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龙枪传承  >>  目录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Margret Weis,Tracy Hickman  分类: 欧美 | 龙枪系列 | Margret | Weis | Tracy | Hickman | 龙枪传承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龙枪传承 第十三章

龙枪传承·第十三章_/龙枪传承/MargretWeis,TracyHickman_爬爬书库_

龙枪传承MargretWeis,TracyHickman

第十三章

爬爬书库

下一瞬间,坦尼斯四肢着地趴在草地上,在阳光下不停地眨眼。他头晕脑涨,有些想吐,手臂痛得不得了,手掌麻痹,不能动弹。他坐在地上,四下打量着。达拉马低头看着他。

“我们在什么鬼地方?”坦尼斯质问道。

“嘘!安静点!”达拉马压低声音命令道:“我们在拉夏的屋子外面。赶快戴上戒指!快点,免得被人家发现了。”

“他家?”坦尼斯在口袋中找到戒指。他用左手笨拙将戒指套上麻痹的手指。他的右手可以动,但仿佛不是自己的手。“你为什么把我们传送到这里来?”

“我的理由很快就会变得明显。不要吵闹,和我一起来。”

达拉马飞快地穿过草地。坦尼斯急忙跟上。

“把我送回大厅去。我自己一个人去救好了!”

达拉马摇摇头。“老友,我曾经告诉过你,这其中有阴谋。”

当俩人看见屋子之后,达拉马停下脚步。

一名野精灵站在门口,挡住出入的通道。

达拉马将手合成喇叭状,用野精灵语大喊:“快点来!来帮忙!”

守卫大吃一惊,转过身,看着大屋后的一大丛白杨树。

达拉马在魔法的包围下,几乎就站在门廊前,但他的声音却来自树丛中。

“快点,你这个笨蛋!”达拉马补上一句野精灵最喜欢的口头禅。

守卫离开了岗位,冲向树丛。

“这是雷斯林还在当幻术师时的技巧。我从夏拉非那边学到不少,”达拉马无声无息地走向屋内。

坦尼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黯精灵的目的,只得傻傻地跟在后面。

门口有一名野精灵女子正跪在地上,忙碌地擦拭着昂贵地毯上的一块污渍。达拉马指着那块污渍,吸引了坦尼斯的注意力。

那污渍刚沾染不久,仆人身旁桶中的水和他手中的抹布,都是血红色的。

鲜血!坦尼斯的嘴唇动了动,他不敢大声说出来。

达拉马没有回答。他正站在阶梯底下,看着上方。他开始往上走,示意坦尼斯跟在后面。仆人对他们毫无所觉,继续工作着。

坦尼斯手随时放在剑柄上。他并不擅长以左手使剑,但他还至少有出其不意的优势。没有敌人会先发现他。

他们蹑手蹑脚地往上走,小心翼翼地测试每块板子的稳定度。屋子十分寂静,只要有块松脱的木板就会露出形迹。不过,楼梯每一阶都很稳固。

“拉夏参议员可真会享受。”坦尼斯喃喃自语,开始加快脚步。他现在终于猜到来此的目的了。

达拉马走到楼梯顶端,比了个警告的手势。坦尼斯停了下来。眼前是一扇开着的门,门后有一条走道,走道上有三扇门。只有走廊最底端的那扇门有人守卫。两名野精灵持矛挡在门口。坦尼斯看看达拉马。

“你对付左边那个家伙,”黯精灵说:“我来处理右边那个。动作干净利落,不要发出声音。房间里面可能还有更多守卫。”

坦尼斯考虑要用剑,随即推翻了这个想法。他站在浑然不知大祸将临的野精灵面前,对准下巴用力挥出一拳。野精灵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坦尼斯抓住后颓然倒下的守卫,轻轻地将他放到地上。坦尼斯往右一看,发现另一名守卫躺在地上睡觉,身上还有许多细沙。

坦尼斯握住门把。达拉马纤细的手指握住半精灵的手腕。

“如果我猜的没错,”达拉马在坦尼斯耳边说:“任何开门的举动可能都会要命。不是针对我们,”他注意到坦尼斯吃惊的表情。“而是对里面的人。我们再用魔法传送。”

坦尼斯皱眉摇头。穿越这此魇法通道让他觉得天悬地转。达拉马理解地笑了笑。

“闭上眼,”黯精灵建议道:“会有点帮助的。”

达拉马紧抓着坦尼斯的手腕,快速地念诵咒语。几乎在坦尼斯来得及合上眼之前,他就感觉到同样的手指抓住他,警告他小心。他张开眼,在明亮的光芒下不停地眨眼。

他站在一间阳光普照的温室中。窗户旁的一张沙发上坐着一名女性。她的手腕和脚踝都用丝绳绑了起来。她傲气不减地坐着,雕又颊绯红。那不是恐惧的颜色,那是愤怒的颜色。坦尼斯惊骇莫名地发现那是阿尔瀚娜·星光。

就在阿尔瀚娜对面站着一名弯弓搭箭的野精灵守卫。那支箭瞄准着阿尔瀚娜的胸口。

“他们竟然还有资格放逐我!”达拉马低声说。

坦尼斯张口结舌。他脑中的思绪一片混乱,更别提说话了。他现在猜到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威胁足以让波修士放弃太阳护身符,让吉尔萨斯接受王位。恐惧和怒气、震惊和愤恨,以及他曾经对儿子说过的话瞬间全都涌入坦尼斯的脑中。他的心智现在和他的手臂一样麻木。他只能动也不动,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达拉马拉拉坦尼斯的袖子,比着背对他们的野精灵。黯精灵比了个握拳的手势。

坦尼斯点头表示理解,虽然他不太理解黯精灵在想些什么。只要他们一出声,野精灵就会松开弓弦。即使他们杀了他,他的手指也会因为抽搐而放开弓弦。

阿尔瀚娜纹风不动地坐在沙发上,不屑地看着死神,似乎在邀请他的到来。

隐形的达拉马走到野精灵的面前。现在那支箭正指着黯精灵的胸口。达拉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弓,将它扯离守卫的手中。坦尼斯双手合握,对准守卫的后脑用力捶下。野精灵一声不吭地倒下。

阿尔瀚娜没有移动,没有开口。她只是惊讶地看着倒下的守卫。由于她看不见坦尼斯和达拉马,在她眼中这守卫似乎是被自己给打昏了。

坦尼斯脱下戒指。达拉马解了魔斗篷。

阿尔瀚娜难以置信的眼光转向他们俩人。

“陛下,”坦尼斯急忙走到她身边。“您还好吗?”

“半精灵坦尼斯?”阿尔瀚娜眨动着双眼。

“是的,陛下。”他碰碰她的手,让她知道他是血肉之躯,接着立刻开始解开她的束缚。“他们弄伤你了吗?”

“不,我很好,”阿尔瀚娜说。她急忙站起身。“跟我来。我们没时间了。必须赶快阻止拉夏……”

她的声音没有继续下去。她注意到了坦尼斯的神情。

“太迟了,陛下,”他静静地说:“当我离开的时候,吉尔萨斯已经宣誓了。在那之前,塔拉斯安西雅宣将您和波修士处以流放之刑。”

“流放,”阿尔瀚娜重复道。

她的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仿佛这两个字把她生命给夺走了一般。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向达拉马,黯精灵,也就是她未来的写照。她浑身发抖地转过头,用手遮住眼。

达拉马的嘴角微微上扬。“你没有资格避开我,女士。特别是现在。”

阿尔瀚娜身体开始发抖。她颤抖着以手遮住嘴,靠着椅背。

“达拉马——”坦尼斯沙哑的开口道。

“不,半精灵,”阿尔瀚娜柔声说:“他说得对。”

她抬起头,如乌云般的秀发垂在她美丽脸庞周围;她朝他伸出手。“请原谅我,达拉马。你说的是事实,我现在和你一样了。你救了我一命。接受我的道歉和感激。”

达拉马的手依旧收在黑袍内。他的表情充满了冰冷不屑,仿佛被过去不堪的回忆所冻结。

阿尔瀚娜不发一语地慢慢将手放下。

达拉马轻叹一声,仿佛像是微风掠过树梢一样。他的黑袍微动,轻触阿尔瀚娜的指尖,仿佛担心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你错了,阿尔瀚娜·星光,”他静静地说:“他们也许可以将你驱赶出家园,称呼你为黯精灵。但你永远不会和我一样。我打破了律法的禁忌。我是明知故犯,只要有机会,我还会再犯。他们绝对有权将我赶走。”

他暂停片刻,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双眼,诚挚地说:“女士,我预见您的未来将会充满坎坷不平。如果您或您的孩子任何时候需要帮助,都可以尽管来找我,不需要害怕,我将会尽力帮助您。”

阿尔瀚娜无言地看着他。然后她露出虚弱、苍白的微笑。“多谢您的好意。我很感激您。而且,我想我也不会害怕。”

“达瓦!你在哪里?”楼下传来愤怒的声音。“你为什么不在岗位上?就是你,给我过来!”

“那是拉夏,”坦尼斯侧耳倾听。“也许带了更多野精灵奴隶来。”

达拉马点点头。“我正在等他。他一定猜到我们会来这里。我们可以守住这里。”黯精灵神色凝重,期待地看着他。“和他们一战……”

“不!不可以动手!”阿尔瀚娜抓住坦尼斯握剑的手,压制住他拔剑的举动。“如果此地流血了,一切和平的希望都将失去!”

坦尼斯拿不定主意地站着,他的剑半出鞘,却也不想收回。他可以听儿拉夏在底下的房问指使着守卫冲上来。

阿尔瀚娜更用力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皇后。所以我没有资格下令了。因此,我恳求你……”

坦尼斯又气又懊恼。他想要打斗,没有什么更能够安慰他现在的心灵。“在他们对你这样之后,阿尔瀚娜?你就这样听话的让他们放逐你?”

“如果只有杀死同胞能够阻止这一切,我宁愿选择流放!”阿尔瀚娜冷静地说。

“赶快作决定,坦尼斯!”达拉马警告。脚步声越来越接近。

“你太迟了,”坦尼斯把剑收日鞘。“你也知道的,阿尔瀚娜。太迟了。”

她试着开口,但她的话出口就变成了轻叹。她的手无力地滑下坦尼斯的手臂。

“如果这样,”达拉马说:“我就先离开了。半精灵,你要跟我走吗?”

坦尼斯摇摇头。

黯精灵双手收拢进袖中。“再会,阿尔瀚娜皇后。愿你与诸神行在相同的道路上。也请别忘却我随时愿意为您效劳。”

他尊敬地鞠躬,呢喃着咒语,随即消失了。

阿尔瀚娜站在他原先的位置。“这世界到底是怎么搞的?”她喃喃自语:“我被朋友背叛……却和敌人为友……”

“这是邪恶的年代,”坦尼斯苦涩地说:“黑夜又重临大地。”

在他眼中,银月的光芒穿过暴风雨云,照亮前程,随即又被黑暗给遮掩。

门轰然一声打开。野精灵守卫冲了进来。一边一个人分别抓住坦尼斯。一名守卫解下他的长剑,另一名则是将小刀架在坦尼斯的咽喉上。另外俩人准备走向前抓住阿尔瀚娜。

“叛徒!你们敢碰我?!”她质问着:“直到我离开边界之前,我都还是你们的皇后。”

卡冈那斯提精灵看来有些震惊,茫然地看着彼此。

“就别理她吧。她不会惹麻烦的,”拉夏命令道。参议员站在门口。“护送这名女巫到阿班尼西亚的边界去。遵照塔拉斯安西雅的决议,将她驱逐出境。”阿尔瀚娜轻蔑地走过拉夏身边。她并不愿意看他,仿佛他不值得她的注意。野精灵们走在她身边。

“你不能够把她手无寸铁的丢到阿班尼西亚去,”坦尼斯生气地抗议道。

“我本来就不想要这样做,”拉夏微笑着回答:“你这个半人将会跟她一起去。”他脸色一沉,看着四周。“只有他一个人吗?”

“是的,参议员,”野精灵回答道:“那邪恶的法师一定是逃走了。”

拉夏将视线转回到坦尼斯身上。“你和那名被称为黑袍达拉马的邪恶法师共谋,试着干扰太阳与星辰咏者的加冕仪式。因此,你,半精灵坦尼斯,被永远驱逐出奎灵那斯提。这是依法行事。你要辩解吗?”

“我可以辩解,”坦尼斯说着通用语,他知道守卫们都不懂这种语言。“我可以揭穿这房间里不只我和达拉马共谋的事实。我可以告诉塔拉斯安西雅,吉尔萨斯并不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宣誓。我可以告诉他们你囚禁波修土,软禁了他妻子。我可以把这一切都告诉他们。但是我不会的。对吧,参议员?”

“没错,半人类,你不会的,”拉夏同样也用人类的语言,但却露出嫌恶的神情,仿佛这会在他嘴里留下怪味。“你会噤若寒蝉,因为你儿子在我手里。如果新的咏者因此而不幸早夭,那可就真是太可惜了。”

“我想要见见吉尔萨斯,”坦尼斯用精灵语说。“妈的,他是我儿子!”

“如果你所用的名字是指我们新的太阳与星辰咏者,那么我必须提醒你,半人类;在精灵的律法中,咏者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任何家庭的牵绊。所有的精灵都是他的家人。所有‘血统纯正’的精灵。”

坦尼斯往拉夏走了一步。一名高大的野精灵挺身而出,保护参议员。

“此刻,我们的新咏者正接受人民的欢呼,”拉夏冷冷地说:“这是他生命中最骄傲的一天。你当然不会想要因为你的出现而让他难堪吧?”

坦尼斯内心挣扎着。不再见吉尔一面,不告诉他爸爸明白、爸爸能够谅解,爸爸以他为荣的这个念头让他光想就觉得心碎、痛苦万分。但是,坦尼斯知道拉夏说的对。这个杂种父亲的出现只会造成混乱,让吉尔陷人比目前更糟糕的困境中。

现在这困境就已经够糟糕了。

坦尼斯低下头。他无奈地耸耸肩,看来彻底地认输。

“把他们送到边界去。”拉夏说。

坦尼斯开始无力地走过参议员身边。他在拉夏面前停了下来,猛地一转身,身形冲出,铁拳跟着挥出。这一拳让人满意地结结实实地打在拉夏下巴上。参议员往后一仰,飞身撞上一株巨大的盆栽。

野精灵们举起剑。

“别理他,”拉夏揉着下巴咕哝着。他嘴角流出血丝,“这就是邪恶的仆人抵抗正义的丑态。”

参议员吐出一颗牙齿。坦尼斯揉着淤血的指节,走出门外。他等待这一刻已经两百年了。

(方向键)[](方向键→)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龙枪传承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15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