗水蛇的利牙,犹如脆弱的鸡蛋壳撞在石头上轻易破碎,水蛇吞噬了克拉亚之后,发出犹如龙吟悠长悠远的欢叫,随后吐出两枚圣魂器,用**甩到了头顶上,自在地向前游去,显然不能同时消化三枚圣魂器,将其中的两枚当做了储备粮。

穿过海族之后,水蛇群没有停留,自发的排列队形向六翼大鸟指引的方向飞去,不能长距离飞行的刀臂虫纷纷降落到了水蛇身上,犹如航母编队群朝夏威夷海域而去,月牙儿骑着六翼猛禽冷峻的注视着海中的动静,但眼中的急切显露出她的心并非表面上那般平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末日蟑螂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