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傲慢与偏见  >>  目录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傲慢与偏见 第五十六章

:点击数:

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阅读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有一天上午,大约是彬格莱和吉英订婚之后的一个星期,彬格莱正和女眷们坐在饭厅里,忽然听到一阵马车声,大家都走到窗口去看,只见一辆四马大轿车驶进园里来。这么一大早,理当不会有客人来,再看看那辆马车的配备,便知道这位访客决不是他们的街坊四邻。马是驿站上的马,至于马车本身,车前待从所穿的号服,他们也不熟悉。彬格莱既然断定有人来访,便马上劝班纳特小姐跟他避开,免得被这不速之客缠住,于是吉英跟他走到矮树林里去了。他们俩走了以后,另外三个人依旧在那儿猜测,可惜猜不出这位来客是谁。最后门开了,客人走进屋来,原来是咖苔琳·德·包尔夫人。

大家当然都十分诧异,万万想不到会有这样出奇的事。班纳特太太和吉蒂跟她素昧生平,可是反而比伊丽莎白更其感到宠幸。

客人走进屋来的那副神气非常没有礼貌。伊丽莎白招呼她,她只稍微侧了一下头,便一屁股坐下来,一句话也不说。她走进来的时候,虽然没有要求人家介绍,伊丽莎白还是把她的名字告诉了她母亲。

班纳特太太大为惊异,不过,这样一位了不起的贵客前来登门拜访,可又使她得意非凡,因此她便极其有礼貌地加以招待。咖苔琳夫人不声不响地坐了一会儿工夫,便冷冰冰地对伊丽莎白说:

"我想,你一定过得很好吧,班纳特小姐。那位太太大概是你母亲?"

伊丽莎白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一声正是。

"那一位大概就是你妹妹吧?"

班纳特太太连忙应声回答:"正是,夫人,"她能够跟这样一位贵夫人攀谈,真是得意。"这是我第四个女儿。我最小的一个女儿最近出嫁了,大女儿正和她的好朋友在附近散步,那个小伙子不久也要变成我们自己人了。"

咖苔琳夫人没有理睬她,过了片刻才说:"你们这儿还有个小花园呢。"

"哪能比得上罗新斯,夫人,可是我敢说,比威廉·卢卡斯爵士的花园却要大得多。"

"到了夏天,这间屋子做起居室一定很不适宜,窗子都朝西。"

班纳特太太告诉她说,她们每天吃过中饭以后,从来不坐在那儿,接着又说:

"我是否可以冒昧请问你夫人一声,柯林斯夫妇都好吗?"

"他们都很好,前天晚上我还看见他们的。"

这时伊丽莎白满以为她会拿出一封夏绿蒂的信来;她认为咖苔琳夫人这次到这里来,决不可能为了别的原因。可是并不见夫人拿信出来,这真叫她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班纳特太太恭恭敬敬地请贵夫人随意用些点心,可是咖苔琳夫人什么也不肯吃,谢绝非常坚决,非常没有礼貌,接着又站起来跟伊丽莎白说:

"班纳特小姐,你们这块草地的那一头,好象颇有几分荒野的景色,倒很好看。我很想到那儿去逛逛,可否请你陪我一走?"

只听得她母亲连忙大声对她说:"你去吧,乖孩子,陪着夫人到各条小径上去逛逛。我想,她一定会喜欢我们这个幽静的小地方。"

伊丽莎白听从了母亲的话,先到自己房间里去拿了一把阳伞,然后下楼来侍候这位贵客。两人走过穿堂,咖苔琳夫人打开了那扇通到饭厅和客厅的门,稍稍打量了一下,说是这屋子还算过得去,然后继续向前走。

她的马车停在门口,伊丽莎白看见了车子里面坐着她的待女。两人默默无声地沿着一条通到小树林的鹅卵石铺道往前走。伊丽莎白只觉得这个老妇人比往常更傲慢,更其令人讨厌,因此拿定主张,决不先开口跟她说话。

她仔细瞧了一下老妇人的脸,不禁想道:"她哪一点地方象她姨侄?"

一走进小树林,咖苔琳夫人便用这样的方式跟她谈话:

"班纳特小姐,我这次上这儿来,你一定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原因。你心里一定有数,你的良心一定会告诉你,我这次为什么要来。"

伊丽莎白大为惊讶。

"夫人,你实在想错了,我完全不明白你这次怎么这样看得起我们,会到这种地方来。"

夫人一听此话,很是生气:"班纳特小姐,你要知道,我是决不肯让人家来跟我开玩笑的。尽管你怎样不老实,我可不是那样。我是个有名的老实坦白的人,何况遇到现在这桩事,我当然更要老实坦白。两天以前,我听到一个极其惊人的消息。我听说不光是你姐姐将要攀上一门高亲,连你,伊丽莎白·班纳特小姐,也快要攀上我的姨侄,我的亲姨侄达西先生。虽然我明知这是无稽的流言,虽然我不会那样看不起他,相信他真会有这种事情,我还是当机立断,决定上这儿来一次,把我的意思说给你听。"

伊丽莎白又是诧异,又是厌恶,满脸涨得通红。"我真奇怪,你既然认为不会有这种事情,何必还要自找麻烦,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请问你老人家究竟有何见教?"

"我一定要你立刻向大家去辟谣。"

伊丽莎白冷冷地说:"要是外界真有这种传说,那么你赶到浪搏恩来看我和我家里人,反而会弄假成真。"

"要是真有这种传说!你难道存心要假痴假呆不成?这不全是你自己拚命传出去的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消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吗?"

"我从来没有听见过。"

"你能不能说一声这是毫无根据?"

"我并不冒充我也象你老人家一样坦白。你尽管问好了,我可不想回答。"

"岂有此理!班纳特小姐,我非要你说个明白不可。我姨侄向你求过婚没有?"

"你老人家自己刚刚还说过,决不会有这种事情。"

"不应该有这种事情;只要他还有头脑,那就一定不会有这种事情。可是你千方百计地诱惑他,他也许会一时痴迷忘了他应该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里人。你可能已经把他迷住了。"

"即使我真的把他迷住了,我也决不会说给你听。"

"班纳特小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种话真讲得不成体统。我差不多是他最亲近的长辈,我有权利过问他一切的切身大事。"

"你可没有权利过问我的事,而且你这种态度也休想把我逼供出来。"

"好好儿听我把话说明白。你好大胆子,妄想攀这门亲,那是绝对不会成功……一辈子也不会成功的。达西先生早跟我的女儿订过婚了。好吧,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只有一句话要说……如果他当真如此,那你就没有理由认为他会向我求婚。"

咖苔琳夫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

"他们的订婚,跟一般情形两样。他们从小就配好了对,双方的母亲两相情愿。他们在摇篮里的时候,我们就打算把他们配成一对;眼见他们小两口子就要结婚,老姐妹俩的愿望就要达到,却忽然来了个出身卑贱、门户低微的小妮子从中作梗,何况这个小妮子跟他家里非亲非眷!难道你丝毫也不顾全他亲人的愿望?丝毫也不顾全他跟德·包尔小姐默认的婚姻?难道你一点儿没有分寸,一点儿也不知廉耻吗?难道你没有听见我说过,他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要跟他表妹成亲的吗?"

"我以前确实听到过。可是我管它做什么?如果你没有别的理由反对我跟你姨侄结婚,我也决不会因此却步。你们姐妹俩费尽了心思筹划这段婚姻,成功不成功可要看别人。如果达西先生既没有责任跟他表妹结婚,也不愿意跟她结婚,那他为什么不能另外挑一个?要是他挑中了我,我又为什么能答应他?"

"无论从面子上讲,从礼节规矩上讲……不,从利害关系来讲,都不允许这么做。不错,班纳特小姐,确是为了你的利害关系着想。要是你有意跟大家都过不去,你就休想他家里人或是他的亲友们看得起你。凡是和他有关的人,都会斥责你,轻视你,厌恶你。你们的结合是一种耻辱;甚至我们连你的名字都不肯提起。"

"这倒真是大大的不幸,"伊丽莎白说。"可是做了达西先生的太太必然会享受到莫大的幸福,因此,归根结底,完全用不到懊丧。"

"好一个不识好歹的小丫头!我都会你害臊!今年春天我待你那么殷勤,你就这样报答我吗?难道你也没有一点儿感恩之心?让我们坐下来详谈。你应该明白,班纳特小姐,我既然上这儿来了,就非达到目的不可;谁也阻不住我。任何人玩什么花巧,我都不会屈服。我从来不肯让我自己失望。"

"那只有更加使你自己难堪,可是对我毫无影响。"

"我说话不许人家插嘴!好好儿听我说。我的女儿和我的姨侄是天造天设的一对。他们的母系都是高贵的出身,父系虽然没有爵位,可也都是极有地位的名门世家。两家都是豪富。两家亲戚都一致认为,他们俩系前生注定的姻缘;有谁能把他们拆散?你这样一个小妮子,无论家世、亲戚、财产,都谈不上,难道光凭着你的痴心妄想,就可以把他们拆散吗?这象什么话!这真是太岂有此理!假如你脑子明白点,为你自己的利益想一想,你就不会忘你自己的出身啦。"

"我决不会为了要跟你姨侄结婚,就忘了我自己的出身。你姨侄是个绅士,我是绅士的女儿,我们正是旗鼓相当。"

"真说得对。你的确是个绅士的女儿。可是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姨父母和舅父母又是什么样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底细。"

"不管我亲戚是怎么样的人,"伊丽莎白说。"只要你姨侄不计较,便与你毫不相干。"

"爽爽快快告诉我,你究竟跟他订婚了没有?"

伊丽莎白本来不打算买咖苔琳夫人的情面来回答这个问题,可是仔细考虑了一会儿以后,她不得不说了一声:

"没有。"

咖苔琳夫人显得很高兴。

"你愿意答应我,永远不跟他订婚吗?"

"我不能答应这种事。"

"班纳特小姐,我真是又惊骇又诧异。我没有料到你是这样一个不讲理的小妮子。可是你千万把头脑放清楚一些,别以为我会让步。非等到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就不走。"

"我当然决不会答应你的。这种荒唐到极点的事,你休想吓得我答应。你只是一心想要达西先生跟你女儿结婚;可是,就算我如了你的意,答应了你,你以为他们俩的婚姻就靠得住了吗?要是他看中了我,就算我拒绝他,难道他因此就会去向他表妹求婚吗?说句你别见怪的话,咖苔琳夫人,你这种异想天开的要求真是不近情理,你说的许多话又是浅薄无聊。要是你以为你这些话能够说得我屈服,那你未免太看错人啦。你姨侄会让你把他的事干涉到什么地步,我不知道,可是你无论如何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因此我请求你不要再为这件事来勉强我了。"

"请你不必这样性急。我的话根本没有讲完。除了我已经说过的你那许多缺陷以外,我还要加上一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个小妹妹不要脸私奔的事。我完全晓得。那个年轻小伙子跟她结婚,完全是你爸爸和舅舅花了钱买来的。这样一个臭丫头,也配做我姨侄的小姨吗?她丈夫是他父亲生前的账房的儿子,也配和他做连襟吗?上有天下有地!你究竟是打是什么主意?彭伯里的门第能够这样给人糟蹋吗?"

伊丽莎白恨恨地回答道:"现在你该讲完了,你也把我侮辱得够了。我可要回家去啦。"

她一面说,一面便站起身来。咖苔琳夫人也站了起来,两人一同回到屋子里去。老夫人真给气坏了。

"那么,你完全不顾全我姨侄的身份和面子啦!好一个没有心肝、自私自利的小丫头!你难道不知道,他跟你结了婚,大家都要看不起他吗?"

"咖苔琳夫人,我不想再讲了。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那么,你非要把他弄到手不可吗?"

"我并没有说这种话。我自有主张,怎么样做会幸福,我就决定怎么样做,你管不了,任何象你这样的局外人也都管不了。"

"好啊。你坚决不肯依我。你完全丧尽天良,不知廉耻,忘恩负义。你决心要叫他的朋友们看不起他,让天下人都耻笑他。"

伊丽莎白说:"目前这件事情谈不到什么天良、廉耻、恩义。我跟达西先生结婚,并不触犯这些原则。要是他跟我结了婚,他家里人就厌恶他,那我毫不在乎;至于说天下人都会生他的气,我认为世界上多的是知义明理的人,不见得个个都会耻笑他。"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这就是你坚定不移的主张!好啊。现在我可知道该怎么应付了。班纳特小姐,别以为你的痴心妄想会达到目的。我不过是来试探试探你,没想到你竟不可理喻。等着瞧吧,我说得到一定做得到。"

咖苔琳夫人就这样一直讲下去,走到马车跟前,她又急急忙忙掉过头来说道:

"我不向你告辞,班纳特小姐。我也不问候你的母亲。你们都不识抬举。我真是十二万分不高兴。"

伊丽莎白不去理她,也没有请她回到屋子里去坐坐,只管自己不声不响地往屋里走。她上楼的时候,听到马车驶走的声音。她母亲在化妆室门口等她等得心急了,这会儿一见到她,便连忙问她为什么咖苔琳夫人不回到屋子里来休息一会儿再走。

女儿说:"她不愿意进来,她要走。"

"她是个多么好看的女人啊!她真太客气,竟会到我们这种地方来!我想,她这次来,不过是为了要告诉我们一声,柯林斯夫妇过得很好。她或许是到别的什么地方去,路过麦里屯,顺便进来看看你。我想,她没有特别跟你说什么话吧?"

伊丽莎白不得不撒了个小谎,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把这场谈话的内容说出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傲慢与偏见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