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屋首页| 总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 收藏黄金屋| 设为首页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黄金书屋
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全部 移动版 书架  
  文章查询:         热门关键字: 道君 大王饶命  神话纪元  飞剑问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黄金屋中文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目录 >> 尾声(3)

尾声(3)

作者:更俗  分类: 都市 | 商战风云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张恪 | 更俗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更多标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重生之官路商途 尾声(3)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像幽深夜里突从窗外探进来的女鬼头,女助手给吓了一跳,差点要叫起来,她下意识的觉得这通电话会带来不详的消息,猛的将话筒抓起来,听着对方急促而结巴的话,猛然跳起来,抓着话筒推开门,朝李健熙说道:“会长,小姐她……”又将电话带摔到地板土,砸出很大的响声,门外的保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冲了进来。李健熙脸色凝重而苍白拿着话筒,看见保镖冲进来,吩咐道:“准备车“馨予怎么了?”张恪看着李健熙跟他女助手的神情,有不详的预感,心里异常的苦涩。

李健熙没有吭声,抓起衣服就往外走,已经有车停在门前,他跟他的女助手钻了进去,保镖阻止张恪跟过去。车子将启动,车门又打开来,李健熙的女助手走出来,跟张恪说道:“汉南洞香娘庙公寓,小姐今天夜里住在那里……本来是明天早上的飞机飞东京!”

张恪隔着车窗看见李健熙眼神里悲伤的神色,心头一颤,难道这就是最坏的结果!一股难以自抑的悲伤涌上心头。

即使如此时刻,李健熙仍拒绝跟自己同车,依旧在考虑可能会引起媒体的关注。

雨淅沥哗啦的大了起来,张恪跟在李健熙的车后,在雨中,跑到大门外。傅俊跟杜飞看着门里有车出来,而张恪又冒雨狂奔出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跟在那两辆车后面,去香娘庙公寓”,张恪钻进丰里,吩咐过司机,又凳得浑身彻寒,见傅俊跟杜飞都震惊而疑惑的看着自己,无力的说道“馨予出事了……”

傅俊与杜飞皆震惊,难以置信,数月前还温顺打招呼说秋天再见面的馨予怎么会就出事了呢?虽然张恪在到汉城之前,跟他们说起来他有这样的预感,他们也没有当一回事,在他们看来,馨予即使小心翼翼的活着,她也是快乐的。

司机开车跟在前面两车疾驰的林肯之后,雨越下越大,砸在车顶蓬,噼哩叭啦的响,道路上弥漫着一种让人悲伤且绝望的气息,闪烁的车光、桔红的路灯以及从住宅写字楼倾泄而出来的灯光让湿漉漉的黑暗路面反射着惨白的反光。

香娘庙公寓眨眼就到,张恪跟在李健熙后面乘上电梯,在公寓门口的楼道看到捂脸而哭的朴贞儿,还几名保镖垂头丧气的站在门外。

朴贞儿看见张恪过来,哭泣道:“接到你的电话,我犹豫了很久才过来看馨予,我真不该那么犹豫……”听了朴贞儿的话,张恪要冲进去公寓里去,却给两名保镖挡住去路。“他是馨予络朋友!”朴贞儿对与保镖大叫“你们这些死人,滚开!”李健熙的女助手走出来,让保镖们松开手,对张恪说道:“会长请你进去。”

张恪跟着李健熙女助手走进,看见奢华的客厅里沙发上站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趴在茶几上签什么字,张恪进来时,他们都回头看了一眼。李健熙脸色悲伤而沉重,他旁边地上坐着一个默默流泪的韩国妇女,李健熙看了一眼卧室,让张恪自己走进去。

走进卧室,李馨予身子裹着毯子,水湿漉漉的渗出来,头发也是湿的,在灯光下显得苍白的脖子上露出紫红色的勒痕,张恪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你怎么哭与上?”“就担心你会做傻事!”张恪抹着眼泪,还是止不住。“你坐过来,我帮你擦掉。”张恪坐过来,让馨予伸手将自己脸颊上的泪水擦掉。

李馨予挣扎着要坐起来,脖子给勒的地方痛得厉害。张恪便将脸伸过来,泪水滴在她脖子的淤痕上。

“好了,不要哭了”,李馨予伸手摸着张恪的脸“感觉要死了,满脑子都是你,之后贞儿就冲了进来……因为满脑子都是你,觉得不应该去死啊,我都想从浴缸里爬起来了,看你们大惊小怪的。”

看着李馨予柔弱之极的脸,听着她轻描淡写的语气,张恪心里既痛又怜惜,伸手在她脖子的淤痕上,轻轻的摸了摸,问道:“疼吗?”“不疼了。”李馨予说道,可是她脸微扭动起,眉头还是痛得皱起来,她又勉强的给张恪一个灿烂的笑容……

张恪陪李馨予在房间里说着话,过了许久,房门给人推开,张恪回头看了看,李健熙夫妇走了进来,李馨予别过脸去。

看着馨予别过脸去,李健熙微微一叹,他也没有看张恪,眼睛看着女儿脖子触目惊心的勒痕,过了片刻,才说道:“我不强求你去东京,唯一的要求,你不能回中国去!”等了许久,见馨予始终不肯转过脸来,他拍了拘妻子的手,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傅俊跟杜飞还有朴贞儿走了进来,傅俊跟张恪说道:“三星的李会长他们都坐车走了……”回头看了一看客厅里每一个人心里想他刚才的话算是交代吧。

“问过医生了,脖子上的淤痕过几天会自然消掉,不用太担心,也可以用些药膏,医生留下药方了,我让人去买了”,傅俊站起来那里说道“……”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张恪也明白,李馨予无论是留在韩国还是去中国,影响都会非常的大,如何安顿李馨予,要张恪拿主意。“爸爸把什么都献给三星了,我也不能怪他,只怪自己不够坚强。”李馨予这才幽幽的说了一句话,忍着痛坐起来。

“先回酒店吧。”张恪说道,这次闹出这么大的舆论风波,李馨予在汉城的住所已经是媒体记者最关注的对象,这里也只是暂时没有暴露而已,他在汉城中心区入住的酒店套房,有从停车场直达的专用电梯,可以不用担心会被媒体记者追踪,此时对李馨予最重要的是一个不被打扰的环境。

让李馨予坐在那里指点,张恪与朴贞儿将她的私人物品以及各类证件等收拾到一个拉杆箱里,又让朴贞儿在房间里帮馨予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就坐车返回酒店。

到酒店后,朴贞儿接到一通电话,说是她停在香娘庙公寓外的车给记者发现了,救护车以及四部高级豪华丰随后出现香娘庙公寓的事情,同样引起记者的注意,只要记者追查下去,就会有更多的蛛丝马脚暴光,怕是明天又会有大新闻爆出。

媒体追踪不到李馨予回韩国后的踪迹,朴贞儿成了记者重点盯梢的对象,为免生出更多的是非,朴贞儿趁媒体还没有追踪到酒店之前就先告辞离开了,即使她对馨予的状况还不放心。

记者总是防不胜防,特别是有些媒体对李馨予的生活近照开价超过三千万韩元,露出一些蛛丝马脚,谁知道会有多少记者蜂拥而至?张恪也不能确信他们最后离开公寓时有没有给记者发现,当务之急就是让李馨予先离开汉城,离开这个她一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就会给强烈关注的城市。

除了汉城,东京、建邺是她熟悉的另外两个城市,李健熙临走之前仍然担心媒体对馨予及其中国情人事件的关注会对三星造成严重的干扰,言明反对馨予去中国;事实上,东京跟建邺一样,馨予去东京也会受到媒体的关注,再说馨子对东京也没有期待。

张恪头疼得很,想开口问馨予她喜欢哪座城市?事实上她喜欢哪座城市倒是其次,关键要有人能照顾到她,不能将她孤零零的再丢在一个地方了;又觉得这时候问她这个问题,略有些残酷了,还是等找个合逗的时机再谈这个问题。涂抹淤伤的药膏送过来,张恪拿过去,亲自哈哈馨予抹在脖子的淤痕上。

过了片刻,傅俊敲门进来,张恪看他手里拿着手机,说道:“还有什么事情,不是让你说我睡了吗?”“翟总从珀斯打来的电话……”傅俊说道“说等你方便时回个电话过去。”“……”张恪看了一眼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心里疑惑丹青为什么不直接打他的手机。“翟总问了一些在汉城发生的事情……”傅俊解释道。

“哝,我这就给她打电话”,张恪心想丹青不会嗅到什么吃飞醋来了吧?看着傅俊先出来,拿起沙发上的电话,觉得头痛得紧,这个电话却不得不打。

“担心我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不?”翟丹青在电话那头轻声说道“早就觉得你去汉城不对劲,知道你不会跟我说实话,我就先打电话给傅俊了。把人送珀斯来吧……要不,我来跟馨予说。”

张恪觉得柔情在胸间溢开,珀斯是合适的地方,珀斯除了矿业,跟外界的牵涉极小,媒体与民众对锦湖、对三星的关注度都不甚高,再一个,馨予跟丹青、卫兰都不算陌生,她吉那里,不会寂寞,但是丹青不主动提,他不能将馨予往哪里送。

李馨予疑惑的看着张恪将手机递过自己,接过手机,跟丹青在电话里说了一会儿话,临了问丹青要不要跟张恪再聊几句,丹青在那头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馨予抬起头跟张恪说道:“送我去珀斯吧。”

“嗯”,张恪点点头,有丹青照顾她,相信她能很快走过阴影,说道“我马上让人安排,我们一起去珀斯……”又问道“夜里要不要我在这里陪你?”拍了拍大腿“让你枕着睡。”

“嗯。”李馨予点点头,眼眸清澈,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房间是在两百八十米的空中,经过窗外的雨,还要过好几秒钟才能落到地面上,张恪将鞋子脱掉,靠着铜质皮垫的床头坐着,让李馨予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手搂着自己的腰安心而睡,她的容颜在幽暗的光城里是那样的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快捷键: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车键:返回书页
上一章  |  重生之官路商途目录  |  下一章
手机网页版(简体)     手机网页版(繁体)
浏览记录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页面执行时间: 0.0080661